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54章:同富贵,共患难

第754章:同富贵,共患难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42  |  更新时间:

沙暴移动的速度非常快,可谓是来势汹汹。

柳飞也没有任何的迟疑,拼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连滚带爬地窜到刘静月和刘香月的身旁,把她们俩拽在一起,随后将身体一侧,恰好斜挡在她们脸部的上方。

很快,沙暴袭来,柳飞死死地撑住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块大石一样为她们姐妹俩遮风挡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实在撑不住了,昏迷了过去。

当沙暴远去,天空重新变得清澈,一只葱白的玉手从沙子里缓缓地伸了出来,紧接着又有一只手伸了出来,周围的沙子也开始涌动了起来。

“我这是在哪里?难道已经死了?”

刘香月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意识还在,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又用力地挪了挪身体,当察觉到一只大手抓在她身前的傲然上,而且还特别用力时,她忽然想到了刘静月。

“姐!”

“姐!”

……

在心中大喊了数声,她猛然抓住放在她身前的手坐起了身,原本覆在她身上的流沙向四周滑落而去。

“咳咳咳!”

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又用力地甩了甩头,她勉强睁开眼看了看,发现自己是在沙漠中,并没有死时,赶紧扯了扯那只依然抓着,还没有松开的手。

就在这时,她身旁的流沙快速涌动了起来,很快,刘静月从沙子中冒出了头。

刘香月喜极而泣道:“姐,你没事吧?”

刘静月坐起身,快速地用双手抹去脸上的沙子,看了看刘香月,又看了看四周,慌忙道:“飞哥呢?怎么不见飞哥?他一定来救我们了!”

“姐夫……”

刘香月看了看刘静月那完好无损的双手,又低头看了一眼抓在自己的身前,而且有两根手指还勾在她身前布条上的大手,俏脸瞬间通红。

这……这不会就是姐夫的手吧?

刘静月留意到这画面,怔了怔,慌忙伸手去扒流沙,当柳飞那惨白如纸,没有一点儿血丝的脸露出来时,她简直要疯了。

刘香月用了很大的劲也没有掰开他的手,只能暂且忍着羞臊,帮忙清理流沙。

没过多久,柳飞的身体终于浮现了出来。

他依然保持着为她们遮风挡沙的姿势,一条胳膊是曲肱撑在沙子上的,现在看起来僵硬无比,就像是化石一样。

刘静月和刘香月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快,快扶他躺好,他还有气!”

用手指往柳飞的人中探了一下,发现柳飞还有微弱的气息时,刘静月赶紧让刘香月和她一起将柳飞僵硬的身体给放平,随后刘香月给他按胸腔,她则是给他做人工呼吸。

而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柳飞那只很僵硬的手依然抓在刘香月的身前,乍看之下,就像是他在逼着刘香月给他按胸腔似的。

两三分钟后,就在刘静月和刘香月都要崩溃的时候,柳飞突然倒吸了一口气,随后猛然坐起了身。

“飞哥!”

“姐夫!”

……

刘静月和刘香月连想都没想,一起涌到了柳飞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看到她们俩都没有事,柳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在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抓着一团海绵时,他的呼吸又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刘香月,干咳了一声,赶紧把手往回缩,刘香月察觉到他的小动作,也是故意欠了欠身体,让他赶紧把手给缩回去。

过了一小会儿,待两人之间没有了那只手的阻挡,刘香月更加用力地抱着柳飞,让自己身前的壮观完全贴在他的胸膛上。

柳飞心神一荡,有些心猿意马,不过劫后重生的喜悦还是很快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绪给一扫而空,他张开双臂,毫不忌讳地把她们姐妹俩给抱在怀里,嘀咕道:“活着正好,我还以为我要永远被掩埋在这片沙土之下了呢。”

刘静月抽了一下琼鼻道:“我现在依然可以感受到你的气息很弱,你……你没事吧?”

柳飞道:“只要能醒,那就死不了,我是损耗太大所致。你们俩都没事吧?快让我看看!”

柳飞推开她们俩看了看,这一看,他的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

她们俩身上现在穿的哪里是衣服啊,分明就是布条,之前她们躺着的时候还能蔽一蔽,毕竟只是被气刃给化成一道道的而已,但是现在她们坐起身后,那些布条要么掉在了地上,要么在她们身前挂着,大片勾魂的美景直窜柳飞的眼帘,让柳飞看得眼花缭乱。

“啊……啊……”

刘静月和刘香月两姐妹留意到他的眼神后,低头看了一眼,立即双手抱胸,不由自主地大叫了起来。

柳飞的反应也是够快,条件反射似的去脱自己的外套,结果半天也没有碰到衣服,他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被烧得窟窿遍布,只是象征性地挂在身上,早就不能穿了。

两姐妹看到他神情大窘,而且动作也够滑稽,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柳飞也是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主动把她们揽入怀中,万分感慨地拍着她们俩的后背,一句话也不说。

两姐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内心的紧张和在意,所以也是紧紧地抱着他,享受着这难得的短暂时光。

“那里有人,快!快跟上!”

