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84章:炫技一出,肝胆俱裂

第784章:炫技一出,肝胆俱裂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3  |  更新时间:

“来,乖乖到爷的怀抱中来!”

黑痣男张开双臂,一步一步地走向云落寒,嘴里还叨叨个不停,整得就像是要坑蒙拐骗未经世事的少女一般。

很显然,云落寒的这张人见人爱的娃娃脸把他们都给骗了。

云落寒也没有再往后退,而是双手抱胸道:“你们……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家先生上来后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家先生?呃哈哈……果然是萌得一脸血啊,我们就喜欢你这样天真烂漫的!”

黑痣男盯着她身前的惊人壮观肆无忌惮地看了一遍又一遍,虽然有她手臂的遮挡,无法尽收眼底,但是这并不阻碍他精虫上脑,想入非非。

有些艰难地吞了几口唾沫,他邪笑一声,一马当先地扑向了云落寒。

云落寒嘴角微勾,迅速闪躲的同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还顺势往他的衣领里弹了一个东西。

这可把黑痣男给乐坏了。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浪啊,行,你大叔我今天就成全你!”

说完,他再次扑向云落寒,不过腿刚迈出去,他便瞳孔放大,惨嚎一声,趴在了地上。

“兄弟,你怎么了?”

其他两个男子大惊,赶紧跑到他的面前,云落寒又弹了两下手指,两个男子很快也卷缩在地上打滚起来。

黑痣男极其痛苦地指着云落寒道:“你……你这个妖女,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立即给我们解除,不然的话,我们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云落寒拍了拍手,冷笑道:“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你们的口气还真不小!你们觉得你们还有站起来的机会吗?”

“蛊毒!这他娘的好像是蛊毒!”

“这个妖女会下蛊啊!”

一个恍然大悟,一人立即附和,黑痣男则是咆哮道:“妖女,我再说最后一遍,立即给我们解蛊,不然我们一定让你香消玉殒!”

云落寒抽了一下琼鼻道:“我只说一遍,不要逼我,不然你们会被蛊毒活活折磨死!”

“岂有此理!”

见她根本就不听,三个男子全都气得暴走了。

他们也就是突然发现了这么一株嫩出境界的“嫩草”,一时色迷心窍,想老牛吃嫩草罢了,所以疏于对她的防范,让她有了暗中下蛊的机会,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一点实力都没有,更何况他们可是随身携带着药王赏赐的丹药呢。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没有再犹豫,立即掏出丹药吞下,刹那间,在蛊毒和丹药的双重作用下,他们的肌肉迅速膨胀,整个人像是随时会炸裂一般。

云落寒惊得香唇半张。

其实她已经在天南闭关蛮长一段时间了。

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药王、药王宗这些,自然也不知道药王炼制的这些可以让人的实力瞬间大增的丹药。

云飞鱼可能知道,不过他一直采取的都是避世的态度,更不想让她卷入到这些纷争当中,所以即使知道,也不会告诉她。

“解了!我们的蛊毒解了!药王,伟大的药王啊,您实在是太神奇,太牛掰了!”

三个男子察觉到体内的蛊毒已解,一个个全都高兴坏了,然后像是饿虎一样死死地盯着云落寒。

云落寒再次大惊。

她给他们下的这种蛊虽然不足以直接要了他们的命,但是属于高级蛊毒,想解开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除非……

以毒攻毒!

对,他们服下的丹药可能潜藏着剧毒,正好和蛊毒的毒性相克,如此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下她是真的害怕了。

如果蛊毒拿他们没办法的话,面对实力大增的他们,那她恐怕只有被欺凌的份了!

“先生,先生,你在哪啊,你快上来啊!”

云落寒攥着粉拳,向后一退再退,就在这时,忽然暴雨如注,她穿着的衣服被瞬间淋透。

“极品,真他娘的是极品啊!”

看到因暴雨突袭,衣裤贴身,显露得更加淋漓尽致的火爆身段,三头“狼”皆是蠕动了一下喉咙,争先恐后地冲向云落寒。

云落寒咬了咬牙,大喝一声,一拳砸向黑痣男的面颊,黑痣男贼笑着抓住她的手,随后身体一连向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倒在了地上。

他有些吃惊地道:“呦吼,想不到你不仅会使蛊,而且还有两下子,不简单嘛!再来!”

云落寒手脚齐出打向他,黑痣男一把抱住他的小腿,怒吼一声,云落寒立即在空中飞了起来,而且迅速越来越快,让她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过了好一会儿,黑痣男把她往地上一丢,都准备扑上去,尽情享受这只晕头转向,完全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小羔羊了,谁曾想云落寒却是连滚几圈站起身,让他一头撞在了岩石上,额头直接撞出了一个包。

他用手摸了摸,万分不可思议地看向云落寒道:“你……你怎么没事?”

