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67章:作死之情,斗嘴之谊

第867章:作死之情,斗嘴之谊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45  |  更新时间:

整出那么大的动静,却又以这种方式让一切都归于平静。

这作风不得不让人称奇。

柳飞不免想起了那小娃娃说过的一句话。

他无意伤害任何人,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好好地活着,多活一天是一天。

从他将家畜、宠物等尽数归还,未伤一个,也未吃一个可以看出,他没有撒谎,没有夸夸其谈,确实是这么做的。

很多所谓的“好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柳飞恍然觉得确实不好太多地质疑他什么……

兰姨深有意味地笑了笑道:“这么看来,他确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存在。只是他对自己的一切都讳莫如深,我们还是得想方设法了解他才行,毕竟他的实力在那摆着呢。”

兰姨说得没错。

且不说他是好是坏,他这么逆天的实力就足以让人忌惮。

了解他,并不是说要铲除他,而是要让他们自己心里踏实。

……

由于明天才走,兰姨主动提出要看他是怎么培养兰花的。

柳飞也没有拒绝,直接带着她来到兰花大棚演示了起来。

傍晚时分,他又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款待她。

兰姨逐一尝了尝各道菜,笑道:“柳兄,都说拴住了女人的胃就拴住了女人的心,难怪你身边这么多大美女,我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

柳飞轻咳一声,笑道:“难道这么多的饭菜还堵不住你的嘴?那行,上酒!”

说完,他拿出了家中珍藏的好酒,给她倒了一杯。

兰姨抿了抿,眯着眼回味道:“还不错。”

“那就多喝点。”

“你这是想把我灌醉?我怎么感觉你有什么不|良企图吗?”

“……”

看到柳玉莲、李云柔、余倾城三人齐刷刷地看向自己,柳飞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没错,我确实有企图。你长得这么俊,我们村的未婚女子一个个都看上你了,拜托我帮忙说媒。可是你又不配合,我只能是将你灌醉,然后争取生米煮成熟饭了。”

柳玉莲当即道:“谁和谁生米煮成熟饭?莫不是你们俩?话说我看你们俩倒是很登对啊!”

“咳咳咳……咳咳咳……”

一听这话,兰姨捂着嘴剧烈咳嗽了起来。

柳飞指了指柳玉莲道:“别这么污行不行?她可是贵客,你可不要把她给吓跑了?”

柳玉莲嘴角高翘道:“他都没说什么,你激动什么?而且他明显也是一个既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的人,肯定不会在意这些的。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兰姨见柳玉莲看向自己,笑了笑道:“玩笑而已,明白。你们平时吃饭也是这样吗?可真是够欢乐的。”

李云柔道:“要不是瑾萱去京城举办演唱会了,恐怕这会儿更热闹。我们都是吵吵闹闹习惯的人,但愿你不要见外。”

兰姨道:“怎么会?我也挺喜欢热闹的。要不……各位姐姐,咱们一起喝一个?”

“哈哈哈……”

听她竟然喊她们姐姐,柳飞实在没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

他喊她姨,她却又喊她们姐姐,这关系……

敢不敢再乱点?

而且兰姨这明显有点过分!

怎么能和龙魂及那个小娃娃一样,丧心病狂地装嫩?

这整得跟咱是老怪物一样。

柳玉莲有些纳闷地看着柳飞道:“你笑什么?他可是标准的小鲜肉,而且肯定比我们小,喊我们姐姐有问题吗?”

余倾城附和道:“对啊,我是我们家里最小的,我都没说什么。哥,你这笑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又是在暗中搞怪?”

莫名其妙?

暗中搞怪?

柳飞以手扶额,看向脸都憋得发红的兰姨道:“没有,没有,我就是纯属想笑。他今年才十八,刚成年,喊你们姐姐确实没毛病!那个……某位童鞋,你是不是要敬各位姐姐和我这个当哥的一杯啊?放心,只要你敬了,今后我们一起罩着你,绝对不会再让那些花痴的女子‘欺负’你,你看怎么样?”

“你!”

兰姨见柳飞笑得贼贱,瞪了他一眼,还真的站起身,一个个地敬了起来。

待敬到柳飞的时候,她咬着牙,满脸笑容地道:“哥,你对我可真好,我真是受宠若惊,能够认识你真是我一辈子的福分……”

听她滔滔不绝地说着,柳玉莲浑身哆嗦了一下道:“你们……你们当着我们几个女人的面相爱相杀,不太好吧?这些肉麻的表白,要不等私下再说?”

柳飞轻咳一声,一把搂住兰姨的肩膀道:“嗯,私下说!不过,为彰显咱们俩之间非同一般的友情,你只敬我一杯肯定不行吧?最起码得敬三杯!”

兰姨很是爽快地道:“三杯就三杯!”

说完,她竟然真的敬了三杯。

看她依然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柳飞道:“呦,酒量很不错嘛。”

兰姨道:“不敢说有多好,但是灌醉你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呵呵……”

柳飞轻蔑一笑,继续和她喝了起来。

柳玉莲、李云柔和余倾城吃饱喝足后,见他们俩还较着劲呢,喝得很嗨,也就由着他们,先后洗漱休息了。

柳飞这会儿已经有些醉了,他搂着兰姨的香肩小声道:“其实我可以做到千杯不醉的,但是难得和你这么痛痛快快地喝一次酒,所以还是不作弊为好。”

兰姨冷不丁地道:“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干什么?直接说自己害怕挨打,不就行了吗?”

