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69章:午夜惊吻,条件反射

第769章:午夜惊吻,条件反射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96  |  更新时间:

谢斐是叶美萱的表姐,自从叶美萱出道,她便一直当她的助理,和她同甘苦,共患难。两人之间的情谊非常深。

在柳飞和叶美萱初次见面,双双戴着面具和别人斗舞的时候,谢斐也在场。

所以算起来,他们其实也认识蛮久了。

她人长得很漂亮,但是在叶美萱面前以及她的明星光环笼罩下,也就不那么突出了。

不过她还是给柳飞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因为她这个人看起来很舒服,相处起来也很舒服。

可能这种“舒服”,让他细说的话,他也说不上来,然而确实是一直存在的。

柳飞和她碰了一下酒杯后,抿了一口酒,饶有兴致地询问道:“还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家里的情况呢。”

“啊?”

对于这猝不及防的提问,谢斐并没有显得受宠若惊,而是有些忐忑。

她支支吾吾了几声,随后用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道:“飞哥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关心我了啊?让我好受宠若惊!你看我这都快不会说话了。”

柳飞笑道:“这不是说得很好吗?”

“……”

谢斐抿了一口红酒,娇笑一声道:“我和美萱一样,都是来自农村,父母去世得早,目前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哥哥已经结婚了,他和我嫂子过得也一直很幸福,所以我现在也没有什么牵挂,可以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美萱这边。”

柳飞继续问道:“那你这段时间可有回家去看看?”

“啊?”

谢斐又怔了一下,似乎变得更加忐忑了。

其实柳飞只是在以一种聊家常的心态在询问她问题,并没有太强的目的性,但是也不能说一点目的都没有。

只能说他还是在跟着感觉走,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和之前不太一样了,而且隐隐约约之中还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古怪。

当然,他宁愿这是自己在疑神疑鬼,想多了!

谢斐调整得很快,笑颜如花地道:“飞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神通啊,不瞒你说,前段时间我嫂子生病了,而我又很想家,所以就回家给二老上坟并探望嫂子。而前段时间美萱也没有那么忙,所以我就一口气在家里呆了半个月。”

柳飞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嘛,你老家是哪的?”

谢斐立即道:“飞哥,我怎么感觉你是在调查户口呢?我是不是摊上什么大事了啊?你可不要吓我!”

柳飞哈哈大笑道:“没有,就是闲聊,纯属闲聊!”

谢斐用手抚了抚快速跳跃的胸口道:“吓死我了,我这个人骨子里还是很怕事的。我老家是渤东的,我们那的人都很豪爽,而且都很会饮酒。可是我和美萱是另类,酒量太渣,说出来真有点丢人。”

柳飞又和她碰了一下酒杯,把杯中的红酒一口气喝完,然后又给她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继续闲聊了起来。

她也不再拘谨,有问必答不说,而且陪他谈天说地的,两人聊得很嗨。

不知不觉喝完一瓶红酒后,两人又开了一瓶,没过多久,又喝完了。

柳飞看了一眼时间,见已经十一点了,而叶美萱和瑾萱自从走进卧室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遂向谢斐使了一个脸色,两人蹑手蹑脚地来到二楼。

当发现卧室的门还是关着的后,柳飞摇了摇头,慢慢逼到门旁,屏息倾听了起来。谢斐也是来到他的身后,静静地听着,可是房间的隔音效果比较好,她也没听到什么。

她见柳飞似乎听得津津有味, 又往他身旁凑了凑,希望能够听到点什么,谁曾想柳飞突然转头,嘴唇竟然意外地印在了她的额头上,而且还发出了一声似有若无的脆响……

她惊呼一声,似乎完全忘记身后不远处就是楼梯了,直接退到了楼梯旁,随后脚下一滑,整个人向楼梯下摔去!

柳飞眼疾手快,像是一阵风一样窜到了她身旁,一把勾住了她的柳腰,然后由于惯性的作用,带着她下了两个台阶,最终稳住了身体。

谢斐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喊出声,但是这会儿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鸟一样,紧紧地依偎在柳飞的怀里,用力地抱着他。

柳飞察觉到整个手掌传来的都是惊人的软弹时,心神一荡,双眼瞬间睁大了不少。

难道是刚才情急之下,手完全搂错地方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谢斐,恰逢谢斐抬头看向他,两人登时四目相对。

这还是柳飞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她长着一副十分好看的瓜子脸,眼睛不大,但是看起来特别有精神。

另外,即使不笑,她的两腮也浮现着两个十分可爱的小酒窝,看起来非常迷人。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几秒,谢斐的俏脸变得更红了,胸口也跳得更加厉害了,柳飞甚至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身前没有被染指的另一半,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撞击着他的胸膛,让他满怀香软。

“飞……飞哥……”

谢斐咬了咬檀唇,轻唤了一声,也正是她这一声轻唤,柳飞忽然有一种骨头都被喊酥了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仅眼睛会放电,而且声音还这么富有磁性,也是一妖孽啊!

