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13章:再造之恩,真相大白

第913章:再造之恩,真相大白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36  |  更新时间:

“荒唐啊!”

在兰姨于沉迷中幡然清醒后,她立即用力地掐了一下柳飞,让他老实点,然后聚精会神地将他体内剩余的戾气和煞气吸入自己的体内。

当她要起身的时候,柳飞竟然没有任何松手的意思,这可把她给惹怒了,她也没多想,趁势咬了一下柳飞的嘴唇。

柳飞痛呼一声,她连忙起身,怒瞪她一眼道:“你小子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要不是看在你现在这个样子的份上,你早就死八百回了!”

柳飞厚着脸皮道:“以前你戴着面纱的时候,说类似的话,我就觉得很违和,现在你不戴面纱了,看着你这张脸,再听着你这话,我实在是代入不了!”

“那就想想太极修炼场!”

“呃……”

柳飞脸一黑,瞬间哑口无言。

太极修炼场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个让他无比厌恶的地方。他在那个地方已经不知道被冤枉和冷嘲热讽多少回了。

但是对于兰姨来说,那可是她完全震慑九大门派的地方啊!

她的霸气、她的睿智、她的手段、她的魄力,在太极修炼场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稍微想想她在太极修炼场上的表现,柳飞这心里是真有点儿怕她。

他干咳一声道:“你在太极修炼场的强大气场,真给我一种错觉,你就是玄妙阁的阁主!”

兰姨一把捂住他的嘴道:“在我们玄妙阁的地盘上,能不能不要乱说话?这话要是被我们阁主听到,有你受的!”

“有这么夸张?”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好了,现在你体内的煞气和戾气都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是你走火入魔这个,我帮不了你,还是全靠你自己,看你能不能战胜自己的心魔!如果这个处理不好的话,你依然会有生命危险。”

她说的这些,柳飞又岂会不懂?

只是他已经到鬼门关走了一遭又一遭了,现在都已经快习以为常了!

而且走火入魔可是很难解决的,他的修炼根基又再次受到了重创,现在真的是急也没有用,只能是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

兰姨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立即盘腿继续炼化戾气和煞气。

转眼间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戾气和煞气在她和伏魔炉的共同努力下,全部炼化完毕。

这也就是像她这样拥有强大修为的人敢这么做,要是换成修为稍微低一点的,别说炼化戾气和煞气了,能不能保得住自己的命都是个问题。

当然,伏魔炉也是居功至伟。

它之前就是再怎么怂,那也是神器啊,能力在这摆着呢,更何况千百年来,它都不知道炼化了多少妖魔了,在这方面早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一旦它稍微克服一下心中的恐惧,炼化起来速度肯定会非常快。

柳飞见兰姨正拿着绣着兰花的手帕擦拭着脸上的汗水,沉声道:“兰姨,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你对我有再造之恩!”

兰姨轻描淡写地道:“你记得就行了。饿了吧?我让人端点饭菜来。”

说完,她下床走出了卧室,没过多久,四个玄妙阁的弟子端着十分丰盛的美味佳肴走进了卧室,将它们摆好在桌子上,然后毕恭毕敬地离开。

兰姨走到床前,伸手搀扶着柳飞往桌子前走,柳飞顺势往她怀里一倒。

谁曾想他的这点流氓心思早已被兰姨给识破,她猛然一躲,要不是因为她的一只手还拉着柳飞,柳飞这会儿恐怕已经趴在地上了。

兰姨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都这样了,还不老实?非得逼着我把你给教训一顿吗?”

柳飞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什么,立即走到桌子旁大快朵颐。

吃饱喝足后,兰姨听到柳飞连续打了几个嗝,忍不住掩嘴而笑道:“你这哪里是华夏首富啊?分明就是饿死鬼!好了,咱们说正事,之前我们在海鸣山谈论最近发生在你身上的种种事之时,你不是说也许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找到真正的幕后真凶吗?这个方法我用了,真凶今晚就会现出原形了!”

柳飞连忙道:“你的意思是?”

兰姨言简意赅地道:“考验你智商的时候到了,问道、仰泰来、徐阳子,还是其他掌门?”

听她这么说,柳飞心头一紧。

虽然说他也曾把魔族卧底怀疑到这些掌门,尤其是问道的身上,但是当听她这么说后,他还是很震撼。

看她这意思,玄妙阁已经是锁定嫌疑人了,而且嫌疑人就在这些掌门之中。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所有事以及玄妙阁所有的举动,恍然大悟地看着兰姨道:“我明白了!玄妙阁在我被九大门派围攻的时候,突然向各个门派派弟子,一方面有围魏救赵的意思,让九大门派如芒在背,增添你们带走我的砝码;另外一方面则是引蛇出洞!因为九大门派出于顾全大局的考虑,断然不会轻易和玄妙阁为敌!”

顿了顿,他继续道:“但是如果卧底想让玄妙阁和九大门派彻底反目,斗个鱼死网破的话,肯定会在这个十分微妙的节骨眼上激化矛盾,而继续死人无疑是可以让矛盾在短时间内达到最大化的一个有效手段!”

兰姨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上道,分析得很不错,继续说!”