“哈哈哈……”

柳飞指了指她,又和她碰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

兰姨也是不由自主地搂着他的后背,斜靠着他道:“我已经想不起来我上次这么痛痛快快地喝酒是在什么时候了。在你这儿喝酒,确实很有氛围。”

柳飞道:“兄弟,这不正应了那一句话,喝什么酒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喝嘛!”

“小样,你喊谁兄弟呢?”

兰姨突施冷箭,用力地拧了一下柳飞的腰肌,柳飞痛呼一声,反手拧了她一下道:“哥你都喊了,我喊你兄弟怎么了?”

“我……”

兰姨怔了怔,二话不说,拿起一瓶酒就灌他,柳飞也没躲,顺势仰着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待喝到一半,他一把夺了酒瓶,快速勾了勾手指,但见瓶中的酒尽数窜了出来,形成一道水流悬在了兰姨的上方。

兰姨将头一仰,也是痛痛快快地喝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喝到半夜时分,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地来到柳飞的卧室,然后向后一仰,全都躺在了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柳飞都还没有起床呢,便嗅到一阵阵勾魂的体香。

“好香啊!”

他朦朦胧胧地嘀咕了一句,一声大叫突然响起,他连忙睁开眼,这才发现他竟然斜趴在兰姨的身上,右手勾着她的柳腰,左手抱着她的头,两腿夹着她的一条腿,面颊更是直接贴在了她的胸脯上……

这接触,恐怕已经不能用亲密无间来形容了。

这姿势,恐怕也不能用不忍直视来描述了。

感受着她那跳得飞快的胸口,又看了看她那睁得圆溜溜的大眼睛,柳飞干咳一声,暗想这下完了。

这怎么喝着喝着,喝到床上来了?

如今她虽然是男子的装扮,但是谁也无法否认他占了她大便宜,以她的性格,肯定又要宰了他……

他还正在想着该如何应对呢,兰姨就已经采取行动了,她猛然一个翻身,直接坐在柳飞的小腹上,一手如千斤重的石头一般摁在柳飞的胸膛上,另外一只手则是不停地打向他的面颊。

柳飞一边用双手格挡一边道:“那个……兰姨,你听我解释啊,昨晚我们俩都喝多了。我也不知道就怎么成这样了,我绝对没有故意占你便宜的意思……”

兰姨根本就没有理他,只是绷着脸,不停地打他,打了一会儿,柳飞感觉用来格挡的双臂都不是自己的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柳玉莲突然推门而入,她惊呼一声,用手捂住双眼道:“这这这……你们俩一大早起干嘛呢?”

很显然,她又要打趣了。

要不是她和柳飞早就有了鱼水之欢,看到这样的画面,恐怕她根本就没有打趣的心思。

柳飞和兰姨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切磋!”

柳玉莲移开双手,冷哼道:“切磋?我怎么感觉你们这是生米煮成熟饭后,又后悔了,在缠斗呢?要不要我给你们俩主持公道啊,话说你们哪个攻……”

“停!”

柳飞实在听不下去了,趁机把兰姨给掀到一旁,赶紧下床道:“不打了,不打了,再打下去,估计我都说不到媳妇了。”

兰姨抓着床单,一脸幽怨地看了他一眼,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

吃完早饭,柳飞有些忐忑地把兰姨给送到兰花大棚附近,言简意赅地道:“多保重!”

兰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就这些?”

柳飞干咳一声道:“不然呢?说我对你负责?”

“嗯?!”

“看,你又不会接受。”

兰姨摇了摇头道:“柳飞,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贱了!我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昨晚的事没完,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

柳飞欲哭无泪地道:“我真的太冤了。你看脸蛋不是你的,身前也是飞机场,裤子搞不好也是穿了好几条,我……我占什么便宜了?”

兰姨捏了捏粉拳道:“柳飞,你就这么想死吗?别以为一顿酒就可以把我给收买了。”

柳飞立即道:“错!兄弟,咱们可是有着穿一条裤子,睡一张床的友情,你真的舍得杀我吗?”

“柳飞!”

兰姨彻底暴躁了,不过想到在火炎宗的时候,她确实脱了一条裤子给他穿,她脸上还是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层红晕。

犹豫之下,她猛然一掌推向柳飞,柳飞也没躲,硬扛了一下。

她指了指他道:“你……你已经无药可救了。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再在我面前作死,不然真的会死人的。”

柳飞不以为然地道:“若不是我在你面前这么无限作死,我恐怕才早就死了呢!”

兰姨皱了一下凤眉道:“这是何道理?”

柳飞道:“不无限作死,怎么巩固咱们俩用这种方式凝成的友谊?你又怎么会三番两次地出手救我于危难?所以我这话说得没错吧?”

“……”

兰姨很是郁闷地摇了摇头,完全无言以对。

确实,要不是她的纵容,这小子恐怕早死八百回了……

这难道是患上了“看柳飞‘作死’综合征”?

这是病!得治啊……

这颗被撩动的心也得尽早收起来,不然早晚会出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