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15章:彼此负责

第915章:彼此负责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18  |  更新时间:

仰泰来走火入魔了。

玄妙阁左右侍和八大掌门没有任何的犹豫,一起出手。

没打几个回合,仰泰来败下阵来。

他拼了命地嘶吼着、咆哮着、宣泄着,最终爆体而亡。

问道和徐阳子看到这画面,皆是用手捂住了眼。

他害死了他们那么多弟子,他们怎么可能不恨?

但是三人之间的友谊历久弥新,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就是魔族的卧底,而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他在暗中策划的……

这件事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但是这件事势必会对九大门派产生很大的影响。

另外,那个在暗中控制他的魔族公子还没有抓到,保不准今后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可以说在妖王和魔尊即将冲破封印的情况下,这个充当“急先锋”的魔族公子已经让他们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压力。

对战妖魔二族一事,不容乐观!

北极真人长叹了几声后,安抚了一番东盛仙门的众弟子,然后和他们约定十天后选出新一任门主,到时候其他门派的掌门都会齐聚东盛仙门,做个见证。

柳飞懒得关心这些,直接看向问道,言简意赅地道:“放人!”

讲真,问道现在很不想看到他。

一方面,太尴尬!他一直都把他误认为是魔族卧底,对他进行各种打压,甚至屡次三番地要取他的性命。

另外一方面,虽然现在证明他不是被冤枉的,但是他依然对他有偏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看他不爽。

不过,在当前真相大白的情况下,他也没有理由再关押他的朋友了。

于是他将手一摆,很快,高战魂、蝎子、柳玉莲等人都被带了过来。

他们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仰泰来,依然是一头雾水呢。

高战魂的反应是最快的,稍微理了理,他便指着仰泰来道:“我的妈呀,搞了一圈,他是真正的卧底?”

柳飞点了点头道:“没错!而且他在天权宫和无咎仙门都收买了人!”

他这话是说给高战魂听的,自然也是说给各个掌门听的。

现在仰泰来收买的弟子虽然死的死,抓的抓,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漏网之鱼?

为避免再生事端,各个门派都应该好好地查查了。

混在人群中的安德鲁这会儿的心情真的是很复杂。

首先,他对仰泰来是真的卧底一事也是十分震惊,也深刻认识到修真界和妖魔二族较量的复杂性。

其次,他不得不佩服柳飞福大命大,都这样了竟然还没被整死,这命得有多硬啊?

最后,他很不甘心!宙社好不容易找来了一个和柳飞实力接近的异能者,结果都没有真正和他较量一回呢,便被“魔化”的他给一剑劈了。

这狗血剧本当真是让他吐血!

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啊,不然宙社岂不是再一次吃了哑巴亏?

想了想,他当即凑到一手下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手下会意,立即毕恭毕敬地走到问道、北极真人等人的面前道:“各位仙主,我虽然人微言轻,但是有个事我必须得说一下。我们宙社的兄弟惨死在柳飞的剑下,这笔账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还请各位仙主为我们宙社做主。”

他这话直接把高战魂给惹恼了,高战魂当即道:“靠,见过不要脸的,但是从来没见过像你们宙社这么不要脸的!你们宙社先是派人听从某个修仙大派的指令,暗中偷袭我们,为他们的弟子寻找魂葬谷争取时间,随后又让那冰箭在这太极修炼场上偷袭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而且还想要了她们的命,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杀吗?”

无咎仙门一弟子立即指着他道:“死老头,你不要在这血口喷人,谁指使他们了?”

一听这话,不仅高战魂笑了起来,蝎子、耿明远等人都笑了。

这特么真是猪一样的手下啊,这不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吗?

高战魂不失时机道:“我有说是你们无咎仙门指使的吗?”

“你……我……”

无咎仙门的弟子瞬间语塞,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尴尬。

问道也是感觉脸上有些烫,他怒瞪了弟子一眼,然后道:“够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那人偷袭三个女子,非正道中人所为,也是死有余辜!今后你们宙社务必要和柳飞和平相处,共同筹谋对付妖魔二族一事,这样也好为修真界贡献一份力量,整天为那一亩三分地明争暗斗,彼此消耗,有意思吗?”

他这表态相当于是为冰箭被杀一事彻底画上了句号,宙社的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柳飞却是扫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安德鲁,暗想这个家伙果然是老奸巨猾。

在明知道在这个时候,派手下到各个门派的掌门面前请求主持公道,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而且还会碰一鼻子灰,让宙社形象大跌。

但他还是指使手下这么做了。

原因自然不是自讨没趣,而是再次让宙社当垫脚石,给问道台阶下。

现在九大门派谁不知道宙社依附于无咎仙门,无咎仙门和宙社在背地里搞了不少小动作?

