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77章:两个熟人,两种境遇

第777章:两个熟人,两种境遇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77  |  更新时间:

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中,有一个人被绑在一个十字形的木架上。

黑屋就像是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洞一般,处处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咝……”

男子倒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他此时看起来异常疲惫,就像是体内的的鲜血已经被完全抽干了一般。

没错,他就是柳飞,他还活着。

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

微微动了动四肢,一股股肌肉撕裂的疼痛感让他龇牙咧嘴。要不是他拥有完美体质,铁定会被那巨大的漩涡给撕成一块一块的……

“我这是在哪里?”

确认自己并没有死以后,柳飞看了看前方,眉头挤到了一块。

看起来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不是阎王殿,也不像是用来专门关押人的牢房。

他就简单地被绳索给绑在十字形的木架上,绑他之人似乎根本就不担心他会挣脱绳索逃脱。

“不管那么多了,先脱离这木架再说!”

柳飞抽了抽鼻子,快速调动体内的五行之气,四肢猛然发力,结果绳索根本就没有断裂不说,反而把他给勒得更紧了。

他又动了动,绳索进一步勒紧,让他浑身上下都很难受。

如果再继续动下去,饶是他是完美体质,这诡异的绳索也有可能把他给活活勒死。

看起来,绑着他的绳索和普通的麻绳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这质地,岂是麻绳能够比拟的?

估计即使是高战魂那种级别的高手,也休想用气刃把这绳索给削断。

“呵呵……”

柳飞不由自主地苦笑了两声。

本以为活着是万幸,现在看来,恐怕要生不如死……

“吱呀!”

“吱呀!”

……

伴随着一阵极其刺耳的脆响,小黑屋的门被什么东西给缓缓地推开了,紧接着十个绿色的,犹如鬼火一般的火焰一蹦一跳地窜进了房间里,将漆黑的房间给彻底照亮。

看到这些像是拥有生命一般的绿色火焰,柳飞头皮发麻,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来,恍然中竟有他现在就在阴曹地府的错觉。

十个绿色火焰绕着他蹦来蹦去,蹦了好一会儿后,“嗖”得一下,分成两列,悬在门口,静静地等待着。

很快,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带着两个海壁虎走进了房间。

柳飞只是看了他一眼,瞳孔便急速收缩,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是他!

他不是早在六年前就已经死了吗?而且就是死在他的眼前的。

以他的医术,他当时如果一息尚存的话,他都会拼尽全力救他啊!

“组长,我们见面了,真是没想到我们没有在阴曹地府见面,而是在这个地方。”

老人走近柳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几遍,笑容满面地说了一声,就像是他乡遇故知,久别逢挚友时自然而然地露出喜悦之情一般。

这种情感没有矫揉,没有造作,只是太过残酷。

柳飞干笑一声道:“姜老,我犹记得你积劳成疾,最终倒在实验室的时候,我们异能小组的所有人都为你抹了鼻子的画面。”

姜元哲,六年前曾是华夏异能领域最富权威和最有资历的专家,他从大学毕业后就从事异能领域的研究工作,一干就是五十年!

在他猝死时,他已是七十多岁的高龄,谁能想到这个已经被入土立碑的老教授竟然还活着,而且看起来这些年应该是一直活在这海底世界里……

“我记得你,记得异能小组的战友们,同时也对你们心存感激!但是姜元哲确实在六年前就已经死了,是他们让我获得了新生,让我可以继续研究异能,你是他们的敌人,那自然也是我的敌人,这一点毋庸质疑。”

姜元哲走了几步,继续道:“我今天来不是和你叙旧的,而是需要取你身上的几样东西做研究的。使命所在,无可回避,你就是怪我也没用。看在你曾经是我的领导,待我不薄的份上,我会尽量减轻你的痛苦。”

他拿出一个细长的针管走到柳飞的面前,准备抽取血样,柳飞连忙道:“等等!使命?谁的使命?他们又是谁?你可别告诉我是这些海怪!”

姜元哲微微一笑道:“你想多了,它们在我们这里充其量只是被豢养的宠物而已。我的主人是被你们断然否认存在,很快将要席卷整个世界的。”

“否认存在?你是说……”

“嘘! 别说,让答案再飘一会儿,他们都很低调,也希望这份神秘能够继续延续下去。当低调不再,神秘揭晓之时,自然也就是你们灭亡之日。”

柳飞当即怒吼道:“堂堂正正做人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当狗!”

姜元哲波澜不惊,微微一笑道:“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每个人都是那么肮脏,人真的如狗?组长,当这个世界不再被人类所统治的时候,你就会赫然发现最该当狗,最该被奴役的其实就是你们这些人类。”

疯了!

这是彻底疯了啊!

