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89章:天大的篓子

第889章:天大的篓子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49  |  更新时间:

什么让他们再跑一会儿?

高战魂这是压根就不想追,同时也不想让他去追。

柳飞有些生气,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追上他们又能怎样?

直接杀了他们?

在他们皆是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别说他和高战魂联手了,就是他自己出手,也能够轻轻松松把他们给杀了。

现在问题的关键根本就不是能不能杀了他们的问题,而是杀了他们以后该怎么办的问题。

往最简单的方向说,他们都是无咎仙门的人。

他一口气杀了无咎仙门三个弟子,问道肯定会带着无咎仙门的所有人倾巢而出,找他报仇。

以无咎仙门的实力,他怎么抵挡?

而这种设想还是最理想的状态。

无咎仙门早就认为他和妖魔二族有勾连,然后联合其他门派准备收拾他了。

据兰姨所说,他们甚至有动玄妙阁的想法,只是玄妙阁压根就没有把他们给当成一回事。

所以可以推断,这三个人很有可能是来自不同的门派。

一个无咎仙门就够他受的了,倘若三个仙门一起动手的话,别说高战魂肯帮他了,就是玄妙阁直接介入,形势对他而言依然很严峻。

由此可见,将他们打成重伤,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而又不赶尽杀绝,算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

当然,这是有一个前提的,即三大门派怎么看!

倘若他们觉得这是有辱门派尊严,恼羞成怒,继续联手,派出实力更强的人来对付他的话,他也无可奈何。

这就是实力悬殊的无奈。

还是那句话,实力为王。

没有实力,注定是要被动。

柳飞是一个很有血性的人,其他两个人就不说了,其中有一个三番两次来他这挑事,而且上次还直接对海盟动手,他刚才真的打算把他给杀了!

“我知道你很不甘,很愤恨,但是实力不如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那么精明的一个人,肯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走吧,还剩下点小酒,咱们就以酒消怒吧!”

高战魂用手拍了拍柳飞的身体,将身体一纵,点了几下海面,来到了快艇之上。

柳飞盯着远方看了一会儿,也是手握巨剑飞到快艇上,拿起酒杯就一饮而尽。

高战魂看了看酒瓶中还剩得那么点酒,很是不舍地尽数倒给柳飞道:“你只是实力不如他们三而已,其他方面,你可以说是完胜他们。”

这话听着哪里像是安慰,倒更像是骂人。

不过柳飞还是心领了。

实力悬殊这个确实是客观事实,一时半会是很难改变的,他在实力之外,确实做了很多事。

上来就对他们三那般“敲打”可以说绝对是他值得自豪的得意之作。

当然,从准备美食和好酒,到扔出还魂镜和镇魂珠,誘高战魂出手,他一直都是在牵着高战魂的鼻子走的,对于这,他也是很满意的。

要说唯一不满意的,肯定就是没能杀了他们。

这又是现实的无奈,他也没办法。

他端起酒杯,示意了他一下,然后抿了一小口道:“无论如何,刚才谢谢你,不然我可就有生命危险了!”

高战魂立即放下酒杯,言真意切地道:“你不用谢我,小老头我求求你好不好?”

“额……”

“你特么今后能不能别像是扔烧饼一样,把还魂镜和镇魂珠给扔出来啊?那可是人人都觊觎的两大神器啊,万一被人给抢跑怎么办?万一被人给打碎怎么办?万一……”

“这个简单啊,你干脆利索地出手帮我不就行了!”

“靠,那我成为你的什么了?打手?!我有那么闲,那么贱吗?”

“那我就继续扔!”

“……”

高战魂往舰首上一躺,彻底无语了。

这臭小子咋就这么贱呢?

别人视如珍宝,唯恐被人给发现的神器,在他手里都和普通的武器差不多了。

这绝对是手里神器太多,完全不珍惜了。

可恶!

实在是可恶!

这是逼人开抢的节奏。

想到这一点,高战魂猛然站起身,伸手就去柳飞的怀里抢还魂镜和镇魂珠,柳飞既没有闪躲,也没有反抗,就这么让他抢了去。

高战魂万分狐疑地看向他,柳飞微微一笑道:“我向来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这次你在我这立了大功,我就把还魂镜和镇魂珠借给你参详到明早九点吧,所以你真的犯不着抢,这很丢人的!”

“你!”高战魂指了指他,随后又两眼放光道:“此话当真?”

柳飞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就是利用它们辅助你修炼都可以!”

其实,他完全可以将还魂镜和镇魂珠放在高战魂那几天,让他利用它们好好修炼。

但是他这心里可是打着如意小算盘呢。

如果让他觉得还魂镜和镇魂珠这么好整到的话,试问他今后还怎么可能尽全力或者出手帮他?必须让他在有限的时间内拥有,一直吊着他才行。

高战魂也不喝酒了,而是拿着镇魂珠和还魂镜观察了起来,过了很久,他才看向柳飞道:“你小子是不是又给我挖坑了?难道你就不怕我把还魂镜和镇魂珠给带走,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飞很是自信地道:“不怕!”

