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14章: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第914章: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83  |  更新时间:

一个“死”字足以表明态度。

而事实上,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已经没得选择了。

这两个玄妙阁的大弟子必须得死!

他们两人呈合围之势,火力全开打向她们俩,上来就展现出强大的威压之势。

而很显然,天权宫的弟子只是一个配角而已,这威压之势主要来源于刚刚出现的黑衣人。

他修为极高,能量浑厚,一对“破空拳”更是似乎可以毁灭一切,无人可挡。

纵观整个异能界,能够拥有此等身手的人少之又少。

而考虑到这里是在天权宫,所以距离真相其实已经是咫尺之间了!

玄妙阁的两个大弟子对付天权宫的弟子还绰绰有余,但是对付像黑衣人这样的顶尖高手,她们明显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也就是十来个回合,她们俩皆是被轰翻在地,吐了好几口鲜血。

黑衣人也没有打算再给她们任何反击的机会,直接逼到她们的面前,阴冷无比地道:“你们知道得太多了!”

一玄妙阁弟子道:“你以为杀了我们,就可以瞒过所有人吗?”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现在必须得死!”

说完,他沉吼一声,两团极强的气刃迸发而出,一起杀向了她们俩。

就在这时,一个绿叶气团将她们俩给保护了起来。

看到绿叶气团,黑衣人和天泉宫弟子如丧考批,四肢都变得有些僵硬了……

现在他们对这绿叶气团实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是她!

她来了!

不早不晚,犹如定时!

很显然,这又是一个局……

黑衣人连想都没想,直接窜到弟子的身旁,抓住他的手。

天权宫弟子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更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立即蓄足了力,准备和他一起逃。

然而,当黑衣人那由锋利无比的气刃包裹着的拳头,直接掏穿他的身体时,他才恍然大悟,他这是要杀人灭口!

“呵……呵呵……”

他很是艰难地看了黑衣人一眼,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抱怨,只是傻笑了两声,便像是赌气似的咬断自己的舌头,又送了自己一程!

或许,这也是一种无声的效忠……

只是黑衣人神情很默然,似乎一点儿也不领情。

他一纵而起,企图逃窜,巨大的伏魔炉从天而降,将周围四五十米的地方全部笼罩在内,包括两个受伤的玄妙阁弟子,还包括两个黑衣人。

“你觉得你还有逃跑的机会吗?”

兰姨冷声说了一句,伏魔炉中瞬息腾升起了众多的火焰,将四五十米的地方给完全照亮。

它并没有燃起熊熊烈火,因为没有必要。

黑衣人虽然心里有些怵兰姨,但是他觉得还有希望!

只要他能够成功逃离,他还有机会将这一切都给扭转过来。

所以他二话不说,直接冲击伏魔炉,而不是攻向兰姨。

“嗡!”

“嗡!”

……

兰姨早就料到了他这么一招,将手一伸,伏魔炉便从她的衣袖中窜了出来,她用一指不断地拨动着瑶琴上的唯一一根琴弦,一股股肆虐的能量攻向了黑衣人,逼得黑衣人不得不应战。

终于看到了卧底,柳飞很是兴奋,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他当即默念心法,生成了一个反弹法阵。

以他的修为,他所生成的反弹法阵在黑衣人这等顶尖高手面前肯定是不堪一击的。

但是没关系,这不是还有兰姨吗?

兰姨倒也是心领神会,一手弹奏一指琴,一手向反弹法阵源源不断地施加能量,待反弹法阵变得足够强大之时,她猛然将弹奏一指琴所产生的巨大能量轰向了反弹法阵,然后再由反弹法阵反弹向黑衣人。

一指琴所产生的能量本来就让黑衣人吃不消,再被反弹法阵这么一反弹,威力倍增后,别说他了,就是伏魔炉这等神器也是吓得一窜而起,躲得远远的。

这要是在黑衣人闪躲的过程中,能量都反弹到了它的身上,绝对会像上古时期仙妖魔大战,它差点被妖魔二族的大能给毁了一样,再次留下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

柳飞见状,也没有怪它,它已经尽力,做了它能够做的了。

它这么一窜走,是容易让黑衣人趁机逃窜,但是他相信兰姨的实力。

“嘭!”

“嘭!”

“嘭!”

……

似乎足以摧毁一切的巨大能量源源不断地攻向黑衣人,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后山已经是给人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了。

“呃啊……”

黑衣人虽然一直在苦苦支撑,但是随着兰姨弹奏的节奏越来越快,能量攻击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让他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最终,他被三股巨大的能量同时打中,惨叫一声,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死了一样。

兰姨知道他没有死,立即勾动手指,早就落了一地的树叶迅速凝成了一条绳索,把他给绑了起来。

“哈哈哈!”

“哈哈哈!”

……

缓过神来的黑衣人突然没心没肺地大笑了起来,只是无论是从他的笑容,还是从他的声音都可以听出,他是在刻意改变声线。

“你们玄妙阁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又在我天权宫撒野!”

就在柳飞和兰姨准备上前揭开黑衣人面前遮着的黑布时,徐阳子带着大批天权宫弟子赶来了。

当看到又有一个麾下弟子倒在血泊里时,他更是勃然大怒,抡起打神锏就要打向柳飞和兰姨。

“且慢!”

