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38章:奇葩绑匪怪人质

第838章:奇葩绑匪怪人质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43  |  更新时间:

龙魂的话虽然听着挺吓人的,但是柳飞也没有太当回事。

毕竟他一直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遇到各种危险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转眼间十天过去了。

瑾萱不仅顺利地通过了华夏最声音的第二阶段比赛,而且还通过了第三阶段,目前正在准备最后阶段,也就是华夏最声音年度盛典。

目前她是这届参加华夏最声音的所有歌手中,最被舆论媒体所看好的一位,很多媒体都觉得她一定会问鼎这一届华夏最声音。

只是在距离年度盛典还有三天的时候,瑾萱突然失踪了……

柳飞听后,很是吃惊。

如果她是被绑架的话,以她的能力,一般的绑匪根本不可能把她给怎么样,除非是实力高深的异能者。

如果她是不告而别的话,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她的家就在海鸣山,除了海鸣山以外,她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就在他准备动身前往京城调查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柳飞,人在我们的手上,燕雀山,一个人来!”

陌生人很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后便直接挂了电话,根本就没有给柳飞说话的机会。

没有说恩怨。

没有发狠话。

没有谈筹码。

甚至都没有说不要报警……

柳飞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特立独行的绑匪。

只是经验告诉他,这样的绑匪反而更加的可怕。

现在华夏谁不知道他柳飞是惹不起的?

更何况现在海盟的势头正胜,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绑架瑾萱,很显然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分的自信。

而且他们能够在京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瑾萱给成功绑架了,其实也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

这帮绑匪很不简单啊!

柳飞给蝎子打去了电话,把这事告诉了他,蝎子大跌眼镜道:“靠,还有这样的绑匪,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柳飞道:“我琢磨着他们很有可能是以瑾萱为诱饵,想把我给杀了,目前的燕雀山必然是杀机四伏。”

蝎子道:“他们这有点小拽啊,这样,你就按照他们所说赶赴燕雀山,我立即召集咱们海盟的人在外围埋伏,然后伺机而动。你放心,为了确保瑾萱的安全,我们不会让他们察觉到我们的存在的。”

柳飞道:“可以,只是一定要好好隐藏。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很有可能是实力很强的异能者,绝非一般的绑匪可比,你们的动静稍微大一点,恐怕都会被他们给察觉到。”

蝎子抽了一下鼻子道:“你就放心吧,伪装和藏匿,我可是很擅长的,保证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只是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出现什么闪失。”

柳飞“嗯”了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他有完美体质,实力也在这摆着呢,即使是实力很强大的异能者,想要杀了他,那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对于燕雀山,他还是颇为了解的。

它位于燕赵大地,虽然海拔并不高,但是无论是燕雀山,还是周围四五里,植被都非常茂盛,东面有一个非常大的沼泽地,北面则是有一条河流。

单从作战方面考虑的话,这个地方有山,有水,有沼泽,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这些资源采用不同的作战方式。

所以根据绑匪对于地理位置的选择来判断,这些绑匪很老道,而且很有可能是惯犯。

来到燕雀山后,柳飞刚准备从燕雀山的南面逼近,一声口哨突然响起,很快,一个穿着一身十分普通的运动服,戴着白色口罩的男子向他走了过来。

柳飞摇了摇头。

这帮绑匪还真是够与众不同的。

男子走到他面前,主动解释道:“这燕雀山一面有沼泽,一面有水,还有一面地势陡峭,荆棘很多,很难走,唯有这南面是一个很好的入口,所以我就奉命在这附近等候。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您给等到了。”

他说得风淡云轻,而且言谈举止之间透着一股书生气。

这哪里是绑匪,分明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

柳飞道:“你们这群绑匪真是刷新了我对绑匪的固有认知。”

男子双眼微眯道:“柳总,您太抬举我了,您看我这样子,哪里像个绑匪?我充其量就是一个跑腿的,只是胆子比较大,赚点带血的钱而已,您要是想杀了我,也就是动动手指的事。”

“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没错,因为他们说的都是岛国语,怕您听不懂,我是他们的翻译。”

“你是华夏人?”

