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16章:千金一诺,厚颜无耻

第716章:千金一诺,厚颜无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75  |  更新时间:

高战魂被刺激到了。

之前在海鸣山大意败给柳飞,并遵守诺言,听命于柳飞可是他人生中少有的抹之不去的阴影。

如今这小子又提这事,还要大战,这分明就是找死!

高战魂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冷声道:“我一直觉得你挺聪明的,没曾想你竟然这么笨!你找死是嘛,行,我现在就一掌灭了你!”

“等等!”

眼见他已经抬起了手,梁静妍立即阻止道:“小老头,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没有执行完他之前给你下达的命令呢?怎么,在那么多异能者面前竭力树立自己一诺千金的形象,这一看到宝贝,连脸都不要了?”

“咳咳……”

高战魂很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不久前,柳飞曾说让他杀了那些女人并放弃争夺《乾元谱》,他虽然当了“逃兵”,其实是权益行事,想来个蟑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且他现在已经把那些个狐狸精杀的杀,伤的伤了,勉强算是听从了他的一部分命令。

至于放弃争夺《乾元谱》的命令,他从红瞳女子怀中夺得《乾元谱》后,就直接抛诸脑后了。

现在被梁静妍突然提起来,他这面子上真有点挂不住。

他所标榜的“一诺千金”基本上是他最后,也是唯一一个底线了。

这个底线绝对不能破。

而且他之所以如此在意这个,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高战魂能够有今天,能够任性妄为地活着,也全因为这“一诺千金”,不过是别人的一诺千金。

在他年轻的时候,家里非常有钱,而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整天声色犬马,挥霍无度。

有一天,他在街头看到一个要饭的老乞丐,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在作祟,他竟然十分热情地把他给请到家中,好吃好喝地供着,而由于他和老乞丐很聊得来,这一供就是半年,曾经一度被那些对他溜须拍马的人传为“佳话”。

后来父亲的公司经营不善破产,家中负债累累,父亲深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后妈则是跟着别人跑到国外,从此杳无音信,还债的责任也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之前就是一个只会享受的公子哥,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还清这些巨额债务,再加上世态炎凉,太多嘲讽,太多欺辱,他也是扛不住压力,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最终是老乞丐阻止了他,并和他约定,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他能够撑半年,他一定彻底帮他改变命运。

当时他觉得这话很可笑,他一个乞丐,自己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拿什么改变他的命运?

但是说来也奇怪,他最终真的像狗一样活了半年,归根结底,可能是因为他怕死吧。

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乞丐真的兑现诺言,不仅传授给他一流功法,而且还带着他赌博、炒股。

说来真的特别神奇,老乞丐是怎么炒怎么赚,怎么赌怎么赢,没用多久就以几百块钱的本钱赚了几千万。

他将几千万尽数交给了高战魂,算作之前他供养他半年的费用,并让他重新开始。

靠着这些钱以及一流的功法,高战魂不仅还清了债务,而且还重新成立了公司,日子又过得逍遥起来。

然而就在他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活得太累,很向往老乞丐的生活,遂将公司交给别人打理,自己则是“任性妄为”地活着。

这一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

虽然老乞丐早已消失不见,但是那在短短几年间把天堂与地狱都经历了一遍的人生旅程足以让他刻骨铭心。

他个人也是将一诺千金当成了对那段人生的“追忆”……

其实他本来并不叫高战魂,由于他年轻的时候长得特别清秀,俊得跟个娘们似的,所以老乞丐经常拿这个打趣他,他一气之下改成了这个霸气的名字。

如果他报上真名,像柳飞这样在商界混的后辈肯定听过有关他的那一小段传说。

脑海中一下子涌现出几十年前的那些人,那些事,高战魂深吐了一口气,最终做出了决定。

“小老头我愿意执行完柳飞不久前下达的命令。”

听到这话,柳飞和梁静雅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真的?