没过多久,一群干警急匆匆地赶到了柳飞等人的身旁,柳飞示意他们给三件外套给刘静月、刘香月以及他遮挡身体后,站起身快速地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根据自己的印象说了一下那三个男子的尸体被掩埋的大概范围。

为首的干警道:“我们也是听人说看到有人进入沙漠中就再也没有出来了,所以沙暴一过,我们就立即赶来了,没曾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柳总,您在我们华夏警局系统内部已经不知道被表彰多少次了,我们也早就听闻您的大名!请问现在?”

柳飞慌忙道:“我需要立即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和外边取得联系,这帮歹徒的同伙很有可能袭击了柳家村!”

“什么?好,您别着急,我们的车离这并不是太远,我们这就带你去,然后立即带你到有信号的地方,和外界进行联络。”

柳飞道:“多谢你们相信我,还请你们尽快把他们的尸体给挖出来,然后严格保密。”

“没问题!”

几个干警先带着柳飞离开后,刘香月看向刘静月道:“看来在我们昏迷的时候那一战非常得惨烈,我从来没有见到姐夫虚弱成这个样子。看得出来,他现在是在咬着牙,憋着气硬撑着呢。”

刘静月道:“我也看出来了。我现在也很担心柳家村村民的安危,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柳飞小跑了好几里,坐上警车,来到有信号的地方后,立即给柳玉莲打去了电话,先报了个平安,只听柳玉莲非常恐惧地道:“飞哥哥,终于和你联系上了,你们没事真的太好了,我们正担心着呢。和你说件事,海鸣山大白天的闹鬼啊,我的妈呀,现在全村的人都炸了,太可怕,太可怕了!”

“闹鬼?”

柳飞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道:“你们和村民们都没有事吧?”

柳玉莲道:“没事啊,就是特别吓人,大家都闭门不出,全都在家好好地呆着呢。”

“你确定?”

“我确定啊!我和我爸刚组建了一个抓鬼大队,一起到海鸣山外去抓鬼呢,结果它好像完全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什么样啊?”

“等我回去后再说!”

……

柳飞万分凌乱地给蝎子打去了电话,结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蝎子就在海鸣山调查鬼的事情呢,而且确定没有任何村民伤亡。

虽然不清楚怎么突然间就闹鬼了,但是柳飞那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他让蝎子立即调集人手,加强戒备,给幽狐打去了电话,让他立即到西北大沙漠来一趟。

柳飞和刘静月、刘香月在警局吃了饭并休息了几个小时后,幽狐从京城赶来了。

他立即以特派员的身份介入调查,柳飞详细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实在是太担心海鸣山的情况,所以也没有多呆,把这里的所有事情都交给幽狐处理,便立即带着刘静月和刘香月赶到机场,坐上了他的私人飞机。

三人来到飞机上的卧室后,不约而同地往床上一仰,动作那叫一个整齐划一。

刘香月侧身看向柳飞道:“姐夫,这次你又救了我和我姐一命。”

柳飞苦笑道:“救你们?明明是我连累你们,害你们啊,如果你们这次要是出现个三长两短的话,我……”

刘静月一把捂住他的嘴道:“飞哥,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咱们早就是一家人了,还分这么清楚干什么?而且你忘记了吗,我们早就说过要一起同富贵,共患难的,如果只能同富贵,而不能共患难,那我们姐妹俩真的不配和你成为一家人。”

听到这话,柳飞很是感动,也不管刘香月就在旁边看着呢,凑头就啄了一下刘静月的香唇。

刘香月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在看了一眼身前,继而想到柳飞的手竟然抓了那么长时间后,她就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长这么大,除了姐姐这么对待过她以外,就是他了!

柳飞瞥了一眼刘香月,暗想着她们姐妹俩肯定都看到了,这么藏着掖着也没必要,遂坦诚相告道:“沙暴来临时,我挪到你们的身旁,也没有多想,强撑着身体帮你们挡沙,让你们能够呼吸,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就……你们可千万不要误会,我绝对不是有意的。”

刘静月道:“我已经看出来了,我想香月也不会在意的对不对?”

刘香月有些小尴尬地道:“嗯,没……没事,咱们这次能够大难不死,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还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干什么?在警局的时候,我也没睡好,我……我出去睡沙发了,你们随意!”

“你啊你……就在这躺着吧,我再去拿床被子出来。”

“我不会耽误你们?”

刘静月甚是无语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指向柳飞,她这才发现柳飞已经睡着了,而且好像睡得很死,这要是在往常,她非得趁机恶作剧不可,但是现在,她心疼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下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