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62章:心心相印,不成体统

第862章:心心相印,不成体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5  |  更新时间:

“撩”是一门学问。

在兰姨这种类型的女人面前,撩而不被打更是一门学问。

柳飞显然是做到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她见面不撩上一撩的话,他这心里就痒痒的。

在他的眼里,她从来就不是长辈,而且也没有任何长辈的样子。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越来越感觉这个女人让他喊兰姨,更像是戏谑于他,而不是他们俩之间真的有什么渊源。

再加上她对他实在是太好了,现在已经是好得让人感激涕零了。

所以他就更无法把她当“姨”来看待了。

如果非要给两人现在的关系来一个定位的话,他感觉甚至可以用“知己”来形容了。

这种“知己”关系并没有夹杂太多的男女之情,但却总是心心相印,而且还总是在各种口角和小矛盾中心心相印,说起来也是很奇妙。

修炼一途中,能够遇到这样的人,说实话,真的很幸运。

对于柳飞这话的意思,兰姨不可能不明白。

因为柳飞在不久前刚当着她的面说来到这犹如女儿国一样的地方,如果不带几个女人回去的话,实在说不过去。

她要亲自送他回海鸣山,他立即蹦出来这么一句,言语之中的暧昧气息已经快弥漫整个玄妙阁了。

她就是再充耳不闻,再觉得他吊儿郎当,也能察觉到这气息。

她确实又生气了。

然而又仅仅是生气而已。

谁也不知道她那被面纱所遮掩的嘴唇有没有划过一道勾人的弧线。

兰姨指了指他道:“我去换男装!”

“哈哈哈……”

听到这话,柳飞莫名地笑了。

这是示威,也是反击,但她这样的人做出这样的举动来,真的很有喜感。

柳飞打趣道:“我又没说我一定要带着一个女的回去,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的话,要不这样,我带你去泰国一趟,然后咱们再回海鸣山,你看怎么样?”

兰姨嗔怒道:“你小子刚能走就又想躺下了是不是?你……你要是再敢嘴贫,我就把你永远留在玄妙阁。”

柳飞立即道:“这里有那么多漂亮的姐姐妹妹,我太求之不得了!”

兰姨冷哼一声道:“在这之前,我会让你先变成太监!怎么样,愿意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禀告阁主,我相信她一定会同意的,毕竟你做得一手好饭,又精通医术,还会培育兰花,我们玄妙阁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像你这样的仆人……”

她本来以为这下肯定可以让柳飞吃瘪,无话可说了。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毫不示弱地道:“没问题,你愿意和我一起组成‘对食夫妻”,然后出入成双,形影不离,我就答应。”

“柳飞!”

兰姨勃然大怒,气刃都窜了出来,但是想到这里是在玄妙阁,被其他人看到不成体统之后,她又收了气刃,冲着他微微一笑道:“和我彻底杠上了是吧?行,你给我等着!”

她将柳飞晾到一旁,快速乔装易容成上次带他们去火炎宗夺宝时的样子,然后用纱布将柳飞双眼一蒙,带着他冲出玄妙阁的结界,赶往海鸣山。

柳飞察觉到自己在被她带着飞,很是激动地道:“兰姨,你早已能够凭虚御风了?厉害啊!”

兰姨掀开遮在他眼前的纱布,向下指了指,柳飞看到他和兰姨竟然只是踩在一长串拼凑起来的绿叶之上时,吓了一大跳。

他连忙向四周看了看,但是除了朵朵白云外,几乎什么也看不到。

“靠,难怪找不到玄妙阁,这藏得也太深了。而且我感觉我和她周围也布着伴随我们移动的小结界,这是她们在空中飞而不被发现的原因所在?”

柳飞在心里说了一句,脚下的绿叶突然消失,紧接着他以极快的速度往下坠。

“啊!”

“啊!”

……

他大叫连连,双手在空中不停地乱抓着,但是又能抓到什么东西呢?

“让你嚣张!今天要不把你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我就不是你兰姨!”

兰姨看着柳飞这般窘态,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她用手抹了一下琼鼻,疏忽而下,一把抓住柳飞的手,又急窜而上道:“小样,下次还嘴贫吗?”

“我……我认输还不行吗?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病人呢?我的骨头架子差点都散落在地了!”

“哈哈哈……哈哈哈……”

柳飞无比憋屈地说了一句,引得兰姨笑个不停,不过她笑得还是太早了,柳飞可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

但见他猛然借力侧身窜到了她的身后,然后双臂从她的腋下穿过,来到她的身前十指相扣,像是八爪鱼一样黏在了她的身上。

兰姨看到他的双手就放在她的身前,虽然说她已经用特殊手段让身前的傲然变成飞机场了,但是被他这么搂着,她也受不了啊,她立即道:“臭小子,你给我立即松开!”

