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97章:此补非彼补

第797章:此补非彼补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77  |  更新时间:

在炼蛊方面,云落寒的经验可能不如云小白,但是天赋和奇思妙想绝对在云小白之上。

再加上由于几年前她和柳飞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也在潜移默化之中养成了持之以恒,永不气馁的做事风格。

这两人携起手来,那股子冲劲和拼劲真的是感染着他们身旁的每一个人。

奋战了四天三晚,两人总算是研制出和新丹药毒性针锋相对的蛊毒。

原本被以为彻底没救的那位异能者,就这样奇迹般地获得了新生。

蝎子见他们俩形神俱乏,困得都快睁不开眼了,很是佩服地道:“以不变应万变不难,以变应变这个可是非常难的,但是你们俩却是做到了,这次估计要让药王怀疑自己了,哈哈哈……”

云落寒嘴角高翘,很是傲娇地道:“让他怀疑自己还远远不够,必须要让他怀疑人生才行!可以预见,他必定会再次改变丹药的成分,不过有了这次的经验以后,我和先生一定可以很快研制出与其针锋相对的蛊毒的。”

耿明远道:“有你这句话,我们就可以去放心抓捕那些被药王宗控制的异能者了!这次我们一定多投入人力,多抓,尽可能地在消减药王宗实力的同时,提高我们海盟的实力。落寒,飞哥,我们继续去抓人了,你们好好休息,等待我们的好消息!”

目送他们离开后,云落寒让云小白去采集一些药材,故意把他给支开,然后把柳飞的胳膊紧紧地抱在怀里,嬉笑道:“先生,你懂的!”

柳飞二话不说,拦腰将她抱起,来到自己的卧室,把门给发插上,躺在了床上。

云落寒赶紧窜到他的怀里,把身体一卷,像是一只乖顺的猫咪一样睡了起来。

柳飞见她睡得很是香甜,用手撩了撩她额前的发丝,嘀咕道:“这次真是累坏你了,本不该让你参与进来的。”

他话音刚落,云落寒猛然睁开眼,趴在他的胸膛上,用手枕着香腮,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道:“我是累坏了,所以我要奖赏。”

柳飞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你这丫头,装睡啊?”

云落寒用手揉了揉额头道:“没有奖赏,我才不会睡呢。”

柳飞笑道:“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只要我能给的,我都给你。”

“我需要补充一点能量!”

“饿了呀?行,我这就起来,给你做几盘肉肉吃,让你好好地补补!”

“哎呀,人家说的此补非彼补呀……”

云落寒万分娇羞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猛然将头一凑,堵住了他的嘴,轻轻地吻了起来。

柳飞神魂一荡,先是双眼圆睁,随后逐渐迷成了一条缝,情不自禁地回应了起来。情到深处,他甚至还破天荒地用灵舌撬开她的皓齿,循循善诱,让彼此的嘴里皆是充盈着对方的味道。

如此过了足足七八分钟,云落寒方才往柳飞的身旁一躺,一边用手抚着急速跳跃的胸口,一边蠕动着发红的嘴唇,心里乐开了花。

柳飞则是以手扶额,暗想他真是一步步不由自主地踏入云落寒的“小套路”中,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早晚要出事。

所以,必须要有个底线,要不跨越雷池半步……

云落寒安静了一会儿,觉得气氛有些小尴尬,侧头看向柳飞道:“先……先生,本来我是打算休息好了以后再说的,但是我现在补充了‘能量’后,感觉睡不着了,所以还是现在就说吧。你有没有觉得蛊毒和潜藏在丹药中的毒素恰好相克这事很是蹊跷?”

这何止是蹊跷?

分明就是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某种牵连。

其实他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但是老巫婆以及支持老巫婆的那个同党相继死了后,他们巫族并没有其他叛徒了。

说药王也是巫族的人或者巫族的叛徒,这个实在是太牵强了。

只是除了这些,还怎么解释蛊毒和丹药之间的这种联系呢?

他侧身看向云落寒道:“你有没有想到原因?”

云落寒努了努嘴道:“我个人觉得吧,药王所承袭的炼丹之术和我们巫族一脉所承袭的制蛊之术在古时应该就有过交锋。”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记得我在我们巫族古籍上看到过一段记载,说是我们巫族曾经出现了一个心术不正的大巫,在炼蛊制蛊方面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利用蛊毒为所欲为。我们巫族内部虽然有很多人反对他,但是全都拿他没辙不说,有些人被软禁,有些人则是直接被杀害。而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很是神秘的道士,他冒死要和大巫斗炼药之术。”

柳飞双眼发光道:“以丹药斗蛊毒?”

