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42章:杀弟之仇,夺宝之恨

第742章:杀弟之仇,夺宝之恨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90  |  更新时间:

乐道人见平头男被法阵所伤,立即指着柳飞,意思再明显不过,这个小法阵明明就是你搞的鬼!

柳飞不慌不忙地辩解道:“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我虽然对法阵有所了解,但是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布下如此威力的法阵?倘若我真有这样的能耐,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把还魂镜给抢走而束手无策?”

乐道人厉声道:“废话少说,你可看出这又是什么阵法?”

柳飞道:“看刚才的情形,应该是一种‘反弹阵法’,即你往法阵上面施加多少能量,它就会反弹多少能量。”

“可有破解之法?”

“我可以试一下!”

说完,他走到还魂镜旁边,冲着乐道人道:“既然它反弹,那如果两边同时用力的话,自然可以破阵!”

平头男见他们俩竟然要联合破阵,顿时恼了,立即带着手下一起冲向他们。

而事实上,乐道人并不相信柳飞,他立即让一个手下和他一同发力,没曾想他的手下被震飞,他也被震趴在地,全身发软。

就在这时,平头男已经杀到了他身旁,他慌忙站起身应付了几下,有些不厌其烦地道:“柳飞,这又是怎么回事?”

柳飞道:“你们所祭出的能量一高一低,根本不平衡啊!我想我有办法让这种能量达到平衡的状态。”

乐道人看了一眼平头男,当即道:“那就由你来和我一起破阵,如果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招,我定然将你碎尸万段!”

他一边抵御着平头男,一边腾出一手向法阵施加能量,平头男虽然带着人在攻击他,但其实是在佯攻,他们已经做好了一旦法阵被破,便动手抢还魂镜的准备了。

柳飞嘴角微勾,也向法阵施加起了能量,随后道:“逐渐把能量往上提,我喊停的时候你再停!”

乐道人照做。

很快,不仅小法阵剧烈晃动了起来,甚至连整个还魂镜都跟着晃动了起来。

“停!”

感觉到乐道人祭出的能量已经足够强大时,柳飞大喊了一声,鹰眼一凌,另外一只手也同时推向小法阵,只听“嘭”得一声,法阵被破,不过乐道人直接被震飞,撞在石壁上,比刚才平头男被震飞的那一下可要惨多了。

他身后的一众人等全部都被震趴在地,甚至连平头男都未能幸免。

“哈哈哈……一帮蠢货!”

柳飞见时不我待,立即伸手抓住还魂镜的边缘,将其拿起,下一秒,让他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磨盘大小的还魂镜竟然变成了小镜子,放在口袋里都装得下!

“卧槽,果然是神器啊,太神奇了!”

柳飞惊呼一声,趁着他们一干人等还没有缓过来,把还魂镜往自己的怀里一揣,然后拔腿就跑。

待来到石门前时,他冲着还有些犯懵的耿明远等人道:“请诸位助我一臂之力!”

看到他手印翻转,嘴中嘀咕不停,眨眼间的功夫,在他的面前就又出现了一个法阵时,众人会意,立即将自身的能量施加到他的身上,法阵瞬间强大十倍!

怒火滔天的乐道人和平头男意识到被柳飞给耍成孙子后,立即带着众手下一起冲向柳飞等人。

可是再一次被法阵所阻。

“收!”

柳飞轻喝了一声,随后冲着在法阵前一筹莫展的乐道人、平头男等人道:“你们在这慢慢玩,恕不奉陪!”

看到他带着人迅速消失,乐道人指着平头男怒骂道:“都怪你,要不是你眼里只有还魂镜,怎么可能让这小子坐收渔翁之利!”

平头男火冒三丈地指着他道:“你这臭老道还有脸说我?要不是你轻易相信他?我们会被他给耍成这个样子?”

“你他娘的还有理了?”

“怎么,没种去找柳飞抢还魂镜,有种和我打是不是?”

“还魂镜要抢,但是你也必须得死!”

见他们俩在这个时候斗得不可开交,一人以手扶额道:“你们若是再吵下去,咱们可能又被耍了!那柳飞的法阵要是那么厉害的话,他至于装孙子吗?”

一听这话,乐道人和平头男恍然大悟。

对啊,那小子要是真的那么擅长布置各种变化莫测,难以破解的法阵的话,他恐怕早就用法阵将他们给虐成渣渣了,怎么可能会耍这些小花招?

“一起来!”

乐道人和平头男相互看了一眼,冲着各自的手下说了一句后,同时向法阵施加能量,法阵剧烈摇晃了几下,他们又连续不断地施加了几次能量,只听一声巨响,法阵被破!

平头男无比抓狂地道:“这……这么简单?他祖宗的,我要是追上他,非得把他给挫骨扬灰了不可!”

乐道人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他都一大把年纪了,何曾被如此耍弄、羞辱过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杀了他!”

他们带头齐声喊了一句,一起去追柳飞。

柳飞、耿明远等人跑到溶洞下方的石室中,耿明远眉头紧锁地道:“打开上方这个大石门的机关在哪儿?”

