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04章:因为你是我的先生

第804章:因为你是我的先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0  |  更新时间:

在这么生死存亡的时刻,看到柳飞一惊一乍的,别说海盟的人如同丈二的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就是药王宗的人也是面面相觑,暗想这家伙在搞什么呢,是不是被折磨疯了?

柳飞根本就没有心思去顾忌他人的看法,他深吐了一口气,试探性地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你……妹……”

“的”依然没有说出口,貔貅吊坠确实变得更加冰凉了,而且似乎在帮他消除万虫噬体的感觉。

“你……”

柳飞故意省略了一个字,貔貅吊坠又瞬间变得滚烫起来,他连忙改口道:“妹……妹!”

貔貅吊坠不仅再次冷却,而且吊坠里的两缕龙魂也不再是装死的状态,突然间变得非常活跃,似乎像是在跳舞一样。

“尼玛,敢情是因为我称呼有误,它们才如此针对我的?”

想到称呼它们为“兄弟”和“妹”,它们截然不同的反应后,柳飞真有一种捶胸顿足的冲动。

丫丫的呸的,怎么老是我遇到各种奇葩啊?

从古墓中走出来的那位“祖宗”张口闭口就喊老公,如今貔貅吊坠里的这两位祖宗竟然引誘着喊妹妹……

苍天呢,它们可是貔貅的两缕龙魂啊,那貔貅可是上古时期叱咤四方的“战神”,什么时候开始装嫩了?

难道纯属是为了好玩?

你贪玩,咱也能理解,天性使然嘛,但是这么个玩法,是不是贼不要脸了?

“啊……”

两缕龙魂似乎感应到了柳飞心中的想法,立即让貔貅吊坠变得滚烫无比,柳飞再次痛呼了起来。

药王宗的一男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嚷嚷道:“这家伙是不是有病啊?这声音听着就像是女人叫……床似的!立即杀了他,真特么污染耳朵!”

早就让拂尘蓄势待发,却是没有出手,一直在看柳飞像个小丑一样在那表演的药王见他如此,也是受不了。

他摇头道:“柳飞,你是不是投错胎了?或者应该去泰国一趟?”

“老东西,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柳飞猛然站了起来,立即引得一片惊呼。

药王大惊,抓紧吹金哨,但是对柳飞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了。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用手握着冰凉无比的貔貅吊坠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这是以丹药中的某种成分为媒介,以哨音为诱发手段的高级幻术吧?其实我并没有中毒,身体里也没有万虫在吞噬,这些统统都是假象!一旦一个人的自制力差点,不是被活活折磨死,恐怕也会自己挠死自己!”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破除这种幻术的方法极其简单,就是心静,体凉,我说得对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

药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他结合众多的幻术,苦心研究了几十年的高级幻术啊,怎么可能被他给这样破了?

柳飞微微一笑道:“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我已经破了就行了!另外药王宗的爪牙们,你们也该看到了,药王是怎么对付自己人的!你们可别忘了他刚才说的话,他这幻术其实是为三星将准备的。他对三星将都尚且如此,那对你们呢?”

他这么一说,药王宗的众人虽然没人敢吭声,但是脸色都不太好看。

说白了,柳飞这是在打脸充胖子,玩心理战,想让他们人心涣散!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爆粗口,带了一个“妹”字,让两缕龙魂中意,帮了他一把的话,他很难破解刚才的幻术。

刚才那头痛欲裂,万虫噬体的感觉实在是太逼真了,就是修为再高的人恐怕也难以识破。

“你给我闭嘴!”

药王冲着柳飞咆哮了一声,随后转身看向众人道:“你们不要听他蛊惑,我就一句话,如果我败了,你们统统会死!”

药王宗的众人立即打了一个激灵,齐声道:“誓死追随!”

“不可救药!”

柳飞冷哼了一声,向众人使了一个脸色,他们会意,立即向他身上施加能量,他则是快速翻转手印,很快,一把巨剑又握在了他的手中。

察觉到两缕龙魂也在源源不断地向他输送着浑厚无比的能量,柳飞心下大喜,暗自嘀咕道:“你们真是我亲妹妹啊,看来我这段时间没有白滋养你们!”

他这么一说,两缕龙魂更加起劲了,输送更多的能量。

柳飞大喜,瞪着通红的双眼看向药王道:“你的末日来临了!”

药王咬牙切齿地道:“不自量力!是你们的末日来临了!本来无一物!”

他话音刚落,原本高速旋转的拂尘突然碎裂,然后尽数消失,只是原本包裹着它的那个气团变得更为强大,数道狂风从气团中迸发而出,竟然直接将柳飞身后几个修为较低的异能者给直接吹飞。

“都稳住!”

