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42章:不服就开吻

第842章:不服就开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78  |  更新时间:

但见柳飞也不用巨剑抵挡巨剑了,而是猛然将巨剑一撤,在电光火石之间向后一扫,翻译直接被腰斩……

只是,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假柳飞的巨剑落下后,他的三魂七魄似乎都被震离了身体,完美体质已经是风雨飘摇,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瓦解。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突然将手中巨剑一抛,强忍着巨大的疼痛,让巨剑直接捅向自己的心窝。

可是饶是如此,他还没死!

这也是拥有完美体质的弊端之一啊,想自尽都没有那么容易。

他咬着牙,拼尽全身的最后一口气,一跃而起,随后急坠而下,让巨剑彻底贯穿了自己的身体,随后忍着难以言喻的痛苦转动身体……

“啊!”

“啊!”

“啊!”

……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声音还在空中飘荡,柳飞定眼一看,赫然发现自己又活了过来,而瑾萱就站在不远处。

至于翻译,虽然并没有被腰斩,但是他脸色苍白,两腿直哆嗦,整个人似乎濒临崩溃的边缘。

“老公,还想什么呢?杀了他!”

瑾萱见柳飞似乎还没有缓过来,赶紧提醒了一句。

“去死吧!”

柳飞立即站起身,默念心法,一把巨剑窜到了他的手中,他像是彻底疯了一样,一剑又一剑地劈向了翻译。

劈了五六下后,还在苦苦支撑的翻译面对柳飞,“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然后向前一趴,再也没有起来。

他的双眼依然是睁着的。

很显然,他就是到死也没有想明白,柳飞怎么会知道破解他幻术的秘诀就是自我了结的。

自尽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很诛心,很难抉择的,对于像他这样的强者而言更是如此。

可是他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决绝,很彻底,这真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五个受到重创的岛国人看到老大死在柳飞的剑下后,大叫连连,随后竟然无一例外地选择了自尽。

柳飞并没有在意,甚至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他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翻译怀中散发着光芒的东西。

略微犹豫了一下,他走到他面前,蹲下身,从他的怀中掏出一颗绿色的珠子,他只是对珠子看了几眼,整个人便“嗖”得一下窜到了珠子中。

绿珠的空间有山、有水、有植被,只是全部都是绿色的,而且稍微多看几眼就会觉得头昏目眩,出现幻觉。

他立即敛气凝神,窜出绿珠,嘴角不由自主地抹过了一丝邪笑。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宝贝。

翻译给他制造的强大幻术,很有可能就是以它为载体的。

只是翻译死后,他强加在这绿珠上的一切也随之烟消云散,让它恢复了最初的状态。

柳飞虽然对幻术不是太了解,这东西对他而言似乎也没有多大的用,但是天底下谁特么会放着宝贝不要,或者嫌宝贝多啊,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将它装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瑾萱笑盈盈地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老公,你没事吧?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连他们都赢不了的话,那证明我的眼光有问题。”

柳飞冲着她无奈一笑,随后一把搂住她的香肩,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道:“问你个事,我刚才明显是中了他的幻术了,在他编织的幻境中,我明明把他给腰斩了,可是现实中,他为什么没被腰斩,只是受了重伤而已?”

瑾萱努了努嘴道:“这个嘛,虽然我不知道幻术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你自己都说了嘛,是幻境。既然是幻境的话,那和真实世界肯定是有区别的。”

“然后呢?”

“我觉得那幻境搞不好是他借助于你刚才拿的那绿色的东西,以自身精血或者命结下的,你一旦破了幻境,他自然会身受重伤。而考虑到幻境是他结下的,那他就是幻境绝对的主人和主宰者,在幻境中,应该是你怎么杀都很难杀死他,但是他却可以杀了你。你看到的腰斩情形搞不好也是短暂出现的虚幻画面而已。”

“哦,你好像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是当然,我好歹也活了那么久,年纪在这摆着呢!”

“可是你一直都是在古墓中躺着的……”

瑾萱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微微转头瞥了一眼柳飞,发现他正一脸邪笑地看着自己时,咬了咬嘴唇,暗想搞了一圈,这家伙是在给我下套啊,为的就是让我主动露出马脚,我怎么能傻里吧唧地上当了呢?

不过那又如何?

女人嘛,不耍赖,不胡搅蛮缠,不死不承认,那还是女人吗?

瑾萱抽了一下琼鼻道:“那又如何?谁没有想象力啊?我猜的还不行吗?至于是对是错,反正现在他们都死了,也死无对证,你听听就好。”

柳飞道:“那当我在幻境中濒临绝境的时候,你的声音为什么突然响起,而且还让我去死,说只有这样才能破了幻境。”

平心而论,“自尽破境”这个念头,自从那些泥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在柳飞的脑海里浮现了。

只是他一直都没有下定决心,也没有付诸于行动。

直到耳畔突然响起了她的声音,他最终做出了抉择。

他刚刚并没有直接询问她这个问题,也是想“循循善诱”,看看能不能借机窥探到她的身世、背景之谜。

“我……我让你去死?这怎么可能?你可是我老公,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让你去死?”

