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40章:遮掩三高人

第840章:遮掩三高人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28  |  更新时间:

面对如此勾魂的美景,柳飞那原本充满杀气的双眼迅速变得柔和起来。而且柔和得就像是一滩水,无论女子怎么撩拨都可以。

容颜俊美、身材曼妙,女子所拥有的“资本”无疑是让很多女人都艳羡的。

而当这些“资本”彻彻底底,没有任何遮拦地展现在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面前时,杀伤力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

此时她就像是狐狸精附体,柳飞就像是色|魔变身……

两人就这么在杀机四伏的血誓大阵中擦出了“火花”。

翻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暗想这回看他还不死!

瑾萱则是气个半死,暗想她哪点比得上我?你这是色得连命都不要了吗?

柳飞似乎已经不满足于欣赏了,双手直接搭在了女子的香肩上,然后凑头吻向了她。

女子柔情似水地向他吹了一口如兰香气后,嘴角抹过了一丝邪笑,悄悄移至身后的右手已经取下了别在腰间的匕首,随后在柳飞将要吻到他的时候,猛然朝匕首施加了大量的能量,准备以雷霆之势捅向柳飞的小腹,给他致命一击。

“不要脸!”

“啪!”

“啪!”

“啪!”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柳飞突然清醒过来不说,而且抡起手臂,朝着她的面颊左右开弓,在极短的时间内,狂扇了七八下,将她打得鼻青脸肿,眼冒金星。

“你……你……”

女子反应过来后,向后踉跄了好几步,万分惊愕地看向他,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竟然如此轻松地破了她的幻术,这……这是怎么做到的?

柳飞冲着她微微一笑道:“我不喜欢打女人,但是你除外,因为你成功让我把你给当成了人妖!”

“你说什么?”

先是幻术被破,紧接着被打,现在又被如此羞辱,女子哪里能忍,立即挥舞着匕首杀向柳飞。

柳飞闪了几下后,一个侧身,一脚踹在了她那圆翘的雪臀上,让她熊趴在地,好不狼狈。

拍了拍手,柳飞道:“如果猜得没错的话,你刚才使用的应该是幻术吧?平心而论,这确实是一个杀招,但是曾经有一群狐狸精,不止一次地用类似的方法想要杀我,到现在也没有得逞。你和她们相比,无论是容貌、身材,还是从内而外散发的那股子魅惑,都差了一截,而且还总是让我不由自主地把你当成人妖,你说你有成功的可能吗?”

女子咆哮道:“老娘不是人妖!你个王八蛋,今天老娘一定要杀了你!”

说着,她再次起身冲向了柳飞。

“我不喜欢打女人的,但是人妖除外!”

柳飞摇了摇头,手脚齐出,主动迎了上去,不消片刻的功夫,女子便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四人皆败!

这结果明显出乎翻译的意料。

他慢悠悠地走到血誓法阵前道:“柳总,你这是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不仅要给她身体上的折磨,而且还要给她精神上的折磨,有些过分了!”

柳飞笑了笑道:“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我给虐成这个熊样却不出手相助,岂不是比我更过分?别装了,这样没意思的,这样的小把戏,你骗骗其他人还行,但是想骗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翻译道:“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你的能耐。”

柳飞道:“毫无疑问,我高估了他们五个人的能耐,至于你嘛,我想我必须得重视起来。”

“哦?”

“一个温文尔雅,沉得住气的高手可比眼里只有杀杀杀的莽汉要厉害多了。你冷眼旁观了那么久,不惜让同伴付出重伤的代价,该清楚地了解我的武功套路和实力了吧?可以和我打了吗?”

尽管他将个人实力隐藏得很好,给人的印象也还不错,但是老虎就是老虎,它就是再怎么竭力伪装成绵羊,终究还是老虎。

这么多年,柳飞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早就不单单以样貌或者言行举止判断一个人了。

他的一双鹰眼不敢说洞穿一切,但是在识人断人这一块,还是十分犀利的。

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的话,那真是白混了那么多年。

翻译听他这么说后,依然很淡定,他微微一笑道:“你确实是一个合格的对手。我本来以为我只需要客串个翻译的角色,跟着一起来打打酱油就行了,根本就不用出手,现在看来,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也罢,既然被你给识破了,那咱就痛痛快快地战一场,倘若连我也败在了你的手上,我再考虑干点有违武道精神的事吧。”

顿了顿,他继续道:“毕竟杀了你才是正菜,切磋只是调味料而已,你说呢?”

