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60章:心痒如魅,欲壑难填

第860章:心痒如魅,欲壑难填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66  |  更新时间:

柳飞呈“大”字状仰躺在床上,浑身裹着纱布,就像是一个任由兰姨“宰割”的羔羊一样。

这要是被玄妙阁的众女弟子看到了,估计柳飞真的就被宰了……

兰姨毕竟是兰姨,她对柳飞真是说不尽的体贴。

虽然目前还和温柔不太沾边,因为她经常发脾气,而且一发脾气就是要命的那种,但是柳飞已经非常知足和感激了。

她就是再对自己的身份讳莫如深,从此番也可以看出,她在玄妙阁超然的地位。

能被这样一个人贴身照顾,绝对是做梦都会笑醒。

“你不要乱动,不然弄疼了你,可没人替你受!”

已经照顾他那么多天了,兰姨早已是轻车熟路,所以略微调整了一下就动手帮他解纱布。

只是柳飞总是时不时地动几下,着实让她有点受不了。

要知道她之前帮他换药的时候,他就跟个死人一样,说起来,这还是她头一次在他醒着的情况下帮他换药。

柳飞咧嘴一笑道:“有点痒……不过我这人皮糙肉厚的,不怕疼,不用这么小心。”

他这会儿可不是身痒,而是心痒啊!

嗅着她身上散发的勾魂摄魄的香气,又如此近距离地欣赏着她这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还能被她这样体贴地照顾,就是再让他躺个十天半个月,他也愿意。

兰姨从他那微眯的眼神中也看出了一些东西,送他一个大白眼,手下的动作不仅变大了很多,而且还变快了很多。

很快,柳飞便像是刚从淤泥中窜出来的一样躺在那里,身上除了黑乎乎的药膏外,再也没有其他的遮掩之物。

兰姨脸上的红晕已经无法阻挡地蔓延到鹅颈处了,胸口更是跳得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去!”

她抿了抿嘴,快速在身前翻转着手印,将手一指,柳飞整个人立即平躺着窜到了早就备好的浴盆的上方,她又将手一指,一截锦缎“嗖”得一下窜到了柳飞的上方,然后迅速落下,完全遮挡了他身体的关键部位。

下一秒,浴盆中的水分二十波悬在了柳飞的上方,然后依次落下,在这过程中,她还让柳飞翻了几次身。

讲真,柳飞还是头一次这么洗澡,很舒爽!不过这心里也是有点小落差,他本来还以为兰姨是亲自动手帮他擦拭的呢……

“毛巾!”

用温水帮他把身体冲洗干净后,兰姨又将手一指,两条毛巾窜到了他的身上,一个擦上本身,一个擦下半身,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将他的身体彻底擦干。

待他的身体重新落在床上后,兰姨一手端着药膏,一手帮他抹了起来。

伴随着她那微凉的玉指在他的皮肤上滑动,柳飞闭上眼,不断地倒吸气,心都快要飞到九霄云外了。

兰姨看到他这表情,又羞又恼,又萌生了一掌拍死他的冲动。

她咬了咬牙,迅速帮他擦完膏药并重新绷上纱布,拽了拽他的耳朵道:“你这小子……就是暴尸荒野的命!”

柳飞脸一黑:“兰姨,咱别每次变脸都比翻书还快行吗?刚才你绝对是贤妻良母的形象啊,这眨眼间的功夫就成蛇蝎美人了!”

“你说什么?”

“夸你呢!”

“啊……啊……啊……”

“你啊个屁啊?姨在帮你按摩呢,舒服吧?”

“……”

腰肌都快被拧下一块了,这特么是按摩?分明就是“辣手摧雄”!

兰姨冷哼一声松开手道:“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什么时候能够管住你的这张嘴?”

柳飞笑道:“在您老人家面前,我好像拥有足够的装嫩空间。而且我感觉我一旦真把这张嘴给管住了,您老人家恐怕会各种不习惯的。”

“你!”

兰姨伸手又要开拧,柳飞连忙道:“你再这样,还不如甩一气刃,直接把我给结果了呢,我这身子骨真的禁不起你这么折腾啊!”

他本来就是随口一说,但是当看到兰姨那杀气腾腾的眼神后,他才恍然大悟,这话说得太有歧义了……

“那个……我这是大难不死,高兴过头了,我闭嘴,我主动闭嘴,直到你同意我说话了还不行吗?”

柳飞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兰姨眼中的杀气才慢慢消散。

她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道:“无咎仙门说你和妖魔二族有勾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飞摇了摇头。

她皱了皱凤眉道:“你不知道?这怎么可能?无咎仙门还犯不着突然给你安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吧?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柳飞又摇了摇头。

“没有?”

她的眉头都快皱到一块了,旋即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朝着柳飞的胸膛拍了一下道:“你这家伙,说话!”