柳飞沉声道:“不用找了,我进来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我知道一种瞬间冲击力极强的法阵,只要我们合力布下法阵,应该就可以把这个石门给破了!”

耿明远两眼发光地看着他道:“原来你早就想好了,牛!那事不宜迟,你赶紧布阵,我们助你一臂之力!”

柳飞点了点头,又迅速布下了一个看起来很小,但是里面却是有无数气流在乱撞的法阵,他示意了一下众人,众人同时向他施加能量。

柳飞稍微蓄积了一下,猛然大喝一声,将法阵向斜上方一推,只听“轰隆”一声,上方的石门竟然直接被法阵所毁,一时间碎石下坠,尘土飞扬。

“我刚才布下的阻挡他们的法阵抗不了多长时间的,大家都抓紧点!”

柳飞催促了一声,带着他们窜到大溶洞中,然后穿上潜水服,迅速跳入暗河里,逆流而上,一鼓作气游了六七里,众人实在抗不住了,遂上岸,在一个小溶洞里稍事休息。

耿明远哭笑不得地看向柳飞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布法阵了?你有这本事,干嘛不早点拿出来用?不然还有那臭老道和死胖子什么事?”

听到这话,柳飞干笑了一声。

不是他不想拿,而是就他目前对法阵的掌握程度而言,不能随便拿。

自从梁静妍将《乾元谱》下册留在海鸣山之后,他几乎天天都学习里面的法阵,截止到目前为止,也学到了一些。

但是由于学习的时间很短,他学的都是些皮毛。

而且他是带着很强的目的性学习的,学的都是些实用性很强的法阵。

就拿破了保护还魂镜的那个坎离大阵后,他悄悄地布下的那个小法阵来说,那就是一个实用性特别强的法阵,有点儿类似于在东北雪原时,那个黑衣人对付他们一群异能者的法阵,即你施加多少能量,它就会反弹给你多少能量。

只是呢,这个法阵十分有意思的一点是它不会反弹布阵之人。

柳飞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先让平头男自虐,紧接着让乐道人不仅自虐,而且还要承受来自他施加给法阵的能量。

而事实上,由于他的修为是远在他们俩之下的,这个法阵的威力自然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看起来能够那么唬人,全靠它自身的反弹力和爆发力。

以乐道人和平头男的修为,他们只需要施展出七八成实力,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不间断地攻击法阵两次以上,法阵自然会破。

毕竟整个法阵是靠柳飞赋予的能量在维持,以柳飞的那点能量,他们攻击一次,还能让法阵维持下去并进行反弹,但是如果连续多次的话,根本就扛不住。

他在石门前布下的,用来阻挡他们的法阵虽然和此法阵不一样,但是说白了,也是受限于柳飞自身的实力,一旦他们合力且连续攻击,自然会被轻而易举地破掉。

说白了,柳飞就是利用他们想破砍离大阵,但却迟迟破不了,进而留下点阴影的心理,在不断地用法阵吓唬他们,折磨他们。

其实他布下的法阵是中看不中用,和那砍离大阵完全没得比。

要不是他在《乾元谱》下册中看到过这种阵法,知道破这种阵法的诀窍,肯定也不破不了。

想到这,他看向耿明远道:“只是懂点皮毛而已,吓唬人还行,但是想靠布阵保命,那纯属作死!”

耿明远刚想接话,一人突然指着远处,惊呼道:“不好了,他们追上来了,速度真特么快啊!咱们赶紧撤……”

柳飞站起身看了一眼,也是神经紧绷,赶紧带着他们跳入水中,继续游!

由于他们是逆流而上,所以比来的时候不知道费劲多少倍。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们对这地下世界都不了解,谁敢顺着瀑布而上,继续往下游游去啊?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他们终于回到了原始森林底部的地下溶洞,一个个全都瘫在了地上,气喘吁吁……

然而,都没有来得及多喘几口气,七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便突然窜了出来,然后将他们给团团包围。

耿明远欲哭无泪地道:“今晚还真特么刺激啊,一波未平,又来一波!”

一黑衣人指着他们道:“诸位师兄弟,就是他们几个杀了我们的两个师弟,我亲眼看到的,绝对不会有假!”

“呃……你也下来了?”

耿明远两腿一勾,跳起了身,看向黑衣人,更是无力吐槽了。

这帮黑衣人的实力如何,已经不用再赘述了,后面的那两拨,更是犹如猛虎,他们现在这完全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了。

“杀了他们,给两位师弟报仇!”

为首的黑衣人也没废话,冷不丁地说了一句,立即带头冲向柳飞等人。

柳飞连忙道:“等等,这是误会,你们千万不要着了他人的道!”

说到这,他转头瞥了一眼,当看到乐道人、平头男等人已经游到不远处时,他这心里也是叫苦不迭!

一个是杀弟之仇,一个是夺宝之恨,这三拨人现在哪个不想扒了他们的皮,喝了他们的血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