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95章:泪痣美人

第895章:泪痣美人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76  |  更新时间:

在修真界赫赫有名的一把名剑,就这样被高战魂当成废铁一样扔进了伏魔炉……

而伏魔炉倒是够配合,烧得欢!

它可是能够炼化妖魔的存在,盾剑就是再牛逼,也禁不住它长时间焚烧啊!

九大门派的众人立即开骂。

你特么打不过人家,也不能干这种缺德事啊,太卑鄙无耻了!

另外,像盾剑这样的名剑,你也下得去手?你的心是肉长的吗?

扑哧!

兰姨看到这画面,一边摇着头,一边娇笑了起来。

柳飞虽是以手扶额,无法直视,但却在心里嘀咕道:“干得漂亮!不枉我特别叮嘱伏魔炉要听你的话。”

一直看起来像只呆鸡的剑痴再也不呆了,朝着高战魂怒骂一声,纵身跳入伏魔炉中。

高战魂二话不说,祭出全部的实力朝着伏魔炉狂推了十几道气团,让伏魔炉剧烈摇晃了起来。

但这显然还只是预热而已,他没有任何犹豫地跳进了伏魔炉中,和剑痴在熊熊燃烧的伏魔炉中大战了起来。

伏魔炉忽大忽小,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不断变化,让两人都很难站稳脚跟。

不过剑痴的情况肯定要更糟糕一些。

因为他还没有拿到盾剑!

这有高战魂不断干扰的原因,自然也有伏魔炉暗中作祟的原因。

他和高战魂都可以利用自身的修为暂时抵御烈火的焚烧,但是盾剑不能,更何况伏魔炉中的烈火远非一般的烈火可比。

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少则二十分钟,多则半个小时,盾剑就真的可能被伏魔炉给炼化了。

这让他如何接受?

所以他不断地用自身修为凝成的气团去包裹盾剑。

之所以要“不断”,自然是因为高战魂一直在搞破坏。

按理说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切磋,他们应该打得很激烈才是,但是现在两人的焦点全部都在盾剑之上。

剑痴护剑心切,高战魂毁剑不倦。

两人之间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变成了围绕盾剑而展开的拉锯战。

剑痴在高战魂和伏魔炉的竭力干扰下,迟迟拿不到盾剑,彻底恼了,快速默念心法,但见众多历代名剑从盾剑的剑锷中喷涌而出,疯狂地朝着高战魂和伏魔炉乱砍、乱刺、乱捅……

剑痴见机会难得,倏忽一闪,再次去拿自己的盾剑。

谁曾想伏魔炉猛然间剧烈摇晃,给人以天塌地陷的感觉不说,高战魂又奋不顾身地出现在了他和盾剑的中间,拼了命地阻拦。

“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剑痴双眼一凌,带着众多的名剑极其疯狂地打向高战魂。

让他吐血的是高战魂一躲再躲,压根就不跟他打,但是一旦他去拿盾剑,他就立即火力全开地从一侧阻拦。

这真的让他好生无奈。

本来,以他强大的意念,再加上盾剑又是他们家祖传的宝贝,他是完全可以凭借自身强大的意念控制盾剑的。

在以往和其他高手论剑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做的。

然而让他非常吃惊的是这个方法在伏魔炉中,竟然没有用,估摸着这和伏魔炉不断地扰乱他的意念,让他心烦意乱有关。

当然,也和高战魂的这种不要脸的打法有关。

他在昊天榜排名第五十,高战魂排名第八十,从名次上看,两人的实力悬殊还是很明显的。

但是名次就是名次,排的是纸面实力。

到实战中,还是要看作战经验、临场发挥、周围环境、所用武器等诸多因素影响的。

高战魂的作战经验很丰富,而且简直就是一个“老妖”般的存在,什么“击实避虚”、“声东击西”等套路玩得风生水起。

最厉害的自然是不要脸!

对,就是不要脸!

都一大把年纪了,借助伏魔炉这样的神器,玩这么卑鄙的手段,不仅不以为耻,而且还玩得这么嗨。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十来分钟的样子,迟迟拿不到盾剑,而且也不能有效保护盾剑的剑痴是越战越急,把自己的各种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

高战魂受了伤,可是他依然是乐此不彼地闪躲和搞破坏。

剑痴一度忍不住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高战魂也没有生气,他怎么骂的,他就怎么还回去,反而把剑痴给气得肝疼……

如此又过了四五分钟,剑痴已然崩溃,他也不打了,而是欲哭无泪地对高战魂和伏魔炉道:“我认输,我不打了还不行吗?请你们放过盾剑! 那可是我家祖传的宝贝,如果他要是被炼化了,让我死后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早上没吃饭啊?”

高战魂侧耳问了一句,剑痴青筋暴起,边嘴唇打颤边咆哮道:“我认输!”

伏魔炉外苦苦等候的众人听到这句话,又是一片哗然。

“卧槽,剑痴竟然输了?那死老头是怎么赢的?敢不敢再假点!”

“我没听错吧?这一定是幻觉,剑痴大师兄怎么可能输给他?”

“完了,完了,剑痴实力虽强,但是个老实人,这肯定是被那个贼眉鼠眼的臭老头给阴了!”

