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83章:极品师父

第883章:极品师父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86  |  更新时间:

“飞龙在天!”

高战魂在快速闪躲之余,迅速翻转手印,只听一声龙啸,一条纯粹由气团幻化而成的飞龙直接冲破了血誓大阵,然后冲向剩下的两个法阵。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柳飞再次加码,更多的兵器窜入三才法阵之中,然后又借助反弹法阵的反弹之力冲向高战魂。

密密麻麻,没有缝隙!

看到遮天蔽日的兵器向自己袭来,高战魂一边操控着飞龙,一边生成一个庞大的气团加以阻挡。

两处作战!

这无疑是柳飞希望看到的,他继续向两个法阵施加能量,龙魂也是再次出手。

飞龙的冲击险些直接破了可谓是完全命运相连的两个法阵,但是幸运的是最终也没有破。

它立即又发动了第二轮的攻击,而高战魂也向他施加了更多的能量。

只是这样以来,他生成的气团的能量供应就有点跟不上了,这无疑给了无数兵器可趁之机。

而伏魔炉也是够有灵性,竟然是自己撞向反弹法阵,然后再撞向气团。

它这猝不及防的一下直接将气团给撞破,无数兵器一起杀向了高战魂。

高战魂心下大惊,再次生成气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伏魔炉的掩护下,一个个兵器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血口子。

高战魂试图用星辰步闪躲,奈何他周围全是武器,躲了这个,还有那个,根本就是躲不胜躲。

一气之下,只要武器不给他带来致命伤害,他也不躲了,而是见缝插针,继续向飞龙施加能量。

第三次,飞龙终于冲破了三才大阵和反弹法阵,然后以风驰电擎之势冲向了柳飞。

柳飞虽然及时闪躲了,但是它携带的可是高战魂的能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直接被飞龙给撞到空中不说,而且飞龙还开启了疯狂撞击的模式,一口气撞了二三十下,最终将尾巴一扫,抽到在柳飞的腰腹上,柳飞痛呼一声,嘴中飙出五六道鲜血,重重地摔在地上。

满身是血的高战魂阴冷着脸来到了他的面前。

刚才他明显又吃亏了。

而吃亏的关键点是他觉得星辰步无懈可击,完全忽略了柳飞现在可以控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让水变成任何形态,填充到特定空间中去。

刚刚柳飞让水凝成各种武器,然后再借助法阵反弹之力攻向他到战斗结束,其实才短短二三十秒的时间而已。

但是柳飞在这段时间内却是做了很多事,而且组合拳打得相当不错,给他造成了威胁。

不得不承认,柳飞的临战应变能力很强大,在这一方面,他都要自愧不如了。

不过柳飞还是没能改变失败的命运。

原因很简单,双方的实力悬殊在这摆着呢,而这才是根本。

不可否认,以弱可以胜强,但毕竟是少数,以强胜弱的终归是多数。

他刚才被整得有些狼狈,也受了皮肉伤,流了血,但是对于他的战斗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反观柳飞,被他的“飞龙在天”给重击后,到现在还没有起来呢。

看样子,他也就这样了。

“小哥哥,你怎么样?快点起来啊!”

龙魂见柳飞迟迟没有再站起来,也是非常着急。

她也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和高战魂这样的强者打,确实是太难为他了。

但是没办法,若是不打,他很快就会死。

只要打,那他就还保留着活下去的希望。

柳飞现在全身都疼,甚至可以说已经是疼得有些麻木了,若不是因为他是完美体质,刚才那飞龙连撞二三十下,恐怕早就要了他的命了。

他这算是又一次领教到了高战魂的实力。

他几乎已经是使出浑身解数了,结果也只是让高战魂受了些皮肉伤而已,而高战魂稍微一较真,直接对他动手,那他便被重创成了这个样子。

这一仗,实在是太难打了。

他快速运转体内的五道真气自我调节了一番,缓解疼痛,然后强撑着身体站起身道:“之前你说我永远也不可能碰到你,现在我不仅碰到了你,而且还让你受了伤,这算不算又打了你的脸?”

何止打脸?

脸都快打肿了!

不过高战魂现在压根就不在乎这些了。

他还犯不着和一个将死之人较劲。

用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后,高战魂道:“不可否认,你是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如果勤加修炼,又有良师指导的话,将来一定可以大有所为。奈何你自己找死,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说到这,他冲着他挑了挑眉道:“怎么样?还能战吗?不能战的话,就赶紧自尽,免得被我给活活打死。”

柳飞很是干脆地道:“哪怕战死,我也绝对不会自尽!”

“呵呵……很有骨气嘛,那小老头我成全你!”

高战魂猛然逼到他的面前,双拳如电,一起轰向他,柳飞也是祭出双拳和他对轰。

双方对轰了上百下,高战魂突然五连轰,将柳飞给轰翻在地,然后情不自禁地甩了甩手道:“你这小子的皮可真厚!”

