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73章:有你真好

第873章:有你真好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64  |  更新时间:

灭了一怪一人,海盟这边的压力稍微变小了点,但是依然不容乐观。

首先便是这可恶的沙暴。

伏魔炉已经是试了很多次了,但还是无法冲破这沙暴。

它就像是无边无际一样,伏魔炉移动,它也随着移动,而且始终让他们位于沙暴的正中央,让沙暴不断地干扰他们,使他们无法发挥正常的实力。

其次,自然是这些不断偷袭的他们的异能者。

他们的实力虽然并不比他们强,可是借助暗器这么忽然出现,急速消失,似乎丝毫不受沙暴的影响,实在是太要命了。

当前,他们必须得考虑一个问题,是先破沙暴,还是先灭了这些偷袭他们的异能者。

柳飞略微琢磨了一下,选择了后者。

毕竟沙暴是由法宝所引起的,既然连伏魔炉也无法闯出去,他们一时半会是很难破了它了。

而宙社一共派了十五个人来,灭掉一个就少一个,他就不信在接连灭了五六个后,他们还会采用这种方式攻击。

“所有人都不要单打独斗,注意互相策应和配合,消灭一个是一个!”

柳飞统一了众人的思想,又特别交代伏魔炉,让它利用自身的能量,尽量帮助他们规避宙社异能者的刺杀。

要知道流星鞭的一端就是拴在它的方耳之上的,它完全可以通过扯动流星鞭来帮忙规避。

只是想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还很有可能帮倒忙。

因为海盟的七个人可是都抓着流星鞭,防止被沙暴卷走呢,它扯动流星鞭帮助一人规避了偷袭,很有可能打乱其他人的对战节奏,置他们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所以柳飞说的是尽量。

如果出现了可以以一人受伤换另一人性命的机会,那它肯定得出手。

说白了,这又是一场有关“平衡”的游戏,平衡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

伏魔炉要平衡他们的安危。

他们要平衡自己的身体。

这很像他们在违背天地法理的乾坤颠倒之地,抓着流星鞭一起对付鼠王的情形。

从这方面来说,他们还是有经验的。

拿着一个法杖,正在不停作法的安德鲁,见柳飞等人基本上放弃了冲出沙暴的想法,要在沙暴中和他们死磕后,大喜过望,立即对站在身旁的众手下道:“你们一定要沉得住机会,寻找最好的机会!另外,你们在借助我的‘冰锥’之力的时候,不要束缚自己的能力啊,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猛打!”

顿了顿,他继续道:“他们这七个人的实力是很不错,但是你们只要能够抓住机会,蛇打七寸,那就一定可以把他们都给消灭掉!我已经失去我心爱的宠物和一个手下了,我不想再看到有我们的人再死在沙暴里,你们明白吗?”

“明白!”

“很好,现在我就让沙暴发挥它最大的威力,你们伺机出击!”

说完,但见他指着法杖继续默念心法,法杖光芒更胜,沙暴瞬间变得更加猛烈。

位于沙暴中的柳飞等人立即感受到了这种变化,死死地抓着流星鞭的同时,绷紧全身的神经,准备应敌。

很快,但见众多亮光和黑点急窜而来,与以往不同的是伴随他们的还是众多的气刃。

海盟众人一边推出气刃应对,一边闪躲,战况非常激烈。

“啊!”

“啊!”

……

忽然,一阵痛呼声响起,柳飞意识到海盟兄弟有人受伤了,而且还不止一个,立即扯着嗓子沉吼道:“有没有事?”

“死不了!”

两个异能者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柳飞道:“对方这显然是已经让沙暴发挥其最大的威力了,严重制约了我们的发挥。看来我们需要赌一把了,我要尝试着布‘流云法阵’来应对,必须要有两人来护法……”

“我!”

“我来!”

……

他话音刚落,立即有三四个人报了名。

考虑到这两个护法对最终能不能成功布下流云法阵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柳飞最终选择了实力强悍的耿明远和李榕策。

这流云法阵是他前段时间花费大量精力专门钻研的法阵。

这种法阵讲究“以动制动”,是应对这种恶劣环境的绝好选择。

但是它对布阵人适应和掌控环境、借力使力、能量分配、方位辨识、统筹驾驭的能力要求极高,想要成功布阵,难度非常大。

另外,考虑到柳飞之前习得的法阵都是“静止法阵”,法阵内部就是再千变万化,法阵本身是不需要变化和移动的,而且在布阵的时候,周围的环境从未像现在这么恶劣过,所以布置这种“动态法阵”对他的挑战还是非常大的。

他曾在风大的山谷利用幡旗试了很多次,但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这次在临阵对敌的时候尝试布这种法阵,他肩上扛了多大的压力,可想而知。

好在众兄弟都愿意相信他,而且也都主动帮他分担压力。

这让他很是感动。

无论最终能不能布置成功,他势必会竭尽全力。

已经沉寂有段时间的龙魂在这个时候也发话了,她小声道:“小哥哥,是不是需要我的帮助啊?”

