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18章:不接受姐弟恋

第818章:不接受姐弟恋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73  |  更新时间:

“嗖!”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自己要被雪蟒果腹,柳飞猛然让带着他向上急窜的长剑改变方向,斜窜而去。

“咯嘣……”

仅仅两三秒之后,一阵刺耳的声音从他的斜下方传来,非常响亮,很明显是雪蟒的上下排牙齿剧烈碰撞所发出的。

刚才真是好险。

如果要不是他急中生智,迅速改变方向的话,说不定这会儿他已经在它的腹中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的蟒蛇,自然对它一点儿也不了解,尤其是毒性这一块。

现在一般的毒对他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但是这条雪蟒如此特殊,毒性应该也不一般,万一又是那种连他的五行之气都逼除不了的毒,那还是相当麻烦的。

所以他肯定不会贸然和它贴身肉搏,如此太不明智。

“是时候让你尝尝我的威力了!”

上窜两百米的柳飞望着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鹰眼一凌,无数鹅毛大雪立即向他四周涌来,以极快的速度凝成了一把把长剑,紧接着一把把长剑又迅速融合成一把似乎可以轻松劈天裂地的巨剑。

“海纳百川!”

柳飞手握巨剑把柄,让巨剑带着他继续上窜两三百米,随后俯冲而下。

风在嘶吼。

山在颤|抖。

巨剑似乎在咆哮……

柳飞和巨剑此时放佛已经融为一体,柳飞即是巨剑,巨剑就是柳飞。

在之前使用“海纳百川”这个大招的时候,柳飞从来没有这种“人剑合一”的感觉。

可以说,在战斗状态下,他这一招的威力又提升了很多。

修炼可以提升。

战斗无疑提升得更快。

不能说他享受这种一秒天堂,一秒地狱的战斗,必须得说当战斗来临时,拿出比修炼时更高的注意力和专注度是必不可少的,与此同时,还要有舍我其谁,无人可挡的大无畏精神。

巨剑似乎被柳飞的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所感染,剑体寒光更胜,剑刃锐利更甚。

饶是巨蟒的身体坚如磐石,这一巨剑刺下去,也能刺出一个窟窿出来。

说到这,那就不得不说,柳飞此番并没有采用他最擅长的“劈”的方式。

毕竟这条巨蟒的身躯实在是太过庞大,一剑劈下去的话,受力面积太大,肯定会使巨剑的锐利度大减,而一剑刺下去的话,受力面积很小,再加上他又是俯冲而下,必然可以使巨剑的锐利度大增。

这一剑只要能够吃准部位,让雪蟒没得躲,它即使不死,也是重伤。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他距离雪蟒不到一百米的时候,雪蟒突然冒出了九个头,随后九个头一起张开血盘大口,迎向了柳飞。

“卧槽,怎么会这样?”

看到这画面,柳飞神色大变,快速地眨了两下眼,根本就没有分清楚到底哪个是真的,那些是假的!

情急之下,他迅速改变下刺的方向,试图往它那没有“分身”的身体上刺。

目前它可是张着血盘大口呢,在不了解它毒性的情况下就贸然往它的嘴里刺的话,实在是太过冒险。

不过他下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雪蟒上窜的速度又实在是太过迅疾,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太短。

而无时无刻不想把他给吞了果腹的雪蟒显然也不会放弃如此绝佳良机,他改变方向,它的九个头也跟着一起改变方向。

这是吃定他了……

柳飞自知逃不过去了,怒吼一声,迅速让飞雪凝成众多长剑一起刺向蛇头。

一个个蛇头在长剑的攻击下是消失了,不过柳飞却是悲剧了。

因为他距离真正的蛇头只是咫尺之遥……

望着它那黏糊糊的血盆大口以及锋利无比的毒牙,柳飞头皮发麻,浑身的毛孔放佛下一秒就会炸裂。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子不管了!”

尽管很恶心,尽管很吓人,但是柳飞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拿出孤注一掷的决心的话,他很有可能没命了。

所以他将体内所有的能量都施加在巨剑之上,将眼一闭,不管不顾地从雪蟒的嘴中刺了下去。

要知道雪蟒此时是向上立着的,身体很大的一部分都是悬在空中的,柳飞从它的嘴中刺下,就像是在竖立的遂道中俯冲一样。

这种感觉很刺激,只是粘稠的液体和雪蟒的内脏什么的也把他给裹得喘不过来气。

他知道他这个时候必须得完全释放,不然的话,一旦捅破不了蟒蛇的身体,他将留在它的腹中,成为它的美餐。

刺入雪蟒的体内后,巨剑的速度虽然下降了不少,但是那股子排山倒海的威力依然在。

体内的剧烈疼痛感让雪蟒也彻底疯狂了起来,它大幅度地扭动着身体,希望能够缓解这种疼痛感。

如此剧烈摇晃的状态,无疑让巨剑向下俯冲的威力进一步减小,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它不再是直上直下立着的状态,巨剑很快便从它的身体上开了一个窟窿,带着柳飞冲了出来。

满身都是些恶心东西的柳飞都还没有来得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呢,雪蟒那巨大的尾巴便直接将他扫飞。

“啊……”

“噗通!”

