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19章:此物最相思

第719章:此物最相思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39  |  更新时间:

企图?

又是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她总是说别人没大没小,这是有大有小?

柳飞索性厚着脸皮道:“你愿意给个机会吗?”

兰姨冷不丁地道:“这要看你是要机会,还是要命了。”

“你这变脸的速度简直比翻书还快!”

“如果你小子的手要是敢再往上一点,我就会让你切身感受到死得比翻书还快!”

听她这么说,柳飞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的一只手距离她的大腿根部只要不到半指的距离了。

他连忙把手往下移了移,暗自思忖着古人都说“伴君如伴虎”,现如今咱这是“伴女人如伴虎”,要不是看在她屡次三番帮助我的份上,我肯定离她远远的。

这样的女人绝对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更何况还是“姨”……

兰姨见柳飞突然不吭声了,微微一笑道:“你倒是很会知恩图报,这几次算我没白帮你!好了,如果我再在你的房间里多呆一会儿,你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恐怕会把你这别墅给拆了。我走了,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她十分灵巧的一个转身下了床,然后理了理白衣道:“别忘了交护肤品的期限,你没剩下多长时间了。”

柳飞笑道:“放心吧,到时自然会奉上。”

“那就好!”

白衣女子于倏忽间闪到门旁,猛然将门打开,几个在听墙根的美女一个踉跄,全部都涌进了房间里。

柳飞见状,以手扶额。

白衣女子则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女人啊女人……如果你们那么不放心,也喊我兰姨好了!”

柳玉莲刚想说话,她已经十分利索地闪出房间离开了,她嘟了嘟嘴道:“说得跟你不是女人似的,哼!”

她带着李云柔、梁静妍、余倾城等人走到床边,还没问话,柳飞已经是往床上一仰道:“我和她之间真的没什么,她就是一个随时都会吃人的母老虎,我又没活腻!而且我和她完全是长幼有别……”

柳玉莲道:“长幼有别?看她那样子,给你当妹妹还差不多!你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认她当姨的?这也太狗血了!她那样子,哪里有个姨样?你又哪里有个当小辈的样?”

柳飞苦笑道:“我若是说是她逼我喊的,你们相信吗?我是为了兄弟,为了父老乡亲,有求于她,不得不喊啊!我也不晓得她为什么非要让我喊她兰姨。今年困难的事遇到不少,但是奇葩的事同样不少,其实我比你们还郁闷!”

善解人意的李云柔道:“我相信飞哥,我们还是不要刨根究底了,反正她是在帮我们就好!只是她那么神秘,连面容都不肯外露,也是不得不防啊!”

柳飞道:“这个我心里自有分寸。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我们肯定是要尽力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不要轻易树敌,尤其是树立像她这种实力和背景深不可测的敌人,不然肯定会更加麻烦!”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也是累得半死,先休息一会儿,其他的事抽空再说。”

“哥,我来帮你按按吧!”

余倾城见柳飞确实很憔悴,也没管那么多,动手帮他按了起来。

趴在还残留有兰姨勾魂体香的被单上,又有如此温柔体贴的小妹帮忙按摩,柳飞整个人飘飘的,很是享受……

翌日,梁静妍告别柳飞,准备回乾元坞。

虽然说乾元坞已经被布下了血誓大阵,但是如果没有个高手坐镇的话,她难以放心,再加上她本就是乾元坞的一员,在如此特殊的时期,肯定要和乾元坞的父老乡亲们呆在一起,共同保卫家园。

柳飞也很能理解,所以直接开车把她送到了凤凰机场,然后叮嘱道:“虽然说一旦血誓大阵被激发,我能够感应到,但是为以防万一,你还是要和我保持联系。”

梁静妍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莞尔一笑道:“你可是答应了爷爷,要保护我和乾元坞的父老乡亲们的,所以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你也千万要小心,我走了!”

她转身推了推车门,略微犹豫了一下,又猛然转身,紧紧地抱住柳飞。

抱了好一会儿,她将头一歪,直接将娇艳欲滴的香唇印在了柳飞的嘴上。

可能是因为之前经常通过接吻的方式,将体内的五行之气度到她的体内,或帮她镇压那股神秘的能量,或帮她疗伤,也有可能是情到深处,所以柳飞并没有任何的错愕和吃惊,立即回应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一直吻着,待吻到各自的体内全是对方的味道时,方才意识到他们是有多疯狂。

松开他后,满脸通红的梁静妍慌里慌张地推开车门并下了车,然后背对着他道:“我将下册的副本放在你的枕头下面了,你……你记得好好研究!”

