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97章:羞耻的印记

第897章:羞耻的印记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89  |  更新时间:

这样下去绝对会死人。

柳飞祭出所有的能量,不断地轰击尘土,收效依然甚微。

他突然想起了剑痴所使用的那把盾剑,想到了盾剑上的剑锷。

在他的印象中,盾剑的剑锷是一块镀金铜片,只是那铜片并非一般的铜片,而是有空间的,相当于是铜片中有一个小世界,这也是那么多的历朝历代的名剑能够存储在其中的原因所在。

之前绝情剑在他的怀里撒娇的时候,他也有观察到绝情剑的剑锷是一个紫色的翡翠,那肯定也不是一般的翡翠,所以翡翠之中也有可能像盾剑的剑锷一样,存在可以储存东西或者藏身的空间。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他便可以拿这个做点文章,说不定还可以扭转战局。

他连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龙魂,并让龙魂和绝情剑沟通,答案让他很是振奋!

有!

而且据说还是一个小房子,算是紫筠短暂休憩的闺房。

柳飞连忙对龙魂道:“你赶紧说服它,让我进去!”

龙魂道:“我已经劝了,它……它说紫筠有洁癖。这就是一场分胜负的较量,她未必真的会杀你,但是如果你进入她的闺房,把她的闺房给弄脏了,她真的会杀了你的。还有,它也会受到惩罚。”

柳飞苦笑道:“现在我哪里还有心思管那么多?你继续展开攻势,说服它!紫筠可以用意念操控它,如果它向紫筠认错并求助的话,那她一定也能感应到,放它出去的。她还不至于把自己的宝剑给埋葬在这里。”

龙魂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这是想让绝情剑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着他们冲出重围。

考虑到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而且紫筠也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龙魂立即开足马力,滔滔不绝地劝说起来。

绝情剑最终被说服,让柳飞进入到剑锷中。

柳飞看到自己置身于一个全部都是紫色调且经过精心布置,美轮美奂的房子中时,恍然有种置身于险境的错觉。

而当他看到一尘不染的大床以及紫色的柜子时,他忍不住走到床前看了看,一股股迷人的体香窜入他的鼻中,让他差点失了心魂。

小心翼翼地打开柜子,看着里面整齐挂着的紫色裙子和各种紫色的贴身衣物,他干咽了好几口唾沫,暗自嘀咕道:“名字里有个‘紫’,衣服和房间布置也都是紫色的,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喜欢紫色啊!”

龙魂见他还在转悠呢,连忙冲他道:“你不要命了是吧?绝情剑又在嘟囔了,让你老实点,不要乱动,不然她真的会杀了你,到时候它也救不了你。”

柳飞笑了笑道:“我这不是想见微知著,寻找她的软肋嘛。”

“那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

“什么?”

“拿命耍流氓!”

“……”

龙魂瞬间无语。

跟她耍流氓?绝对是活腻了!

她要不一掌劈死他才怪。

柳飞已经猜出她是怎么想的了,笑道:“论实力,她有兰姨强吗?我从和兰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开始不断地在她面前耍流氓,不知不觉间都耍到现在了,她也屡屡扬言要杀我,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龙魂道:“这有可比性吗?”

柳飞道:“有可比性,但是也确实有所不同,自然也就存在变数,所以我说拿命耍!”

他话音刚落,绝情剑突然发出嗡嗡的声音,很显然是紫筠感应到它已经认错,准备助它回到她身边了。

“嗖!”

柳飞只感觉身体一飘,绝情剑便返回到了紫筠的身边。

紫筠埋怨道:“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对他做出那样的举动?羞不羞?”

绝情剑十分乖顺地蹭了蹭她的手臂,紫筠低头看了看它道:“好了,回去等着接受惩罚吧!那个无耻之徒是不是还在苦撑?”

绝情剑晃了晃身体。

紫筠拿出手帕,一边仔细地擦拭着它一边道:“那小子实在是太猖狂,太无耻,如果他有自知之明的话,我还犯不着对他如此!现在就让他好好地感受一下濒临死亡的滋味吧,他什么时候服软认输了,我再考虑放他出来。”

擦拭完毕,她将绝情剑抱在了怀里,下一秒,一个赤果着身体的男子忽然冒了出来,双手直接裹住她那不足以盈盈一握的柳腰,嘴唇更是直接亲向她的樱唇,她惊呼一声,向后踉跄了起来,男子等的就是这一下,立即交叉腿将她给绊倒在地,然后就势带着她在茫茫的草原上翻滚了起来。

“柳飞!”

看清男子的面容,已经万分凌乱的紫筠杀心顿起,她习惯性地喊道:“绝情!”

绝情剑根本就没有动,它此时正被她给抱在怀里,不过柳飞又把它和她抱在怀里……

“你竟然背叛我,让他藏身于剑锷中!”

彻底反应过来的紫筠厉声呵斥了一句,当即将双臂一撑,试图直接撑开柳飞,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没撑开。

大怒之下,她默念心法,一道无形但却威力惊人的拳状气团从百米的高空落下,重重地砸在了柳飞的后背上。

“噗!”