柳飞吐了两口鲜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又用两脚和他对踢,没过多久,他又被一脚踢翻在地。

大招、法阵、伏魔炉、龙魂、拳脚……

现在几乎能用的,他全部都用了,身体也快到极限了,然而还是看不到任何战胜高战魂的希望。

这真的让人很悲伤。

柳飞也是不由自主地萌生了一种挫败感,不过他骨子里依然是高傲的!

宁战死,不跪生!

宁战死,不自尽!

局势已经是如此艰难,如此严峻了,他依然矢志不渝地坚守着自己的信条,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胜利?

高战魂也是服了他这不屈不挠的精神了,用脚踢了踢他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属驴的啊?”

柳飞嘴角微勾道:“那你是不是属猪的?”

“何出此言?”

“你要是不属猪,以你的身手,怎么会被我连阴了三次呢?聪明的人可不会在同一条水沟里翻三次船的,恭喜你,你做到了!”

“我……”

听到这话,高战魂老脸涨红,竟无言以对。

第一次被阴,是他帮潘羽出头;第二次被阴,是他用三才法阵和两大神器将他打成重伤;第三次被阴,就是刚刚。

这算起来,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在一个人身上栽三次。

确实够耻辱!

可是转念一想,他也不管什么耻辱不耻辱的了,直接道:“所以你必须得死,因为看到了你,我就看到了耻辱!”

说完,他将手一伸,一把由气团凝成的宝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耻辱,见阎王去吧!”

他冷哼一声,将宝剑向空中一抛,那宝剑立即幻化出无数的宝剑,犹如暴雨一样落下。

“小哥哥!”

龙魂见状,疾呼一声,柳飞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快速生成了一个气团。

“嘭!”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气团便被破了,而他此时此刻再也无法生成法阵了。

也许死期真的来临了!

柳飞低头看了一眼貔貅吊坠道:“龙魂妹妹,对不起,我没有实现对你的承诺!”

龙魂当即咆哮道:“你个混蛋,继续抵挡啊,你绝对可以撑下去的。”

“这个时候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呜呜呜……”

龙魂忍不住哭了。

这么长时间形影不离的相处,他和她早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可以说不是兄妹,胜似兄妹。

她这会儿真的特别特别想帮她,奈何在刚才接连出了两次手之后,她那原本就很虚弱的两缕神魂更加虚弱了。

她现在完全就是有气无力。

伏魔炉虽然也没有放弃,但是在它前来保护柳飞之前,就被高战魂给拖住了。

他不需要拖太久,几秒,仅仅几秒的时间就已经足够了。

看起来,确实没有任何的悬念了。

柳飞闭上眼,回想过往的种种,除了不甘,还是不甘。

“嘭嘭嘭!”

“嘭嘭嘭!”

……

就在这个时候,柳飞的身上突然窜出一股异常强大的剑意,直冲而上,眨眼间的功夫便让所有的宝剑都彻底涣散。

“嗖!”

与此同时,高战魂的身上也窜出了一道异常强大的剑意,冲到云霄,和那道剑意打了起来。

一时间小世界内风云变幻、电闪雷鸣、地动水喷,就像是把他们给带到了末日一般。

“这……”

柳飞和高战魂相互看了一眼,又看向两道正在打架的剑意,都有些无力吐槽。

这是什么个情况?

龙魂忍不住惊呼道:“好强大,好恐怖的剑意!这……这也不知道是哪个神人在你身上留下的,看来是要在你最危急的关头出来保护你。我们俩竟然从来没有察觉到……”

柳飞干笑道:“真是这样?”

高战魂猛然闪到他的面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了他几十遍,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道:“师……师弟!尼玛,你竟然是我的师弟,我差点杀了你!”

柳飞瞠目结舌地道:“我……我是你师弟?”

高战魂道:“你看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小老头我虽然看起来荒诞不经,但是在一些正经事上从来不含糊。我能够拥有这般能力,全靠我那师父,他虽然不喜欢我喊他师父,但是我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师父了。”

柳飞连忙道:“等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虽然也看出来了,从我们俩身上窜出的剑意似乎是一样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师父。我只是听人说我修炼的功法可能是他故意让我捡到的,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他算是我的师父。只是他那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这辈子能不能见得到,还不一定呢!”

高战魂再次万分激动地拉住他的手道:“就是他,这就是他一贯的作风!说起来,我都几十年没有见他了,只是他曾经说会在我身上留下一道剑意,等将来,他看中其他人并让其修炼他的功法时,也会在其身上留下剑意,主要是避免自相残杀。他说这两道剑意只会在两方中有一方将要被杀的时候才会出现,至于两方最终能不能通力合作,共同提高,这个要看缘分,和他无关!”

柳飞大跌眼镜道:“他真是这么说的?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师父?”

高战魂道:“都这个时候了,我犯得着骗你吗?你自己看,两道剑意都已经消失了,它们完成任务了。”

柳飞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遂瘫在地上坐了很久很久,方才哭笑不得地看向高战魂道:“我突然有一个很大不敬的想法。”

高战魂哈哈大笑道:“我也有,只是以他的实力,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近身的机会。另外,咱们俩的恩怨可是还没结束呢,这小世界的大门也依然是关着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