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92章:最后的疯狂

第792章:最后的疯狂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02  |  更新时间:

一剑横空,谁与争锋!

柳飞的出其不意,柳飞的背水一战,柳飞的海纳百川,上来就将对方给打得惨不忍睹。

然而,就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他就像是突然萎了一样,瘫在了地上。

这神转折……

“潘爷,他……他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是走火入魔,还是刚才那大招也让他自己元气大伤了?如果是的话,那真是太搞笑了,他死定了!”

两个吓得逃了十几米远的男子看到这情形,迅速来到潘羽的身旁,眉飞色舞地嘀咕了起来。

什么叫过犹不及?什么叫步大扯蛋?什么叫自我作死?

这就是鲜明的例子啊!

潘羽也是完全蒙圈了,他仔细看了看,颇为谨慎地道:“这个混蛋向来诡计多端,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天晓得他是不是在故意耍诈,蒙骗我们。”

“啊……”

“呜哇!”

他话音刚落,柳飞忽然惨叫一声,喷了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整个身体都不停地哆嗦了起来。

耿明远见状,吓得半死,赶紧单腿跪地,拉着柳飞道:“不是吧,飞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我们可是眼看着就要灭了他们了!”

柳飞很是艰难地抓住他的手,想说点什么,但是愣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耿明远慌里慌张地看了看潘羽等人,怒喝一声,朝着他们疯狂地甩了几团烈火,然后扶起柳飞,带着他逃窜。

“哈哈哈……这是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他真的不行了!潘爷,还等什么,赶紧动手啊,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杀不了他们,我们活该遭雷劈啊!”

“是啊,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我们一定要说到做到,把柳飞给挫骨扬灰了,然后再把耿明远当狗耍,给死去的兄弟报仇!”

三人躲过几团烈火后,两个男子赶紧劝说潘羽。

潘羽双拳一握,怒吼道:“上!一波流!”

一男子拿出丹药就要吞下。

另一男子立即拦住他道:“你傻缺啊,他们都这样了还用吃丹药?省着点用,这一颗丹药几百万呢!”

“没错,别浪费!”

潘羽说了一声,带着他们俩飞快地拦住了耿明远的去路,双手快速在身前翻转着手印,众多羽毛从他穿着的衣服中窜出,迅速凝成了一把利剑。

“去死吧!”

从被柳飞硬生生地抢走了领头羊之位,到海鸣山较量被打脸,再到刚才被羞辱,潘羽心中的仇恨早就如同熊熊烈火一样燃烧。

这种愤恨之情也直接表现在了招式上,由白色羽毛凝成的利剑看不出一点儿纯洁,从剑柄到剑尖都充斥着无尽的暴戾之气。

他要一击毙命!

然而……

“星火缭原!”

“海纳百川!”

……

说时迟,那时快,耿明远突然把扶着的柳飞给直接推到一边去,然后双手甩动,无数星火在潘羽等人四周形成,随后又迅速凝成四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一起烧向潘羽的利剑。

烈火对羽毛……

这特么绝对相克啊!

潘羽施加在由羽毛凝成的利剑上的能量,虽然很浑厚,可以硬撑一会儿,但是要知道耿明远也是天榜的高手,修为并不比他弱多少,他施加在四团烈火上的能量肯定也十分充沛。

而且他的烈火又是从四面一起烧,不用看也知道他的利剑撑不了多久,便会被四团烈火给烧得连灰渣都不剩。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因为某个装死的家伙不仅原地满血复活了,而且眨眼间的功夫,一把威风凛凛,霸气无比的巨剑便悬在了他的面前。

他一把握住剑柄,怒喝一声,朝着潘羽等人又砍了四下。

从让水滴凝成长剑,到长剑融成巨剑,再到手握巨剑连砍四下,他可谓是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嘭嘭嘭!”

“呃啊……呃啊……”

乱石起,裂缝现,两个在柳飞挥剑那一刻才想起来吃丹药的男子,丹药还没吞下去呢,便又活着血喷了出来,随后一个四脚朝天,一个踉跄不止!

“去!”

他们没有打算给柳飞任何机会,柳飞又何曾打算给他们任何机会?

他将手一指,早就悬在他们四周的无数长剑鱼贯而出,趁他们身受重创之际,给他们来了一个千疮百孔……

潘羽又硬生生地扛了过去,不过他的伤势又加重了一些。

耿明远和柳飞相互看了一眼,一起冲向他。

“你们祖宗的!”

“万羽齐飞!”

……

意识到又上当了以后,潘羽仰天嘶吼一声,无数凌厉无比的羽毛一起飞向柳飞和耿明远,而他则是趁机吞下了一颗金光闪闪的丹药。

当柳飞和潘羽扛过了飞羽的攻击后,他体内的药效已经显露了出来,但见他两眼通红,嘴唇发黑,浑身的肌肉尽数贲起,看起来非常可怕。

“老子现在就送你们俩下地狱!”

潘羽接连躲过柳飞和潘羽朝他甩出的气刃,跑到他们俩面前,高高跃起,双掌齐出。

“立稳下盘、气沉丹田、祭出全力!”

柳飞嘀咕了一声,和耿明远各出一掌,迎了上去。

“嘭嘭嘭!”

