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49章:这婚逼得绝

第749章:这婚逼得绝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2  |  更新时间:

她美出边际,看起来赏心悦目,这一点也不假。

但是她也很可怕,思想可怕!

算起来,她和柳飞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结果她以身相许,喊老公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在这里洞房。

苍天呢,这可是在棺椁里啊!

这种思想可比现代人闪婚或者见面就到小宾馆走一遭恐怖多了。

不可否认,她的一颦一笑一句话都足以引起男人那方面的冲动,柳飞是个正常男人,自然也有那方面的想法。

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在对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和她发生关系,这别说是对她不负责任了,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缓了缓,他挣扎着要起身,可是女子死活不愿意让他起来,而且还十分执拗地动手去扯自己的衣服。

要知道她本来穿的就是薄纱,只不过这种薄纱很神奇,虽然很薄,但却能够把她的身体给包裹得很严实,一旦她去扯,立即有大片风光映入柳飞的眼帘,让他邪火乱窜,难以自抑!

“美女,咱能别上来就动手动脚地的,好好地说几句话行吗?”

作为一个生活在莺莺燕燕之中,俘获众多美女的男人被逼得说出这么一句话,可见柳飞心里是有多无奈,多无语。

女子颇为吃惊地道:“你真的不想和我洞房?”

柳飞有些抓狂地道:“咱能先别提洞房这两个字吗?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道:“瑾萱,你可以叫我萱儿。”

“姓!”

“不知道,我好像没姓。”

好像没姓……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好吧,这个女神一样的人在他这里已经彻底变成女神经了。

他继续问道:“你是什么身份?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千年前发生了什么?”

瑾萱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表情是越来越痛苦,最终痛呼一声,紧紧地抱着柳飞,死活不愿意松手。

如此过了好一会儿,柳飞刚想帮她舒缓一下心绪,谁曾想她却是主动坐起身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份是什么,更不知道躺了多久!就我本人而言,我感觉自己是昨天躺在这里的,然后今天就被你给救了,就这样。”

柳飞猛然坐起身,突然发觉自己的身体竟然痊愈了。

他很是兴奋地抬头看了一眼镇魂珠和还魂镜道:“这两件神器在一起的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老公,你怎么死活不愿意啊?难道你是嫌弃我吗?”

瑾萱见柳飞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两件神器上,直接往他的怀里一扑,轻咬了一下他的胸膛。

柳飞轻呼一声,随后望着她那绝美的脸蛋,咧嘴一笑道:“你心甘情愿想要嫁给我是吗?”

瑾萱像是小鸡稻米一般不停地点头道:“对啊,对啊!”

“那好,我现在就成全你!”

丫丫的呸的,咱就不相信还有不知羞耻的女人,与其这么被紧逼,不如以退为进。

柳飞推开她,直接将手放在她的香肩上,瑾萱则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秒变任他处置的小绵羊。

看着她那不涂唇彩却娇艳欲滴的樱唇,柳飞有些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忽然搂住她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把她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扔,扛着她就出了透明棺椁,然后把她放在高台上,霸气十足地摁住她的双手,居高临下道:“你真的想好了?”

瑾萱有些忐忑地点了点头,在柳飞低头去吻她的时候,她又慌忙摇了摇头道:“你……你会不会永远对我好?”

柳飞道:“这可说不好,我身边那么多红颜知己,哪个也不比你差。”

“红颜知己?你……你结婚了没有?”

“没有,但是领结婚证了。”

“结婚证是什么东西?”

“就和你急着要入洞房一样,可以让生米煮成熟饭的东西……”

瑾萱仔细嘀咕了好一会儿,似懂非懂地看向柳飞道:“还有这样的东西?那我们还是先领了再洞房吧!”

她这是一点儿也不傻啊,甚是还有点儿可爱。

柳飞往一旁一翻道:“我不会和你领结婚证,除非你把你的身世等等全都告诉我,我再酌情考虑一下。”

瑾萱一个翻身,直接把他摁在身下,居高临下地道:“不行!如果你敢抛弃我,我就杀了你,然后殉葬!”

柳飞看了一眼她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又看了一眼她身前急速跳跃的傲然,暗自思忖着这个女人学得真是够快的,他刚才是怎么对她的,她现在就怎么对他,讲真,这动作真不是一般的标准……

可是她这种咄咄逼人,都不让人喘口气的姿态太让人头疼了。

想到在古墓中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柳飞决定还是先带她出去再说。

他冲着她道:“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其他的事都好商量。”

一听这话,瑾萱也不用双手撑着高台了,而是直接趴在他的身上,紧紧地抱着他道:“不行!必须得先把话说清楚,不然我宁愿让你在这里陪我一辈子!”