云落寒尴尬一笑道:“古籍年代久远有残缺,这个事叙述到这儿也就没了,但是我估计应该是这样,那个道士最后应该是赢了。我咨询过我哥,我哥说也正是因为百年前频繁出现心术不正的大巫,徒造杀孽,所以我们巫族后来在制蛊这一块管控得异常严格。”

柳飞若有所思地道:“难道说药王的炼丹之术承袭的就是那道士一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无疑让我们对药王有了更多的了解啊,搞不好,他也是个道士!”

说到这,他像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坐起身,给海盟的几个人打去电话,让他们增加人手到苗寨保护巫族,同时打电话给云飞鱼,让他动员所有族人,提高警惕。

因为他预感到,如果药王再次改变丹药成分,还被他们破解了的话,那么他搞不好会对巫族痛下杀手……

做完这些,他向后一仰,开始休息,也必须要休息,接下来肯定还有硬仗要打。

云落寒则是卷在他的臂弯中,头枕他的胳膊,一手搂着他的胸膛,缓缓地眯上眼,脸上满是勾魂的笑容。

眼下形势虽然非常紧张,但是能够在这紧张的气氛中,还有机会和他一起像以前一样休息,她真的感觉很幸福,而这种幸福是难以言喻的……

在此后的大半个月里,药王三次改变丹药的成分,柳飞和云落寒联手炼制出了三种毒性完全相克的蛊毒,不仅接连给予药王宗以重创,而且又让九个被药王宗所控制的异能者获得重生,海盟的士气空前高涨,实力和影响力也是进一步飙升,对战海盟的形势真可谓是一片大好。

不过越是在这个时候,柳飞的头脑越冷静。

他明白,只要药王一天不除,药王宗就完全有消灭海盟的可能。

眼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不出意外的话,恼羞成怒的药王很有可能会对巫族下手,他必须要力保巫族的安全。

想了想,他借用龙魂和还魂镜、镇魂珠之力进一步加固了海鸣山的血誓大阵,然后亲自带着一拨人来到天南苗寨,排兵布阵,严阵以待。

……

某个水下城堡中,鹤发明眸,穿着一袭道袍,手执拂尘的药王在听说柳飞再一次成功以毒攻毒后,他将拂尘一扫,一把椅子瞬间碎裂如粉,而向他汇报的手下则是惨嚎一声,飞出五六米,吐血不止。

“该死的柳飞,坏我好事!去把三星将叫来!”

他咆哮了一声,声音似乎都足以把城堡里的一切都给震碎,那人虽然倍感委屈,但是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哪里还敢说什么啊,立即应了一声,赶紧离开。

很快,三个男子来到了他的面前。

他们三人一个眼生双瞳,一脸煞气;一个怒目圆睁,暴戾十足;一个身轻如燕,温润如玉,绰号分别为“煞星”、“怒星”和“流星”,统称“三星将”,是药王亲自培养,也是最得力的三员大将,在药王宗的地位仅次于他,实力非同一般。

一直觉得自己的炼药之术独步天下的药王,在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柳飞放在眼里,甚至打算让他在研究他的丹药中备受打击,怀疑人生。

但是随着柳飞创海盟,杀潘羽,不知丹药成分却可以以毒攻毒后,他不得不对他刮目相待。

如果说连续数次更改丹药的成分,和柳飞进行炼药方面的直接较量,是他为了面子,想用炼药之法完胜这个炼药后生的话,现在直接派出三星将对付他,则意味着在炼药方面,他输给这个后生了。

这对他而言,真的是一件特别丢脸的事情。

而作为代价,柳飞、海盟全部都要灰飞烟灭。

他曾经在三星将面前不止一次说过,能用丹药解决的事情,他绝对不会诉诸于武力。

现在回想起来,无疑于是在自己打脸。

而事实上,在派出柳飞的死对头潘羽去对付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自我打脸了。

只是那时可以理解为权宜之计,将计就计,还能找到说辞,这次还能说什么?

他想用最擅长方式去打脸,终究是打了自己的脸!

“带两拨人,其中一拨豁出命地攻打海鸣山,我知道海鸣山有法阵,但是无妨,即使攻不破,也要猛攻!至于你们三人,则是直接带人到天南苗寨,把巫族给我整个灭了!本来我是看在师祖的面子上,没想把他们给怎么样的,但是他们竟然违背了避世的祖训,暗中帮助柳飞对付我,企图瞒天过海,真以为我那么好骗吗?既然他们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

“是!”

三星将也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多问什么,直接应了一声,便按照他说的去办。

他们三可都是他一手带大的,对于他的想法,他们实在是太了解了,他是要对付柳飞,但并没有直接杀了柳飞,毕竟他手中还有还魂镜和镇魂珠呢,这两样可都是他一直想得到的宝贝。

他这俨然是想声东击西,先杀巫族,断了柳飞的左膀右臂泄愤,然后再转头全力对付柳飞和海盟,不仅要灭了他和海盟,而且还要夺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