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98章:关键时刻掉链子

第798章:关键时刻掉链子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62  |  更新时间:

“你怎么来了?”

柳飞正在天南苗寨带着众多的异能者备战,当看到落寒竟然不顾危险,从海鸣山回到苗寨后,他立即质问了一句,眼神之中满是担忧。

云落寒莞尔一笑道:“很简单,这里是我家,我是巫族的圣女,肩负着保护整个巫族的重任,这个时候怎么能不在呢?另外你不是也在这吗?我要和你一起并肩作战!”

柳飞苦笑道:“我的小姑奶奶啊,你这分明是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们已经把药王给彻底激怒了,他肯定会有大动作,这里会很危险的。”

云落寒很是执拗地道:“和你以及父老乡亲们在一起,我便没有什么好怕的!”

说到这,她远远地看到云飞鱼走了过来,立即跑到他的面前道:“哥,你一定不会赶我走的对不对?”

云飞鱼道:“你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任性了,现在局势真的很复杂。”

“我是圣女!”

“我还是你哥呢!目前海鸣山也不安全,我立即派人把你护送到一个安全的地带。这里有飞哥和我在,你不用担心,你好好修习秘法,争取早日独挡一面就行了!”

“我是圣女!”

“……”

看到云落寒昂首挺胸,不怒自威的样子,云飞鱼瞬间无力吐槽了!

这还是自家的妹妹吗?竟然拿圣女的身份来压了……

柳飞见状,哭笑不得地道:“落寒,你这是想闹哪样啊?我和你哥都是为了你好!”

云落寒道:“我知道啊,但是如果你们一直这么护着我,我什么时候能够独挡一面?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而且我也相信我自己,这次能够研制出和丹药毒性完全相克的蛊毒,不也有我很大的功劳吗?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相信我能继续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

听她这么说,柳飞和云飞鱼相互看了一眼,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是啊,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如今又贵为巫族圣女,手掌炼蛊之术和诸多秘法,完全有能力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

如果他们俩一直为她遮风挡雨的话,她即使能力达到了,也很难独挡一面。

看到他们俩都不说话呢,云落寒咯吱咯吱地偷笑几声,然后窜到两人中间,搂着两人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赶我走的。”

云飞鱼白了她一眼道:“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你怎么不说你是圣女了?”

“对啊,我是剩女啊,剩下的剩,哈哈哈……”

“你这丫头啊!”

柳飞亦是道:“你真是越来越巧舌如簧了。”

云落寒当即回击道:“还不是拜你所教?这个时候你休想撇清关系!”

柳飞脸一黑。

云飞鱼道:“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再到四周检查一下,然后回去吃饭,晚上的时候要加强防备!药王要是动手的话,应该就是这几天了!”

……

晚上八点多,柳飞、云飞鱼和云落寒吃完晚饭后,一起到处巡视,一直巡视到九点多,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就在三人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再次巡视的时候,柳飞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

他脸色大变道:“不好,海鸣山遭受攻击了。”

血誓大阵可是用他的血生成的,所以一旦被攻击,无论距离有多远,他都可以感受得到。

蝎子很快也是给他打来了电话道:“飞哥,大事不好了,有一群实力非常强大的异能者突然从海鸣山西侧进猛攻,不知道血誓大阵能不能扛得住。”

柳飞略微琢磨了一下,沉声道:“你再仔细看一下,他们是真攻,还是佯攻?”

蝎子道:“我和幽狐已经确认好几遍了,是真攻!而且看他们那样子,应该是全都服用了丹药的,实力惊人!”

“呼……”

柳飞倒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一定要镇定,又分析了一下,还是斩钉截铁地道:“你们不要慌张,我来苗疆之前,特意加固了血誓大阵,他们若是没有非常逆天的法器或者宝贝的话,即使都吞了丹药,想要破了法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他敢放任他们攻,而不立即赶回去应对,一方面是他借用龙魂、还魂镜和镇魂珠之力让血誓大阵的稳固程度直接上了好几个台阶;另外一方面则是海鸣山有十几个海盟的兄弟以及十几个异能小组的人在帮忙一起守着呢,而且他还在多个要处设置了机关和法阵。

那些异能者想攻破血誓大阵,在海鸣山为所欲为,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当然,除了这两方面之外,他还是觉得这更像是药王的声东击西之计,他们真正的目标应该还是巫族。

一旦他带着一些人撤离的话,巫族面临的风险将会增大很多。

转眼间两个小时过去了,海鸣山那边的情况一直很紧张,毕竟一群吃了药的异能者在猛攻呢,而苗疆这边依然是安静无比,所以连云飞鱼都沉不住气了,劝说道:“飞哥,要不你赶紧回海鸣山一趟吧?我们这里有那么多海盟的人呢,即使药王宗有人来攻,我们也可以应付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海鸣山有那么多的村民,万一他们攻破,让村民们遭殃的话,这个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柳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无论是巫族也好,还是海鸣山也罢,都是我的责任,谁让我之前许下了承诺呢?放心吧,他们没有上来就把血誓大阵给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难越难破,因为法阵会反击他们,会把他们耗得精疲力尽!海盟的兄弟再寻找机会拿下一些人,让小白及时给他们下蛊,他们必然会溃败的。”

见他那么有自信,云飞鱼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会儿,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从远处传来,柳飞一站而起道:“真正的挑战来了,我们走!”

