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23章:拽得让人没脾气

第823章:拽得让人没脾气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99  |  更新时间:

米国派人来了。

岛国派人来了。

熊国也派人来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心里原本就紧绷的那根弦被撕扯得越来越紧,像是随时都会崩断一样。

不管是知道内情的,还是不知道内情的,都对华夏的这个应急专家组予以期望,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应急专家组,势必是以成功消灭恒城鼠疫和岛国鼠疫的专家组为班底组建的。

而现在各国一致认为目前各国要员所中之毒,和恒城鼠疫是同出一脉的。

这也就是说,这个专家组应对这种类型的毒是最有经验且取得成功的,在各国顶尖的医学专家都对这种毒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他们不对这个专家组予以期望,还能给谁予以期望?

当然,像岛国和米国这种了解内情的,他们都知道这个应急专家组中,有一人必不可少,那就是柳飞!

之前岛国发生鼠疫并及时消灭后,岛国是及时向米国通报了相关的情况的,自然不可避免地提到了柳飞。

考虑到米国国安局对柳飞关注已久,所以鼠疫之后,柳飞自然成为他们重点关注和调查的对象。

且不管这种调查是为将来的阴谋做准备,还是纯粹只是为了了解,以防万一,在当前面对共同敌人的情况下,这些势必都要扔到一边去。

实验室里,柳飞正紧张且有序地忙碌着。

有了消灭恒城鼠疫的成功经验,他这次可是上来就被委以重任的,担任应急专家组组长一职。

这个职位的担子有多重,不言而喻。

“柳神医,岛国特派代表求见,而且他带来的几位岛国的医学专家也想立即参与进来,跟我们合作。”

“组长,米国国安局一把手请求见你一面,了解相关进展情况,也好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组长,熊国总统特别助理希望能够当面和您说两句,就两句,他说有非常重要的事必须得当面和您说一下!”

……

“不见!”

“不见!”

“还是不见!”

……

作为专家组中最被寄予厚望的那个人,柳飞真是烦都快要被烦死了,哪里还有心思去想身上担子轻重的问题?

各国代表都想第一时间救好他们的要员,这个是人之常情,柳飞自然也能够理解。

但是如果他每个人都给一点时间交流的话,那得浪费掉多少时间?

他还是那句话,那些躺在病床上的都是病人,而他这会儿只是一个想治病救人的医生,就这么简单。

“告诉各国派来的所有代表,若想救人,就不要再来烦我们专家组,所有人一律不见。另外,无论是谁,不准再到实验室通报这类消息,包括国内要员委托的也不行,不然立即滚蛋!”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们只是医生,我们只是医生,我们只是医生,重要的事说三遍!我们只负责寻找解毒之法,至于其他的,一概不问!”

一个工作人员将他说的这些话,通报给正在焦急等待的各国代表后,众人皆是一片哗然。

够拽!

但是又拽得让人没脾气……

毕竟如何第一时间拿到解药、如何确定解药没有任何副作用等等的问题,都是建立在找到解药的前提下。

他们这么争先恐后地去“烦”人家,只会浪费人家的时间。

万一连这个应急专家组都没辙的话,那可就相当于那些个病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了。

所以当前最重要的,而且也是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应急专家组,耐心等待……

“这种毒成分太过复杂,还有很多成分从来没有见过,所以想分析清楚这种毒,太难了!”

“这种毒相较于恒城鼠疫时,众多百姓中的毒,更富有变化性,而且毒性是歇斯底里释放的,很缓慢,但都能够侵入人的五脏六腑,对人体的伤害非常大。”

“在对它了解甚少的情况下,想找到一种和它的毒性完全相克的毒,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我试着合成了几种毒,但均以失败而告终。”

……

柳飞召开专家组会议,让各位专家说一下当前的进展后,眉头都快挤到一块去了。

又是含有未知成分,这种毒是最特么难解的!

他有些无奈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貔貅吊坠突然发热,烫了他一下。

有些心烦意乱的柳飞龇着牙,刻意压低声音道:“小妹妹,别闹行吗?哥正烦着呢。”

龙魂嗲里嗲气地道:“小哥哥,人家是好心帮你好不好?你还记得我让你保存的那条雪蟒的毒牙吗?那也是很毒的东西,兴许可以和这鼠毒的毒性相克。”

一听这话,柳飞恍然大悟。

对啊,怎么把那些毒牙给忘了呢?

