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84章:相煎不太急

第884章:相煎不太急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6  |  更新时间:

有些事就是这么奇妙。

之前兰姨说柳飞还有个师父的时候,柳飞就差点石化。

现在他和高战魂又从死对头秒变成师兄弟,更是让他觉得很是“荒诞”。

而这种“荒诞”倒更像是那个极品师父早就安排好的一般。

剑意是不会骗人的。

两道相同的剑意被激发后上来就开打,然后化干戈为玉帛,携手消失,似乎也是在以这种独特的方式宣告着师父的某种期许。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师父他老人家的期许太明显不过:你们不要给我自相残杀,至于你们能不能共进退,同提升,那是你们的事,为师管不了那么多。

而事实上,柳飞和高战魂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可以说,他们俩之间完全是因战结怨,因战生恨。

柳飞往草地上一躺,看了看这会儿已经变得蔚蓝的“天空”道:“既然那个从没见过的极品师父的态度那么明确了,那咱们今天就好好地谈谈恩怨。”

高战魂直接盘腿坐在他身旁道:“如果我这会儿要是说我从来就没有想杀过你,只是想好好地教训你,把你教训得心服口服,磨磨你的锐气,让你能够取得更大的突破,你相信吗?”

柳飞冷不丁地道:“你实力比我高那么多,你怎么说都有理!但是我想说的是你这前半句有点假,后半句则是纯属扯淡!”

“哈哈哈……哈哈哈……”

高战魂仰天大笑数声道:“何必要这么无情揭穿呢?咱们既然要谈,那肯定是要有点基础的。”

柳飞道:“我从来没想杀了你,这个基础足够了吧?”

“……”

高战魂瞬间无言以对。

这小子……贼得够可以的!

你恐怕不是不想,而是完全杀不了吧?

柳飞见他不说话,继续道:“如果你也不相信我说的这句话,还要找基础的话,那就让我公司生产的那些美酒作为基础吧,这个最实在!你放我离开,今后美酒管够还不行吗?”

“咕噜!”

“咕噜!”

……

听他这么说,高战魂情不自禁地干咽了几口唾沫。

平心而论,柳飞公司生产的酒,在他曾经喝过的酒中,味道只能算一般。

可关键是量大啊!

柳飞就是生产酒的,而且现在他都是华夏首富了,喝他的酒完全就不用考虑钱的问题,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

这样的大便宜,即使是傻子也想占。

所以细想想,有这样一个师弟其实也不错。

他笑了笑道:“你小子倒是贼精啊,行吧,这可以算一个基础。但是你之前把我给打成重伤那笔账必须得算。”

柳飞道:“那我现在伤成这样是谁的锅?”

“我的!作为惩罚,我免费帮你守一年的山门。只是咱们既然化干戈为玉帛了,你也不差钱,管吃管喝,顺便给安排个简易的住处,这个没有任何的问题吧?不然都不用我开口,柳家村的老少爷们便会说你欺负我这么大岁数的一个老人家,你说对不对?”

“我欺负你?”

就是在这一瞬间,柳飞的三观轰然倒塌了。

尼玛,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他这名为守山门,其实和蹭吃、蹭喝、蹭住、蹭感情有什么分别?

柳飞的心突然疼了起来,以高战魂的酒量,他这一年得供应他多少酒啊?

细思恐极!

高战魂留意到柳飞的表情,暗笑一声,沉声道:“怎么?你这是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你说你一个首富要不要这么抠门?这要是说出去,肯定会让天下人笑掉大牙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另外,我现在可是你的师兄,你一个当师弟的孝敬孝敬我这个当师兄的,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小老头我没有拿出那套‘长兄如父’的说辞来说你,其实已经是让步了。”

“谁特么认你这个师兄了!我终于明白师父他老人家为什么不认你这个徒弟了,实在是太特么……”

“臭小子,你再继续往下说试试!你还想不想走出这小世界了?我可是孤家寡人一个,在这里呆多久都无所谓,而且有你陪也解闷。只是你身边莺莺燕燕成堆,呆在这里恐怕急也急死了。”

柳飞以手扶额,暗叹这真是极品中的奇葩,奇葩中的极品啊!

想了想,他道:“我可以答应你,只是你必须要收敛,我可不想看到柳家村因为你而鸡飞狗跳。另外,现在海鸣山是旅游风景区,我也不想看到因为你而让游客量大减。”

高战魂捋了捋胡须道:“只要有酒喝,一切都好说。若是没酒喝,谁也说不好……”

“你!”

“好了,我把惩罚说完了,现在轮到你了。”

他硬生生地把惩罚说成了福利,柳飞自然也不会这么干吃瘪。

略微一琢磨,他道:“你不是一直对镇魂珠,还魂镜很感兴趣吗?”