柳飞痛呼着道:“我刚才就说了,我要是突然不说话,你会很不适应的……”

兰姨剜了他一眼道:“你永远都是这么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快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到这,她嘴角高翘,差点笑了出来,只是由于有面纱遮面,柳飞根本不可能看到。

考虑到她见多识广,兴许知道原因,柳飞赶紧把整件事的前前后后跟她详细说了一下。

兰姨听后,也是大跌眼镜地道:“用这种方式完成通关,你恐怕是千古第一人了。只是这事必有蹊跷,一定有只隐形的手在幕后操控着一切。最近在你身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

柳飞摇了摇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也仔细回想了一下,并无异常。”

“怎么会这样?”

兰姨站起身,托着香腮踱了一会儿步,突然又坐到床边,将身体一俯,侧身趴在柳飞的胸膛上,仔细听了起来。

“噗通!”

“噗通!”

“噗通!”

……

听到柳飞的心跳越来越快,兰姨嗔怒道:“控制好你的心跳!”

柳飞干咳一声道:“听……就能听出个所以然来?”

兰姨并没有说话,过了一小会,她直起身体,一脸严肃地道:“你身上被人动了手脚了,虽然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什么……”

“不是吧?”

柳飞惊呼一声,差点直接坐了起来。

兰姨沉声道:“隐藏在你身上的东西异常古怪不说,而且藏得极深,我从来没有见过。我估摸着这种东西能够让你在妖魔二族面前呈现出妖王的样貌,散发出和妖王一样的气息。”

“这样也行?”

“这个确实有些难度,但是目前看来,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看来想要破解这东西,必须要揪出幕后动手脚的人。”

柳飞略微琢磨了一下,立即道:“你们阁主也许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要不问问她?”

说这话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希望从她的身上发现一些异常。

“小样,都这个时候了,还想查我的身份,呵呵……”

兰姨在心中嘀咕了一句,没有任何犹豫地道:“可以!只是我们阁主地位崇高,让她亲自来见你,基本上不可能,还是等你能走了,我带你去问她吧。”

“难道她不是阁主,阁主另有其人?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柳飞皱了皱眉头,又问道:“你这次直接带人到无咎仙门去抢人,是阁主的意思,还是……”

兰姨笑了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又在担心我舍弃了玄妙阁中立的原则,参与这些纠纷,会被我们阁主惩罚啊?放心吧,这次行动正是我们阁主授意的!她很看好你,也很器重你,你可一定不要让她失望。”

“那你在玄妙阁的身份是?”

“就知道你会按耐不住询问,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我们玄妙阁以阁主为尊,阁主下设‘左右侍者’,左右侍者统御八个坊主,八个坊主管理各坊。我是左侍者。”

柳飞道:“以左为尊,这么说来,你在玄妙阁的地位岂不是仅次于阁主?看来我抱的这条大腿足够粗啊!”

兰姨将衣袖一拂道:“现在知道喊我兰姨的好处了?想当初,我可是无论怎么逼你,你都不愿意喊呢。好了,你好好养伤,方便的时候,我会带你去见她的。”

柳飞点了点头,转念一想,连忙道:“对了,我已经昏迷那么长时间了,保不准无咎仙门会恼羞成怒,对海盟或者海鸣山下手……”

兰姨双手抱胸道:“已经下手了!不过呢,据我派去的人回报,又有一位高人在暗中帮了你一把,把无咎仙门的众人给虐得惨不忍睹,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暗中动用了神器的力量,至于动用了什么神器,那个在暗中帮你的人又是谁,相信你心里跟明镜似的。”

“是瑾萱……”

他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冲着兰姨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知不觉间又过了一个星期,柳飞在别人的搀扶下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

这天,他在兰姨的搀扶下赶往大殿去见玄妙阁的阁主。

一路之上,看着非常复古的亭台楼阁以及众多身着白衣,戴着面纱的女子,柳飞恍然有种在梦中畅游的感觉。

他用胳膊肘子捣了捣兰姨,小声道:“兰姨,要不借这个机会,你给我办个相亲会得了,来到这里,绝对不能只身一人离开啊,怎么着也得带个四五个回去……”

兰姨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好啊,毕竟是我有承诺在先嘛,肯定不能言而无信。只是搞相亲会实在是太麻烦了,这距离大殿还有些距离,要不你就顺便挑挑,看看哪些合你的眼,我直接和她们说就行了。”

柳飞干咽了一口唾沫道:“这样真的可以?”

兰姨道:“当然!她们虽然都戴着面纱,但是我敢保证都是妙人,容貌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这……看起来都一样啊,挑选有难度,要不我直接打包全部带走得了?”

兰姨二话不说,朝着他的腿弯就踢了一下道:“你个欲壑难填的家伙,你把我们玄妙阁当什么地方了?我告诉你,就你现在这身体状态,你随便选一个,她便可以直接一气刃捅死你,还打包,你是想千疮百孔是吧?”

柳飞摇了摇头,一把搂住她的香肩道:“我就知道选美背后是坟墓!罢了,我也不贪心不足了,有你这么照拂着,我就知足了。”

兰姨立即将他的手拽到一边道:“你跟我老实点!我可警告你,待会儿到我们阁主面前,一定不要信口开河,不然的话,我可不会帮你收尸!”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