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48章:不能没有你

第848章:不能没有你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11  |  更新时间:

端掉幻影宫、重挫希尔家族、进一步发展壮大海鸣娱乐、斗得岛国和米国都没了脾气……

可以说,柳飞正处在人生的又一个巅|峰时期。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猝不及防地倒下了。

这好像是上苍跟他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福祸相依。

乐极生悲。

饶是已经非常强大的他,在一只无形之手的面前依然显得脆弱无比。

这只“无形之手”被人称之为“命”。

柳飞向来不信命,自然也不认命。

然而在此时此刻,“信不信”和“认不认”都不是他说得算。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

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姐夫!”

“姐夫!”

……

刘香月撕心裂肺地喊着,一遍又一遍。

喉咙喊哑了,妆容哭花了,唇彩亲没了,她依然在执着地重复着,从未想过放弃,也不敢放弃。

她真的特别特别担心,一旦她放弃了,这个臭姐夫将彻底长眠。

她不想让他死。

虽然她夹在他和姐姐之间,对他的感情一直很挣扎,很矛盾,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他早已走进了她的生命,成为他生命中最最特殊的一个存在,她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他……

如果他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她恐怕都不知道要怎么继续活下去。

又给他做了几十下人工呼吸后,刘香月见柳飞还是没有任何醒来的意思,突然像是疯了一样,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胸膛,喋喋不休起来。

“你个大混蛋,你不是说会一直保护我和姐姐的吗?你要是死了,那还怎么保护我们?”

“你赶紧给我起来啊,你还欠我很多事都没有去做呢,我不准你死,也绝对不允许你死!”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把我当成我姐姐吗?还记得我们一起在夏威夷一起帮助姐姐恢复记忆吗?好记得在西北大沙漠时,你为了我和姐姐而和那些人拼命的情景吗?不知不觉间,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你难道真的舍得就这样离我们而去吗?”

……

“咳咳咳!”

“咳咳咳!”

……

就在刘香月忘乎所以地捶打着柳飞的时候,柳飞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随后缓缓地睁开眼道:“我的姑奶奶啊,你要是再这么捶下去的话,我即使没死,也会被你给活活锤死啊!”

“姐……姐夫……”

看到柳飞没死,刘香月慌忙抹了几把眼泪,先是趴在他的胸膛上听了听他的心跳,紧接着又用手摸了摸他的脸蛋,喃喃自语道:“我不是在做梦,我不是在做梦,呜呜呜……”

柳飞伸手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都哭成花脸猫了,快别哭了。”

刘香月抽泣了几下,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猛然俯身趴在他的身上,用力地堵住他的嘴,疯狂地吻了起来。

此时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或者换句话说,好像不这么做不足以表达内心复杂至极的情感。

感受着嘴唇处传来的丝丝软软,柳飞双眼圆睁,整个人都有些懵。

过了一小会,他忽然意识到一些东西,双手立即抓住她的香肩,想把她给推开,但是双手却是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

也许是他到鬼门关走了一遭后,身体依然很虚弱,整个人都还没有缓过来,也许是刘香月的痴吻激发了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一些复杂的情感。

总之,他就这样让她吻着。

待情到深处,他那放在她香肩上的双手移到了她的后背上,紧紧地抱着她,十分疯狂地回应了起来。

在这一刻,时间似乎都静止了。

在这一刻,他们俩似乎完全就是你中只有我,我中只有你的状态,其他的一切都变得虚无。

在这一刻,过往一起经历的一切,过往堆砌的一切情感似乎都在这痴吻上得到了彻底爆发。

他们俩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感受着彼此的情感,感受着彼此的一切。

这一切实在是太美好。

以至于两人谁都不想打断,只想这样不顾一切,肆无忌惮地吻着,一直吻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两人足足吻了十几分钟,刘香月方才慌忙起身,侧身背对着柳飞,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脖子处了。

“我这是在干什么?他可是我的准姐夫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缓过神来的刘香月轻咬着吻得似乎都有些僵硬的嘴唇,萌生了以头撞沙发的想法。

看着眼前欲遮还羞的可人儿,柳飞的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仅没有反抗,而且还回应了起来,这绝对是要疯的节奏。

不过,不可否认,这一记长吻让他原地满血复活了,从鬼门关归来后的那种无力感和脆弱感已然是荡然无存,很是奇妙。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柳飞率先打破了沉静,他干咳一声道:“刚才让你担心了。”

刘香月一咬牙,猛然转头道:“你……你刚才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没气息了?真是把我给吓死了。”

柳飞看了看她的脸蛋,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拿出湿巾,轻轻地帮她擦着脸上早已哭花的妆容,眼神之中满是宠溺的味道。

“噗通!”