柳飞道:“很显然。在这沙暴之中,辨别方位对于你而言应该没有什么难度吧?”

龙魂道:“要不是因为只有两缕龙魂,本龙是可以吞云、吐雾、御风的好吗?怎么会把这沙暴给放在眼里!你放心布法阵吧,我会准确地告诉你方位的。”

柳飞道:“有你真好!”

龙魂笑嘻嘻地道:“那是自然,今后你会越来越发现我的好的!”

“准备!”

他微微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废话,立即让参与布阵的众人以他为中心,然后按照他所指的方位站好。

耿明远和李榕策则是埋伏在他们的两翼,随时准备对付来犯之敌。

当手下把在沙暴中发生的一切告诉安德鲁之后,安德鲁仰天大笑道:“这柳飞是想用法阵来对付我的沙暴吗?实在是太幼稚了。我这可不是普通的沙暴,只要我愿意的话,我可以让它瞬息万变,他的法阵就是再强大,又如何应对?”

缓了缓,他继续道:“更何况我还有冰锥和你们这些突击手,想破他的法阵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手下道:“他好像专门安排了两个人在外围护法,看来成功布下那法阵需要一定的时间,咱们要不要发动总攻?”

安德鲁冷声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此时不攻,更待何时?你们所有人立即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朝着他们发动总攻,要用他们的鲜血祭我的沙暴!”

十几个人领命后,立即手拿“冰锥”,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沙暴。

“星火缭乱!”

察觉到有很多人一起杀来,耿明远青筋暴起,大喝一声,无数星火突然出现,又迅速消失。

他把这一招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复使用了很多次后,一闪一灭的星火像是闪光灯似的,对宙社众人的视线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可是他们也够聪明,索性直接锁定布置的法阵,一起闷头往它冲。

“东西换位,南北互调!”

“明远,榕策,三角形站位!”

……

柳飞在指挥之余,急忙从正在生成的流云法阵中窜了出来,和耿明远、李榕策互为犄角,大战十几个异能者,誓死保护位于阵中的四个兄弟。

“找死!”

宙社的众人见他们试图以一打多,立即分成四拨,三拨开足火力攻打柳飞、耿明远和李榕策,剩下的一拨则是攻向阵中的四人以及流星鞭。

对于这种情况,柳飞早有心理准备,他疯狂地朝着两拨异能者甩出气刃,完全就是一个人当两个用。

双方大战了一会儿,耿明远和李榕策先后受伤,不过他们依然在咬牙坚持。

柳飞是完美体质,对方想真正伤到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也使得他打得很是开放,除了对方用那冰锥攻击他,他基本上处于只攻击,不防守的状态。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他要对付两拨异能者,一旦他的火力不足以阻挡他们的话,那么阵中正在听着他的口令,聚精会神布阵的四个兄弟就要直面他们,这极有可能直接危及到他们的性命啊,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不过,在这种人数悬殊,较量异常激烈的环境中,意外还是发生了。

两个宙社的异能者趁着同伴挡住李榕策之际,竟然握着冰锥冲向了流星鞭,一旦流星鞭被断的话,不能布成流云法阵倒是其次,他们将彻底迷失在这沙暴中,处境肯定比现在更加凶险。

怎么办?

柳飞和耿明远距离那两个异能者都有些距离,这会儿已经是鞭长莫及了。

关键时刻,一直高悬在沙暴中的伏魔炉再次出手了,但见它以极快的速度向下俯冲,在把其中一人给“吞”到肚子里焚烧的同时,也撞飞了另外一人。

只是这么一来,无论是法阵中的四人,还是柳飞、耿明远和李榕策的节奏全部被打乱了,甚至可以用乱成一锅粥来形容。

宙社的众人也不和柳飞等人打了,而是集中力量一起攻向阵中的四人。

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个法阵对柳飞极其重要,只要他们攻击的话,柳飞肯定会带着人前来驰援,这样无疑可以使他们进一步方寸大乱。

而他们只需要凭借着数量和速度上的优势,于乱中猎杀就好。

耿明远和李榕策看到这画面,都有些懵了,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有点有心无力了。

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作战节奏丝毫没乱,又没有受到沙暴的影响,他们即使能够在最短的时间调整过来,冲过去驰援,也会被他们以“摧枯拉朽”之势给直接冲垮。

连一直都很淡定的龙魂也紧张了起来,她连忙道:“伏魔炉无论对敌人,还是对我们都是个变数啊,它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么一来,我们同样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小哥哥,你赶紧想办法啊!”

柳飞盯着阵中的四个兄弟,目光有些呆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