柳飞厚着脸皮道:“这才是凭虚御风的正确姿势。你刚才把我骨头都给折腾散架了,我现在需要这样强撑着,才能回到海鸣山,所以有劳了!另外,我会把你当个男人的,放心……”

“你个混蛋!”

兰姨羞恼得面红耳赤,突然将身体向后一仰,整个人向下坠去,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柳飞竟然趁机用两腿夹住了她那不足以一握的柳腰,彻底把她给粘死,根本就甩不开他。

“可恶!”

急坠百米之后,她又脚踩绿叶急窜而上,不停地翻滚、急窜、甩头,就像是在表演杂技的飞机一样。

可是这些对于柳飞来说,一点儿用都没有。

要知道他曾经利用完美体质,采用过“疯狗打法”,即把人缠死,带着人一起翻滚,下摔,可以说在“粘人”这一块早就可以封神了。

兰姨除非把他给杀了,不然休想摆脱他。

“这种太空遨游般的感觉真是太特么舒服了!”

抱着这么一个温软佳人,在空中如此翱翔,柳飞半眯着眼,脸上丝毫不见任何痛苦的表情,别提有多享受了。

兰姨很快也是折腾累了,或者换句话说算是彻底见识到这个家伙是有多“粘人”了,她侧头看了一眼柳飞道:“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接下来该干嘛吧?”

这话说得太无力了,但是一点儿也不缺乏锐利。

她不威胁人的时候,其实才是最可怕的。

柳飞实在是太了解她了,立即见好就收,并且主动帮她掐着肩膀……

兰姨很是满意地道:“算你小子识相。喂,没吃饭啊,力道能不能再大点?”

柳飞哈哈大笑道:“幸亏咱们俩是在天上飞,完全释放了天性,不然的话,真不知道要引来多少诡异的目光。”

兰姨道:“那是你,不是我,现在我这一身装扮,谁知道我是谁?”

柳飞轻咳一声道:“难道不正是因为你现在是一身男人的打扮,咱们才更容易招来诡异的目光吗?”

“你……”

她瞬间无言以对。

柳飞按耐不住好奇,小声道:“我就纳了闷了,你到底是用个什么方法,让其变成飞机场的?”

想到他的双手刚才就放在她的身前,兰姨咬着樱唇,向后挥了挥粉拳道:“你要是再多话,信不信我一拳把你送回海鸣山?”

柳飞连忙摆手道:“好好好,我不说还不行吗?不过说个正事,如果玄妙阁的姐姐妹妹们有谁想丰胸的话,可以找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优惠。”

兰姨缓缓地转头看了他一眼道:“柳飞,玄妙阁的玫瑰虽然非常多,而且也非常漂亮,但是没有哪个是不带刺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不要打她们的主意,不然你真有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柳飞正色道:“我真的在说正经的,我在这方面还是颇有研究的,而且有不少成功案例。”

“你!”兰姨指了指他道:“妖孽,你真是一十足的妖孽,今后我喊你‘飞姨’还不行吗?”

“……”

两人就这样吵吵闹闹地回到了海鸣山,柳玉莲、李云柔、瑾萱、余倾城、蝎子等人见柳飞平安回来了,全都高兴坏了。

柳玉莲泪流满面地道:“飞哥哥,你这些天到底去哪儿了,可把我们给担心死了!虽然说有人在别墅外留了一封信,说你没有事,让我们不要担心,但是没有看到你人,我们怎能不担心?”

柳飞看了一眼兰姨,以示感谢后,微微一笑道:“这个说来话长,找机会我和你们慢慢说。总之你们也看到了,我好好的。”

说完,他把蝎子和耿明远叫到一旁。

蝎子把他失踪后,他们被一些人挟持,然后又被一神秘人营救的事说了一下,柳飞道:“是无咎仙门的人干的,他们想通过我驾驭海盟不成,就以我和妖魔二族有勾结为由,动了杀心。”

耿明远无力吐槽道:“你和妖魔二族有勾结?他们敢不敢再扯点?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入流且正统的修真门派的做派?真是为人所不齿!”

“这个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柳飞快速地把在镇妖塔中发生的一切说了一下。

蝎子很是震惊地道:“这……这……怎么会这样?谁能够悄无声息地在你的身上动手脚?这个必须得赶紧揪出来啊,不然各大门派以这个为由头对付你,那可真是太冤了!”

柳飞道:“咱们海盟前段时间不是抓到了一只小妖,然后交给异能小组关押了吗?我想可以从这只小妖入手,展开调查。”

蝎子很是不解地道:“可是这只小妖是海盟的几个兄弟在无意中抓到的,他和你没有任何的交集,而且你都没有见过他,对他进行调查有用吗?”

耿明远亦是道:“对啊,这个应该难以调查出个所以然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