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18章:血誓大阵,心猿意马

第718章:血誓大阵,心猿意马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184  |  更新时间:

和柳飞预想中的一样,兰姨并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爽快答应,而是提出了一个条件。

让他再次无语的是她的条件是暂时没想到,等将来需要的时候再告诉他,到时候他必须得履行。

这让他心里有些忐忑啊,这个女人可是很喜欢整人的,万一她心血来潮,让他去做一些很没节操的事,那他是做还是不做?

兰姨看出了他的担忧,扭着柳腰走到他面前道:“放心,我是你的长辈,而且是个正经人,不会为难你,也不会让你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

柳飞嘴角微勾道:“你……是正经人?”

“你小子讨打是不是?”

兰姨扬起手臂就要扇他,但是似乎觉得这样有失|身份,而且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所以又赶紧收手,警告道:“你下次再敢这么没大没小,我就让你见血。”

柳飞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客观事实而已。”

“你小子是真不打算要命了?”

“好好好!我这回欠您一个天大的人情,今后尽量对您尊敬点,但是您也别倚老卖老,可以吗?”

兰姨瞪了他一眼,又抱走一盆兰花道:“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又一盆兰花没了……

柳飞微微摇了摇头,赶紧和蝎子、幽狐碰了一下头,让他们帮忙在暗中守护一下海鸣山,随后再次来到乾元坞。

在村东头等他有一会儿的梁静妍见只有他一个人,眉头微皱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柳飞道:“她既然答应了,那就肯定会来的,你就放心吧!”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柳飞和梁静妍吃了晚饭,再次来到村东头等待。

梁静妍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道:“你……你和她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

“你连他姨的醋也吃?”

“啊……”

等待柳飞答复的梁静妍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还是穿着一袭白衣的兰姨,跟个幽灵似的从他们两人之间闪到他们俩面前,白纱遮面,美眸婉转,就像是下凡的仙女一样。

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这身姿,对自己的身材一直都很自信的梁静妍都有些嫉妒。

她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

柳飞上下打量了一番兰姨道:“你别告诉我,你这是乘虚御风,飞来的!”

兰姨道:“这个就无可奉告了。我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我曾来过这里,所以选择了晚上!别耽搁了,你们想布什么阵,说吧。”

梁静妍道:“血誓大阵!”

说完,她将从《乾元谱》下册中抄录下来的布置“血誓大阵”的方法直接递给她看。

既然都已经邀请她参与了,那自然是要相信她。

兰姨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惊叹道:“看来《乾元谱》下册比传说中的还要玄妙!这个血誓大阵是不折不扣的高级法阵,以布阵之人的鲜血祭阵,一旦法阵有异样,布阵之人可以第一时间感应到。同时,它的抵御能力一流,只是被触发后,攻击的能力有些弱!说到底,这还是一个以抵御和被动防守见长的法阵。”

梁静妍道:“我和飞哥也是仔细甄选,一再权衡才选择了这个法阵!对于我们来说,首要任务还是防御,只要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拒在乾元山外,保护乾元坞父老乡亲们的安全就行。”

兰姨面露难色。

柳飞连忙道:“难道你觉得这个法阵不合适?”

兰姨有些尴尬地道:“挺合适的。就是……我这八百年都没有流过血的人了,布这个阵可是需要一碗血的……”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兰姨,你就好人做到底嘛,你看我种了那么多的大补之物,到时候我给你补回来还不行吗?”

兰姨走了几步道:“也罢,为了你,我就牺牲一下吧。”

“呃……”

听到这话,柳飞和梁静妍同时石化。

什么叫为了他啊,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俩之间有什么奸情呢!

兰姨很快也意识到话说得很有歧义,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你的条件!好了,我们三个一起好好地研究研究这血誓大阵,然后赶紧设置吧!”

三人研究了两三个小时,把阵法给彻底研究透后,立即来到乾元山的最高峰,然后在岩石上凿出三角形血槽,并把三人的鲜血全部注入血槽中。

做完这些,三人分别坐在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快速在身前翻转着手印,嘴中更是念念有词。

“起!”

