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08章:表白界的一股浊流

第808章:表白界的一股浊流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70  |  更新时间:

白衣男子的出现算得上是此次拜祭之行的小插曲。

不过也让柳飞等人深刻意识到一件事,暗中涌动的势力绝非一两个,是敌是友暂且也不明朗。

海盟还完全没有到制霸整个异能者的程度,对于这一点他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打铁还需自身硬!

无论是将来对付这些暗中涌动的势力也好,还是对付妖族也罢,他们都必须想方设法地提高自身的实力,如此才不至于陷入被动的境地。

将一百六十个异能者相继送走后,柳飞、蝎子和幽狐三人回到海鸣山。

他们并没有回别墅,而是走到海鸣山中,一边逛一边聊了起来。

柳飞道:“火炎宗的事悬而未决呢,现在又冒出一方新势力,咱们任重而道远啊!”

幽狐长叹一声道:“是啊,今年还真是多事之秋。其实要不是那白衣男子太过无礼,太过嚣张,用正常的邀请的方式的话,去一趟探探底也无妨。”

蝎子干笑道:“我就纳了闷了,之前已经冒出几个以‘入流’自居的人嘲笑咱们是不入流的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到底是谁给他们的底气?”

听他这么说,柳飞突然想到他在阴差阳错之下,将貔貅的一缕龙魂从妖域带走,影响到镇压妖族的法阵后,兰姨曾经说有人要找他算账,但是被她给劝止的话。

能够让她出面劝止的,实力即使和玄妙阁不是旗鼓相当,估计也弱不到哪里去。

这也就意味着还有一些隐藏的门派,而且很有可能是系统修炼,拥有一定历史和修炼底蕴,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玄妙阁一直那么神秘,从来没有人发现其总部所在,估计是因为有强大的结界将其笼罩在其中的缘故,其他门派有可能也是这样。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尽可能地动用一切力量多去查查这些门派,争取做到知己知彼。

不然总是在这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和他们打交道,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海盟而言,都实在是太被动了。

想到这,柳飞看向幽狐道:“你带人在暗中,利用一切办法调查那些潜藏的门派,顺便好好查查火炎宗。这也过去有段时间了,火炎宗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实在不让人安心。”

蝎子笑道:“你就放心吧!之前无论是你在西北大沙漠猎杀了好几个火炎宗弟子,还是海鸣山的闹鬼风波,估计都让火炎宗忌惮了,更别说你现在是海盟的掌舵人,麾下有一百六十个异能者呢,火炎宗势必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所以对付火炎宗的事倒还不是太迫切。”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觉得吧,接下来咱们还是要把精力放在恒城鼠疫后续的调查上面!妖族出现了,我想你们应该也都确定主导恒城鼠疫以及搞鼠崇拜的是个什么东西了!”

其实,这个在妖族没出现之前,他们就有这方面的大胆猜测了。

毕竟不往这方面想的话,很多事情解释不通。

妖族的出现只不过是让他们完全确定了而已。

蝎子说得没错,相比于对付火炎宗,这个显然更迫切些,而且还可以视为将来对付妖族的热身。

如果他们能够成功灭了鼠妖,相信会再次让海盟士气大涨的。

当然,谈到这些,他们又不免联想到了最近显得有些沉寂的长白山天池。

自从它爆发后,它可是和东海大裂缝一样,时常闹出点动静的。

现在东海大裂缝已经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它倒藏着掖着起来了,这显然有些不同寻常。

柳飞本来不想提这事的,他担心会给幽狐、蝎子以及海盟的其他人施加额外的巨大压力,让他们都被压得喘不过来气,但是想了想后,他还是决定说了。

“虽然说目前我们的目标是妖族,但是长白山天池那边绝对不能忽略,更不能不防!”

“我勒个去,你干嘛要说出来啊?大家心照不宣不就行了?你这么一说出来,咱们的压力得有多大,你知道吗?”

不出柳飞的所料,他这么一说,蝎子立即嘟囔了起来,不过显然是有些戏谑的意思,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

幽狐也是不由自主地吐了一口粗气道:“东海大裂缝这边是妖,万一长白山天池那边是魔,是不是有‘妖封于海,魔禁于山’的意味?那是不是意味着之前在东北雪原遇到的实力高深莫测的黑影人很有可能……”

“尼玛,幽狐,我真想暴揍你一顿啊,如果说飞哥是点而不破的话,你这完全是彻彻底底给分析了个遍!这还让我们怎么活啊?”

听他这么说,柳飞和幽狐相互看了一眼,全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有些事情,不是他们不想面对,就不会发生的。

之前种种苗头、现象等等都指向了现在这种局面,他们应该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才是。

而且又不是只有他们海盟要对付这两大势力,那些自称“入流”的家伙们肯定也一直在暗中应对。

或许是人家压根就瞧不上他们,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们分享这些而已!

