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05章:爱的滋养

第805章:爱的滋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03  |  更新时间:

“三星将死了,药王死了,药王宗就这样被灭了?”

“卧槽,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下咱们海盟要彻底名震异能界了,试问从今以后,谁与争锋!”

……

看到药王宗的一众爪牙投降了,海盟的众人立即狂欢了起来。

柳飞则是难得一见的陷入到发呆的状态。

这一切实在是太梦幻了,梦幻到让他都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了。

他缓了好一会儿,立即让在外包围的特警和异能小组的人进来,对药王宗的爪牙进行抓捕,同时对整个地下城堡进行大搜查。

他并没有呆在城堡,而是直接带着云落寒来到京城大医院,亲自动手给她疗伤,待给她处理好伤口后,他才长吐一口气,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这一昏就是五天四晚。

在他醒来的时候,他恍然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按理说他受得伤并不是太严重,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才是,说到底,还是怒星的那粒丹药带来的副作用。

它让他的心神、体力和能量都透支了,而且丹药本是药王给怒星量身定做的,和他并不是太匹配。

若不是因为有完美体质在,他这么冒险吞下丹药,搞不好会一直昏迷不醒。

但是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吞下这一粒丹药,对整个战局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

他本身也是准备了药王炼制的丹药的,那丹药的功效和怒星的丹药绝对没有可比性。

诚然,他吞了事先准备的丹药,也会实力大增,但是绝对达不到吃了怒星的丹药的高度。

在大战三星将,甚至药王的时候,就很难爆发出更大的能量,能不能最终拿下三星将和药王还不好说。

他正想着呢,蝎子、幽狐、耿明远等人皆是万分崇拜地看着他,不过没有一个人说话。

柳飞干笑一声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行注目礼吗?”

蝎子坐到床边,一把拉住柳飞的手道:“飞哥,你是不是还在犯浑呢?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带领我们干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那可是药王宗啊,实力是绝对碾压我们的存在,结果就这样被彻底灭了,现在整个异能界都震动了,众多的异能者争先恐后地要加入我们海盟呢!”

缓了缓,他继续道:“按照目前这趋势,我估计加入海盟的异能者能够达到整个异能界已知异能者的半数,也就是说咱们海盟在异能界可以占据着半壁江山啊,今后还用得着怕那些杂七杂八的宗派?”

柳飞直接给他浇了一盆冷水道:“然而咱们最终要对付的目标一直都不是那些宗派……”

蝎子将头一低,有些郁闷地道:“让咱们插着翅膀再兴奋地飞一会儿不行吗?这次多爽,多解气啊?”

柳飞哈哈大笑道:“我只是随口一提,其实我心里也非常高兴。”

幽狐道:“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们盘点了此番大战。能够最终胜利主要得益于以下几点,一,前期准备充分很关键。”

柳飞点了点头,深表赞同。

他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要不是前期准备充分,根据不同情况制定了两个计划,而且还提前演练了,他们确实很难赢。

就以上来就把怒星给杀了举例,为了让他分心,柳飞可是直接将还魂镜和镇魂珠这两大神器都拿出来了。

为了放“海纳百川”的大招,他更是把怒星给故意引到了有水流的地方。

而为了在大战中能够确保有水这个载体,他还提前让人在他们大战的区域里挖了很多的大水坑。

所以他能够频繁使用大招,并不是他可以操控更远距离的水了,而是提前挖了足够多的水坑。

除此之外,单就用飞箭攻击怒星,再用反弹大阵反弹飞箭,然后再让飞箭和巨剑对怒星进行双面夹击,这一系列步骤,他和十几个异能者提前演练了不下于十遍。

他更是直接将《乾元谱》中的奇门遁甲之术和法阵有机结合了起来,力争让他们的攻击迅疾而又直中要害。

事实证明,他提前做得这些都没有白费。

上来就把怒星给杀了,缔造了一个十分经典的以弱胜强的案例,为接下来干掉煞星和流星,乃至反击药王宗都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假设他没能及时杀掉怒星,讲真,全军覆没的很有可能是他们……

怒星继续道:“二,咱们铤而走险,让海盟中人吞下药王宗的丹药,而你也吃了怒星的丹药。”

这确实也是十分关键的一环。

如果不吃丹药,以他们的实力,恐怕都不够药王宗的人打的!

这是出其不意的一招,无疑也是一个好招。

而为了在暗中从药王宗那里搞到这些丹药,而且还不被他给发觉,他几乎是动用了一切能动用的人脉,耗资更是以亿计,绝对算得上是大出血。

而他的大出血显然也获得了巨大的回报,毫不夸张地说,这回报绝对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端掉药王宗一事将对今后的很多事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至于他冒险吃丹药一事,那就不用赘述了。

幽狐很是认真地继续道:“三,落寒,她冒死主动出击那一下,对于最终杀了药王实在是太重要了。另外,也是她用自己的办法确定了药王宗的老巢所在,不然我们都不一定能找到。”

这一点,柳飞也是完全赞同。

落寒当时以玄妙阁中人的身份主动出击,至少帮他们分走了药王三分之一的能量!

