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24章:以身炼药,生死离别

第724章:以身炼药,生死离别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26  |  更新时间:

恒城似乎变成了人间炼狱,到处都透着死亡的气息。

这种气息让柳飞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压抑感。

太多人!

太紧急!

太棘手!

且不说需要多长时间研制出消灭鼠疫的药物,要想研究清楚对患者呼吸系统造成重创的神秘病毒,恐怕就不是一两天能够研制清楚的。

他们很想和时间赛跑,奈何“负重”太多,根本就跑不动。

一口气解剖了五只老鼠,柳飞还是一筹莫展,他只得盯着那只被关在笼子里的活老鼠观察。

老鼠也是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他,而且还露出了细长且锐利的牙齿。

它的个头要比一般的老鼠要稍微大一些,牙齿也是更细长锋利,除了这些,其他方面和一般的老鼠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这不免让柳飞十分疑惑,它们到底是怎样产生疫源的?

百思不得其解之后,他索性驱赶老鼠,让其在笼子里跑动起来,发现它跑的速度确实很快,而且在他主动攻击它的时候,它也很会躲,看起来像是经过特殊训练似的。

“从海壁虎到这贼老鼠,今年还真是怪事连连!”

柳飞长叹一声,也把它给抓了解剖,倒是在它的体内发现了携带的特殊病毒,但是还是无法知晓这种病毒是如何产生的。

李云柔见他冥思苦想,茶水不进,整个人非常憔悴,很是贴心地给他倒一杯茶,然后递给他道:“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放轻松,一定要放轻松,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柳飞刚抿了一口茶,一个医护人员急匆匆地走到他面前道:“又有五个人去世了,他们都是免疫比较差的老年人。”

柳飞闭上眼,沉默了一会儿道:“不能在这继续钻牛角尖了,现在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先配制出能够帮他们去热的药物再说!”

尽管现在大家都知道对于患者最要命的还是那病毒,但是在病毒一筹莫展的情况下,这些能做的,还是得做!

去热和治疗肺炎,这些对柳飞来说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只用了小半天的时间,他便配制出对去热和治疗肺炎效果非常明显的药物,而这些药物和点滴配合的话,效果会更好。

他也没耽搁,立即让医护人员拿着配方去筹集药材并熬药,配合点滴一起给病人治疗。

入夜后,从省内以及附近省运来的药材被立即熬制,患者们服下后,暂时也确实不再发烧了,然而受到病毒的影响,他们的呼吸系统依然在持续恶化。

柳飞已经绞尽脑汁,配置了不下于十种药物,但还是无法阻止他们的呼吸系统恶化。

众多的专家也是一筹莫展。

下半夜的时候,不好的消息传来,那些喝了药,本来已经不发烧的患者又开始发烧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发烧是那神秘病毒引起的,至于肺炎,自然是由发烧引起的。

发烧,甚至持续发高烧,显然又反过来加剧了他们的呼吸系统恶化。

这就是一个恶循环!

李云柔这会儿心都已经提到了嗓门眼上,整个人也很崩溃,她真的担心爸妈会撑不住。

可是看柳飞现在这样子,她也不好催。

哪怕他是一个神医,想让他在短短两天的时间内研究清楚一种新病毒并彻底消灭鼠疫,那也是非常困难的。

不知不觉天都亮了。

天也很应景,整个恒城的上空被厚厚的乌云给笼罩着,和死亡的气息一起,“压”得让人无法呼吸。

柳飞坐在椅子上,双手抱头,一言不发。

如此过了十来分钟,他猛拍了一下椅子,站起身来,很是坚决地道:“那神秘病毒的构造太复杂了,即使研究清楚了,我们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配制出药方!所以我打算用一个十分大胆的方法。”

众专家连忙道:“什么办法?”

柳飞一字一顿地道:“以毒攻毒!”

这种方法他已经是不止一次使用了,前几次都成功了,算是有了一定的经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次能够成功,之前他对那些毒还有所了解,现在几乎是一无所知,可以说完全就是在赌。

一个专家苦大仇深地道:“这个方法我们也想过,甚至专门讨论过,但是在不了解病毒的情况下,采用这种方法,会直接闹出人命的!”

柳飞咬了咬牙道:“我准备以身试毒!”

“什么?!”

“使不得,这个万万使不得啊,柳神医,你现在可是有重担在身呢,如果你出现个三长两短……”

“这个风险太大了,绝对不行!要试,还是我来试吧!”