柳飞拍了拍幽狐和蝎子的肩膀道:“有些事既然注定躲不过,那就坦然面对吧。不要忘了异能小组的责任、海盟的使命。”

蝎子伸了个懒腰道:“经历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早就淡定了,面对就面对吧,无所谓啦,反正我们又不可能被吓得上吊自杀!只是在这之前呢,我得好好地休息一下,最近真特么太累了!再这么累下去,我感觉自己会活活累死。”

见他“变脸”比翻书还快,柳飞和幽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柳飞道:“搞一场游戏直播再休息吧,我可是听公司那边反馈说,你的粉丝们可是想死你了。”

蝎子苦着脸道:“你们说我容易吗?既要卖命,又要赚钱!你们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要不接济我一点?”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丹药!”

“还是兄弟你对我好啊,成交!”

看他瞬间眉飞色舞起来,倦意全无,而且也不提赚钱的事了,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他说的这些都是幌子而已,说白了,他就是想预订丹药的。

目前在药王宗搜集到的那些药材、炼丹秘籍什么的都已经被送到了海鸣山,柳飞肯定是要着手炼丹了。

其实,要不是龙魂坑他,让他的实力大降的话,他已经达到了《元气五行诀》中所规定的炼制《元气五行诀》中那些丹药的条件了。

说起来还是蛮可惜的。

不过大可以先钻研着,而且看看能不能把药王的炼丹秘籍和《元气五行诀》中有关炼丹的部分融会贯通,炼制出极品丹药。

落寒所说的有关药王师祖曾经在炼药方面战胜巫族大巫的传说,也足以证明药王这一脉并不是一直这么坏。

只是药王野心太大,想把整个异能界都当成狗一样奴役,为他服务而已。

这也就注定他们这一脉的炼丹之术绝非都是带着副作用的。

这需要柳飞火眼金睛,好好甄别,然后汲取精华,去其糟粕,为我所用。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并且分派了任务后,各自离去。

柳飞回到别墅,往床上一倒就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之中,他感觉到有人爬到了他的身上,而且浑身上下散发着十分好闻的香气,这香气就像是兰姨身上散发的一样,他浑身一个激灵,立即睁开眼。

当看到是瑾萱后,他倒吸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抽了两下鼻子,发现她身上散发的香气虽然也十分好闻,但是和兰姨身上的还是不一样的。

刚才明显是幻觉……

“我这脑子里想什么呢?”

柳飞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看了看还趴在他身上,用手托着香腮看着他,身前的傲然完全覆在他小腹处的瑾萱,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赶紧起来啊,她们几个呢?”

瑾萱小声道:“她们在张罗晚饭呢,我是悄悄溜进来的,嘿嘿嘿!话说老公,你最近怎么这么忙啊,总是看不着踪影,咱们这么聚少离多,我觉得你马上就要被其他女人给拐跑了。所以我决定,明天就和你一起去把结婚证给领了!”

“明天……”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真的想过每天都有可能成为寡|妇的生活?”

瑾萱立即捏了一下他的鼻子道:“你休要吓我,我不允许你死,你要是敢死,我一定亲自到阎王那里把你给揪回来!而且退一万步讲,只要能够和你成为夫妻,当寡|妇又怎么了?我一个在棺材里躺了那么久的人还会怕这个?大不了到时候我陪着一直躺在棺材里就是,咱们生同衾,死同穴!”

柳飞苦笑一声道:“这哪里是我吓你啊?分明就是你在吓我!”

“咯咯咯……”

瑾萱娇笑几声,柔声道:“人家这明明是在向你表白!”

“表白!”

柳飞眼前飘过无数黑线,这样的表白真是独树一帜,堪称“表白界”的一股浊流啊!

“就这么定了,咱们明天就去领结婚证,然后回来后就洞房!”

见柳飞已经被雷得无言以对,瑾萱也懒得和他废话了,直接敲定,然后起身就要走。

柳飞一把抓住她的香肩道:“明天……明天不是你出专辑的日子吗?肯定很忙的……”

瑾萱道:“正因为如此,所以要好事成双啊!你难道就不担心万一我真成大明星了,我就不要你了吗?”

“我倒是想这样呢。”

“你说什么?”

瑾萱一气之下,将身体猛然下滑,然后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胸膛。

柳飞不仅没喊疼,没喊住手,反而是一脸享受,不停地倒吸气,瑾萱怔了怔,当察觉到身前的异样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身前的傲然已经滑到他小腹下方的位置了……

她慌里慌张地站起身,看了一眼还躺在那里的柳飞,连忙双手捂脸,转过身道:“这下你明天更得跟我一起去领结婚证了,不然从明天开始,你就将正式成为一个太监,哼!”

柳飞干咳一声,以手扶额道:“这也太冤了吧?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瑾萱一字一顿地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柳飞瞬间无言以对。

这话说得好委婉,还有内涵,好有道理,可是反过来看,她不也是这样吗?

如果她是个男的……咦,算了,还是个女人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