“为何?”

“不为何,不信邪你就试试!”

瑾萱可是镇魂珠和还魂镜真正的主人,能够召唤它们,他想带走它们,那也得看瑾萱答不答应!

他这么自信,让高战魂的内心有些翻涌。

拿起酒杯,喝尽杯中酒之后,他道:“我问你,你刚才是不是在故意放水?你使用的那两个法阵加两大神器的组合之前可是把我给打成了重伤的,刚才在对付他们三个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不堪一击?”

柳飞咧嘴一笑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不放水,怎么可能会让两大神器面临被抢的可能,又怎么可能逼你出手?”

“腹黑,太腹黑了,小心腹黑多了翻船啊!”

高战魂很是郁闷地指了指他,又满心欢喜地拿着还魂镜和镇魂珠溜进舱内修炼了。

柳飞则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可否认,他在用这个威力惊人的组合对付那三个人的时候,确实放了水。

但是今日的情况和他之前在海鸣山大战高战魂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当时高战魂实在是太轻敌了,而且两大神器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让他防不胜防。

而最为关键的是瑾萱在暗中让还魂镜和镇魂珠发挥了最大的威力,这是他无法做到的。

所以说高战魂只是看到了表象,并没有看到实质。

就在他拿起最后一杯酒喝到嘴里,准备一口气咽下去,来个痛快的时候,高战魂的声音突然从船舱内传了出来:“忘了告诉你了,那三个人的身手套路差别还是比较明显的,他们极有可能来自三个不同的门派,所以恭喜你,你中‘大奖’了,早点做好心理准备!”

“噗!”

听到这话,柳飞直接把刚喝到嘴里的酒给喷了出来。

今年还真是流年不利啊,斗完这个斗那个,关键是实力还都这么彪悍,这还让人活吗?

摇了摇头后,他回到驾驶舱,立即开着快艇回去。

且不管三个门派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他都必须得早点做准备才行,不然估计会死得很惨!

……

无咎仙门大殿上。

“璞玉!”

“徒弟!”

“太目中无人了,我们三大门派这就带领各派所有人踏平海鸣山,找那个天杀的报仇!”

……

无咎仙门、东盛仙门和天权宫的掌门看到爱徒被挖心掏肺,断腿折臂,死不瞑目后,全都是怒火冲天,凶神恶煞。

“师兄!太残忍了,实在是太残忍了!这样的杀人手法只有妖魔能够干得出来!那柳飞不是妖,就是魔,必须要把他给千刀万剐了,给三位师兄报仇雪恨!”

“怎么会这样?三位师兄可是我们三大门派年轻一代中,绝对的佼佼者啊,怎么会被柳飞给虐成这个样子?这一定是妖族和魔族的人出手帮他了!”

“肯定是这样!你们仔细看一下这些伤口,明显分成两类,一类是只能对三位师兄造成有限的伤害,另外一类则是每一处都足有杀了他们,这明显是两到三个人所为,而且其中必有柳飞,因为他们身上还残留有被伏魔炉给烧过的痕迹!那伏魔炉前些日子不是认他当新主人了吗?现在证据确凿,柳飞必须得死!”

“必须得死!必须得死!必须得死!”

……

大殿里一时群情激昂,一个个都恨不得扒柳飞的皮,喝柳飞的血。

无咎仙门门主问道看向东盛仙门的门主仰泰来,天权宫宫主徐阳子道:“爱徒被杀,又事关屠妖灭魔的大义,我想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讨论了。”

仰泰来咬牙切齿地道:“这还讨论什么?还有任何讨论的必要吗?我们三人这就亲自带着人到海鸣山走一趟,把那柳飞给捉来问罪,这次一定要在三个爱徒的灵柩前把他给千刀万剐了!”

徐阳子附和道:“没错,此仇不报,我们三大门派还怎么有脸在修真界立足?”

众弟子一听这话,立即主动请缨。

问道、仰泰来和徐阳子亲自挑选了门中强将,杀向海鸣山。

……

海鸣山。

柳飞正在兰花大棚给心爱的兰花浇水,一阵香风从他的身后袭来,紧接着只听她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呢?这次可是捅下天大的篓子了,连我们玄妙阁也保不住你了!”

柳飞转头看向她,眉头紧锁道:“天大的篓子?我不就是把那三个家伙给打成重伤了吗?他们所属的三大门派难不成还会因为这个直接倾巢而出,踏平海鸣山?”

“重伤?他们全都被挖心掏肺,死得惨不忍睹啊!”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