“华裔而已,柳总,请吧!你们之间,什么恩什么怨的,你们自己解决就好,我只当个信息传递者。当然,考虑到我已经站队了,所以我自然是希望结果不利于您。”

说话不慌不忙,不急不躁,而且还很客气,不得不说这个翻译有点儿意思。

柳飞也没有说什么,跟着他来到了沼泽前,看到了两腿被铐的瑾萱以及五个皆是穿着风衣的绑匪。

没错,他们并没有把见面地点选在燕雀山中,而是选在了沼泽前,柳飞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有意为之。

而在五个绑匪中,三个是男人,他们皆是穿着黑色的风衣,脸上画着十分奇怪的图案,并没有像翻译一样戴口罩。

两个女人则是穿着红色的风衣,尽管脸上也是画着奇怪的图案,而且穿的衣服也很宽松,但是并不能遮掩她们那俏丽的容颜和火爆的身材。

翻译尚且戴口罩遮掩自己的真实面孔,他们这些真正的绑匪却是根本就不在乎,讲真,他们再一次刷新了柳飞对于绑匪的认知。

而不得不提的是他们对于人质也很不上心,只是简单地铐住她的两腿,让她不能麻利逃跑,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限制性措施。

这也就是说,瑾萱的双手现在是完全自由的,而且也能说话。

这“待遇”和那些被五花大绑且被蒙眼堵嘴的人质相比,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老公,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让人吐血的是瑾萱看起来既不慌张,也不害怕,甚至张口就喊老公,完全把柳飞之前告诉她的在人前不要这么喊的话,给扔到了九霄云外。

柳飞心里苦啊!

这一声“老公”一喊,不是向这些绑匪强调她对他的重要性,主动增加营救难度吗?

绑匪奇葩也就罢了,竟然连人质也跟着一起奇葩了,伤不起!

翻译倒是够称职,第一时间把瑾萱说的话,翻译给五个岛国人听。

三个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神情木讷,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不过两个岛国女子却笑得花枝招展,妩媚层生。

“真是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柳总已经有老婆了,这按照你们华夏的说法,你们这算是‘隐婚’?”

“难怪柳总一直在力捧她这个刚出道的新人,原来是早就把她变成你的女人了,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

两个岛国女人不仅笑了,而且还说了起来,也是没个绑匪该有的样子。

柳飞有点看不下去了。

咱来这可不是和你们拉家常的,而是救人,甚至可能决一死战的,你们一个个都这个样子到底是几个意思。

他眼神一凌,正色道:“你们到底想干嘛?”

一个女子向他面前走了几步,然后向翻译抛了一个媚眼,让他翻译道:“当然是……杀了你!”

另外一个女子同样向前走了走道:“不,更准确地说是杀了你们夫妻俩。我们原本的计划是以她当诱饵杀了你,然后让这位大美女再也无法说话的,但是她淡定得惊人,而且对你极其信任,压根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再加上她还是你老婆,所以自然是要让你们成双成对地死去,不然天人永隔,实在是太孤单。”

獠牙终于露出来了。

杀气也迅速弥漫开来。

不能说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只因双方都很自信,都没有太把对方放在眼里。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扫了一眼他们五个人手中拿着的武器。

三个男子腰间全部配着武士刀,两个女子则是分别拿着长鞭和笛子。

他们肯定不是一般的岛国武士,因为柳飞已经感受到从他们身上散发的一股股诡异的气息。

细细想来,自从把岛国官方都给收拾得服服帖帖以后,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和岛国人交锋了,在幕后指使他们的,应该不是岛国人。

“希尔家族?”

突然想到他们本来打算让瑾萱再也不能说话,柳飞直接锁定了希尔家族。

凯撒·希尔和他打电话沟通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维护合作的大局呢,猛然变脸的可能性不是太大,搞不好这又是比伯·希尔那家伙暗地里搞的鬼。

也许,他该到地狱和凯文·摩尔做个伴了……

五个岛国人倒也没有否认,只是齐声道:“只有你活着,知道这些才有意义!”

柳飞笑了。

敢在他面前嚣张的人,一般都会死得很惨。

这帮家伙就是再不按常理出牌,再信心满满,再不把他放在眼里,等待他们的结局依然是一样的。

双方摆开阵势,准备开打,翻译却是突然举起手道:“那个……你们待会儿打起来之后说的话,还用我翻译吗?”

“……”

本已进入战斗状态的柳飞和五个岛国人听到这话后,立即直起身,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翻译倒是够有觉悟,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道:“我……我明白了,我闭嘴!”

瑾萱看了他一眼,深有意味地翘起了嘴角,暗自嘀咕道:“看起来最不起眼的那一个,往往才是最厉害的。老公,如果你连这都看不出来的话,那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我也不用指望被你保护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