他说的没错,他已经不再是六年前的那个姜元哲了。这完全就是另外一个甘心被奴役,想要充当攻击人类急先锋的“人”。

“组长,请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因为你很快就会明白,同是人类,你我在这里的处境将是天壤之别!我被他们当个宝,但是你,只能沦为工具和实验品,你会发现自己特别得悲哀。”

说完,他将针管插在柳飞的手臂上,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完美体质在这针管面前毫无特殊性可言,他如愿抽到了血。

他又取了柳飞的几根头发,刚准备离开,一个身上散发着勾魂香气的红衣女子走了进来,她先是十分温柔地用手摸了摸柳飞英俊的面庞,随后又朝着他吐了几口如兰香气道:“柳飞,咱们又见面了!”

柳飞看了她一眼,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又是一个大熟人!

几个月前,他曾和她在乾元坞大战过,为防止她再次带人抢夺《乾元谱》下册,他还专门在乾元坞和海鸣山布下了血誓大阵,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见面。

“你就是他的主人?”

“当然不是。我只是你的主人,也只想当你的主人!”

红瞳女子一把捏住了柳飞的下巴,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抿了抿香唇道:“你和那些臭男人还真的不一样,我实在是太喜欢你的这种味道了!如果你没杀了我那么多手下,又杀了那么多的宠物,兴许我真的可以考虑让你成为我的贴身男宠,永远宠着你,奴役着你,但是现在不彻底把你榨干,然后扔给他做实验,制标本,我难解心头之恨!”

“我呸!”

柳飞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她吐了一口唾沫道:“你这只骚狐狸,我柳飞堂堂七尺男儿,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此羞辱!”

“是吗?”

红瞳女子用手抹了一把脸,向空中抛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那珠子顿时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笼罩着柳飞,不一会儿的功夫,柳飞便感觉形神被剥离,整个人处于浑浑噩噩,难以自我支配的境地。

而就在这时,红瞳女子开始向他频送秋波,搔首弄姿起来。

姜元哲见状,带着两个海壁虎,很是识趣地离开了。

大约两三分钟后,柳飞双眼木讷,嘴角微勾,时不时地傻笑两声,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红瞳女子十分满意地看了看珠子,笑道:“姐姐送我的这摄魂珠果然是个好东西,像他这样意志强大的人都完全招架不住。看来我今天可以好好地享受这顿美餐了!”

她动手帮助柳飞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索,直接将柳飞扛在了肩膀上,然后来到了金碧辉煌的卧室。

“小样,还不过来伺候我?”

将柳飞给扔到床上以后,她坐在床边,翘起了莹白的大长腿,根本就没有转身去看柳飞便柔声说了一句。

柳飞鬼使神差地坐起身,挪到她的身后,小心翼翼地帮她按着摩,让她很是享受。

很快,她躺在床上,让柳飞从下往上,慢慢地按,好好地按,柳飞依然是照做,而且体内的邪火似乎都聚集在眼睛中了,放佛下一秒就会爆发。

红瞳女子见状,捂着嘴咯吱咯吱地娇笑了一会儿道:“这就是你的骨气?实在是太可笑了!听着,你只要乖乖把我给伺候得舒服点,我可以考虑让你多活几天。”

“是。”

柳飞低声回应了一句,继续全身心投入。

红瞳女子享受了一会儿,竟然主动宽衣解带,柳飞看得有些痴了,手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放心,我绝对会让你在极致快乐中慢慢死去的!”

红瞳女子猛然抓住柳飞的右手,往她身前的汹涌上一拉,柳飞浑身一颤,快速低头,眼见就是彻底沦陷,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脖子间的貔貅吊坠突然变得滚烫无比。

柳飞的双眼之中抹过一丝神采后,他还是低头擒住了红瞳女子的樱唇,“痴情”吻着,不过左手却是趁机来到红瞳女子的身前,随后猛得一飘,一道锐利的气刃划向了红瞳女子那白皙的脖子!

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红瞳女子竟然堪堪躲了过去,柳飞不甘心,又朝着她狂甩了几道气刃,然后翻滚下床,布下了一个小型的三才法阵攻击她,而他则是拔腿就跑。

很显然,红瞳女子的实力比两人在乾元坞交战的时候又增益了不少,刚刚在偷袭的情况下都没能把她给杀了,现在还想杀了她,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

“嘭!”

然而,他根本就没跑多远,仓促布下的三才法阵便被她给破了,只是她并没有追他,而是舒展藕臂,穿上一件近乎透明的薄纱,随后侧卧在床上,笑面如花地看着他道:“摄魂珠都拿你没办法,你的意志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不过这样也好,我就亲手摧毁你的意志,让你完全变成行尸走肉。”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脚下的步伐变得更快了。

红瞳女子将衣袖一挥,卧室的门顿时洞开,他开始沿着漆黑的走廊,发了疯似的狂奔,没奔多久,他再次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紧接着出现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中。

“我……我这是逃出来了?”

看到眼前这熟悉的一幕,柳飞很是兴奋,然而下一秒,他便脸色骤变,四肢僵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