一刻钟后,兰姨忽然轻喝一声,血槽中的鲜血尽数离开血槽,保持着三角形的形态窜到空中,越变越大,待其将整个乾元山最高峰给“笼罩”在下面后,三个以三角形的三个顶点为中心的气团慢慢形成,然后越变越大。

一个小时后,三个气团融为一体,并把整个最高峰给囊括其中。

三个小时后,大气团将整个乾元坞给囊括其中。

六个小时后,大气团将整个乾元山脉给囊括其中。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在兰姨喊“收”之后,十分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累得虚脱的梁静妍直接倒向柳飞的怀里,而柳飞身体一斜,不偏不倚地倒在了兰姨的怀里,而且面颊还直接埋在了她身前的惊人软弹上。

“你这小子!”

兰姨修为最高,但是损耗无疑也是最大的一个,意识到自己被吃了豆腐,她惊慌得像是花季少女一般去推柳飞,但是刚刚将其推起,他又倒下,如此重复了三四次,她彻底没劲了,索性向后一仰,让柳飞枕着她的小腹。

三人就这么有气无力地躺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才稍微缓过神来。

梁静妍看到自己躺在柳飞的怀里,而柳飞却是枕着兰姨的小腹时,也是无力吐槽了,立即朝着柳飞的腹部用力地掐了一下,柳飞猛然坐起身,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身体被完全掏空的感觉,这布置阵法对人的损耗太大了!”

兰姨强撑着身体盘腿而坐,一边运功调养一边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损耗最大的在这呢!”

柳飞咧嘴一笑,赶紧给她捶了捶背道:“您老人家辛苦了,我将来一定涌泉相报。”

兰姨道:“记住你自己说的话!你们俩也赶紧调养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人调养完毕,柳飞仰天看了看看似不存在,但是却隐藏着巨大能量的血誓大阵,笑道:“有了这个法阵在,普通人反而能进来,那些身怀特殊能力的人是别想进来了,乾元坞暂时是安全了。只是我的海鸣山……”

兰姨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你小子啊……”

柳飞笑呵呵地看向她道:“你看,我这一口一个兰姨地喊你,你就好人做到底,帮忙在海鸣山也设置一个这样的血誓大阵嘛。”

兰姨闭目沉默良久,直接伸出了两个手指,柳飞会意,立即道:“没问题,两个条件!”

“七天后,海鸣山!”

兰姨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迅速离去。

梁静妍则是深有意味地看向柳飞道:“我真是越看越觉得你们俩的关系很不一般!她一个玄妙阁的人,对你未免也太好了吧?”

柳飞干咳一声道:“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不过你千万别多想,她可是姨……”

梁静妍当即剜了他一眼道:“就怕你多想啊!”

……

五天后,柳飞、兰姨和梁静妍又在海鸣山布下了血誓大阵。

彻底累虚脱的兰姨来到柳飞的别墅后,竟然是“轻车熟路”地走进了柳飞的房间,然后直接将他盖的被子扔到一边去,往床上一躺,毫不客气地招呼道:“柳飞,自觉点!”

柳飞见柳玉莲、李云柔、余倾城等人皆是站着门口,像是燕子一样伸头看着呢,顿觉头大如斗。

兰姨摇了摇头,大声道:“你这真是个多情种子,妻妾成群啊!好了,你们都别看了,我可是他的长辈,又是在帮他做事,让他孝敬孝敬我这个老人家没什么问题吧?”

说完,她将衣袖一甩,房门立即关上了。

柳飞硬着头皮走到床边坐下道:“你……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卧室的?”

兰姨以手枕头,侧着身体道:“就这一间房阳气太重,不是你的,还会是谁的?我没嫌弃你就不错了,赶紧的!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这么累过了……”

“你这样让我怎么给你按?”

柳飞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兰姨直接趴在他的床上,静静地享受着他的按摩。

她是很惬意,但是柳飞却是有点儿心猿意马。

她的身材自然是没得说,不过最让人啧啧称奇的当属她的皮肤,虽然隔着衣服,但是柳飞依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那玉嫩细滑,柔弹十足的冰肌玉肤。

如果她要是四五十的话,这皮肤得包养得多好啊!

而如果她只有二三十岁,柳飞也绝对相信。

没按多久,兰姨翻过身,仰躺着道:“手法很不错,难怪能够俘获这么多的女人!”

看了一眼她身前的一对壮观,柳飞快速地调了调气息,将手放在她的大腿上道:“过奖了,您老人家满意就行。”

兰姨微微一笑道:“你这一口一个老人家的,是不是代表很心虚?不会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