瑾萱一脸无语地看了看他后,立即挣脱,走了几步。

“想就这么搪塞过去了?我是那么好糊弄的?”

柳飞嘴角微勾,闪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一手勾住她的香腮,一点点逼近她道:“瑾萱,你看着我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破幻境的秘诀所在的?”

瑾萱向后退了两下,见他继续“咄咄逼人”,也不退了,而是主动逼近他道:“老公,你真的听错了,那也许只是幻觉而已。”

柳飞道:“承认就是你说的有那么难吗?这特么又不是什么坏事,你可是救了我一命。”

瑾萱略微犹豫了一下,用手撩了撩耳边的发丝,突然昂首挺胸道:“好吧,就是我说的。”

“然后呢?”

“什么然后,没有然后了!”

“……”

柳飞眼前瞬间有无数黑线飘过。

果不其然,你永远无法让一个故意装糊涂的人老实交代……

她这是在赤果果地耍赖皮啊!

柳飞苦笑数声道:“瑾萱,你再这样,可是会失去我的!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和坦诚呢?”

瑾萱娇笑一声道:“我好像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你。等我们俩结婚入洞房的那一天,你再问我这些问题吧。”

“如果你还是不说呢?”

“那请尊重你的妻子!夫妻之间也要给彼此空间,也要有些许隐私,也要互相尊重的。”

丫丫的呸的,这话说得好听点是胡搅蛮缠,说不好听点,就是在公然耍流氓啊!

作为一个耍流氓习惯的人,咱只想说这流氓耍得太低端太低端了,简直不忍直视,但是没辙,咱能把她怎么样?

咬她?

她不主动“咬”咱就不错了。

瑾萱见柳飞似乎都要抓狂了,凑头“咬”了几下他的嘴唇道:“好了,老公,别想这些了,也别再问了,反正我是不会说的。你若是不服,那你就咬我啊!”

说到这,她眯着眼嘟起了嘴……

柳哭笑不得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瑾萱,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下次你若是被绑,我绝对不会再救你了!”

瑾萱笑了笑道:“你以为你是在救我?明明是我在帮你好不好!你不是一直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吗?我要是不给他们当人质,那他们肯定还会抓你身边的其他人当人质,而且极有可能是女人。在你身边的女人中,我肯定是最临危不乱的那一个,所以舍我其谁?”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好吧,我竟无言以对!瑾萱女侠,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要不回家后,我就让倾城、玉莲、云柔她们把你给供上啊?毕竟这么说来,你也算是她们的救命恩人了。”

“咯咯咯!”

“咯咯咯!”

……

瑾萱抚着胸口娇笑了好一会儿道:“别说得这么勉强嘛!呐,这个给你!那帮自以为是,心高气傲的家伙以为我听不懂他们说的鸟语,又抢走了我的手机,就可以在我面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只能说,太年轻!”

柳飞干笑道:“现在谁在你面前不是太年轻?”

瑾萱送他一个大白眼,就要把手环给收回去,柳飞连忙夺了过来,毫不吝啬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平心而论,她确实是临危不乱,在当人质的情况下,竟然还知道录音。

不过也不得不说,岛国的这六个家伙实在是太二了,压根就没有把这个人质当成一回事。

殊不知,她才是真正的“大佬”,翻译的那种伪装和她相比,实在是太稚嫩,太可笑,太不值一提了……

这手环是他为她特意订制的,不仅可以定位,而且可以录音,释放声音。

她平时自己练歌的时候,经常用这特制手环录音,然后自己听,寻找缺点……

柳飞打开听了听,只听他们叽叽哇哇的,他也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所以立即又用自己的手机录了一下,发给幽狐,让他立即找人听听,看看里面有没有有价值的线索,随后给蝎子打去了电话。

一直在外围等候的蝎子接到他的电话后,立即带着人来到沼泽前,当看到绑匪全死了,而瑾萱也毫发无伤后,蝎子笑道:“看来这些个绑匪是装逼装过头了!他们的实力也不咋滴嘛,对你并没有造成什么威胁。”

柳飞摇头道:“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赶紧带人搜一下他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我稍微休息一会儿。”

蝎子得令后,立即带人搜查,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而就在这个时候,幽狐给他打来电话了,很是激动地道:“我找人对那段录音进行了翻译,找到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首先,他们是岛国的一个组织叫‘幻影宫’的人;其次,他们这次行动是比伯·希尔亲自上门找到他们宫主进行的,而且还和他们宫主进行了交易;最后,交易的内容竟然是……”

柳飞连忙道:“是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