……

伴随着两道破空声,剑痴和高战魂从伏魔炉里窜了出来,此时两人皆是蓬头垢面,非常狼狈,而且高战魂身上还有很多处剑伤。

“老不死的,去死吧!”

剑痴留意到九大门派的弟子此时全都对他指指点点的之后,头脑一发热,也没有想那么多,突然一纵十几米,一剑劈向了高战魂。

兰姨摇了摇头,快速勾动手指,原本散落在地的绿叶迅速凝成了一股绳,拴住了他的盾剑。

高战魂则是赶紧窜到她和柳飞的身旁道:“多谢!”

兰姨冲着他笑了笑,然后冷声对剑痴道:“你这是想输了切磋又输人?”

剑痴支支吾吾了一会儿道:“谁让他那么卑鄙无耻的?明明是我和他之间的较量,他却和伏魔炉一起,一心想要炼化我的盾剑!”

兰姨道:“他见你视盾剑如命,所以采用了这样的战术,有问题吗?有谁规定不可以这么做的?而且盾剑是你的武器,伏魔炉也可以算作是他借柳飞的武器,这个并没有什么不妥吧?输了就是输了,如果连输都输不起的话,那丢的只能是你们天权宫,乃至整个九大门派的脸!”

“你!”

剑痴咬了咬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北极真人摇了摇头,长叹一声,然后正式宣布高战魂胜出,可以让玄妙阁带走。

柳飞看向一脸贱笑的高战魂,忍不住道:“如果偷袭算是猥琐流打法的话,那你这算作什么打法?”

高战魂道:“能胜出就行,管他什么打法?”

“说这话的时候,你难道就没有感觉你的良心在痛吗?”

“痛?我有什么好痛的?这一切还不都是跟你这个贱师弟学来的?是你把我给彻底带坏了!”

“……”

不要脸!

这不要脸的功夫真是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了!

兰姨对他们这对极品师兄弟也是无语至极,笑道:“本来我还很纳闷你们俩怎么会是师兄弟呢,现在看来,你们若不是师兄弟才说不过去,简直和你们的师父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可真是‘人以类聚’。”

高战魂立即道:“你认识我们的师父?”

兰姨道:“何止认识,还打过交道。好了,你这一关算是过了,接下来看柳飞的了!”

说到这,她看向柳飞道:“我们已经是三战两胜了,你若是败了,那可真是说不过去。”

她话音刚落,只听北极真人大声道:“第三场,我九大门派派出的代表是紫筠!”

“啊啊啊……紫筠师姐亲自出马了,这下那个柳飞死定了!”

“咱们的修真界第一美人从来就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她的实力甚至还在剑痴师兄之上,我倒是要看看柳飞怎么赢!”

“又可以看到她的‘绝情剑’了,我记得上一次看到她的绝情剑还是在好几年前呢,当时是人剑合一,技惊四座!”

……

“哇哦,这是要‘颜杀’吗?”

别说九大门派的众多弟子了,甚至兰姨也有点不淡定了。

因为这个紫筠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柳飞又那么色,她真担心还没开打,柳飞就因痴迷于她的美貌而完全败下阵来。

想了想,兰姨看向柳飞道:“紫筠,紫薇仙门五大弟子之一,被誉为‘修真界第一美人’,性格极冷,所用绝情剑传说乃万年寒冰沐龙血锻造而成,寒意逼人,锋利无比!目前她在昊天榜上排名第四十六,比剑痴的实力还高。”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本来还觉得你可以参考你师兄的做法,用点不忍直视的手段出奇制胜的,以你的聪明劲,也完全有可能做到。但是我现在真的担忧起来,你能不能过得了她美色这一关,这都还是个问题。”

柳飞微微一笑道:“你多虑了!什么样的女人我没见过,她就是再漂亮,又……又……”

说到这,他实在说不下去了。

但见一个穿着一身紫裙,云鬓高挽的女子飞到了太极修炼场正中间。

她明眸皓齿,凤眉悬鼻,五官完美得无懈可击,右眼下方还有一颗“泪痣”,更是增添无数风韵,妥妥的“泪痣美人”。

至于身材,和玫瑰和兰姨比起来也丝毫不差,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非常有料。

难怪他们都称她为“修真界第一美人”,这确实是一种极致的美。

只是她实在是太冷了,冷得像是从冰冷的极地走出来的一样,隔着好几里都能感受到她周身散发的彻骨寒意。

兰姨留意到柳飞的眼神,当即拍了一下他的后背道:“你个见到女人走不动的家伙,是不是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柳飞小声道:“你这是吃醋了?”

“你!”兰姨万分无奈地指了指他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嬉皮笑脸?”

柳飞苦笑道:“不然呢?她在昊天榜上都排名那么高呢,我只是天榜的一个渣渣,这完全没有可比性啊,我不自娱自乐的话,想太多有用吗?”

兰姨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

这个确实太难为他了。

只是事已至此,她也没法帮他,不然可就破了规矩了。

现在就看他能不能另辟蹊径,在修为之外寻求胜算了。

可是在这样一个无情无欲的女子面前,想要玩点花招又谈何容易?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