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94章:铁树开花谈恋爱

第794章:铁树开花谈恋爱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9  |  更新时间:

柳飞明明口口声声喊她兰姨。

她也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

耿明远却有一种当电灯泡的感觉,虽然他一直都被女子给无视了……

要不是因为伤得不轻又精疲力尽,他真想说,我去追红瞳女人!

这种看他们俩变相秀恩爱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柳飞依然在万分不解地看向兰姨。

兰姨向一个手下使了一个脸色,她立即拿出一个小葫芦,然后从小葫芦中倒出两粒药丸,递给柳飞和耿明远。

兰姨道:“服下吧,你们会感觉好一些。”

“多谢!”

柳飞和耿明远一起道谢后,皆是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很快便感觉身体没有那么疲惫了,伤势似乎也好了一些。

“我怎么越看她,越觉得眼熟呢?”

柳飞在吃药丸的过程中,瞥了几眼四个超凡脱俗,看起来很仙的女子,发觉其中一人的身影越看越觉得熟悉。

而更为蹊跷的是她一直在刻意躲避他的眼神……

兰姨见状,嗔怒道:“你小子够色胆包天的啊,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也敢对我的手下动心思?”

柳飞笑了笑道:“就是因为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我才会动心思,因为我完全有光明正大动心思的理由啊,因为是你早就承诺给我当媒婆,帮我解决终身大事了!”

“你!”

兰姨指了指他,无言以对。

“飞哥果然是猛人一个啊,佩服,实在是太佩服了!”

耿明远闻言,毫不犹豫地小声“夸赞”了一番,暗想若是随便从这四个女子中找一个当老婆,那就是做梦也会笑醒……

“你跟我来!”

兰姨负手走到大河边,看着奔流不息的河水,一言不发。

柳飞走到她的身旁,瞥了她两眼,又刻意往她身旁挪了挪,然后十分贪婪地吸了几下从她身上散发的勾魂香气,顿觉神清气爽,一身轻松,好像比刚才吃下的药丸还有用。

抽了抽鼻子后,他浅笑道:“那个……兰姨,我可真没把你给怎么样。刚才你的救命之恩,我永生难忘,只是一码归一码。”

兰姨转头看向他,抬手就要打,想到四个手下都在不远处看着时,她又连忙收手,语带怒气道:“我何曾说过你把我怎么样了?就你这样,能把我怎么样?”

听到这话,柳飞看了她那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几眼,脑海中闪过了一丝邪恶的想法,不过仅仅是一闪而过。

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那你那话是什么意思?”

兰姨道:“你闯入妖域之后,是不是进过一个地方,那里有条龙?”

柳飞怔了一下,连忙道:“龙没有,倒是由水凝成的龙的幻影。我当时差点被它给玩死,所以情急之下,冒死越级修炼……”

“即使这样,你也绝对不可能是它的对手。你最终是怎么活着出来的?”

“我能说我不知道吗?”

兰姨很是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差点再次抬手吓唬他。

柳飞见她不相信,苦笑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既不知道我是怎么进去的,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在做梦呢,后来发现能使用大招后,才断定那不是梦。”

兰姨摇头道:“你的命真好,连我都要羡慕了!你可知道,那个地方叫做‘龙魂之境’,别说你了,就是我进去,也绝没有活着走出来的可能。”

柳飞大跌眼镜道:“龙魂之境?你的意识是说那深潭底部藏有龙魂,其实一直都是龙魂在利用水耍我?”

兰姨道:“没错,那深潭底部有一缕上古时期的龙魂,你可不要小看了这缕龙魂,它是封印妖域法阵的几大关键之一,本来封印法阵已经是漏洞百出,让很多妖域的妖怪窜了出来了,现在那缕龙魂因你而不知所踪,封印法阵已经快彻底被破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有很多绝顶高手可是因为这个要把你给千刀万剐了呢,要不是你兰姨我帮你说了好话,你根本就没有机会在这蓄水山脉大战他们这些人。”

她说的这些让柳飞听得一愣一愣的。

封印法阵?绝顶高手?

难道还有他所不知的更为强大的力量,一直在和妖族斗智斗勇?

想了想,他道:“我之前只是觉得妖族可能有个隔离结界,实在没想到竟然有个封印法阵。”

兰姨道:“结界有,只不过是法阵的一部分而已。这些事,我也不好全部告诉你,你先按捺住好奇吧,用不了多久就会一一揭晓的。”

柳飞很是无奈地道:“又来?刚才救我的时候还是亲姨呢,这就变成假的了?”

