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98章:最荒唐的事

第898章:最荒唐的事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67  |  更新时间:

“站起来!”

冷若冰霜的紫筠瞪了柳飞一眼,结果柳飞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站起身。

他这真不是在装。

且不说她那自高空落下的拳形气团差点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轰碎了,就是她不断地用雄厚的能量撕扯他的肌肉和骨骼,都已经让他疼得快失去知觉了。

“你不是冲着他撒娇吗?去啊!”

紫筠没好气地冲着挂在她腰间的绝情剑说了一句,绝情剑压根就没敢动。

她摇了摇头,快速翻转手印,十几道绵软的气团将柳飞给扶了起来,她又勾动手指,柳飞整个身体悬在空中,裤子“嗖”得一下便穿上了,只是衬衫和外套有些麻烦,因为他的手臂这会儿稍微动一动,他都会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紫筠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来到他的面前,看了一眼他那麦色的肌肤以及横亘在小腹处的八块肌肉,又慌忙转移眼神,一手抓住他的手臂。

柳飞痛呼一声道:“轻……轻点!你既然打算秋后算账了,犯不着在这个时候把我给活活折磨死吧?”

“闭嘴!”

剜了他一眼之后,紫筠伸出纤纤玉指,快速地在他右臂的各大穴位上点了一番,又源源不断地朝着他的右臂输送能量,帮助他熟络经络,缓解疼痛。

柳飞察觉到右臂暖暖的,也不再那么疼了,立即调动体内的五道真气窜入右臂,治疗起来。

紫筠则是帮助他熟络左臂,然后道:“现在可以自己穿衣服了吗?”

把他给打伤,现在又出手帮她治疗,这绝对是她长这么大干过的最荒唐的事。

然而没办法,他若真的以这个样子出去,确实不成体统。

她给九大门派的众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再好,也难保不会让有些人浮想联翩。

所以为自己考虑,她只能是忍着怒气帮他。

看她脸上依然是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只是呼吸明显有些紊乱,柳飞苦中作乐,暗笑数声,然后假装尝试一下,又立即痛呼道:“还……还是不行!我这两条手臂算是被你给废了!”

“是你活该,没直接斩断,已经是便宜你了!”

紫筠瞪了他一眼,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拿起他的衬衫,那样子别提有多嫌弃了。

柳飞知道她有洁癖,他也正是借着她的这个软肋,才拿下这局的,所以他抽了抽鼻子,就当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紫筠一手拿着衬衫在他面前比划了一番,见穿不上去,索性两只手一起捏着,怒声道:“抬手!”

柳飞干笑一声道:“正反面错了吧?”

紫筠怔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调过来,再次让他抬手,柳飞则是趁机往她面前一逼道:“离近点,不至于再次扯到肌肉。”

闻着他身上散发的雄壮气息,紫筠脸上依然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心跳却是快了很多,她将衣袖一扯,柳飞痛呼一声,她又放慢力道,如此折腾了足足十分钟,她才把衬衫给柳飞穿上。

至于外套,又是十分钟。

看着她额头上冒出的汗丝,柳飞强忍着笑容,心下嘀咕道:“赢了切磋的同时还能让你这样的修真界第一美人贴身穿衣,嗯,这伤伤得也算是值了!”

“记住你说的话!”

见他盯着自己看,紫筠浑身不自在,很是厌恶地白了他一眼,转身飞出了小世界。

她从小世界中窜出的那一刹那,九大门派的众人全都沸腾了。

“终于出来了,师姐终于出来了,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我差点以为发生什么意外了呢。”

“她还是那么一尘不染,看来没费多大劲就赢了!只是那小子没出来,难道说被她给杀了?”

“如果她真的杀了柳飞的话,我今后一定把她当上仙一样供着!”

……

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战魂、瑾萱和兰姨,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

高战魂道:“靠,那小子不会真的被她给杀了吧?这……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一向福大命大,怎么可能死在这个娘们的手里?”

兰姨摇头道:“不会,肯定不会。”

她话音刚落,瑾萱已经冲向了白色的珠子,高战魂则是紧随而至。

“在这等着我!”

高战魂明白瑾萱的心情,叮嘱了她一句,立即窜入小世界中。

这个时候,紫筠已经来到了北极真人等人的面前。

北极真人连忙问道:“你……把他给杀了?”

问道立即道:“杀了好!早已是铁证如山了,只不过是玄妙阁在这执意和稀泥而已!紫筠啊,你就是争气,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

仰泰来和徐阳子立即附和起来。

其他掌门则是隐隐有些担忧。

在玄妙阁的眼皮子底下把人给杀了,玄妙阁会善罢甘休?

只怕修真界是要彻底乱了……

紫筠咬了咬嘴唇,“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师父,各位掌门,紫筠愧对你们的期望,输了!”

“什……什么?!”