他们站起身没走多远,耿明远便急匆匆地跑到柳飞的面前道:“太丧尸了,那三个家伙已经带着人连破了我们三处机关和两个法阵了,都没有废多大功夫,而且已经有三个海盟的兄弟被活活打死了!”

“什么?”

柳飞惊呼一声,立即赶了过去,当看到三个穿着黑衣,风格各异的男子带着二十多个爪牙把众多海盟的兄弟们给逼得一退再退后,柳飞犹如定海神针一样闪到了他们的面前,示意兄弟们稳住阵脚,然后看向三个男子道:“你们是药王宗的人?”

“煞星!”

“怒星!”

“流星!”

“药王宗三星将!”

……

三个男子倒是没有任何的遮掩,直接报出了名讳,然后一个个死死地盯着柳飞,眼神之中皆是滔天的怒气。

站在柳飞身旁的几个异能者看到他们的眼神,心里都不由自主的有些发憷。

这三个人的身手实在是太高了,他们刚才可是十几个人呢,结果都没能阻挡他们哪怕半步。

而且还有几个兄弟被他们干脆利索地活活打死了,他们之中,最差的也是地阶后期的异能者啊,在他们三人面前竟然完全不堪一击……

柳飞扫了他们一眼道:“声东击西?”

煞星道:“没错,你竟然没上当,海鸣山的那个破法阵也是够稳固,到现在竟然都没有被破!不过无妨,派去海鸣山的那些只是药王宗养在外面,必要时咬别人一口的流浪狗而已,我们也没有给予他们多大的期待!”

说到这,他指了指身后全都穿着一身黑衣的手下道:“看到没有,这才是我们药王宗的人,真正的自己人。你既然在这,那我们就当着你的面,把苗寨给踏平了,然后再收拾你!”

“你好大的口气!”

“看起来你很不服气嘛,这个简单……”

煞星嘴角微勾,很是随意地向柳飞甩了一道气刃,柳飞立即生成一个气团阻挡,不过流星转瞬即到,朝着他的心窝就是一掌,柳飞反应极快,出掌相对。

在两股浑厚的能量向四下散去之后,他和流星谁都没有后退半步,然而柳飞的呼吸却变得紊乱起来。

“嗖……”

流星身形一闪,又回到了原处,柳飞的手掌却不由自主地抖了几下。

海盟的众人见状,全都目瞪口呆。

这个流星的实力是有多强悍啊,只是一掌便让柳飞落于下风了,这接下来还怎么打?

“如何?”

煞星有些不屑地看向柳飞,直接笑了出来。

流星道:“柳飞,我们本来以为你能够杀了潘羽那条狗,实力很不一般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我一个人就可以轻松灭了你,早知道如此,我们兄弟三就兵分三路,一路踏平苗疆,一路碾压海鸣山,一路寻找两宝,省得如此麻烦了。”

怒星道:“他真有那么弱?”

流星冷笑一声道:“你不会自己看吗?他这是装出来的?我倒是想看他装一个呢,不然咱们这一战岂不是完全变成宰割人头之战,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耿明远瞥见柳飞的脸色很不对,好像完全不在状态,立即走到他身旁,小声道:“飞哥,你……你可不要吓我们啊,你这是怎么了?他们真有那么厉害?”

柳飞可是他们所有人的主心骨,也是他们强大战斗力的核心所在。

一旦他出了问题,首先,他们的士气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其次,没有他这个肉盾抗在最前面,他们全都要直接面对这些药王宗干将的直接攻击,死伤必然惨重,能不能保护巫族,真的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云飞鱼这会儿也是心都提到嗓门眼上了,为了帮助他,他可是相当于变相地违背了“避世”的祖训了,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那整个巫族将危如累卵,倘若真的被药王宗给灭族了,那他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其实,柳飞自己也非常紧张。

这种紧张不是因为眼前这些人的实力很强大,而是因为他自己。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静心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赫然发现自己的实力似乎不增反减。

要知道他这段时间可是一直利用还魂镜和镇魂珠这两大神器修炼呢,实力提升的速度绝对是一般的异能者望尘莫及的,实力怎么会不增反减呢?

来海鸣山之前,他借用龙魂、还魂镜和镇魂珠之力加固血誓大阵的时候,明明还感觉体内的能量非常充沛呢……

如果说他习得“海纳百川”这样的大招后,实力已经接连突破玄阶后期、黄阶初期,直逼黄阶中期的话,那么现在,他好像只有玄阶后期的水平了,这特么退步得也太夸张了点吧?

难道还是因为越级修炼的缘故?

这怎么可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