他虽然还没有研究清楚它们的成分,但是并不妨碍他拿来做实验。

而联想到鼠妖的人使用的,那种可以让人融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毒药中,含有一种叫“蛇鼠花”的毒花,柳飞想用雪蟒的毒牙做实验的想法便更加强烈了。

因为传说蛇鼠花生长在违背天地法则之地,那个地方是蛇鼠并生且老鼠吃蛇,而不是蛇吃老鼠。

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破解鼠毒的方法,也许就在蛇的身上。

当然,这些都只是柳飞的直观推断而已。

倘若鼠妖的老巢就在蛇鼠花生长的地方,那么这种推断成立的可能性无疑会进一步增加。

毕竟天地万物,相生相克。那地方既然是蛇鼠并生,那自然也是蛇鼠相克。

虽然说老鼠吃蛇有悖自然规律,但是蛇能够和它们并生且一直都没有灭绝,不正说明这些蛇类也有克制老鼠的“法宝”嘛。

想通了这一点,柳飞立即给李云柔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带着雪蟒的毒牙火速赶到京城来。

看到已经被龙魂给变得非常小的毒牙后,柳飞二话不说,提取它们所含的毒液,然后和从几位病人身体中提取的毒液混在一起。

“我的天呢,神了,太神了,这两种毒恰好相克啊,我没看花眼吧?”

“有救了,全都有救了。柳神医就是柳神医,这不服都不行,总是能够在我们濒临绝望的时候,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些毒液真的是从蟒蛇的毒牙中提取出来的?我研究蛇毒一辈子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蛇毒。柳神医,你确定这是蛇毒?”

……

众人看到两种毒恰好相克后,全都是欢呼雀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柳飞内心虽然也很激动,不过眉头却是慢慢地皱了起来。

这两种毒是恰好相克,但并不是完全相克。

“恰好”指的是毒的属性,“完全”指的则是毒的破坏力。

属性相克固然可喜,但是如果这两种毒不能够势均力敌的话,那也会让病人中毒身亡。

所以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柳飞及时给众人泼了一盆冷水道:“以毒攻毒,讲究的是毒性势均力敌,现在这蛇毒太猛,太过活跃,但是持续性又要差鼠毒一截,肯定不能直接用在病人身上。”

一专家立即道:“没错,不过能够找到毒性恰好相克的毒,对我们而言已经是一大突破了,接下来毒的稀释这方面,我来负责,这个我很擅长,我一定让这蛇毒和鼠毒的毒性相当。”

另外一位专家主动请缨道:“关于毒性的持续性方面,这个让我来负责吧,我研究病毒几十年了,对这个还是很有心得的。”

柳飞连忙道:“病人们的安危要紧,那事不宜迟,马上行动起来。”

他们又一起奋战了三四个小时,完全能够达到“以毒攻毒”作用的改进型蛇毒面世了。

反复做了很多次实验,确定成功后,柳飞亲自将改进型的蛇毒注入到几个华夏要员的体内。

没过多久,他们体内的毒便全解了,只是被毒给折磨了那么多天,他们都很虚弱。

让人把改进型蛇毒交给各国的代表后,柳飞又给他们每人都针灸了一番,然后回到实验室,坐在靠椅上,静待各国的消息。

也没过多久,一条又一条好消息传来,柳飞和众多的医学专家皆是深深地吐了一口粗气。

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要员的命,都压在他们这些人身上,当真是破天荒第一回。

好在结果非常不错。

而能够取得这样好的结果,最重要的还是源于柳飞的奇思妙想,用蛇毒解鼠毒……

这当真是想人之不敢想,做人之不敢做啊!

“柳神医,这次你当记首功啊!我其实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蛇毒为什么可以解鼠毒,难道是因为蛇克鼠?”

“对啊,组长,你到底是怎么想到这种方法的,和我们说说呗。还有,那蟒蛇的毒牙看起来分明很小,为什么毒液却是提取不完呢?”

“这个要是发表出去,铁定登上《自然》或者《科学》。”

……

见一帮老学究和老专家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柳飞还真是有点儿不适应。

你们问我为什么?

我能说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吗?

这一切真的只是源于有关“蛇鼠共生”的传说,以及龙魂小妹妹的及时提醒而已,就这么简单。

“大家都很累了,先去歇着吧,这些今后再说。”

柳飞猛然从靠椅上弹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然后赶紧开溜。

目前病人获救,他医生的身份也要暂时搁置到一边了。

接下来,他肯定要全力对付鼠妖和他的同伙了,他们就是藏在天涯海角,也必须要把他们给揪出来。

所以离开医院后,他便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异能小组总部,共商捉鼠良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