柳飞遭受重击之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鲜血喷向了她胸口以上的位置。

刹那间,她的裙子上、鹅颈上以及精致的脸蛋上全是他的血。

这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而言,冲击有多大,难以想象。

“啊!”

“啊!”

“啊!”

……

紫筠失声大叫数声,寒眸圆睁,一股股肆虐的能量从她的体内迸发而出,直接撕扯柳飞的身体。

柳飞瞬间疼得鬼哭狼嚎,很让人心疼。

当然,这肯定有夸张的成分在。

“再不松开你的脏手,我把你碎尸万段!”

紫筠冷声说了一句,柳飞不仅没有动手,反而用双臂把她给“锁”得更紧了。

与此同时,他的两腿也是死死地盘在了他的腰间,绝不松开。

“刺啦!”

很快,一阵又一阵肌肉撕裂的声音响起,柳飞还是没松。

紧接着便是骨骼错位的声音,柳飞依然没松。

龙魂看不下去了,慌忙道:“小哥哥,你真不要命了啊?赶紧松手啊!这样下去,你真的会被碎尸万段的!其实……其实你输了这场比赛,也没有什么的,玄妙阁肯定会在暗中安插人保护你的安危的。”

柳飞很是倔强地对她,同时也是对紫筠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天要么我死了,要么你认输,不然我是绝对不会松手的!”

他骨子里就是一个争强好胜,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更何况这次全力帮他的兰姨和高战魂都已经取胜了,如果他自己拖了后腿的话,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他和对手之间的实力悬殊是最大的,这个固然没错。

但这绝对不能成为失败的借口。

身在妖域的时候,他都敢豁命死拼呢,更别说现在了……

“喀喇喇……”

一道终于冲破厚厚云层的惊雷响彻小世界后,瓢泼大雨席卷而来。

柳飞依然将全身的能量尽数聚集在四肢上,锁着紫筠在草原上疯狂地翻滚着。

与此同时,镇魂珠、还魂镜和伏魔炉三大神器也是齐聚他的上方,不断地向他输送能量。

紫筠心爱的紫色裙子布满了草屑和泥泞,精致的妆容也被雨水冲毁,整个人和柳飞一样,就像是一个泥猴子。

这要是被九大门派的人看到,恐怕就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她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面。

被如此占便宜,又被触犯了洁癖的大忌,她像是疯了一样,完全暴走了。

她不断地利用浑厚的能量挣扎,可以清晰听到柳飞肌肉撕裂和骨骼错位的声音,却无法让他松开。

这让她充分意识到当一个人豁出命,只专注于做一件事的时候是多么的可怕。

“这可是你自找的!”

紫筠凤眉高挑,两道锐利无比的气刃同时刺向了柳飞的两条手臂。

由于柳飞是完美体质,刚开始的时候,两道气刃迟迟刺不进去,她勃然大怒,持续施加能量,两道气刃高速旋转,慢慢地钻进了他的肌肉中,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越钻越快,越钻越深。

“啊……”

这种刺骨的疼痛,让柳飞再也受不了了,他将嘴一张,直接咬在了紫筠的胸口上,距离她身前的壮观也就是咫尺之间。

紫筠痛呼一声,紫色的裙子瞬间被胸口处溢出的鲜血所侵染。

两道气刃也不再钻了,柳飞连忙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杀气腾腾的紫筠,也没有道歉,而是直接道:“我知道你们九大门派已经输了两局了,你背负的期望非常大,但是这种期望跟我背负的冤屈比起来,我觉得不值一谈!我堂堂七尺男儿,要死也是死在和妖魔的对战中,而不是死在同一阵营人的手里,请你相信我!”

紫筠神情漠然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可以给你洗刷冤屈的机会,但是从来没有人如此欺辱我,也从来没有人让我如此狼狈过,所以一旦案子水落石出,我一定取你项上人头!”

柳飞摇头道:“我也不是有意的,试想我们俩角色互换,你为了胜利,此时此刻会怎么做?”

紫筠道:“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既然你做了,那就必须得承担后果!还不起来?你个无耻之徒!”

柳飞怔了一下,这才发现她这绝美的容颜和温软的身体,已经让他快忘记疼痛了,他连忙翻过身,不由自主地傻笑了起来。

赢了!

真的赢了!

这一切简直跟做梦一样,太梦幻了……

紫筠倏忽不见,过了很久,她才撑着一把紫色的雨伞,穿着一身异常干净的紫裙从绝情剑剑锷中窜了出来。

看了一眼依旧躺在草原上的柳飞,她的眼神之中又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意,不过她忍住了冲动,并没有动手,而是转身就走。

柳飞早已是破罐子破摔了,所以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道:“我的两条手臂已经不能动了,无法穿衣服。你若是就这样走了,待会儿无论是谁进来,看到我这样,恐怕都会想入非非吧?”

顿了顿,他继续道:“如果你肯帮我穿一下衣服的话,我一定绝口不提此事,自然不会有人知道我们俩在这小世界中做了什么。”

“你!”

紫筠用手揪住胸口,头发尽数竖起,一道道气刃冲着柳飞肆虐而来,然而最终只是从他的身上掠过,然后到河边将他的衣服给运了过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