云落寒还没说话呢,一男子道:“兄弟,你这都什么手段啊,太给我们丢人了!能不能来点简单粗暴的?看我的!”

说完,他也没有冲向云落寒,而是怒吼一声,十几道气刃同时窜向云落寒,云落寒根本就是躲无可躲,衣服上瞬间出现了十几道口子,而且有几处还溢出了鲜血。

黑痣男哭笑不得地道:“卧槽,把他给弄伤了,我们还怎么玩?你个贱人!”

“放屁,对女人就不能心慈手软,不然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继续看着!”

男子冷哼一声,全力攻向云落寒,云落寒哪里是他的对手啊,仅仅几个回合,她便手脚大乱,男子趁机把她的两条衣袖都给扯了下来,随后祭出龙爪手袭向她的壮观。

云落寒慌忙侧身躲了一下,他却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另外一手再次袭去,云落寒失声大叫道:“先生!”

“唰!”

“呃啊……”

在男子的手距离云落寒的身前只有不到半指的距离时,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紧接着男子抓着血流不止的脖颈,倒在了血泊里。

“兄弟!”

两个男子看到他就这样被杀后,大声嘶吼一声,齐刷刷地转头看向已经站在悬崖边上,背着包的柳飞,周身瞬间布满无数气刃。

“我不管你们是谁,敢欺负我的寒寒,只有死!”

柳飞冷声说了一句,快速翻转着手印,无数雨滴凝结成一把把锋利无比的长剑,随后悬在两个男子的四周。

两个男子看了看他们的气刃,又看了看他的长剑,惊恐万分地道:“你……你的实力又提升了?”

“我不会回答两个将死之人的问题。”

“尼玛,你以为我们真的怕你吗?我们可都是吃了药王的丹药的,他刚才被你杀,只是被你偷袭了而已。”

柳飞冷不丁地道:“哦,原来你们是药王的人,那就更得死了!”

“你!”

“别再和他废话了,灭了他!”

两个男子咆哮一声,无数气刃迅速变大,一起攻向众多的长剑,一时间脆响声响彻天空。

“有暴雨在,你们就是服了药王的丹药,也撑不了几个回合!”

柳飞嘀咕了一声,周围的雨水迅速凝成了一把巨剑悬在了他的面前,他手捂剑柄,快跑几步,高高跃起,朝着两个男子将巨剑砍下。

“海纳百川!”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山顶被硬生生地砍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两个男子虽然及时躲了一下,但是都被巨剑所携带的巨大能量给震到,吐血不止!

黑痣男一脸惶恐地指着柳飞道:“你……你……”

“我没时间和你们磨叽,该结束了!”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又一口气连砍三下,两个男子虽然还是躲了过去,但是在躲避的过程中,被悬在空中的无数长剑刺中身体,最终还是倒在了血泊里,死不瞑目。

他们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吃了丹药后,竟然还是被柳飞秒。

这到底是为什么?

“呜哇……”

确认他们俩死去后,柳飞突然吐了一大口鲜血,倒在了地上,悬在空中的无数长剑变成水滴,如雨般落了下来……

“先生!”

云落寒看到这一幕,吓坏了,发了疯似的跑到柳飞的身旁坐下,然后把他给紧紧地抱在怀里,用手不停的抹着他脸上的雨水,声音发颤道:“先……先生,你可不要吓我,你不能有事,你可一定要撑住!”

柳飞缓缓地睁开眼,看到两团惊人壮观都遮挡住他看她的视线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挪了挪身体道:“死不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是想趁着他们肝胆俱裂,手脚大乱之际,尽快将他们拿下,所以过分地使用了能量,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云落寒一边哭着一边道:“可是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冰凉?”

柳飞道:“修炼‘海纳百川’这一招的负面效果又发作了呗。放心,天幽草和地冥花,我都已经采集到了,无论怎么着,也会撑下去的。怎么样,我这一招酷吧?”

云落寒像是小鸡稻米一般点了点头。

柳飞笑道:“这真是拿命换来的炫技啊!你扶我起来,我先给你止血,然后趁着丹药的药效还在,我检查检查他们。”

用银针帮她把几处伤口的血止了,逐一检查了三人后,柳飞斜靠在云落寒的怀里,一手不由自主地勾着她的柳腰道:“他们体内的蛊毒并没有完全清除,这说明蛊毒和丹药所带之毒并不完全相克,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战斗力。”

顿了顿,他继续道:“药王给他们的丹药和给在天坑群出现的那些人相比,功效明显弱化了很多,这显然是吸取了教训,害怕我再用相同的手段,让他们体内的能量冲破临界点,爆体而亡,他倒是很能反省,很会改进,这个人很可怕啊!”

云落寒扭了扭冰冷中带着丝丝温热的身体,又看了看他那紧贴着自己的身体,脸色微红地道:“先生,我……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避避雨,这雨是越下越大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