“喂……”

柳飞刚想说点什么,梁静妍已经跑远了。

他愣了一会神,开车回到家中,拿出枕头下的帛书一看,彻底惊呆了。

什么副本啊?分明就是真的《乾元谱》下册!

她竟然把《乾元谱》下册直接留在他这儿了,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快速翻了翻,他发现里面有一页信纸,只见上面写道:“飞哥,把下册交给你,我们都放心,请你不要推脱!另外,我感觉我的身世用不了多久就有可能揭晓了,我真的特忐忑,特紧张,但是我希望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能够相信我,支持我!我……我这人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我真的担心一旦我的身世被揭晓,我会失去你们这些朋友,还有我的家人,我的父老乡亲们……”

很显然,关于自己的身世,梁静妍已经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这肯定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经过对已经出现的种种迹象评判而来。

其实柳飞也已经有所预感了,尤其是经历了《乾元坞》被抢夺一事后,这种预感更加的强烈。

但是在她面前,他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提,原因很简单,他愿意相信她,无论她是什么身份。

不过眼下看来,她都有点不相信自己了,她将《乾元谱》下册这么重要的东西直接放在他这儿,恐怕多多少少有这方面的考量。

而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摇了摇头后,柳飞翻了一下信纸,发现信纸的背面有一行很小的字:此物最相思。

“这家伙突然变得柔情起来,真的很让人受不了!”

柳飞表情复杂地嘀咕了一句,隐隐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又重了很多。

这是一个相信他,远胜过相信自己的女人,她的心意、她的情意、她的爱意已然是跃然纸上。

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他必须得帮她,帮她一起面对,帮她一起克服。

把信纸收好,又找一地方把《乾元谱》下册给藏好,他来到公司上班。

看到保洁阿姨把他的办公室给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正拎着一袋垃圾往外走呢,柳飞道了声谢谢,然后走到正在忙碌的余倾城身旁道:“最近辛苦你了!”

余倾城瞥了瞥嘴道:“习惯就好,我现在已经放弃对你的工作监督了,说实话,监督你工作比我帮你工作还累!”

“哈哈哈……”

柳飞忍不住笑了几声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工作重要,但是人命更重要!现在集团的业务越来越多,我肯定不能事事亲为,接下来肯定会进一步放权的,你这边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知道了!”

余倾城站起身,将需要他签名的文件放在他的面前,柳飞刚签了几个,罗南天给他打来了电话。

他连忙道:“经过之前南松堂和海鸣堂闹得那么一出,李雷他们有没有主动联系你?”

罗南天道:“联系了!你赶紧看看你办公室有没有被安录音器什么的,据李雷所说,他们早在你的公司安插了一个卧底,她是个保洁阿姨,虽然看起来是个十分勤奋老实的中年妇女,但实际上是一个很专业的商业间谍!”

“保洁阿姨?中年妇女?”

一听这话,柳飞猛然想起刚才走进办公室遇到的那一个,他赶紧示意余倾城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了,而他则是迅速在办公室内仔细寻找了起来。

找了一遍又一遍,并没有发现录音器之类的东西,他总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装了,就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恐怕就已经让他们露陷了……

罗南天继续道:“根据李雷所说,万滔娱乐最近在和你们海鸣娱乐的竞争中,成功获得了一个价值好几千万的项目,就是这个卧底的功劳。”

“还有这事?”

“好像是从垃圾桶里获得了你们集团公司高管开完会以后,扔掉的方案初稿。你们的影视公司办公地点是在京城,但是遇到一些重大决策的时候,是不是要由集团公司的高管一起商议一下?”

柳飞点头道:“没错,海鸣集团一直在整合各方面的资源,争取集中力量办大事, 所以像海鸣娱乐和海鸣制药的办公地点虽然不在海鸣大厦,但是需要做出重大决策,或者希望广泛征求集团意见的时候,一般都会在海鸣大厦开会讨论、商议。”

罗南天道:“那你们可一定要小心!接下来李雷还会有动作,而且他最近几天一直在怂恿我加入他们。”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道:“加入吧。上次我能通过马克·哈森收买的公司高管,把马克·哈森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这次自然也能通过这个卧底,让李雷、比伯·希尔等人哭都没眼泪!为了让他们对你彻底放下戒心,咱们继续唱双簧戏,让海鸣堂和南松堂之间的争斗再激烈些。另外,再给他们点好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