兰姨白了他一眼道:“不一下子全部告诉你,是为了你好。能力所及,视野所及,如此才能稳扎稳打,如果像死在这的这位这么贪的话,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仔细琢磨一下,这话说得还真对。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他只需要把能力范围内的事做好就行了。

想太多,没用。

想做太多,搞不好还适得其反。

兰姨见他是个明白人,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道:“你能明白姨的一片苦心就好。言归正传,你好好地回想一下,那缕龙魂到底跑哪去了。”

柳飞回想了一遍又一遍,眉头紧锁道:“我只记得我豁出命地大战那条由水凝成的龙,但是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很快便奄奄一息了。根本没见什么龙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

“等等!”

兰姨突然将戴着面纱的面庞逼到他的面前,闭上眼,一动不动。

近距离地看着她那如星辰一眼的美眸和微微跳跃的壮观,又看了看那四个在议论纷纷的女子,以及耿明远无比震惊的眼神,柳飞干咳了一声,小声道:“兰姨,你这是……他们可都看着呢!”

“别说话!”

兰姨快速说了一句,又将面庞往前一凑,柳飞差点就亲到她的额头了。

四个女子顿时炸开了锅,有两个还不停地揉起了眼睛,似乎压根就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耿明远都想捶胸顿足了,这是要闹哪样?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他们的面深情一吻?

如果真是,那这碗狗粮恐怕够吃很久很久的了。

柳飞这人脸皮虽然厚,而且一直都是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但是看到她这么主动贴过来,他也是有点儿吃不消。

毕竟她和他身边的那些女子不一样,她名义上可是他的姨,而且又是玄妙阁的人,绝对属于那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

更何况她的手下和他的好兄弟都在不远处看着呢,他就是再按捺不住,那也必须得忍着啊!

他正胡思乱想,兰姨突然伸出玉手去解他的扣子。

柳飞轻呼一声,慌忙抓住她那犹如细笋一般玉嫩的双手道:“兰……兰姨,你这是要闹哪样啊?你没看到你的那几个手下的眼睛都快跳出来了吗?”

兰姨这会儿似乎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东西,她猛然用浑厚的能量震开他的手,然后用力扯掉三个衬衫扣子,一把抓向他的胸前。

“我勒个去!”

柳飞大惊失色,双手抓住她的香肩,把她用力往后推,可是根本就没有推动。

讲真,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被霸王硬上弓,但是用这种直接了当的方式,实在是有点儿吓人。

“哈哈哈!”

“哈哈哈!”

……

忽然,一直处于失魂状态的兰姨放声大笑了起来,然后很是激动地把柳飞给抱在怀里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的命确实好到连我都羡慕。”

清晰地感受着她那温软的身躯,柳飞恍然有种魂飞九霄的感觉,可能是条件反射,也有可能是受她感染,反正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竟然直接伸出双臂,也紧紧地抱着她,让两具都有些发热的身体彻彻底底地贴在了一起。

“这……他……他们,怎么会这样?”

“咱们的师父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和他抱上了?她不是最讨厌,最痛恨男人的吗?”

“我的天呢,这也太羞人了!从来就没有见师父这样啊,难道说咱们的师父也铁树开花,谈恋爱了?”

……

三个白衣女子万分震惊地说着,一直隐而不发的一个白衣女子突然怒声道:“不可能!他们绝对不可能!我们看到的都不是真的!”

一女子道:“你自己不会睁眼看啊,现在还抱在一起呢,这都抱多久了,要不是因为我们在……”

“你是想让师父把你的舌头给割了吗?我说他们不可能,那就绝对不可能!”

“你不会也是喜欢上柳飞那小子了吧?敢和我们师父抢男人,你胆子不小啊。”

“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就事论事!”

她面红耳赤地说完,兰姨突然用力地推开了柳飞,瞥了一眼四个手下后,连忙转身看向大河,表面上看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实际上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我这是疯了吗?我就是再激动,也不能当着她们的面去抱他这个臭男人啊!”

“这个小混蛋,竟然还敢趁机抱我,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要不是看在吊坠的份上,我今天非得跺了他的双臂不可。”

……

柳飞见兰姨静如止水,小声道:“你难道不该给我个解释吗?我可是受到伤害的那一位!”

“你!”

兰姨冷瞪他一眼,众多气刃悬在了他的周围,柳飞哭笑不得地道:“那个……你别这样!咱们刚才那样,这会儿又这样,他们肯定会认为我们那个啥呢……”

柳飞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兰姨已经猜到了。

相爱相杀!

她紧攥着拳头,小声嘀咕道:“休要没大没小,胡言乱语!我……我刚才只是太激动了。因为那缕龙魂已经窜到了你的吊坠中,而你的吊坠里本来就有一缕龙魂……”

“什么?”

柳飞赶紧低头看了一眼貔貅吊坠,这才发现它早就冷若寒冰,而且颜色也不那么血红了,似乎是在有意隐藏,不想被兰姨发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