北极真人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问道和仰泰来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刚往嘴里喝了一口茶的徐阳子则是把嘴里的茶给尽数喷了出来。

九大门派众多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我,震惊得无法言语。

北极真人有些艰难地看向紫筠道:“为何?”

紫筠十分干脆地道:“输了就是输了,任何原因都是借口,您知道的,徒弟从来不找借口!是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她话音刚落,高战魂带着柳飞从小世界中飞了出来。

玄妙阁的众多弟子立即欢呼了起来。

瑾萱再也控制不了,冲到柳飞的面前,就要把他给抱在怀里,高战魂连忙阻止道:“别,千万别!他受了很重的伤,你这一抱搞不好会把他给抱散架的!”

瑾萱脸色一红,连忙关心了几句,然后帮忙一起扶着。

兰姨满脸笑容地走到柳飞的面前,毫不吝啬地向他竖起大拇指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你一直都在创造奇迹,今后势必还会不断创造奇迹。”

柳飞厚着脸皮道:“那我是不是可以向你要补偿了?”

兰姨指了指她道:“我……我们倾全阁之力帮你,你还有脸问我要补偿,天底下恐怕没有人比你的脸皮更厚了吧?不过既然有言在先,那就兑现,说吧,你想要什么补偿?”

柳飞笑道:“还是先等我养好伤再说吧。”

说到这,他看向了跪在北极真人面前的紫筠,心情很是复杂。

“起来吧,为师也输了,所以为师也不好说你什么,回去后咱们师徒俩一起好好反省!”

北极真人颤巍巍地扶起紫筠,看了一眼柳飞等人,刚要宣布结果,众多弟子立即抗议了起来。

“为什么?紫筠师姐一点事没有,柳飞身受重伤,结果却是柳飞赢了,这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

“对,绝对不能接受!我们要知道过程!”

……

北极真人深知自己徒弟的脾气,她既然不打算说,那是无论怎么逼也没用的,所以他冲着众人摆了摆手道:“输了就是输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如果你们有怨气的话,那就把这股怨气都撒到我们紫薇仙门头上吧,是我们让你们失望了。”

他这么一说,场间立即鸦雀无声。

“你们走吧,但是真相一定要带回来,不然我们九大门派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哪怕是闹个鱼死网破。”

“真人放心,我们玄妙阁既然介入了,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

兰姨将拳一抱,看向卧榻和卧榻周围的女子,她们先行离开,她则是带着柳飞等人回到了海鸣山,帮他疗伤。

两个星期后,已经消失了很多天的兰姨再次来到海鸣山,看到柳飞的伤势恢复得非常好后,笑道:“好消息,结果调查出来了,无咎仙门出了内鬼,他和魔族勾结,趁那三人重伤,杀了他们。这名弟子还是问道期望最高,给予重点培养的弟子之一,最终是他‘挥泪斩马谡’,了结此案,还了你清白。”

柳飞眉头紧锁道:“这……证据确凿吗?”

兰姨道:“根据我们玄妙阁调查到的证据,确实如此,而且那名弟子也认罪了。”

柳飞道:“我本来还以为魔族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呢,没曾想他们已经把触角伸入九大门派内部了,这有点吓人啊,而且我总感觉这事没有这么简单。”

“你是怀疑问道?怀疑他只是拿自己的弟子当了替死鬼而已?”

“没错!”

柳飞没有任何的遮掩,非常直接地给出了答复。

兰姨微微一笑道:“理由和证据呢?问道确实很针对你,但是根据我们目前掌握到的线索来看,他并没有和魔族勾结的嫌疑。”

柳飞道:“直觉而已!”

他敢这么说,自然不是直觉那么简单。

只是有些事,他暂时不好告诉兰姨。

经过了那么多事,他现在越来越怀疑他能够从妖域成功脱身,很有可能和魔族有关。

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魔族似乎没有必要利用他挑破离间,让玄妙阁和九大门派斗起来。

当然,也存在他们是放长线钓大鱼的可能。

可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他敢这么断定,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所以综合来看,他觉得无咎仙门的那名弟子很有可能只是个替死鬼,幕后肯定还有地位和实力更高的人,真实的情况恐怕比他们想的都要复杂。

兰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管怎样,你的冤屈是洗刷了,先好好把伤养好吧,有什么消息我再通知你。”

说完,她站起身就要走。

柳飞一把抓住她的手,提醒道:“补偿!”

兰姨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说吧,你要什么补偿?”

“雾里看花不如近嗅兰花,远眺明月不如手抚明珠……”

“说这么文绉绉的干什么?不就是想看我的容貌嘛,行,你睁大眼睛好好地看看,到底是那个修真界第一美人漂亮,还是姨漂亮!”

见她如此爽快地答应,柳飞很是吃惊,她不会又和之前那次一样,故意易容成别人的样子,坑咱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