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22章:只是病人,简单纯粹

第822章:只是病人,简单纯粹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99  |  更新时间:

在古墓里搓麻将或者打扑克……

这也是个人才!

让柳飞没有想到的是柳玉莲这一提议,竟然得到了余倾城、李云柔和瑾萱三人的赞成。

只是余倾城明显有些胆小,她小心翼翼地向瑾萱询问道:“那个……这座古墓之前除了你,没有其他人了吧?”

瑾萱笑道:“没有。我知道棺椁、墓穴等等对你们来说都是很忌讳的词眼,但是对我而言,我在这里躺了那么久,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的宫殿。而且你们有感觉到这里阴气很重吗?”

余倾城道:“嗯,我能明白你的意思,那……你带我们到处走走吧。”

“行,跟我来!”

瑾萱秒变导游,带领他们在非常大的古墓中参观了起来,而且还不停地介绍着。

当他们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看到宫殿中放的全都是金银珠宝时,柳玉莲惊呼一声道:“我的天呢,这……这也太多了吧?”

瑾萱道:“估计是我的家人怕我醒来后饿着,专门为我准备的吧,不过现在看来,根本就用不着。飞哥,要不咱们把这些金银珠宝都给处理了,然后用来投资海鸣集团,扩大公司规模吧?”

她这是好意,也确实可行,但是柳飞还是秉持着审慎的态度。

一方面,他现在压根就不缺钱;另外一方面,这些东西一旦流到市场上,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盯上,肯定又会给海鸣山招来麻烦。

所以想了想后,柳飞看向她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些东西毕竟是你家人为你留下的,一时用不着,并不代表永远用不着,还是继续放在这里吧。而且咱们海鸣山好不容易平静了一段时间,我不想看到风波再起。”

“我就是随口一说,既然你这么说,那就随你喽。走,我带你们继续看看。”

瑾萱带着几人把古墓给逛了一遍,柳飞也是不得不感慨这座古墓实在是太大了。

他虽然进进出出古墓不知道多少次了,但这还是头一回把古墓给彻底逛一遍。

五人离开古墓,回到家中后,齐刷刷地躺在了沙发上。

李云柔道:“太震撼了,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海鸣山下藏的古墓这么大,这么富丽堂皇。”

柳玉莲猛然坐起身道:“话说今后咱们别古墓、古墓地叫了,多晦气!还是喊地宫吧,除了那个透明棺椁看起来让人感觉那个啥以外,里面的一切布置就像是宫殿一样。想来瑾萱在古时候最起码应该是个公主吧?”

“咳咳……”

听到她又扯到这个暂时注定不会得到答案,而且只会让气氛尴尬的话题时,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以示提醒。

瑾萱带着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真的不是我不相信你们,而是现在真的不太方便说,请谅解。”

已经反应过来的柳玉莲连忙道:“没什么啦!你在地宫里躺那么久,就像是咱们海鸣山的守护神一样,肯定不是什么坏人。既然你有不得已的苦衷,那暂时不说也罢。咱们今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见她们几个的接受能力都很强,柳飞很是高兴,正准备说点什么,蝎子突然给他打来电话道:“飞哥,咱们镇上会和,然后一起到凤凰机场,坐你的私人飞机到京城去。有几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莫名其妙中毒了,目前已经用了很多方法了,还是于事无补,事态紧急啊!”

能被蝎子称为非常非常重要的人,这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级别的,柳飞哪里敢耽搁,立即收拾了一下东西,和他会和,然后火速来到京城。

给几人把了一下脉后,柳飞离开病房,神色大变。

一群来自华夏各地的顶尖医学专家,立即围着柳飞询问了起来。

“柳神医,您诊出这是什么毒了吗?感觉和恒城鼠疫有些像,但是又好像不是。”

“这毒虽然不会直接要了人的命,但是如果不能够及时治疗的话,撑不了多长时间的。现在几位首长的情况可都是很不乐观啊,这可如何是好?”

“柳神医,这个还能够以毒攻毒吗?我发现这毒很不稳定,而且碍于他们身份特殊,如果我们不能够找到毒性恰好相克的毒的话,稍微出现一点儿闪失,咱们都负责不起啊!”

