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26章:浓情蜜意,痴心守候

第726章:浓情蜜意,痴心守候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40  |  更新时间:

米国。

凯撒·希尔、马克·哈森、戈麦斯·亚斯、约翰·福罗、沃克·布通等大佬聚在了一起。

这是近年来米国十大家族的掌舵人或者代表头一次为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华夏人齐聚一堂。

柳飞这次竟然把岛国给整得乖乖低下了头,确实让他们一个比一个咋舌,尤其是约翰·福罗和沃克·布通。

毕竟岛国针对柳飞的观赏鱼公司开出极为严苛的处罚,有他们福罗家族和布通家族怂恿和暗中施加影响的因素在。

他们也都听其他家族说柳飞如何狡猾,如何难对付了,他们本来以为这次假借岛国之手一定会让柳飞打掉牙往肚子咽,既憋屈又损失惨重的。

在世界商界,谁不知道一个商人或者一家企业,和一个发达国家或者大国斗,下场会是怎么样。

他们量到就是给柳飞一万个胆子,柳飞也不敢以一人之力对岛国进行反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谁曾想在处罚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情况下,突然爆发了鼠疫,而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只有柳飞知道如何消灭这种鼠疫。

倒头来,岛国自己打了自己的脸,和他们在私底下关系很是密切的一些专员被革职不说,他们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真的不得不让人承认,柳飞的能力很是强大,同时也不得不让人承认,这小子的运气真是好到爆表。

凯撒·希尔愤愤不平地道:“岛国被柳飞给整得低三下气的,据说要给那家伙重奖,也被直接拒绝了,现在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实在是丢死人了!”

比伯·希尔则是直接道:“有传闻说华夏和岛国发生的鼠疫非同寻常,有可能是人为所致,你们说这有没有可能是柳飞在背地里搞的鬼?把这小子给逼急了,他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这脑洞开的……

连他的盟友都看不下去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马克·哈森道:“实事求是地说,我不认为他是一个反人类的人!”

戈麦斯·亚斯亦是道:“鼠疫一事很是蹊跷,咱们对付柳飞归对付柳飞,但是不宜做一些没有任何意义,同时还惹人笑话的猜测!”

“你们俩……”

想到在福罗家族和布通家族加入这个针对柳飞的联盟之前,他们俩都不参加他们的聚会了,他就来气。

凯撒·希尔见他没大没小的,而且还满嘴胡说,立即瞪了他一眼,让他住嘴,然后冲着马克·哈森和戈麦斯·亚斯赔笑道:“现在大家能够放下以往的那点隔阂和纠纷,重新走到一起,真的很不容易,所以千万不要再次伤了和气。”

留着山羊胡,神情严峻的约翰·福罗道:“没错,争吵没有任何意义,总结经验,想出有效的方法,彻底灭了海鸣集团和柳飞,才是我们这个联盟存在的意义!我知道柳飞可能给有些人,甚至有些家族留下一些心理阴影了,现在是谈柳飞色变。但是我想说的是柳飞再这么发展下去,在座所有人的利益都会被侵犯。”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且以这次他收拾岛国的手法来看,搞不好将来我们还要不得不接受他制定的一些规则!诸位不要忘了,世界商界的规则可是由我们的先人制定的,如果我们不能传承和发扬下去,还要遵守柳飞制定的一些新的规则的话,那丢脸丢得可真不是一星半点。”

凯撒·希尔附和道:“没错,他即使不制定新的规则,以他这野蛮的发展势头,也会不断冲击世界商界固有的秩序,到时候我们作为已有秩序的既得利益者,必然会蒙受损失,而且以诸位麾下公司的体量,损失必然不会少!”

沃克·布通深有感触地道:“咱们米国八大家族和岛国都收拾不了这个华夏人,这真是一个笑话,而且还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我觉得也许是时候让我们米国出手了,你们觉得呢?”

约翰·福罗道:“这个方法是可行,但是暂时不可!一,他目前正在势头上;二,根据我最新得到的消息,这个柳飞的背景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我们还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将他的老底给调查清楚了,如此才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比伯·希尔无力吐槽道:“他不就是具有华夏官方背景吗?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背景?”

约翰·福罗摇头道:“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们等我的好消息吧,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的底细给摸清楚,然后咱们再行动。到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够劲往一处使,不要像是一盘散沙似的,不然丢的真的是我们米国十大家族的人!”