说完,她突然哼唱起了奇怪的旋律,没过多久,无数飞虫飞了过来,在他们的四周形成了四堵墙。

柳飞头皮发麻地道:“有……有你这样逼婚的吗?”

瑾萱用香腮磕了磕他的胸膛道:“没办法,我是一个一旦认定一个人就会矢志不渝的人!而我认定的那个人也必须要像我一样!你刚刚说你在外面有很多的红颜知己,这是我所不允许的,从今以后,你的眼里、心里只能有我,我是你唯一的妻子,我不接受三妻四妾。”

柳飞苦笑一声道:“你这思想在古代人和现代人之间来回切换,我完全跟不上你的节奏啊!瑾萱,你不能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我只是兑现承诺,救了你,并没有义务一定要按照你想的和你要求的去做,好吗?我原来和现在都有自己的生活,将来也是如此……不能因为你一个人,把我的生活给完全改变了。”

瑾萱很是任性地道:“我不管!反正我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妻子,你就是我的老公,我说的这些,你做到更好,做不到也得做!”

妻子?老公?

这称呼怎么听着这么不和谐呢?

等等,古代人不是应该叫相公什么的吗?怎么会叫老公?

她……她真的是古代人?

柳飞万分狐疑地看向瑾萱道:“你到底在这古墓中呆了多久了?你怎么喊老公?”

瑾萱指了指还魂镜和镇魂珠道:“很简单,还魂镜告诉我的,在它和镇魂珠一起把我给唤醒的过程中,也把它感应到的一些尘世的印记全部告诉了我,相比于相公,我更喜欢叫你老公,这也是与时俱进嘛。对了,忘了告诉你了,这两件东西原本就是我家的!”

“呃……”

柳飞震惊了好一会儿,干笑道:“我本来还以为你出了这古墓,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呢,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瑾萱道:“你想得太简单了。还魂镜一直被藏在各种地方,真正感应到的有关尘世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我可以明显感受到它最后一次是被封存在一个水资源很充足的地方,应该至少有二十年了……”

她说的不就是那个大型水下瀑布嘛!

柳飞笑了笑,又情不自禁地感受了一下她那温软且香气萦绕的身躯,做了妥协道:“行,等咱们出去了,我就立即和你一起去领结婚证,把那个已经领了结婚证的给‘休’了。只是在人前,你必须得听我的,而且不要一口一个老公地喊我,喊我飞哥就行了。另外,要谨言慎行,你的身世,来历等等都不能说,可以做到吗?”

还魂珠和镇魂珠都是她家的,她自然知道如何控制,这些飞虫她也能够控制,就她这执拗的性格,他要是不做出让步的话,恐怕真的要在古墓里呆一辈子了。

这如何能忍!

反正假结婚证又不是没领过,先安抚她的情绪,然后再慢慢地搞清她的身世,解开她和古墓之谜再说。

瑾萱听说他愿意和她一起领结婚证了,很是高兴,直接低头吻了他好几下,然后站起身并拉起他道:“我都答应你!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我也想看看外边的世界了。”

说完,她将手一伸,还魂镜和镇魂珠都快速变小,主动窜到了她的手里,她将它们揣到柳飞的怀里,拉着他便跳进湖里。

“喂,我还没穿潜水服呢!”

事实证明,柳飞完全多虑了,瑾萱是把她自己当成了他的“潜水服”,刚跳下水就主动抱住他,随后凑头堵住他的嘴,一边帮他度气,一边在怪鱼和蟒蛇的带领下往外游。

在抱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她依然是游得飞快,不知不觉间竟然来到了溶洞阵中,而从古墓到这里,她竟然没有换过一口气。

这是普通人?

就是傻子也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啊……

柳飞早已被她给吻得心猿意马,索性紧紧地抱着她,自我放逐。

两人窜到细柳河中,那些蟒蛇和怪鱼都原路返回后,两人一同窜出水面,不过依然是吻在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瑾萱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柳飞,用手帮他轻轻地抹去面颊上的水珠,然后十分贪婪地吸了几十口新鲜空气,自由自在地在细柳河中游了起来。

“在不见天日的古墓里呆了那么久,出来后竟然一点儿都不怕强光的照射,这……”

柳飞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忍不住看了看她那早已湿透,紧贴着身体的薄纱,当发现她没有穿贴身衣服时,他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赶紧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游到她身旁,给她穿上并扣上扣子道:“如果你想游泳的话,今后机会多的是,咱们先回家,一定要记得我和你说的话。”

瑾萱很是乖顺地将他的胳膊抱在自己的怀里道:“知道啦,老公!”

柳飞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别人从古墓里出来,带的都是金银珠宝什么的,咱这倒好,竟然带了一个完全倒贴的“老婆”。

这看似艳|福无比,殊不知苦逼着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