“噗通!”

……

刘香月身前早已是汹涌澎湃,心脏似乎都快要跳出来了。

他这样的举动真的让她坐不住,只是她又舍不得站起身来。

“苍天呢,让我再幸福一小会,就一小会。”

刘香月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半眯着眼,双手抓着沙发,略显拘束地看着柳飞,眼里满是春天的气息。

柳飞边帮她擦着边娓娓道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突然头重脚轻,然后彻底没了知觉。由于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所以我连害怕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他微微一笑,不过是苦涩的。

他是早就看透了生死,但是屡遇强敌都没死,如果最终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去了,那真是上天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刘香月努了努嘴道:“是不是劳累过度?劳累过度是很容易导致猝死的,这一个多月来,你那么拼,睡眠严重不足。”

说到这,她又自我否定道:“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即使不工作,你也是在这种高强度中生活,而且你毕竟不是一般人,体质也是远强于常人,按理说不会这样才是。”

柳飞将湿巾移到她的嘴角,十分细心地帮她擦了擦嘴边的唇彩道:“我也觉得应该不是过劳的原因,因为我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和生活。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吃药王炼制的毒丹所留下的后遗症。我目前手头上还有一些,看来即使有蛊毒可以以毒攻毒,但是今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吃为妙。”

刘香月连忙道:“绝对不能再吃了!另外,突然来这么一下,实在是太吓人了,天晓得今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所以你还是赶紧研究研究怎么摆脱这后遗症。”

柳飞点了点头。

刘香月直接抓住他的手,拉起他道:“姐夫,你赶紧回海鸣山去寻找治疗的方法吧,一定要彻底治疗好。海鸣娱乐这边的一切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我能处理好的。”

柳飞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既然如此,那这边就辛苦你了。另外,我想我能够找到治疗的办法,这事你暂时就不要告诉你姐了,免费她担心。”

刘香月应了一声,他立即转身往外走,然而没走几步,刘香月突然张开双臂,从他背后紧紧地抱着他,深情无限地道:“你可一定一定要好好的,现在我……我和我姐都完全离不开你了,你要是敢出个三长两短,我们就是闯到阎王殿也会找你算账的。”

柳飞转过身来撩了一下她额前的发丝,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放心吧,有你们在,我可舍不得死,而且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没有做呢,哪那么容易翘辫子?”

刘香月咬了咬牙,猛然凑头啄了一下他的嘴唇,慌忙背对着他道:“你……你快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柳飞抿了抿有些发酥的嘴唇,心下又是一荡,赶紧走出办公室,然后狂吐了好几口粗气,又用力地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点,这才火速赶到飞机场,乘坐私人飞机,返回海鸣山。

按照之前的约定,他早已把炎火之心归还给火炎宗了。

火炎子见他很有君子风范,也是强制约束手下,不准他们再和柳飞发生任何的冲突。

他深知以柳飞现在的实力,火炎宗继续和他杠的话,只有被一锅端的命运。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柳飞和他之间固然有深仇大恨,但是在整个火炎宗的安危面前,这深仇大恨又能算得了什么?

按理说,龙魂凭借着炎火之心和药浴稳住神魂后,应该让柳飞佩戴貔貅吊坠才是,不过她竟然公然“偷懒”,让柳飞把貔貅吊坠放在家中的阴凉之地,她好呆在貔貅吊坠中继续地调养。

柳飞把她拿出来后,来到炼丹房,笑着喊道:“龙魂小妹妹,你这都调养多长时间了,难道还没调养好?”

龙魂没有理他。

他又问了一句。

她依然没理。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慢悠悠地道:“你要是还继续‘装死’的话,那我可就拿你炼丹了。”

“你敢!”

貔貅吊坠猛然变得滚烫,柳飞的两手哆嗦了几下,差点把它给扔到了地上。

他笑了笑道:“开个玩笑而已,息怒,息怒!我有件事想请教你一下。”

他把自己差点猝死的事和她说了一下,龙魂道:“你这明显比那些曾经吃了毒丹的人的情况都要严重,我觉得很有可能和你吃了药王给那三星将量身定做的毒丹有关,再加上你越级修炼,即使及时修复了,但是修炼根基还是受到了比较长远的影响。这两者结合,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柳飞连忙道:“那你可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这种后遗症太要命了!”

龙魂很是傲娇地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当然有啊!”

“什么办法?”

“跟我一起泡澡。”

“啊?”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