……

偌大的会议室中,几十个医学专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阴云密布,挥之不去。

考虑到这几位病人的身份极其特殊,不准也不能出现任何的差池,他们全都是压力山大。

柳飞自然也是如此,但他还是深吐了一口气道:“他们的情况确实很不乐观。但是在这我必须要说明一点,只要进了医院,那就是病人,过多地去考虑他们的身份、影响力等等只会让我们束手束脚,难以发挥全部的能力。”

这里是全国最好的医院。

他们又都是华夏医学界最顶尖的医学专家。

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连他们都对这毒束手无策的话,那么几个病人活下来的概率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所以当前他们真不应该考虑太多的外部因素,相信自己,发挥应有的水平就足矣。

柳飞的这番话立即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他们纷纷响应。

柳飞示意众人安静道:“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我们的病人,就这么简单而纯粹,大家都不要再讨论其他的了。下面说一下我的诊断结果,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几位病人中的毒和之前恒城百姓中的毒是同一脉,差别应该就在‘变异’上面,这种毒似乎变异了,变异得更加复杂、隐蔽且难以治疗。”

一专家道:“那可如何是好?我记得之前发生恒城鼠疫的时候,你可是主动让自己传染上鼠疫,然后以身试毒的,现在这毒素好像不具有传染性,也更神秘,咱们要想沿用恒城鼠疫‘以毒攻毒’的方法岂不是非常难?”

柳飞沉声道:“没错,难度确实非常大,但是在对这种毒性不了解的情况下,以毒攻毒恐怕是最节省时间,也最有效的方法了。这样,咱们所有人兵分三路,第一路,继续观察病人们的临床表现,收集数据;第二路,从病人体内提取毒素,进行分析;第三路,和我一起寻找能够和其毒性完全相克的毒药。”

众人点头,分头去忙碌后,幽狐脸色铁青地走到柳飞的身旁,什么也没说,而是直接把他给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沉声道:“从昨天夜里到现在,多个国家燃起了战火,看这趋势,接下来会更多。而根据我们最新掌握的情报,并不是我们的几个首长中了毒,米国、岛国、高丽、不列颠、熊国等国要员或者掌握实权的人好像都中毒了,只是进行了消息封锁而已。”

听到这话,柳飞惊呼道:“这是要制造恐慌,搞乱全世界的节奏!”

幽狐眉头紧锁道:“眼下看来,应该是这样。我估摸着应该就是鼠妖在暗地里搞的鬼!上次它分别在华夏和岛国搞了鼠疫,没有成功,现在这俨然是卷土重来,想玩一把大的了。”

缓了缓,他继续道:“而结合你之前所说的妖族一直蠢蠢欲动,想奴役我们人类,我觉得鼠妖这很有可能是当起了急先锋。”

柳飞道:“确实存在这种可能。现在各国对于中毒一事恐怕都非常敏|感,唯恐消息泄露,引起恐慌。但是如果各国之间不沟通交流的话,难以找到破毒之法,共同揪出兴风作浪的鼠妖啊。所以,幽狐,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向组织汇报一下,然后和上面沟通,专门成立一个联络小组,和各国的安全部门秘密接触,分享情报,保持联系。”

他话音刚落,幽狐打开手机,看了一条短信道:“米国和岛国的行动倒是够快,已经和我们这边联系上了,和你的想法差不多。目前他们也是对要员中毒一事束手无策,询问我们有没有破解之法。这两国还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你……”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难道说米国之前突然让十大家族对我示好,是早就预感到有这么一天?这……不太可能吧?”

幽狐一针见血地道:“估计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他们那帮人,就没有一个安好心的。这事暂且不提吧,既然他们主动联络咱们了,那咱们争取快速组建一个跨国联络小组,保持沟通,共同应对。”

柳飞点头道:“就这么办!”

在大是大非面前,再多的恩怨也会荡然无存。

虽然米国、岛国和十大家族都给他使过绊子,但是他也一一反击了,而且现在真不是算账的时候。

眼前鼠妖的目标可是整个世界啊,如果这个时候还闹内讧的话,这个世界真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妖族再趁势而出的话,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柳飞回到实验室后,立即组织专家寻找或者尝试合成和变异毒素完全相克的毒,但是迟迟没有获得什么进展。

他们所面临的压力无疑进一步加大。

首先,现在已经不是几位病人了,而是几十位,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但无不位高权重,一旦他们出现个三长两短,可能引发国内动荡,而一旦他们都出现个三长两短的话,那无疑会让世界时局发生巨大变化。

其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战火烧了起来,而且要员病重的消息也被别有用心的人给放了出来。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鼠妖,乃至其他妖族的人在暗中捣鬼啊!

形势真的很危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