大家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问道虽然不是魔族卧底,但是由于他一直在死杠柳飞,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无疑是很跌份的,他自己的形象和无咎仙门的形象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这个时候迫切需要个背锅的,所以宙社站出来了。

这样以来不仅可以为无咎仙门转移一定的注意力,同时也相当于公开宣示宙社就是依附于无咎仙门了。

对于又遭打击的宙社来说,这可不亏。

而且从刚才问道的盖棺论定来看,他对安德鲁的良苦用心也是心知肚明的,竭力在众人面前重塑自己的形象。

可以说他们真是一对沆瀣一气的老油条!

柳飞也不急着揭穿,或者再踩他们一脚什么的。

在当前九大门派因为卧底之事刚消停下来的时候,谁要是再没事找事,那肯定是招人厌的。

他可不想把自己和海盟推到九大门派的对立面,还是见好就收吧!

北极真人倒是够实在的,径直走到柳飞的面前,郑重其事地道:“我代表我们九大门派向你郑重道歉,确实是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冤枉你,而且还差点害死你!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柳飞道:“多谢关心!我这边走火入魔的问题还没解决,需要慢慢调理!”

“让我看看!”

北极真人帮他把了把脉,眉头微皱,随后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柳飞道:“这是我炼制的‘玄通丹’,你可隔五天服用一粒,应该能够帮助你!”

“玄通丹?”

柳飞打开瓶子看了看,又送到鼻子前闻了闻,给人感觉挺普通的,但是离他们较近的人则是早就炸开了锅。

“卧槽,这小子也太幸运了吧?这可是被誉为‘修真界第一修炼灵药’的玄通丹啊,是真人利用自身的修为炼化而成的,三十年才炼了三瓶,现在竟然给他了一瓶!”

“瞧瞧那小子,还一脸懵逼呢,标准的乡巴佬,肯定是还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大的狗|屎运!”

“要是真人能够也送我一瓶玄通丹,就是被冤枉十次,我也愿意!”

……

“喂,你这可是得到了大好处了,还愣着干什么呢?感谢啊!”

兰姨见柳飞还盯着瓶子里的丹药看呢,也是无语了,赶紧提醒了一句。

柳飞缓过神来,连忙对北极真人道:“多谢真人赐丹!”

北极真人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是你应得的,通过卧底一事,我对你有了一定的认识,很欣赏你,你的潜力很大,如果好好修炼的话,一定可以在未来对抗妖魔二族中发挥重要作用的。”

他这话引得不少九大门派的弟子在心中唏嘘。

他们都很不服。

一方面,柳飞现在的实力太差劲!另外一方面,他们觉得柳飞也就是抱住了超级大腿而已,不然早就死八百回了。

指望这样的人在对抗妖魔二族中发挥重要作用,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会好好努力,这也早已被我当成了使命。”

柳飞将拳一抱,突然青筋暴起,双眼充血,整个人变得很狰狞。

兰姨眼疾手快,快速地点了点他的几大穴位,然后用绿叶绳索将他给束缚,带回了玄妙阁。

柳飞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了。

感受到兰姨正盘腿坐在他的身后帮他疗伤,柳飞刚想说话,兰姨立即道:“别说话,立即调息,按照我说的做!”

过了一会儿,柳飞已经是大汗淋漓,近乎虚脱,兰姨猛然收回覆在他后背上的双手,柳飞向后一倒,直接枕在了她那温软的大腿上。

兰姨的手都已经放在他的肩膀上,想把他给推开了,但是看他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样子,她还是没忍心,索性就让他这么枕着,然后语重心长地道:“我已经给你服下了一粒玄通丹,然后这两天也一直在帮你治疗,现在你的身体状况好了一些,但依然不容乐观,需要你好好努力才行,对付这走火入魔,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

柳飞仰视着她那完美的容颜,倍感温馨,微微一笑道:“嗯,我会竭尽全力地保住我这条小命,不然你和北极真人可就亏大了。”

兰姨道:“可不是,为了救你,北极真人把他那无比珍贵,整个修真界都在觊觎的玄通丹都送给你了,而我更是把我的初……”

说到这,她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戛然而止,然后在心中自我检讨道:“呸呸呸,我这是疯了吗?我说这些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让他负责啊?”

“我会负责的!”

让她吐血的是,柳飞真说了,而且说得很是直接,毫不犹豫。

她愣了一下,随后拧了他好几下道:“臭小子,你胡说什么呢?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回海鸣山?我需要你负责?明明是我一直在既当爹,又当妈地负责你!”

柳飞厚着脸皮道:“那我也得说!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拿什么报答你了,总不能以身相许吧?”

“你!”

兰姨曲起腿就要把他给卷到一边去,谁曾想柳飞顺势抱住她的大腿道:“不管那帮人如何羡慕嫉妒恨,我还是想说还是这大腿抱着舒服!”

“滚!”

兰姨一掌劈下,但是最终也没有落在他的身上,柳飞则是突然来了一句:“其实我现在挺怕死的,可能是牵绊太多了……”

兰姨则是抚了抚他的头,安慰道:“事情还没有结束,你若是死了,那注定永远也不知道真相了!”

柳飞苦笑道:“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不过不可否认,从这件事来看,我是彻底被盯上,沦为那魔族公子眼中的棋子了,他现在拥有魂葬场,太吓人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