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12章:你有对不起我吗

第812章:你有对不起我吗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05  |  更新时间:

有种遗憾叫“擦肩而过”,有种尴尬叫“虚晃握手”。

比伯·希尔本已兴致冲冲地伸手相迎了,谁曾想柳飞竟然故意从他的身旁闪了过去,和马克·哈森嘘寒问暖起来,这是赤果果的挑衅与羞辱啊!

他的那点塑造表面上和解的心思瞬间荡然无存不说,新仇旧怨以闪电般的速度涌上心头。

“柳飞,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人都是有底线的,你不要一而再地挑战老子的底线。”

“老子告诉你,不管是谁护着你,向着你,老子都要让你好看,让你身败名裂!”

“像你这种没素质,没礼貌,蛮横自大的野蛮人和乡巴佬就该滚出世界商界,不然真给世界商界丢脸,严重损害商人形象!”

……

比伯·希尔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似的炸裂了,也不管会议室里站着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赫赫有名的资本大鳄呢,立即指着柳飞滔滔不绝地呵斥了起来。

原本愉悦轻松的气氛瞬间变得安静且紧张。

马克·哈森不停地向他使脸色。

约翰·福罗完全难以置信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沃克·布通以手扶额,直接看向了他的老子,凯撒·希尔,他知道除了凯撒外,这会儿恐怕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个年轻气盛,罔顾大局的家伙了。

凯撒·希尔也是被他给整得有些难堪,这次释放善意之行如果因为他们希尔家族出现纰漏的话,事后九大家族要是一起拿希尔家族说事,那让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慌忙窜到还在滔滔不绝训斥的比伯·希尔的身旁,一把捂住他的嘴,小声道:“你给老子闭嘴,你难道还嫌给我们希尔家族捅的篓子不够多吗?”

“我捅篓子?”

这本就是一句老子训斥儿子的话,但却意外重击了比伯·希尔脆弱的心灵。

这几年他为希尔家族忙前忙后,可是倾尽了心血,更是得到他这个当父亲的以及希尔家族内部人员的肯定啊!

为了对付柳飞这个疯子,捍卫希尔家族的切身利益,他冒着很大的风险,冲在第一线,和柳飞死磕,身上所扛的压力可不比他这个当父亲的小。

现在倒好,竟然被他一句话全盘否定,悉数变成了“捅娄子”,这怎能不让人心寒?

“爸,我是你儿子,还是他是你儿子?你们一个个就是想向他卑躬屈膝,也不用踩在我的尸体上吧?我就是不爽他,不待见他,非常憎恶他,和他有深仇大恨,怎么了?有错吗!”

他这话一出,会议室里再次一片哗然。

不了解情况的话,听到他在这种场合将他和柳飞之间的矛盾彻底公开化表示很震惊。

了解情况的则是相当无语,这特么不是捅娄子,那什么是捅娄子?咱有点情商行吗?你都多大了?现在真不是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

凯撒·希尔也意识到自己伤及到儿子内心脆弱的部分了,他这些年一直在证明他是希尔家族最适合的接班人,是可以干掉柳飞的那个人,他为此做了很多事,且不论结果如何,确实不容易,他刚刚确实不该在情急之下那样说的,这很容易引起他的逆反心理,让局面更糟糕。

所以想了想,他连忙小声安抚道:“比伯,这个时候你千万别激动,也别一根筋,刚刚确实是我说得有问题,这个咱们回家再说。”

比伯·希尔心绪稍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沃克·布通边摇头边走到凯撒·希尔的身旁,将声音压得极低道:“这里的一切竟然全部被国安局方面和华州方面掌握了,刚才他们发来消息,说对我们,尤其是对比伯的表现极其失望,让他立即道歉,并需要采取切实行动补救。”

顿了顿,他继续道:“他们还特别强调,我们释放善意的行动不能只停留在表面上,那是敷衍他们!”

“这……”

凯撒·希尔扫了一眼四周,再次无语了,米国国安局还真是无孔不入啊,他们的一举一动竟然完全被他们监控着呢,这下他就是有意想维护儿子的尊严也不行了。

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商不与官斗……

“比伯,立即给柳总道歉,你怎么能这么说柳总呢?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凯撒·希尔先是大声说了一句,然后又赶紧向比伯·希尔嘀咕了几句,加以解释。

谁曾想这个儿子今天就像是吃错药似的,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的解释,直接咆哮道:“我凭什么要给他道歉?他算老几啊?这里但凡还有点自我判断能力的,谁好意思否认我刚才说的那些话。”

约翰·福罗摇头道:“比伯,你刚才那么说柳总确实非常不妥!”

这是上来就打脸了,瞬间让比伯·希尔好不尴尬。

沃克·布通、马克·哈森等人也是相继表态,比伯·希尔无疑是一次又一次被直接打脸!

