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85章: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785章:只羡鸳鸯不羡仙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5  |  更新时间:

柳飞实力大增,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

三个男子全部被秒,但是也没有表面上看得那么弱。

他们体内有蛊毒影响,吞下的丹药功效又明显减弱,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战斗力,再加上暴雨来袭,柳飞的海纳百川又以“水”为载体,让他牢牢地掌握天时,顺时突袭,他们被完虐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然的话,他们肯定是有能力,也有实力和他一战的。

考虑到让他们三人的尸体就放在山顶也不是个事,柳飞强撑着身体,快速处理了一下,心想着等雨停了,再打电话让幽狐来自来一趟,帮忙处理。

回想起在爬山的过程中曾经看到过一个山洞,柳飞立即和云落寒相互搀扶着,冒着暴雨来到山洞。

看到山洞中有很多枯枝残叶,柳飞赶紧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打火机,生起火堆,让冻得直哆嗦的云落寒赶紧烤烤火。

这里的气候可不比海鸣山,这个时节已经很冷了,再加上他们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又被淋成了落汤鸡,饶是柳飞也觉得透心凉。

云落寒的外套是一件风衣,奈何早就被气刃给划得不成样子了,两条雪白的藕臂更是完全暴露在外,她咬了咬牙发紫的嘴唇,直接挪到柳飞的面前,很是娴熟地斜着身体往他的怀里一躺,满脸绯红地看着火堆,也不说话。

柳飞摇头道:“有你这样烤火的吗?”

云落寒嘟了嘟嘴道:“有!还是你怀里暖和……”

柳飞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了,用树枝撩起,一边在火堆前烤着一边道:“你该吓坏了吧?”

云落寒道:“确实有被吓到,但是还好啦,我早就不是那个只会撒娇的小寒寒啦!他们也就是走运,要不是他们吞下的丹药和我的蛊毒恰好相克,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他们给收拾了。”

说到这,她连忙道:“对了,先生,药王和药王宗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他们说他们是药王宗的人。”

“药王宗?”

柳飞拿着树枝的手微颤了一下,随后道:“我只知道药王,药王宗也是第一次听说。看来药王已经不满足于用丹药控制异能者了,还搞了一个宗派,野心非常大啊!”

说到这,他把药王在这几个月干的事,简单地和她说了一下。

云落寒很是吃惊地道:“还有这样一号人?以蛊毒的反应来看,他炼制的丹药必然有毒,而且还是剧毒,竟然连你都查验不出来,看来这个药王在炼药这方面,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了。这样的人必须要尽早除之,不然后患无穷。”

说实话,从天坑群出来后,柳飞就想杀之而后快了。

然而他实在是太神秘,又通过丹药暗中掌控了那么多的异能者,想要拿下他,又谈何容易?

现在他又顺势成立了药王宗,而且还是在妖族现世的这个当口,想拿下他,那可就更难了。

眼下看来,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寻找良机,争取擒贼先擒王,来个一击毙命。

想了想,柳飞很是宠溺地伸手撩了撩云落寒额前湿漉漉的发丝,沉声道:“落寒,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吗?”

云落寒道:“半信半疑,我在我们巫族珍藏的一些古籍上面看到过一些有关妖族的记载,但是我又从来没有见到过。”

“我现在可以万分肯定地告诉你,确实有!”

“啊?”

柳飞把自己东海大裂缝之行告诉了她,云落寒缓了半响,猛然翻身,紧紧地抱着他道:“太凶险了,我差点再也看不到你了。看来我之前占的一卦没错,这世间局势将从暗潮涌动变成惊涛骇浪了。”

柳飞很是坦然地摸了摸她的头道:“凡事有因必有果,该来的,躲是躲不过去的。好了,看看我采集到的天幽草和地冥花吧。”

他从背包中拿出了几株给她看了看,随后把在烟雾缭绕之中发生的事也和她说了一下,云落寒翻过身,继续头枕他的大腿,双臂抱着他的胳膊道:“确实就是它们!看来古籍上的记载压根就是一烟幕弹,这两样东西根本就不是在一线天,而是在一线天旁边的这个悬崖下,气死人了!”

柳飞浅笑道:“我想他这么做也是大有深意的,一方面,他很不赞成越级修炼,因为完全就是找死;另外一方面,他想保护这天幽草和地冥花,以防被采挖殆尽的同时,也心存善念,不想见死不救,所以说了个大致的方位,至于最终能不能找到,就要看寻药之人自己的造化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药王也在寻找这两种药材,很有可能是用于炼制丹药的。接下来我会让人在这一带暗中观察,看看他会不会再派其他人前来,如果有的话,我们完全可以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的老巢所在,然后再想办法给一锅端了。”

云落寒点头道:“这个办法好,我赞成。先生,你现在真是既当爹,又当妈的,实在是太辛苦了,别说话了,好好地休息一会儿吧,不然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

“好好好,听你的!”