高战魂立即两眼发光道:“我现在对你的伏魔炉也很感兴趣,怎么,你是想把这三大神器都送给我?你若是真这么豪爽,今后我把你当祖宗一样供奉着都行。”

柳飞脸一黑:“做梦呢你?我可以把这三大神器借给你参详。”

高战魂立即道:“此话当真?如果你能做到这个的话,其实也行,你之前把我重伤之仇就彻底勾销。”

柳飞咧嘴一笑道:“你先别激动,我这是有前提条件的。我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你在我这立大功,比如说帮我收拾无咎仙门之类的。”

“你大爷的!”高战魂直接爆粗道:“收拾无咎仙门?那可是正宗的修真门派,你以为是你的海盟啊?你小子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柳飞撇了撇嘴:“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咯,你这辈子算是和我这三大神器彻底无缘了。即使你再起杀机,杀了我也没用。因为首先,伏魔炉是认主的,我不让它听你的,你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别想得到它;至于还魂镜和镇魂珠嘛,你也不可能得到,至于原因,先保个密,如若你不服,大可以试试。”

“呼!”

“呼!”

……

高战魂指着柳飞,狂吐了好几口粗气,将拳头一握道:“行行行,就这么定了!自此以后,咱们俩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只是咱可事先说好了,我发现你这人特别喜欢作死,今后你若总是干些作死的事情,恕不奉陪!”

柳飞诡异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的恩怨是一笔勾销了,但是可以预见,今后他们两人之间的“较量”依然会继续。

以高战魂的实力,他是很难把他给怎么样。

但是在玩花招、挖坑、使小动作等方面,他还是很老道的,绝对有信心把高战魂一次又一次整上他的“贼船”,帮他杀敌!

两人各有各的小算盘,这并不重要,或者换句话说,这也很正常。

毕竟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两人都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消弭恩怨,建立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重新建立信任一说,并不适用在他们俩身上。

因为自从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们俩就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彼此……

高战魂见柳飞伤得够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先自行疗伤吧,等你稳定了伤势,我自然会放你离开这小世界。”

柳飞饶有兴致地道:“这小世界是师父送给你的?”

高战魂道:“没错,是我平时修炼的地方。而且,毫不夸张地说,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给予我的,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高战魂的今天,所以他的话,他的期许,我一定会百分之百完成。”

“哦?”

“这个说来话长,今后得空再说吧,你赶紧疗伤,我也得自行处理一下伤口。”

说这话时,连高战魂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一方面,一想到柳飞被骗得那么惨,而且还被他给骗着呢,他这心里就很高兴。

毕竟他也是个有钱人啊,想喝什么样的酒,想喝多少买不到?但是这些哪比得上光明正大地占这个首富的便宜来得爽快?

另外一方面,这个师弟无论是能力,还是天赋都非常不错,既没有拖后腿,也没有给师门丢脸,而更重要的是还运气爆棚,竟然将三大神器占为己有了。

他为了找到这些神器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现在它们就在柳飞的手里,他不争不抢,但是看看,或者借助还魂镜和镇魂珠两大神器提升一下修为,这个绝对没问题吧?

所以无论怎么看,有这么个师弟都是赚到了。

柳飞盘腿而坐,用体内的五道真气稳住伤势后,离开了小世界,然后开车载着高战魂回到了海鸣山。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九点多了。

恰逢耿明远带着一些海盟的兄弟前来海鸣山找他商议海盟的一些事。

当他们看到柳飞和高战魂一起从车里走出来时,全都吓了一大跳。

“卧槽,那不是高战魂吗?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没打起来?”

“你应该问高战魂为什么没有找咱们飞哥报仇!以高战魂的性格,上次飞哥把他给重伤成那个样子,这次伤好归来,不杀了飞哥才怪!”

“现在这画面也太和谐了吧?我刚才可是听玉莲说飞哥昨晚就到凤凰市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肯定是和高战魂打起来了,而且你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俩都受伤了。只是现在这是……”

……

他们正百思不得其解呢,柳飞笑着走到他们面前道:“重新介绍一下,这个小老头是我师兄,高战魂。”

“师……师兄?”

听到这话,耿明远等人瞬间被雷得外焦里嫩。

他一个连师父都没有的人,哪来的师兄啊?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而且即使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们也无法接受是高战魂啊!

他们可是死敌!

这特么真是太狗血了。

冲出来的柳玉莲、李云柔、瑾萱等人听到柳飞这话,又看了看高战魂老爷爷,也是全都无力吐槽了。

师兄弟?

他们哪有半点师兄弟的样子?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