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99章:莫名其妙的好

第899章:莫名其妙的好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

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唇若涂砂不点而朱。

皓眸杏唇,雪肌玉容。

这张脸,美得让人心乱,美得让人窒息,美得让人癫狂……

在兰姨揭开面纱,柳飞终于有机会一睹芳颜的这一刻,他竟然不敢相信看到的是真的。

只因她长得实在是太美了。

美得有点假,美得很虚幻。

柳飞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了足足有五六分钟,发现她的这副面容不仅百看不厌不说,而且用沉鱼落雁和闭月羞花都不足以形容。

他不禁自问,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

就是那个被誉为“修真界第一美人”的紫筠和她比起来也要失色一些。

常有人形容一个人说美出天际,兰姨的这种美没有那么夸张,也只是让每个看到她的人都会觉得心头乱颤,像是在欣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一样而已。

这绝对是一张让男人看了想“犯罪”,女人看了都不得不惊叹的脸。

“咕噜!”

他有些艰难地干咽了一口唾沫后,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摸她的脸。

“要死啊?”

兰姨一掌拍开他的手,又把面纱给戴上了。

在心中哀嚎数声后,柳飞道:“我只是想确认真假,你至于这么吝啬吗?”

“咯咯咯……”

兰姨微微侧头,咯吱咯吱地偷笑了几声道:“怎么,我就易容了几次,就给你彻底留下心理阴影了?”

柳飞一本正经地道:“没有,我就是担心是整出来了,然后稍微用力一捏,鼻子就塌了或者下巴就移动了,那才是真正的心理阴影。”

“信不信我一张劈死你?”

“劈死之前,让我核实一下吧?”

“滚!”

兰姨拍了一下他的头,站起身道:“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已经兑现承诺了,告辞!”

柳飞厚着脸皮道:“喂,就这么走了啊?我还没看够呢,哪怕是假的,让我看个三天三夜估计也不会有任何的倦意!”

他刚说到这,兰姨突然将衣袖一挥,很多兰花从她的衣袖中窜出,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揉成一团,彻底堵上了他的嘴。

“哈哈哈!”

她转头看了看,见柳飞神情大窘的样子,抚着胸口前合后仰地笑了几声,扬长而去。

“这个女人……我就纳了闷了,明明调皮得像少女,长得也像少女,怎么就能逼我喊她姨呢,这是病,得治啊!嗯,我一定得好好地帮她治疗治疗!”

柳飞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歪头将嘴里的兰花给吐了出来,恰好被拿着酒葫芦走进来的高战魂给看到了。

他很是好奇地道:“你特么这是有多饥饿啊?竟然吃兰花!”

说到这,他又皱了皱眉头,连忙道:“等等,刚才我碰到你兰姨了,这兰花不会是她喂给你吃的吧?哈哈哈……”

柳飞脸一黑:“小老头,你可别告诉我你连兰花有药用价值都不知道!据医书记载,兰花的根、叶、花、果、种子均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根可治肺结核、肺脓肿及扭伤,也可接骨;叶治百日咳;果能止呕吐;种子治目疾;花可助茶、怡神、催生等等。”

高战魂当即指着他道:“催生?卧槽,你不会躺半个月就怀上了吧?冒昧地问一局,孩子是谁的,我什么时候能够当师叔?”

柳飞很是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越来越为老不尊了呢?是不是想断酒啊?想断的话,就直接说一声!反正东海那么大,你若是酒瘾上来了,一头栽进去就是,不仅解瘾,而且还管饱,你看如何?”

高战魂连忙道:“别别别,我这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让你身心放松,利于康复嘛,你要理解我的一片苦心。”

“呵呵……”

柳飞干笑一声道:“前些天,你不是和我说有关‘魂葬场’的传闻又甚嚣尘上了吗?调查得怎么样了?不会是整天只顾着喝酒,压根就没有去调查吧?”

魂葬场,传说是上古时期仙、妖、魔最后决战的地方,当时三方皆是损失惨重,有很多实力登峰造极的大能都葬身在了那里。

后来大战结束,妖魔二族被封印之后,魂葬场竟然也离奇消失了。

对,是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完全“消失”,被一个崭新的环境所“覆盖”,连根白骨都见不到。

千百年来,众多修炼之人都在找这个地方。

传闻魂葬场有大量遗弃的法宝、功法秘诀等等,而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元气异常充沛,堪称是世间元气最为充沛的地方,非常利于修炼。

上古的那些早已陨落的大神,当初之所以把决战地址选在这个地方,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他们就是想利用这里充沛的元气,让自己超常发挥,增加封印妖魔二族的胜算。

结果无疑如他们所愿,只是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换了样子,则是给整个修真界留下了一个奇闻和未解之谜。

