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27章:爱的紧箍咒

第727章:爱的紧箍咒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15  |  更新时间: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此时的李云柔一袭素裙,不施粉黛,但却美眸轻眨,丹唇含春,胸峦起伏,显得格外的美。

这种美是最朴素的,也是最勾魂的。

柳飞因言所惊,又为美所折,他静静地看着李云柔,一个酷爱耍嘴皮子的人在这个时候却静得像是一尊石雕。

这无疑让李云柔更加忐忑了。

她咬了咬娇艳欲滴的香唇,柔声道:“我……我吓到你了?”

“哈哈哈……”

听到这话,也不知道怎的,柳飞直接笑了出来,而且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李云柔也笑了,同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不知道的人要是看到这画面,恐怕还以为两人同时犯神经了呢。

过了一会儿,李云柔突然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道:“我……真的没有和你开玩笑。”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拉着她的手走到床边坐下道:“我也没有被你给吓到!只是听到这话,从你这么一个婉约温柔而又内敛的女子口中说出来,真的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好啊你,搞了一圈,你还是想打趣我,你知道我为了说这句话,酝酿了多长时间,做了多少准备吗?我……”

说到这,她举起手就打向柳飞。

柳飞一把抓住她的手,很是认真地道:“其实我知道你的心意,而且一直都知道。”

李云柔很是紧张地道:“你……你这是准备拒绝我吗?我知道你心里有静月,但是感情这种事,情难自已,我就是喜欢你!而经过这次鼠疫的事情以后,我决定无论结果怎么样,都要说出来,我不想这么憋着,也不要这么一直憋着。”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已经想好了,即使你拒绝了我那也没关系,那我这辈子就当柳家村的儿媳妇,为柳家村的发展献出自己的全部。”

柳飞摇头道:“你怎么这么傻?”

李云柔道:“痴恋中的女人向来都是一个比一个傻。”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道:“既然你都说了,那我也明说了,我是一个很多情的人,现在心里不止装着静月,当然,咱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好几年,我回到柳家村这几年的回忆中到处都是你,心里自然也装着你……”

听到这,李云柔慌忙将玉指竖在他的嘴前道:“不用继续往下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其实这些我早就看出来了,也都猜到了,但是我既然已经决定和你在一起了,肯定不会在意这些,只要你的心里有我就足够了,哪怕这辈子都没有名分,我也不会在意的。”

柳飞站起身走了几步,李云柔突然起身从他的身后紧紧地抱着他,柔声道:“你不是一般人,现在也足够强大,我相信你能够给我们每个人幸福的。人生如白驹过隙,真的很短暂,更何况冷不丁地就发生了意外,我不想当一个守护者,也不想当一个陪伴着,更不想当一个懊悔者,只想真正走进你的心里。”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知道吗?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一天不见你,我就感觉生活缺点什么;只要一天不提到你,我就感觉自己心里痒痒;只要一天不想你,我就觉得自己像是忘记吃药了似的。”

柳飞万分错愕地转头看向她道:“你……你还是我认识的云柔吗?最近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

“啊啊啊!”

好好的气氛被打破了,李云柔有些发狂地咬了一下他的肩膀,柳飞却是猛然转过身,用手勾住她的柳腰,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让两人的身体紧紧贴着道:“你这是被我下了紧箍咒,而我也早就被你灌了迷魂汤,表白的话都被你说了,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云柔眨了眨含着泪水的眼睛道:“我不管,谁让你刚才那么打趣我的,我要听,不然……不然今晚你就睡床底下!”

“睡床底下就睡床底下!”

“混蛋,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见她又急又臊,柳飞捧着她的俏脸道:“初见两误会,再见你在婚,三见山中客,四见枕边人。”

听到他把他们俩从相识到现在的四个关键节点,都给准确无误地说了出来,以往种种瞬间在李云柔的脑海中冒了出来,她实在没忍住,潸然泪下。

柳飞帮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继续道:“不求天天见,只求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两人初见时虽然误会连连,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是那样的美好与有趣。

今后他们还有很长的人生之路要走,各种各样的误会也避免不了,只要能够想起初见时两人之间的误会留下的美好回忆,也许所有的误会都不再是误会了。

“飞哥!”

李云柔满脸幸福地将面颊贴在了柳飞的胸膛上,紧紧地抱着他,恨不得将他嵌到自己的身体里。

柳飞也是紧紧地抱着她,感慨万千。

两人如此相拥了很久,柳飞推开李云柔,然后毫不犹豫地擒住了她的香唇,刚开始的时候,李云柔显得特别羞涩和生疏,但是随着柳飞的耐心引导,她渐渐变得热情如火,一度让柳飞有点吃不消。

他真想说,你这是在拿生命热吻啊!