如果有这些能量在,巨剑很难落得那么快,又很难在变成飞龙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了药王。

她在这次大战中确实立下大功了!

幽狐道:“四、那条突然出现的飞龙;五,海盟、异能小组和巫族的勠力同心!”

说到这,他像蝎子和耿明远一样目不转睛地看向柳飞。

柳飞干笑一声道:“总结得非常好啊,你们为什么又这么看着我?”

三人异口同声地道:“飞龙!”

说实话,柳飞现在也没有完全搞清楚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毕竟两缕龙魂一直是在貔貅吊坠中帮助他,怎么突然以巨剑为载体,幻化成飞龙的形态,亲自上阵了?

而且那条飞龙就像是集齐了三缕龙魂的真龙一样,那威力真给人一种毁天灭地的感觉,似乎又完全不像是两缕龙魂所为。

想了想,他看向三人道:“这个……我也没搞清楚,而且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等我搞清楚了,再详细告诉你们吧。落寒怎么样?海盟的其他兄弟怎么样?”

耿明远道:“就你最吓人,一昏就这么多天,他们都没有大碍了。”

“我去看看落寒。”

说着,他便掀开被子下了床,蝎子连忙道:“你……你真的没事了?”

柳飞道:“除了很虚以外,好像也没有什么。”

蝎子猛然凑头到他耳旁道:“告诉你一个足以让你不虚的消息,我们在药王宗的老巢发现了很多世所罕见或者压根就没人见过的药材!同时,还发现了几本上乘的炼丹秘籍!”

一听这话,柳飞立即两眼放光道:“药材呢?秘籍呢?”

蝎子笑道:“作为对你的奖励,组织已经决定了,做好相应的备案后,将会让它们送到海鸣山供你研究!你可一定要研究研究炼丹这一块啊,虽然说药王宗炼丹害人,但是如果你能够反其道而行,去除炼制出的丹药的副作用,那海盟所有的兄弟们可就都有福了!”

柳飞指了指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来到云落寒的病房,当看到云飞鱼和云小白都在照顾她时,他走到他们身旁,刚想说话,云落寒连忙坐起身道:“先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千万不要说,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虽然很凶险,但是我也通过这一战让他们所有人对我这个巫族圣女刮目相看了,嘻嘻……”

看她还是笑得那么美,那么单纯,柳飞道:“这次你的功劳比我大!从今以后,巫族但凡有任何事,只要一句话,海盟必定全力以赴!我知道这样说有些生分,但是我这话是代表所有的海盟人说的!”

云飞鱼连忙道:“飞哥,即使如此,也是太客气了。怎么说呢,对于落寒被药王出招打成那样一事,我确实很揪心,甚至很生气,但是关键的是结果,有惊无险,而且还帮助你们灭了药王宗。我真的对有她这个好妹妹而感到自豪。”

顿了顿,他继续道:“另外,你能够带领大家以弱胜强,一鼓作气端掉药王宗,真的给我极大的震撼!我虽然秉持的是避世的态度,但是体内流着的血一直都是沸腾的。我想和海盟合作应该是迄今为止,我为巫族做的最好的一个选择。”

“咯咯咯!”

“咯咯咯!”

……

听他这么说,柳飞还没什么反应呢,云落寒已经笑成了一朵花。

云飞鱼当即道:“看你那傻笑的样子,还有一点圣女样?必须得澄清,我震撼归震撼,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巫族要入世了,今后我们还是要秉持祖训,继续避世。”

云落寒娇笑道:“好好好,那亲爱的哥哥、小白哥哥,你们能暂时回避一下,让我和先生聊两句悄悄话吗?”

“你……”

云飞鱼和云小白相互看了一眼,全都无语了,这还有什么是他们听不得的?

不过想了想,两人还是离开了病房。

柳飞坐到床边,笑道:“说吧,你想和我说什么悄悄话?”

云落寒二话不说,立即伸出藕臂勾住他的脖子,用香唇堵住了他的嘴,轻轻地吻了好一会儿,然后松开他道:“我要说的都在这里呢。”

柳飞干咳一声,哭笑不得地道:“你这古灵精怪起来恐怕连香月都要甘拜下风了。”

云落寒冲他吐了吐灵舌道:“你一直在用能量滋养貔貅吊坠,肯定也要用爱来滋养我啊,不然我怎么能像貔貅吊坠一样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帮助你呢?”

听到这话,柳飞匪夷所思地看向她。

她这显然是知道飞龙来自貔貅吊坠了,这……这是怎么知道的?

在此之前,除了他和兰姨外,可是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