高战魂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道:“但凡修道之人,谁不对这魂葬场心生向往啊?不瞒你说,我已经调查魂葬场几十年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这段时间有关魂葬场的传闻又甚嚣尘上,我自然是下了一番功夫调查的。虽还是一无所获,但我觉得这次是有人在暗中故意制造话题。”

他这么一说,柳飞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千百年来,不仅修真界的人在暗中寻找这魂葬场,那些没有被封印,散落在各地的妖魔其实也在寻找。

而随着封印大阵对妖魔二族的约束越来越有限,那些从封印大阵中窜出来的妖魔也在寻找。

按照兰姨之前的说法,封印大阵对于妖魔二族来说已渐趋摆设了,他们之所以还没有完全给破了,只是还在等。

在等妖王和魔尊……

和人类相比,妖族和魔族的寿命是十分漫长的,而像妖王和魔尊这种存在,寿命更是要比仙人还长很多,而且极其难杀。

所以在将妖族和魔族封印之初,那些上古的仙人就想到了这一点,在封印大阵之下,又对妖王和魔尊进行单独封印,而且传说为了让封印更加牢固,一些上仙甚至牺牲自己,用自己的血魂对封印进行加固。

目前,单独封印还没被破,但是可以想象,一旦它被破之时,也就是妖魔二族一起冲破封印大阵,席卷世间之时。

这个时间不会等太久。

在这个微妙的时间段,无论是魔族的触角伸向修真门派也好,还是有关魂葬场的话题再起也罢,其实都更像是一种“宣示”,宣示着妖魔二族不久后就会席卷而来。

高战魂说有人在故意制造话题,显然说的是妖魔。

以魂葬场的神秘而言,这很正常,但谁能保证妖魔二族不会借这个魂葬场再制造一个阴谋,为他们重新席卷世间预热?

从这方面来说,寻找魂葬场,不要让其落入妖魔之手很重要,但是防止陷入他们设下的圈套之中,同样重要。

想了想,柳飞道:“你应该早来一步,顺便也跟兰姨说说此事的。”

高战魂笑道:“世间所有机构的情报搜集能力,有哪个能出她们玄妙阁之右?她必然已经知晓,根本就用不着我们说。小飞,有句话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说了,你说我坑你也好,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但是我真的是不吐不快。”

柳飞哈哈大笑道:“这还是我认识的高战魂吗?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高战魂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难道没觉得你兰姨和玄妙阁对你的好有点没来由,甚至可以说是莫名其妙吗?天上不会掉下免费的馅饼,更何况还是这么大,这么香的馅饼,你这么一个精明的人,心里应该很清楚。”

听到这话,柳飞嘴角快速抖了一下的同时,心下也是有些慌乱。

他知道这种慌乱是很不正常的,但是他也控制不了。

这就像是兰姨和整个玄妙阁无条件地帮助他,甚至不惜对抗九大门派一样不正常。

不可否认,随着他和兰姨走得越来越近,她又毫不计较地为他付出那么多,他现在很相信她,相信到一直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让自己难得糊涂。

只是装糊涂并不代表不用面对了。

对一个人好,而且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之上的,这个很正常。

但是兰姨这种真的不正常,整个玄妙阁都对他好,那就更不正常了。

玄妙阁是怎样的存在?

神秘而又高不可攀啊!

别看九大门派都对玄妙阁不满,但是一旦玄妙阁愿意跟他们套近乎的话,他们肯定比谁跑得都快。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组织,竟然这么大力度地帮他。

因为帮他,她们甚至还打破了玄妙阁千百年的中立原则……

这要是正常的话,那么世间恐怕就没有什么是不正常的了。

高战魂见他表情复杂,也能感受到他的心理活动,沉声道:“再多说一句,以我的经验来看,你的兰姨绝对不仅仅是玄妙阁左侍那么简单,这个女人的背景可能复杂得吓死人,你也要自己掂量掂量,然后做好心理准备!”

说到这,他站起身道:“考虑到她们刚救了你,也救了我,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确实不妥,所以我就言尽于此,点到为止吧!你是个聪明人,该如何处理与她和玄妙阁之间的关系,想必你自己心里会有一杆秤。好好养伤吧,我继续喝酒去了。”

“哈欠!”

“哈欠!”

……

高战魂刚说完,浑身哆嗦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喷嚏,柳飞同样如此。

两人对了一眼,神经立即紧绷了起来。

很快,柳玉莲慌里慌张地跑进卧室道:“飞哥哥,一个穿着紫裙,冷得吓人的女人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别墅里,正在向这里走来,那眼神太吓人了。”

高战魂看向柳飞道:“那个紫薇仙门的紫筠?”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她也太急了,我这伤还没养好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