柳飞什么也没说。

因为他这话说得实在是太明显了。

无外乎是想说我可以败下阵,但是你不行。

这种差别的关键自然在于人质,那个他们一直都没有重点“照顾”的人质……

在觉得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人质确实只是一个诱饵而已,但是在势均力敌或者处于下风的时候,人质肯定要变成大杀招。

柳飞看了看还在冲着她傻笑,似乎完全不清楚自己现在有多危险的瑾萱,又看了看拿着长笛的女子,主动走出了血誓大阵。

很显然,在三男一女被重伤且困在血誓大阵的情况下,拿着长笛的女子是一个变数。

她既可以去威胁瑾萱的性命,也可以在他和翻译打得胶着的时候,横叉一脚,改变战局。

所以对于柳飞来说,他是绝对不允许这个变数存在的。

有沼泽的地方自然不缺水。

有水则大招可用。

事关瑾萱的安危,柳飞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当即快速翻转手印,默念心法,无数水滴从沼泽中窜了出来。

女子见状,似乎意识到柳飞要干什么了,立即冲向瑾萱,然而她还没有冲到瑾萱面前,无数水滴便在瑾萱的周围凝成了一把把长剑。

与此同时,许多长剑又融合成一把巨剑,窜到了柳飞的手中。

“海纳百川!”

让她万分意外的是柳飞并没有用巨剑对付她,而是大喝一声,劈向了翻译。

翻译震惊之余,连忙闪躲,谁曾想柳飞只是虚晃了一下,最终还是对女子放了大招。

女子略微犹豫了一下,咬破自己的嘴唇,涂抹了一下玉笛,以血祭之,然后将玉笛往上一抛,但见其突然通体血红,散发出耀眼光芒的同时,竟然以它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看起来很是强大的防御气团。

然而在防御气团碰到巨剑时,还是被破,玉笛也被巨剑所散发的超强能量波给直接震碎……

女子虽然没有被巨剑劈中,但是也是受到能量波的冲击,身受重伤,吐血不止。

翻译大怒,将手一伸,众多淤泥从沼泽中窜出,直接覆向了瑾萱。

“竟然可以控土!看来还真是一个隐藏的高手,能力绝非这五个人可比!”

柳飞在心中嘀咕了一句,正要以气团阻挡淤泥,瑾萱却是突然弯了一下腰,束缚她两脚的铁烤立即被打开,随后她像是一阵风一样跑到了柳飞的身旁,凑头就亲了一下他的面颊道:“你非但没有被美色所誘惑,而且还出手狠狠地教训了那个贱人,我很满意,所以就不当你的拖油瓶,免得让你为我担心了。”

靠,她是怎么打开的?

这……这家伙真是位深藏不漏的“祖宗”啊!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我怎么感觉我需要你的保护呢?你到底要把你的真实实力隐藏到什么时候?”

瑾萱皱了一下眉头道:“真实实力?开个破烂废铁需要什么实力?至于我跑得快,跳得高,游得快,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啊!”

“……”

柳飞指了指她,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这话说得是没多大问题,但是明显还是在遮掩!

瑾萱暗笑一声,指了指翻译道:“老公,他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看你的了!一定要让他们付出轻视你……呃不,是轻视我们的代价!他们把我当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让逃跑都会自己迷路的弱女子也就罢了,竟然还觉得可以轻松解决了你,真是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

说完,她很是自觉地闪到一旁,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如果这个时候她手边有瓜子的话,估计她会毫不犹豫地嗑起来!

翻译一脸愕然地看向她,苦笑了几声道:“柳飞,真是没有想到连你身边的女人都这么厉害,今天算是彻底长见识了。”

柳飞道:“我也没想到!”

“额……”

“看招吧!”

他猛然举起巨剑,翻译却是快跑几步,跳进沼泽中消失不见……

“呵呵……你以为这样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

柳飞将手一指,无数长剑刺向沼泽,还是不见翻译的身影后,他又使出“海纳百川”,冲着沼泽疯狂地劈了十几下,翻译还是没有出现。

就在他想着该如何把他给逼出来的时候,十个“泥人”突然从沼泽中窜了出来,这些泥人的外形和翻译一模一样,根本就无法判断翻译到底在不在其中。

他转头看了一眼瑾萱,发现不仅瑾萱消失不见了,血誓大阵以及那五个岛国人也全都消失不见。

“怎么会这样?”

柳飞心下大惊,十个泥人却已经窜到了他的周围,然后攥着拳头一起攻向了他。

“一堆烂泥而已,看招!”

柳飞冷哼一声,疯狂地挥舞着巨剑,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十个泥人尽数腰斩,然而它们同样在极端的时间内复原……

柳飞再次发威,它们同样如此,而更为可怕的是有越来越多的泥人从泥沼中涌了出来,不一会的功夫,竟然有上百个之多。

且不说这些泥人的攻击力到底如何,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它们就是采用人海战术,也能把人给活活累死啊!

而肯定不能忽略的是藏身于这些泥人之中或者躲在暗处的翻译,猝不及防地偷袭一下,搞不好就是致命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