情到最深处,两人双双倒在床上,宽衣解带,赤果相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完全融为一体。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一曲或急或缓,跌宕起伏的音符在房间里回荡着,却也让悄悄溜到房外偷听的李母彻底乐开了花。

她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冲着老伴道:“他们俩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我们很有可能要抱外孙了,看来咱们之前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

李父连忙放下报纸,随后又轻咳一声,拿起报纸道:“你……你什么时候有听墙根的习惯了!”

李母一把夺了他手中的报纸道:“你少在这跟我假正经了,你刚刚的举动已经完全把你给出卖了!你难道就不希望他们俩即使不结婚,也真的在一起吗?”

李父摘下眼镜道:“这么好的女婿,谁不想要啊。我催他们,也是怕夜长梦多。”

李母道:“这不就得了!咱们的这个宝贝女儿啊,不善言辞,我这段时间趁着她在家里,几乎是天天耳提面命,让她主动点,喜欢就说出来,千万别一直憋着,她还不乐意听,现在看来,我没白教!哎呀,有这么一个好女婿疼她,爱她,保护她,我们也可以彻底放心了。”

李父笑道:“好好好,你这个当妈的最厉害!只是你想过没有,咱们的好女婿可是个练家子,身手一等一,你去偷听,女儿也许不知道,但是他肯定可以察觉得到吧?”

“这……这个……”

听他这么说,李母有些小尴尬,她怎么就忘了这一点了呢?那小子听觉那么好,要是听不到,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略微琢磨了一下,她一咬牙道:“听到就听到,他也不会提,我就当不知道就行了。”

李父哈哈大笑数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

正在和李云柔做着加速运动的柳飞见她还是很拘谨,突然道:“伯母在门外偷听呢!”

“啊……”

一听这话,李云柔惊呼一声,整个人完全释放了,随后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柳飞暗笑数声,还是手脚齐用,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可让李云柔彻底无语了,她将他的身体连带着双臂紧紧地抱在怀里道:“你要死啊,我妈在外边呢……”

柳飞轻咬了一下她的檀唇,咧嘴一笑道:“早走了!”

“柳飞!你又欺负我,我和你拼了!”

“气急败坏”的李云柔一个翻身将柳飞给摁在身下,发了疯似的朝着他又锤又打,柳飞则是双手枕头,静静地欣赏着她的绝妙身姿,也不还手。

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看她彻底打累了,柳飞坏笑一声道:“不打了?”

李云柔摆了摆手道:“你这什么身体啊,我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结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我今后再也不犯傻了,这打你简直跟自虐差不多。”

说完,她彻底趴在柳飞的身上,像是一滩烂泥一般。

柳飞则是一个翻身,趁机温存道:“等的就是这机会,那你好好歇着吧,我忙我的!”

“你个坏蛋!”

李云柔欲哭无泪地打了他几下,但是没过多久,彻底放开,和他一起畅游在爱的海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散,雨去,情更浓。

柳飞仔细打量着李云柔那白玉无瑕,美到极致的身体道:“云柔,你真美!”

李云柔很是不自然地动了动两腿,娇嗔道:“我就是再美,也不够你这样摧残的,人家是第一次嘛,你都快折磨死我了!”

“这个简单!”

柳飞立即扶她坐好,将五道真气度到她的体内帮她调养,没过多久,李云柔感觉疼痛几乎消失了,很是幸福地依偎到他的怀里道:“有你这么一个神医……真好!”

柳飞一把将她揽到怀里道:“神医什么?不说我可就又欺负人了哈!”

“你!”李云柔咬了咬嘴唇,磕磕巴巴地道:“男……男友。”

柳飞把手覆在了她身前的傲然上,就要采取行动,李云柔慌忙道:“老公,是老公,我错了还不行吗?”

抱着她躺在后,柳飞将被子一扯道:“我会好好疼你的,老婆!”

……

第二天早上,当柳飞还沉醉在温柔乡的时候,蝎子给他打来了电话,说岛国的一本半官方的机构在评选今年对岛国做出卓越贡献的十大外企中,海鸣观赏鱼公司岛国分公司入选并排在首位……

听到这个消息,柳飞无力吐槽了,这是不接受也不行了?

李云柔则是道:“岛国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啊?这行为不是进一步打自己的脸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