迎着呼啸的狂风,柳飞扎稳下盘,咆哮了一声,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药王的这一招“本来无一物”要比“何处染尘埃”强太多了!

熟悉禅宗的人都知道,六组慧能曾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本是偈语,很明显是被药王参悟成自己的招式了。

他一个道士,参悟佛教偈语,多少有点让人哭笑不得,不过这也足以说明这个人学识广博,融会贯通,很不简单。

而且在道教看来,“有”生于“无”,和“本来无一物”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所以细品下来,他这么用,也没有什么不妥。

另外,不出所料的话,这应该就是他的大招了,无招胜有招!

说实话,柳飞现在心里真的非常震撼,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被他这招式给干扰,必须要以我为主。

所以蓄足了力之后,他也不管生死,高高地举起巨剑,咆哮道:“海纳百川!”

“呵……”

面对他这杀气腾腾的大招,药王冷笑了一声,十分写意地将手指一弹,眼前的气团慢慢悠悠地迎了上去,看起来什么也没有,也没有其他的形态和招式,可是巨剑还距离它较远呢,落下的速度明显减慢了很多。

“倚老卖老!”

云落寒见药王嘴唇蠕动着,明显是在暗中操控着气团,大声说了一句,立即浑身是胆地冲向了药王。

看到玄妙阁的人还是出手了,药王心下大惊,唯恐众手下不给力,反而还害了他的好事,所以咆哮一声,腾出三分之一的能量打向云落寒。

在他想来,这个玄妙阁的女子肯定是高深莫测的存在,如果不能够即使阻挡住他的话,即使他能够一招灭了柳飞等人,他被她趁机偷袭后,恐怕不死也是重伤。

然而……

“呃啊!”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云落寒直接被强大的能量打飞到空中,没了任何的动静。

而且都还没有往下落呢,她的白裙便被鲜血给染红了一大片。

“落寒!”

柳飞看到这画面,整个人近乎崩溃了,他很想直接弃了巨剑去接住她,但是他也知道一旦这么做了,他身后的这几十个兄弟将全都因为他而死!

“啊!”

悲愤瞬间转化成了肆意的能量,让巨剑威力大增,落下的速度突然加快。

“冒充的?”

反应过来的药王差点笑喷,然而下一秒,他的面部表情冻结了,一声龙啸响起,巨剑突然变成了一条飞龙,向他俯冲而来,完全无视了他所控制的强大气团。

他刚想有所应对,已经完全来不及了,那凶神恶煞的飞龙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又折头反穿,如此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待他脖颈以下,腰部以上的部位全都变得透明后,飞龙才长啸一声,扫倒站在他身后的所有药王宗的爪牙,然后变成了一滩水,更准确地说是一滩血水,不过血显然是药王的……

“死了?药王死了?”

“他真的死了?”

“你们看到没有,那是龙,那特么是龙啊!”

……

就像是杀了流星之后一样,此时海盟的众人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柳飞怔了怔,猛得发了疯似的跑到云落寒的身旁,“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将昏迷不醒,心跳似乎都停止的云落寒给抱在怀里,嘶吼道:“你怎么这么傻?”

“因……因为你是我的先生,我不希望你有事,我想和你一起分担!”

就在柳飞自责不已,心痛不已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窜到了他的耳中,他连忙定眼看了看,这才发现落寒已经睁开了眼,而且心跳也重新恢复了。

他非常欣喜,但是也很震惊。

她……她竟然用瘦弱的身体,硬生生地抗住了药王那么强悍的能量,这简直是奇迹啊!

“你快告诉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柳飞一边手臂发颤地给她把脉,一边询问着。

云落寒皱了一下眉头道:“我刚才感觉我好像已经死了,魂魄都飘到阎王殿了,但是也不知怎的,突然就活了过来,而且现在除了感觉浑身很疼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哎呀,先生,你也别管我了,赶紧拿下他们!”

通过把脉,确定她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后,柳飞一时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连忙听她的站起身,扫了一眼被吓得魂不附体,还没有缓过来的药王宗的爪牙们。

“你们也看到了,药王已死!你们再负隅顽抗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我不妨告诉你们,这里早就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今天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逃!所以乖乖投降吧,我不仅会像治疗那些异能者一样,帮你们祛除体内的丹药毒素,而且还会向警方提建议,对他们从轻发落。”

听他这么说,众多刚强撑着身体站起身的爪牙们相互看了看,随后脚下一软,再次瘫在了地上,投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