兰姨将手一摆,眼神明显很诧异。

柳飞同样如此。

徐阳子在这,那这个黑衣人是谁?

他们可一直以为黑衣人就是卧底,而卧底就是徐阳子,这特么……

兰姨的反应倒是极快,快速地眨了几下美眸后,又勾动了几下手指,几道气刃在眨眼间的功夫便让黑衣人脸前遮着的黑色布料变成了琐屑。

他也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果然!”

兰姨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暗想幸亏没有先入为主,直接用排除法,就敲定一个嫌疑人,不然的话,她辛辛苦苦设的这么大的一个局,很有可能还是无法揪出卧底,让他有机会祸水东引,继续搅乱整个修真界。

“尼玛,藏得可真够深的,还好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看到他,柳飞瞬间开启了吐槽模式,当然是自我吐槽。

在来天权宫之前,他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是不可否认,最终他还是先入为主,选择来了天权宫。

要知道玄妙阁锁定的嫌疑人可不止一个!

“仰……仰兄,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徐阳子看到仰泰来,完全是一头雾水,这三更半夜的,又是如此敏|感的时期,他不在东盛仙门呆着,跑来天权宫做什么?

仰泰来依然是不甘心,咬牙切齿地道:“你怎么还在犯糊涂呢?是他们想捏造证据,被我发现,一路跟踪到这的!”

柳飞听不下去了,讽刺道:“仰泰来,脑子可是个好东西,你这是想把徐宫主当三岁小孩耍吗?还装呢!”

“柳飞!”

听出柳飞的声音,徐阳子勃然大怒,也懒得说什么,就要动手,兰姨看了一眼门中弟子,那弟子立即将珠子一弹,珠子把天权宫弟子和玄妙阁弟子发生对峙前后的画面又呈现了出来。

兰姨又指了指躺在血泊里的天权宫弟子道:“你这弟子是被他杀的,而且被掏穿身体后似乎还挺心甘情愿的,很显然是早就被他给收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无咎仙门那背黑锅,被错当成卧底杀害的弟子也早就被他给收买了!”

“这……这绝对不可能!”

徐阳子向后踉跄了好几步,满脸刷白。

他、问道和仰泰来在九大门派之中可是众所周知的“铁三角”,关系非常好,对彼此也是知根知底,他实在是难以接受,仰泰来是魔族的卧底,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搞鬼……

“确实是他!他门中的弟子已经招了,说是他怂恿他师弟在和我们玄妙阁的弟子发生推搡的时候,寻找机会,制造出被害的假象,我想这和天权宫这边的情况应该是如出一辙!”

一道白色的身影来到了兰姨的面前,向兰姨致意后,看了一眼仰泰来道:“我们暗中找遍整个东盛仙门也没有找到你,没有想到你竟然跑到天权宫来了。你这是来杀人灭口,还是商议对策?我们死盯着你的人,其实就是想步步紧逼,逼你自己露出马脚,然后抓个正着,让你无可辩驳,你终究还是上当了!”

看她的气场也是十分强大,柳飞歪头对兰姨道:“这个是……玄妙阁右侍?”

兰姨道:“没错,东盛仙门那边是由她负责的。我说过这次一定是万无一失,自然会做到!”

“师父!”

看到徐阳子如遭雷击,向后一歪,众弟子立即上前拖住了他。

兰姨长叹一声道:“已经死了很多人了,这一切也该结束了,立即通知各大门派连夜赶到天权宫来审判吧!”

徐阳子虽然还是无法接受,但最终还是万分艰难地挥了挥手,让麾下弟子照办!

当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天权宫的操练场上时,审判正式开始。

只是九大门派的众人都没有发问,他们依然无法接受。

东盛仙门的众多弟子更是情绪激动,屡屡拔剑相对,死活不承认师父是卧底。

兰姨见状,索性主动把玄妙阁借着柳飞被审判,进行引蛇出洞的通盘计划详细地说了一遍。

众人听后皆是不得不承认,她们玄妙阁不仅实力超然,而且计谋也是让人惊叹。

这冒着和九大门派大战的风险,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谋,也许只有他们玄妙阁敢用。

要知道但凡出现任何纰漏,整个修真界恐怕都要血流成河啊!

兰姨示意众人安静道:“其实当我们拨开层层迷雾之后,就会发现事情很简单,魔族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刀兵相向,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一旦我们给他们这个机会了,他们肯定会抓住。只是我实在不解,仰泰来堂堂一门主,为何要当魔族的卧底?”

仰泰来仰天大笑数声道:“虚伪!你们真是一个比一个虚伪!你们以为以现在修真界的实力,会是妖魔二族的对手吗?上古的那些上仙早已陨落,现在还活着的那些更是酒囊饭袋!在这种情况下,不给自己留条后路的,绝对是傻子!”

一直追随他的弟子慌忙大声道:“不……不是这样的!事实情况是在两年前,师父在修为上将要取得重大突破的时候,那个自称是‘魔族公子’的魔头趁机偷袭,将他打成重伤,随后又利用魂葬场中的戾气和煞气侵袭他,只要他不听他的,他就以誘发他走火入魔作为威胁……”

“你给我闭嘴!”

仰泰来突然暴吼一声,双眼迅速变黑,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狰狞。

过了一会儿,绑着他的绿叶绳索突然断裂,而他则是发了疯似的掠向九大门派的众多弟子,俨然是要大开杀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