柳飞蠕动了一下喉咙,刚想松开她,谢斐却是主动下了一个台阶,脱离他的怀抱,然后看了一眼自己身前刚才被覆的傲然,很是难为情地道了一声“谢谢”后,便低着头急匆匆地往楼下走去。

柳飞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发愣,刚才那意外一幕,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恍惚觉得刚才在他怀中的谢斐和一些人很神似。

“不会吧?我这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到她是叶美萱最好的朋友,如同家人一般后,柳飞摇了摇头,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然后来到了大厅。

而谢斐这会儿正在沙发旁铺床呢,柳飞连忙走到她身旁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谢斐这会儿依然是满脸通红,她有些扭捏地道:“我……我这是在给自己铺呢,今晚我睡沙发,你睡我的房间,总不能让你这么一个大老总睡沙发吧?”

柳飞道:“有何不可?大家都是朋友,没有那么多讲究的,我今晚就睡在这儿了!刚才我去听的时候,她们俩还在一问一答呢,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所以你早点去休息吧,别等他们了,我也要休息了。”

说到这,他顿了顿,主动道:“刚才那事,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谢斐慌忙摆手道:“没……没事!我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而且刚才要不是你的话,估计我会摔得够呛。晚安啦,祝君好梦!”

谢斐朝着他挥了挥手,随后转身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柳飞躺在沙发上后,闭上眼,结果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这可让他无语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有病吧?”

柳飞挠了挠头,又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发现还残留有谢斐身上散发的体香后,立即站起身到浴室洗了一把脸,然后又选用了一款叶美萱所使用的比较中性的香水喷了喷。

如此回到沙发上,他才睡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之中,他察觉到有人在吻他,遂睁开眼看了看,发现是瑾萱。

他连忙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小声道:“赶紧去睡觉啊!”

“不嘛,你亲我一下!”

瑾萱将嘴一嘟,柳飞无奈,只得吻了一下她的香唇。

看着她离开,柳飞闭上眼继续睡觉,可是没过多久,他察觉到自己又被吻了!

估摸着应该还是瑾萱后,他一边睁开眼一边道:“我的姑奶奶,你这是……”

说到这,看到俯身吻他的人竟然是叶美萱后,他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尼玛,幸亏没都说出来,不然要出大事啊!

叶美萱脸色微红地看着柳飞,小声道:“怎么了?”

柳飞笑道:“我以为是在做梦呢。”

“讨厌!”

叶美萱又俯下身和他轻轻地吻了一小会才回二楼。

“别人都是午夜惊魂,我这是午夜惊吻啊!”

柳飞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很是凌乱地摇了摇头,再次入睡,奈何没过多久,他察觉到又有人来到了他的身旁,而且正往下俯身呢。

“我勒个去,这两位姑奶奶是想折磨死我吗?”

柳飞哭笑不得地睁开眼,当看到朝着他面颊俯身的人竟然是谢斐时,他猛然坐起身,结果额头和谢斐的额头碰了一下,他是没事,谢斐却是捂着头蹲在了地上。

按理说,他一直都是一个很淡定的人,即使谢斐真的要亲他,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才是。可是他就是做出来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整得就像是条件反射似的。

然而,这种条件反射很让人啼笑皆非啊!

“你没事吧?”

柳飞赶紧掀开被子,下了沙发,仔细询问起来。

谢斐一边揉着有些发红的额头,一边道:“没……没事!你不会是刚才把我给当成女鬼了吧?那我可就太尴尬了!我本来就是想帮你把被子往上拉一拉,怕你着凉的。”

这话无疑让柳飞很尴尬,他连忙帮她看了看额头,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后,笑道:“跟你没关系,我做噩梦了,被吓的……”

谢斐十分惊讶地道:“你也会做噩梦?不是你一直让别人做噩梦吗?咯咯咯……”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小心我扣你工资啊!”

谢斐又掩面笑了一会儿,然后一边往自己的卧室快走一边道:“你……你自己领会!”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