柳飞道:“我隐隐记得当时的情形好像是天权宫的弟子先在师门被杀,紧接着又是东盛仙门的弟子在师门被杀,九大门派的掌门,除了北极道人以外,其他人全部加入了战斗,这个时候你拿出了一指琴,将局势牢牢地控制在了手中。”

缓了缓,他继续道:“所以这么看来,嫌疑最大的应该是天权宫的徐阳子和东盛仙门的仰泰来,而不是那个一直针对我,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问道!”

兰姨笑道:“能够不被仇恨和偏见蒙蔽双眼,客观地分析这件事,很难得。那你倒是说说真正的卧底是仰泰来,还是徐阳子?”

柳飞很是狡猾地道:“不选了!今晚我和你一起去抓个现成的,岂不是更爽?你们既然把目标锁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那么肯定是精心布局,做到万无一失吧?”

兰姨道:“阁主和右侍都亲自出马了,你说呢?这件事这次必须得有个了结了!而且仙门掌门当卧底,这个太骇人听闻了,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纰漏,不然要么会死很多人,要么九大门派会从此出现裂痕。”

柳飞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决定了,今晚我们一起潜入天权宫!”

“我有说要带你吗?”

“我现在就抱大腿还不行吗?”

柳飞说完就佯装去抱,兰姨也是服了他了,连忙道:“停停停!不是我不想带你去,而是你这身体……”

“我之所以会走火入魔,全拜这个卧底所赐,倘若我能够亲自把他给抓了,让他接受九大门派的审判,那也是对我这心魔的一种治疗,你说呢?”

听到这话,兰姨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竟无言以对。

晚上,她带着柳飞悄悄地潜入天权宫。

此时的天权宫一片静谧,一个快如疾风的黑影来到了天权宫的后山,还有两个黑影暗中紧随。

忽然,那黑影停了下来,背对着她们道:“既然是客,那就应该有个客人的样子!这里是天权宫,不是你们玄妙阁!”

“但是你别忘了,我们也是奉命前来调查真相的!”

“奉命?呵呵……奉谁的命?这个案子还有调查的必要吗?分明就是你们玄妙阁的弟子杀了我们天权宫的人!”

“诚然,在对峙中,双方是起了冲突,动了拳脚,但那些拳脚都不足以致命,真正致命的是……”

“是什么?你们要看尸体,给你们看了,你们要一一盘问,也让你们盘问了,现在铁证如山,岂容你们在这胡搅蛮缠,颠倒黑白?等明天天一亮,真相就会公布,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你们那左侍是不是要以死谢罪!”

天权宫的弟子明显有些慌张了,但他还是在竭力保持镇定。

玄妙阁派来的这两个大弟子可真是够难缠的,不仅修为很高不说,而且心思缜密,见微知著的能力非常强,他一直都是小心应付着,力争不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人竟然暗中跟踪他。

难道是怀疑到他的身上了?

这怎么可能!

玄妙阁弟子冷笑一声道:“如果这一切都是在演戏呢?”

天权宫弟子有些紧张地道:“演戏?你……你什么意思?”

她也没有再和他废话,因为时机已经完全成熟了,索性将手掌一伸,只是她的手掌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随着她默念心法,她的手掌之上慢慢出现了一个晶莹剔透,如豆粒般大小的珠子,那珠子缓缓地释放光芒,天权宫弟子和玄妙阁弟子发生推搡的画面渐渐浮现了出来,无比清晰。

天权宫弟子看到这画面,反而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怒指着她们道:“你们竟然还事先准备了这玩意,这是想栽赃陷害吗?你们自己看看它释放出来的画面,你们玄妙阁弟子给了我师弟一掌的画面清晰记录着呢,这也是铁证之一,容不得你们抵赖!”

“那这呢?”

玄妙阁弟子用手指了一下珠子,珠子瞬间定格在双方对峙,还没有起冲突时,他一直在和“受害者”不停嘀咕的画面。

“搞了一圈,你们就给我看这个?”

“现在机会难得,到你为我们的大业奉献的时候了,你可明白?”

……

天权宫弟子本是万分鄙视地看着她们俩,但是当珠子中突然窜出来他向师弟说的话之后,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这……这玩意竟然记录到我说的话了?怎么会这样!

我当时明明是在跟他耳语呢,声音极低……

玄妙阁弟子冷声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说起来,你也是够不走运的,我们这宝贝从我们刚进入天权宫的时候就扎入你们的阵营中,只是它可以小如尘埃,而且被我们阁主给隐去了气息,以你们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发现!而十分巧合的是在你和你师弟耳语的时候,它就悬在你嘴边!”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那师弟分明是得到你的暗示后,借着我们玄妙阁弟子的掌势自我了结,然后制造被杀的假象,事实上,他分明就是自杀!”

“你们……你们!”

他向后踉跄了几步,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以为天衣无缝,谁曾想竟然被抓到了这样的大把柄!

等等,这一切都是局,都是她们玄妙阁设得局啊,不然她们为什么会提前准备这么神奇的珠子?

彻底想通了这一点,他双眼满是杀气。

而就在这时,一个已经在暗中观察多时的黑影窜到了两个玄妙阁弟子的身后,只说了一个字:“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