很多人都点了点头,但是有三个人除外。

马克·哈森没点头,主要原因是他现在对柳飞是又恨又畏,但是又不想让哈森家族得罪其他九大家族,所以矛盾着呢。

戈麦斯·亚斯也没点头,主要是因为上次柳飞带着莫玉到他家吃饭,把他家给搞得鸡飞狗跳的,他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呢。

至于摩尔家族的代表,自从凯文·摩尔父子被百变魔王给杀了以后,他们摩尔家族在米国十大家族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说白了,他们现在真的没有多大的话语权。

现在继续掺和,有点像是打酱油。

……

他们这边聚首商议,另外一边,柳飞被“老丈人”和“丈母娘”给当成宝。

这天,柳飞和幽狐、蝎子一起在恒城逛了一遍,一边寻找线索,一边查看疫情结束后的情况。

当柳飞来到李家时,李云柔的父母早就准备了一桌异常丰盛的晚餐。

李父直接把柳飞给拉到桌子前坐下道:“小飞啊,这次你不仅是我和老婆子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我们整个恒城百姓的救命恩人,这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我们家找你,说你是我们恒城的大英雄呢!你最近很忙,我知道,所以咱们也一直没能好好地唠叨唠叨,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一次机会,咱们一定得好好地喝几盅!”

柳飞立即端起酒杯道:“伯父,我本来就该和您好好地聊聊的,来,我敬您一杯!”

爷俩皆是一口气喝完后,李父赶紧看向坐在那只顾看着柳飞发呆的李云柔道:“你这丫头,还不赶紧给小飞夹菜,让他尝尝你和你母亲的手艺啊!”

李云柔脸色微红,赶紧给柳飞夹了几道,轻声道:“可能还没你做得好吃呢,你……你就将就着吃吧!”

“怎么会……”柳飞立即尝了起来,然后笑道:“很好吃。”

李母笑了笑道:“好吃你就多吃点!你可不知道,你这去岛国一下子呆了那么多天,可把云柔给担心坏了,她每天念叨着,嘀咕着,而且一和我们说话,三句话都离不开你。”

“妈!”

李云柔万分娇羞地看了一眼母亲,然后赶紧用手捂住了俏脸。

李母则是继续道:“你还害羞什么啊?要我说,要不就这两月,你们选择一个良辰吉日结婚吧?这次鼠疫也是给我们提了个醒,万一我们要是出个三长两短,还没看到你们俩结婚,让我们抱外孙的话,我们真的会死不瞑目的!”

李父直接道:“糊涂!什么这两个月啊,要我说就在这个月月内吧,越早结越好!”

听他们这么说,柳飞都有点坐不住了,而李云柔则是羞得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李父见他们俩都不吭声,拍了一下大腿道:“既然你们俩没有意见,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李云柔是何其得善解人意啊,她连忙抬起头道:“爸、妈,现在飞哥正在全力发展事业,而且鼠疫的真凶还没有找到,在这个时候谈什么结婚啊!这个事你们就不要问了,我们俩心里有底。”

李母道:“我们怎么能不问呢,我们也是着急啊,是真的着急!”

李云柔抿了抿嘴,看向柳飞道:“妈,我……我早就下定决心,这辈子非……非飞哥不嫁了,而且这几年,飞哥也是对我非常好,早就把我当成家人一样对待了,您就别催了好吗?”

听到一向内敛的李云柔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柳飞心里也是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他目不转睛地看向她,神情有点儿复杂。

从他回到柳家村到现在,一路走来,她一直在陪伴着他,可以说完全见证了他和海鸣集团的崛起。

他真的很感激她,也诚如她说的那样,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对待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何,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一直都没有捅破,再加上他现在心里还装着其他的女人呢,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李母见他们俩看着彼此,突然都不说话了,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小尴尬,遂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好好好,我们不催,我们不催,但是你们俩一定要抓紧啊,毕竟你们俩都老大不小了,不看到你们俩结婚生子,我们这心里不踏实!”

说完,她赶紧向老伴使了一个脸色,李父连忙举起酒杯道:“不说这个了,来来来,咱们爷俩继续喝!”

吃饱喝足后,柳飞刚站起身,准备去酒店找蝎子和幽狐,李父和李母连忙拦住他道:“这么晚了还去哪里?今晚就住在我们这了,这里就是你家!”

李云柔亦是道:“飞哥,你就在这住下吧,我去帮你收拾房间,你先去洗个澡!”

盛情难却,柳飞只得听他们的安排,洗了一个澡,然后在李云柔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房间,当发现就是她的闺房时,他目瞪口呆地看了一眼李云柔。

李云柔连忙把门关上,俏脸红扑扑地道:“飞……飞哥……”

“嗯?”

“我……我想成为你的女人,就今晚!”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