柳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静静地烤起了衣服,大半个小时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立即扶她坐好,然后用五行之气帮她进一步疗伤。

十几分钟后,见她身上的几处伤口都没有大碍了,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让她把风衣脱了,把已经烤干的外套给她穿上道:“现在天色已晚,暴雨还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看来我们要在这山洞里过一晚了。”

云落寒莞尔一笑,张开手臂紧紧地抱着他道:“没关系,只要能和先生在一起,在哪都无所谓。”

“你啊你……”

柳飞点了点她的额头,也是不由自主地抱着她,抱团取暖。

夜,渐渐深了。

洞外,暴雨磅礴,寒风呼啸。

洞内,两人相拥,分外温暖。

柳飞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可人儿,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微笑,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低头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随后又把她往怀里揽了揽,睡了起来。

这一觉,是他这几个月睡得最安稳,最舒服的一觉。

在他醒来时,看到洞外暴雨已停,而天也亮了时,他赶紧喊醒落寒,两人迅速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古阳山脉,返回海鸣山。

幽狐接到柳飞的电话后,也是没有任何的耽搁,立即带着几个人火急火燎地赶到古阳山脉,处理后续事宜。

……

“这才多少天没见,你怎么憔悴成这个样子了?”

看到柳飞后,瑾萱很是心疼地看着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柳飞道:“受了点伤,治疗一下就好了!我现在需要和落寒一起调制药水,其他的事,抽空再说。”

瑾萱应了一声,连忙询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柳飞想了想道:“你只要不问问题,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你……好讨厌啊!”

瑾萱拍了他一下后,气呼呼地走到沙发旁坐下,也不理他了。

柳飞则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云落寒见状,瞥了瞥嘴,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

调制完药水,倒进浴桶里后,瑾萱、李云柔和柳玉莲三人争先恐后地道:“我帮你洗!”

云落寒轻咳一声,以手扶额道:“三位小姐姐,先生是泡澡,而不是洗澡,有我在旁边根据情况伺候着就行了。”

小姐姐……

被她这么一个萝莉喊小姐姐,三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尤其是瑾萱,她立即道:“你这小丫头乱喊什么呢,我都可以当你祖……祖……”

柳玉莲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她的嘴,冲着落寒讪笑道:“某人该吃药了,你别放在心上。”

“我懂!”

云落寒冲着她挤了挤眼,刚想和柳飞一起进卧室,柳飞冲着她道:“我又不是不能动了,一个人就行了。”

云落寒断然否定道:“不行!这个秘方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说完,她直接把他给推了进去,然后把门反插上,看了看一脸惊愕的柳飞道:“你……你先进去泡,我再和你说。”

见她神神秘秘的,而且还俏脸绯红,柳飞挠了挠头,三下两除二把衣服给脱了,只穿着大裤衩窜到了大浴桶里,然后嘀咕道:“话说落寒,你非让买这么大的浴桶干什么?这样可不利于……”

“因为……因为还有我啊!”

“什么?!”

柳飞惊得一站而起,待看到落寒慌忙用手捂眼时,他又连忙蹲下道:“你……你没开玩笑吧?”

云落寒咬着牙道:“哪个姑娘家会跟你开这种玩笑?先……先生,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说,就是怕太尴尬。这个秘方还……还需要两种东西。”

柳飞道:“什么东西?”

“处子之血和处子体香。这只是表面上的,更重要的是需要一个和你命格相融的人一起泡,让药水始终保持阴阳平衡的状态,而我算了算,我恰好是和你命格相融的人,而血和体香方面也满足条件,所以……”

说到这,她背对着他,开始脱衣服。

柳飞万分凌乱地道:“等等,这……这是什么鬼秘方?”

云落寒也是羞得无地自容,这可是相当于和他一起洗鸳鸯浴啊,可是秘方上就是这么说的,又避免不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照做。

略微琢磨了一下,她转头冲着柳飞道:“要不你就把我当成小寒寒,或者干脆把我当成你的医生,这样就不尴尬了嘛,要是还不行,那你就一直闭着眼就是。反正病急不讳医,一切为治病。”

柳飞苦笑了一声,这些道理,他又岂会不懂?

可是让她这个现如今已经贵为巫族圣女的人,和他一起泡澡,而且至少要泡十次以上,这个要是被云家知道了,还不得把整个柳家村给拆了啊……

另外,她可不是小孩子,他也是个正常男人,万一情难自已发生点什么,会直接影响到她修炼秘术的,因为她之前说过,修炼巫族秘术,尤其是高级秘术,必须要保持完璧之身才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