“哗哗哗!”

……

在他们的手掌接触的那一刹那,几股狂暴的能量向四下溢去,他们四周的石头尽数炸裂开来,五六道高达三四米的浪花汹涌而出,蓄水山脉的飞鸟全都向天飞去……

当一切归于平静之时,柳飞嘴角溢出了鲜血,嘴唇有些发紫,耿明远连喷了好几口鲜血,潘羽虽然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几秒之后,和柳飞对掌的那条手臂上直接裂出来一道伤痕,血流不止。

三人暂且休兵。

耿明远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晃了几下手臂道:“他奶奶的,他吃了丹药后,实力竟然提升了这么多。幸亏你今天足够给力,战斗力要比平时高出十倍以上,而且计谋频出,把他们给耍成了狗,哈哈哈!”

柳飞低头看了看脖子间滚烫无比,依旧在持续发力的貔貅吊坠,微微一笑道:“高出十倍这个太夸张了,只是上来就放了大招,火力直接飙到峰值,让你产生了错觉而已。”

有海纳百川这样的大招,再加上貔貅吊坠额外赋予他的浑厚能量,只要他们不吃丹药,实力在天榜以下的高手,他完全可以随意秒!

当然,这样消耗也大,他必须得尽快调整,争取如猛虎下山一般啃下潘羽这个硬骨头。

吃了丹药后,潘羽的声音都变了,变得很是刺耳,他怒瞪着柳飞道:“你真是够奸诈,够无耻的,竟然诈伤!”

“看到没有,自己就是一头猪,还怪别人太聪明!”

柳飞冲着耿明远说了一句后,看向潘羽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更不要试图站在道德制高点,因为你们无恶不作的药王宗压根就不配!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吧,谁让你们上当的?谁让你们不早点吞下丹药的?”

说到这,他坏笑一声道:“哦,我想我明白了,是不是因为这些丹药越吃越上瘾,而且副作用非常明显,让你们很是忌讳,不到万不得已,不到束手无策,不想吞啊?”

他们刚和他交手的时候,没有吞丹药,恐怕只是想先探探他们的实力,热热身,只是没想到他上来就放大招,而且威力还这么猛!

刚才再次交手,还没吞丹药,显然是觉得没有必要了,因为他看起来已经半死不活了,潘羽现在的实力又在耿明远之上,还有两个手下,怎么着也能灭了他们俩啊。

当然,也有可能觉得太贵,不想浪费,毕竟一颗几百万呢……

所以综合来看,说他们不想吞,有些勉强。

但是柳飞还是这么说了。

一方面,从之前在古阳山脉,三个男子服用的丹药和蛊毒毒性相克来看,这些丹药都是携带着剧毒的,药王虽然一再说没有任何副作用,也没有人查出丹药中含有的剧毒,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异能者**控,他们肯定会察觉到,副作用也会逐渐显现出来。

潘羽等人会不知道?这怎么可能!

另外一方面,这是他故意打的心理战,就是要在这个时候,让潘羽心里七上八下的,让他无法全力应战。

不出他的所料,潘羽听后,很是激动地道:“放你他娘的狗屁,药王他老人家炼制的丹药怎么可能有副作用?你少在这胡言乱语,也休想动摇我心,我今天必取你项上人头,拿回去给药王炼丹!”

柳飞笑了笑道:“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若是没有副作用,你们一个个会像狗一样听他使唤?若是没有副作用,你现在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若是没有副作用,你使出的能量为什么会阴毒之气十足?这在以前可是没有的!”

“够了!拿命来!”

潘羽双眼欲裂,无数飞羽凝成一把把长剑,以风驰电擎之势攻向他们俩。

柳飞冷笑一声道:“他心已乱!我为肉盾,和他硬抗,你在外围不断用烈火骚扰,让他更加心烦意乱,我们定然可以杀了他!”

“是!”

耿明远应了一声,立即闪到距离柳飞十几米的地方,同时在潘羽的四周生产无数星火,在柳飞手提巨剑,和潘羽火拼之际,他不停地让星火聚成火团,再辅以气刃,偷袭潘羽。

潘羽虽然吞了丹药,实力大增,但是被他们如此攻击,也是首尾难顾,不一会儿的功夫,身上竟然又出现了五六道伤痕。

他忍无可忍,当即转头攻向耿明远,柳飞却是趁机朝着他狂砍了三剑,打得他焦头烂额的之后,趁机道:“修炼一途,本是循序渐进,你这逆天而行,必然要自食其果!死在天坑群的那些药王宗的人,其实也是和你一样,吃了丹药后,实力大增,但是最后你猜怎么着,一个个全都身体爆裂而死!对,你没听错,是身体爆裂,整个人血肉模糊,死不瞑目……”

“不要再说了!”

潘羽再次暴吼数声,发了疯似的攻向柳飞和耿明远,那肆虐的能量很快将他们俩全部打伤。

不过两人都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而是以硬碰硬,丝毫不让。

柳飞更是对古阳山脉那三个男子的死进行了改编,说他们是如何因为丹药而惨死的。

他们俩都明白,潘羽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这只是崩溃前最后的疯狂,只要他们抗住了,并能持续向他施展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压力,他抗不了多久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