……

柳飞扫了一眼众人道:“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但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死去,咱们根本就没有时间了!而且我既然敢这么做,也不是完全以命相搏,还是有点把握的。这个问题就不要再讨论了,也没时间讨论!我已经凭感觉事前列出了一些炼毒的药材,麻烦你们尽快帮我准备好!”

看他如此有奉献精神,众人都十分感动,赶紧去忙碌。

李云柔则是站在原地,跟个石头一样。

呆在柳飞身边那么多年,经过耳濡目染,她即使不精通医术,但是也知道以毒攻毒意味着什么。

这可不是随便拿份毒药或者炼制一份毒药喝下去就可以以毒攻毒了,而是需要毒性相克的,而且分量要恰好,多一点或者少一点都不行。

当然,这还是在对要攻之毒十分了解的情况下,现如今,他们对神秘的病毒一无所知。

这意味着柳飞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当实验,通过不断地匹配和尝试来炼制出和神秘病毒属性相克的毒药。

他即使有五行之气护体,即使是完美体质,如此不停地实验,他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更何况既然是要以身做实验,他必须得感染鼠疫才行,在他利用五行之气都没能治好患者的情况下,他如此大胆地主动感染鼠疫,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命给赔进去了。

现在爸爸妈妈已经是危在旦夕,如果他也得了鼠疫……

李云柔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

柳飞知道现状对她而言有些残忍,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她的面前,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道:“放心吧,伯父伯母一定会没事的,恒城的百姓们也会没事。”

李云柔泣不成声地道:“那你呢?”

柳飞歪头亲了一下她的面颊,又伸手帮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道:“有你这个貌美如花,默默陪伴的管家在,我更不会有事啦。”

李云柔张口就咬住他的嘴唇,稍微用了一下力,随后松开道:“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是追到阴曹地府也不会放过你!”

柳飞拍了拍她的香肩,稍做准备,然后便主动感染上了鼠疫。

他试图利用五行之气将病毒给控制在身体的特定区域,然而那神秘病毒就像是天生和五行之气相克一样,五行之气竟然无法做到这一点。

如此一来,柳飞只能是强忍着病毒的折磨,仔细地体验着它的毒性,然后有针对性地炼制毒药。

一口气炼制了五种毒药,皆是没有多大的效果,他有些崩溃了。

虽然说他炼制的毒药一旦没用,他就会立即用五行之气给逼出体内,但是如此多的毒药先后进入他的体内,还是对他的机体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李云柔通过透明玻璃看到他在完全封闭的空间内,已经是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撑不住时,两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柳飞看到这画面,冲着她摇了摇头,随后继续配置毒药,并对毒药进行修为加持,又配置了几种,还是不行。

这个时候,他的呼吸已经是非常困难了,而且意识也处于相对模糊的状态。

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面颊,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点,随后竭尽全力地回想《元气五行诀》中有关以毒攻毒之法的一些记载,忽然想到了他很少用的几种药材,遂赶紧写出来让人去拿。

没过多久,药材拿来了,他却是趴在了地上。

几个专家要立即对他进行抢救,但是被他给断然拒绝。

他拎起一桶凉水,毫不犹豫地从上往下灌,让自己稍微清醒点后,快速用刚拿来的几味药材炼制了一种新的毒药,然后对其修为加持,毫不犹豫地服了下去。

“呜哇!”

刚服下去,他便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这可把几个专家给吓坏了,他们立即组织抢救,不过他们刚把他抬到病床上,还没给他输液呢,柳飞却是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众专家神情一滞。

李云柔则是不管不顾地从病房外冲了进来,然后扑到他的怀里,对着他的面颊又亲又吻,颤不成声地道:“成……成功了对不对?”

柳飞万分激动地捧住她的面颊,直接嘴对嘴地和她来了一个深吻道:“救人,赶紧救人!立即想尽一切办法筹集我最后一次要的那几味药材,快!”

众专家反应过来后,发了疯似的去准备。

当熬制出的毒药经过柳飞的修为加持,并被一个个患者喝下后,越来越多的患者摆脱了鼠疫。

李云柔的父母也痊愈了,他们看到柳飞后,全都忍不住道:“好女婿,真是我们的好女婿啊!”

这要是在以前,李云柔肯定会娇嗔着不让他们“乱说”了,但是经历了这次的生离死别,她似乎已经彻底把自己当成柳飞的媳妇了,他们怎么说,她就怎么默认。

通过蝎子、幽狐等组成的“灭鼠大队”的努力,恒城的老鼠也是被消灭干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重磅消息传来,这个消息集好与坏、简单与复杂、自私与道义与一身……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