而且他们打脸,他也没法反击啊,这些人可是和他父亲齐名的,在世界商界绝对都算得上是金字塔尖的大人物……

柳飞看到这画面,暗笑不已。

看来这个比伯·希尔已经被咱给虐得彻底留下心理阴影了。

刚才咱就是故意刺激了他一下,结果他就失去理智,上当受骗了。

现在好了,就是这么一个小计策,咱该知道的和不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

刚才沃克·布通和凯撒·希尔小声嘀咕的时候,是已经把声音给压得极低了,再加上那会儿会议室里非常嘈杂,所以一般人很难听到他们嘀咕的内容。

但是我修炼到这个层级的人,听觉的敏锐程度已经是“掉针可闻”难以形容的了。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哪怕他们不张嘴,只要发出声音,哪怕声音再低,我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现在在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已经揭晓了,就是米国国安局,咱之前也有猜到这种可能,所以并不意外。

只是米国国安局为什么这么做,确实得好好地琢磨琢磨。

“暂时不管了,我就这么假装一脸懵逼的样子,静静地看着你们自己人打自己的脸就好!真特么爽!”

柳飞暗自嘀咕了一句,一脸无辜和“委屈”地看向比伯·希尔等人。

面红耳赤的比伯·希尔留意到柳飞的表情后,火气更胜,他是不能对约翰·福罗、沃克·布通以及马克·哈森这些长辈说什么,但是他可以继续骂柳飞。

所以他就像是一个完全失控的泼妇一样指着柳飞大骂道:“王八蛋,你还好意思装无辜,你在暗地里干了多少伤天害理,丧心病狂的事,恐怕你心里最清楚,你这样的人早晚有一天会下地狱,老子……”

“啪!”

“啪!”

“啪!”

……

他刚说到这,已经气得肺都快要炸的凯撒·希尔,实在扛不住约翰·福罗、沃克·布通、马克·哈森以及在实时监控他们的国安局的压力,二话不出,左右开弓,朝着比伯·希尔就狂扇了四巴掌,同时也把会议室里的噪音给扇没了。

看到比伯·希尔左右面颊上残留的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众人面面相觑。

这巴掌扇得真特么力道十足啊!

只是让人费解的是希尔家族好歹也是米国十大家族之一啊,什么时候怕过柳飞?比伯·希尔固然无礼,固然有失风度,但是他这个当父亲的也不至于一点面子都不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开扇吧?

要知道比伯·希尔现在在世界商界也是有头有脸的风云人物,被当众这么扇,这让他今后还怎么见人?

“你……”

“立即道歉!”

“我没错!”

捂着脸,双眼通红的比伯·希尔瞪了凯撒两眼后,扭头就走,凯撒·希尔也没有追,而是直接放狠话道:“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会议室,从今以后你就不是我凯撒·希尔的儿子,也不是希尔家族的人,希尔家族的一切自然也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呵呵……”

比伯·希尔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一笑,继续往门口走。

约翰·福罗、沃克·布通等人都看出来了,这小子已经完全失去理性了,这个时候不能只来硬的,不然真的不好收场。

他们赶紧亲自追上比伯·希尔,拦住他,然后小声劝说了一番,马克·哈森也是象征性地劝了凯撒·希尔两句,让他消消火。

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比伯·希尔还是回来了,他很不情愿地冲着柳飞道:“对不起,刚才确实是我无礼了。”

柳飞侧耳道:“你说什么?这里太嘈杂了,麻烦大家都安静一下!”

“……”

扫了一眼瞬间鸦雀无声的会议室,比伯·希尔紧攥着拳头道:“柳总,对不起,是我口无遮拦,脏话连篇,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放在心上。”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比伯先生,你这话说得很奇怪啊!你有对不起我吗?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看他嘴角挂着邪笑,故意羞辱他的样子,比伯·希尔简直要疯了,不过想到家产,想到继承权,想到在暗处监控他们的国安局,他只得咬着牙,硬着头皮道:“你是一个好人,并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说?”

围观的众人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惨!

太惨了!

希尔家族的少东家竟然被柳飞给“羞辱”成了这个样子……

凯撒·希尔心里也是在滴血,但是没办法,这是他自己捅的篓子,他就是付出任何代价,也是把这篓子给补上!

比伯·希尔咬着嘴唇道:“是我一时头脑发热,逞口舌之快,主观臆造的,确实是很不负责任的言论,我将深刻检讨,今后绝对不会再发表这样的言论。”

听他这么说,柳飞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手下猛然用力,他痛呼一声,柳飞又立即抓住他的手腕,帮他把脉道:“你这是气血旺盛,内分泌失调,最近压力太大导致的,所以情有可原,无妨,无妨!只是冒昧地问了一句,你最近是不是吃了太多我的海鸣制药公司生产的培元丹啊?那东西虽好,但是绝对不能天天吃啊,你要节制!”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