柳飞痛呼一声,飞出几十米,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挣扎着从积雪中站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阵反胃,立即祭出能量,将那些乱七八糟的脏东西全部震离身体,望向一边挣扎着,一边往群山中逃窜的雪蟒。

“呵……还想跑?我还活着,那就意味着你的末日来临了。”

柳飞冷哼一声,拿起通体是血的巨剑,快速冲向雪蟒,随后一跃而起,朝着它疯狂地劈了起来。

劈了几十下之后,雪蟒血流如注,最终倒在了已经被鲜血所染红的积雪中,一动不动。

“噗通!”

见它终于死了,柳飞向后一仰,倒在了雪地上,也是一动不动。

他实在是太累了。

要知道在大战前,那个专坑他的妹子可是又褫夺了他不少的能量。

他是在托着疲惫的身体和它打,能够取得这样的结果,真的很不容易。

“哥哥,取蛇胆,取蛇胆啊!”

正在大口喘着粗气的柳飞,听到一直装死的龙魂终于说话了,瞬间无力吐槽道:“呵呵……你倒是很会选时候啊……”

龙魂笑道:“那是必须的。这可是你选择的,所以你就是含着泪也要走完。而且并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实在是无能为力,我之前消耗太大,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出手了,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柳飞一坐而起,握着貔貅吊坠道:“喂,你能不能别张口闭口就说你消耗太大?我听着真心头大。”

龙魂道:“罢了,罢了,本来我是想做好事不留名的,看你这样子,看来是不说不行了。这么说吧,如果不是我暗中出手帮助她挡了一下,你现在要想再见到你的小寒寒的话,恐怕得到她的坟前了。”

一听这话,柳飞恍然大悟。

难怪落寒硬抗了药王的那一下重击,没有丢命,原来是这个原因。

他干笑一声道:“没想到是你在暗中帮她,感激,真心感激。”

龙魂很是谦逊地道:“甭客气,这是人家应该做的。不过你如果实在想感激的话,那就再牺牲一下,让人家再吸取一些你的能量吧。不要太小气嘛,人家吸取你的能量后,你的实力虽然会下降,但是只要你勤加修炼,恢复的速度肯定要比你修炼突破的速度快很多……”

柳飞脸一黑:“我说妹子啊,你也太贪心了吧?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刚杀了雪蟒,你还想咋样?”

龙魂道:“这叫冒着生命危险?这只能算个预热好吗?我貔貅要用的东西,肯定是极难得到的,所以你在选择走这条路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才是。”

听到这话,柳飞差点泪奔。

这还只是预热?

那其他的东西岂不是一个比一个难?

这特么到底是要炼制什么样的药浴?也太丧心病狂了!

龙魂见柳飞不吭声,轻笑道:“怎么,后悔了?那好办呐,你就让我继续吸取你的能量呗,反正让我恢复生龙活虎的状态,需要的能量也不算太多,你也就是要降到天级初期或者地级后期的水平而已。”

顿了顿,她继续道:“以你的天赋,这对你而言都不是个事,再修炼回来就是。如果你走炼药浴这条路的话,万一把命都给搭进去了,那可就连炼都没得炼了!”

柳飞苦笑一声道:“你敢出来吗?看我不掐死你!”

龙魂笑嘻嘻地道:“那你敢进来吗?看我不吞了你!”

“……”

柳飞真是懒得和她扯淡了,这就是一个十足的调皮鬼啊,和她较劲下去,肯定是没完没了。

他来到巨蟒的身旁,用巨剑刺破雪蟒的身体,取出了像篮球一样大小的蛇胆。

龙魂见柳飞眉头紧锁,一脸愕然的样子,笑道:“你别这种表情嘛,这可是好东西,我让它变小,方便你携带和保存。”

她话音刚落,貔貅吊坠散发的五颜六色的光芒铺洒在蛇胆上,蛇胆迅速变得如同弹丸一下大小。

柳飞将其收好后,龙魂又道:“小哥哥,你把它的毒牙全部都给拔了,那也是好东西,对你肯定有用。”

柳飞很是无语地道:“为什么又在哥哥面前加一下‘小’字?”

龙魂“噗嗤”一声娇笑道:“我喊你哥哥其实是迫不得已,加一个‘小’字呢,是想时时刻刻提醒你,我比你大太多太多,你要对我心怀敬畏之心,今后多多听话,不要顶嘴,不要质疑,不要……”

柳飞连忙道:“停停停,要不我喊你姐吧,而且还可以加一个‘大’字,彻底满足您老人家所说的敬畏之心,你看怎么样?”

龙魂道:“不行,她不接受姐弟恋!”

她?姐弟恋?

一听这话,柳飞整个人都要石化了,哭笑不得地道:“你……你别想一出是一出,什么姐弟恋?她又是谁?”

龙魂很是调皮地道:“你猜!你要是能猜准,我让现在正抱着你睡的那位彻底消失,再也不缠着你。”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