他真的愿意因为一个承诺就把已经到手的《乾元谱》上下两册都给交出来,不再参与到《乾元谱》的抢夺中?

这也太假了吧!

高战魂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看,是你们自己不愿意相信我的这个决定的,那没办法,我得适当地提一些条件,让你们相信才行,你们说对不对?”

“……”

贱!

太贱了!

柳飞和梁静妍异口同声地道:“我们什么时候说过不相信了?”

高战魂道:“你们扪心自问!不过即使否认也没有关系,反正小老头我在你们心目中本来就没什么形象,我也不在乎你们怎么看!下面说条件,我的条件很简单,《乾元谱》,我可以交给你们,也可以不再参与《乾元谱》的抢夺,但是那个听命于你的承诺立即作废,而且你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告知异能界。”

这听起来是很不错,但是这个疯老头的话,怎么能轻易相信呢?

柳飞略微一琢磨便直接道:“你是打算承诺刚作废,就立即把《乾元谱》再次抢走?呃不,以你的脾性,你应该会说拿走!”

“哈哈哈……哈哈哈……”

高战魂仰天大笑一番,指了指柳飞道:“小子啊,没想到咱们没打几次交道,你对我还蛮了解的嘛!实话不瞒你说,我就是这么个想法。你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就拉倒!反正错过了这次机会,这《乾元谱》就是我的了,你就是给我下命令也没用!”

梁静妍香唇半张道:“高战魂,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厚颜无耻呢?”

高战魂耸了耸肩:“我已经做出重大让步了,而且选择权全在你们的手里,你们还想怎样?要怪,你们就怪你们自己吧,谁让你们实力不济,不能从我手里抢走《乾元谱》的?”

“你!”

梁静妍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个疯老头给打死。

柳飞早已看出他是非常想得到《乾元谱》了,只是真的怎么想都想不通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人,竟然还那么在乎自己的口头承诺。

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不过不管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眼下他愿意妥协,那就还有和他周旋的余地,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柳飞唯恐他反悔,也没多想,赶紧道:“可以,就用你之前的承诺换《乾元谱》,但是无论你怎么耍花招,怎么着也得十年以内不准参与到《乾元谱》的争夺中吧?”

高战魂摇了摇头道:“小飞啊,说这话时,你是不是都感觉自己底气不足啊?我现在就明说了吧,看在你之前让我免费品尝了你的养生酒的份上,最多两个月!两个月后,不管你们把《乾元谱》藏到哪里或者找来多少人保护,我都会拿走!”

顿了顿,他刻意强调道:“嗯,你们听得没错,是拿走!如果你们及时发现,能够和我动手,那才是抢!不过我估摸着你们应该没有这个机会。”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这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奇葩的人?”

高战魂用手抹了一下满头的白发道:“没办法,就是这么任性!你们与其在这怪我,不如多花点心思在修炼上面,争取用两个月的时间突破到我这个层级,到时候我自然不敢这么嚣张,你们说是不是?”

柳飞和梁静妍相互看了一眼,全都懒得和他这个奇葩多说什么了。

高战魂从怀中掏出两卷《乾元谱》,用手摸了摸,随后朝着柳飞一扔道:“拿去吧,这特么可真是好东西啊。趁着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你们俩抓紧研究,不过我估摸着以你们俩的实力和天赋,也研究不出多少东西出来。”

柳飞接过《乾元谱》,交给梁静妍,梁静妍咬了咬牙,实在按耐不住,打开《乾元谱》下册快速看了看,当看到下册里记载的竟然是众多高深莫测,玄之又玄的法阵后,她震惊得无法言语。

柳飞凑头看了看,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高战魂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靠,你们这两个家伙能不能别露出这种表情啊,这不是逼着小老头我反悔吗?我问你们,《乾元谱》下册记载的是不是法阵?”

梁静妍很是吃惊地道:“你……你怎么知道?”

高战魂道:“听到过有关它的一些传闻,同时在古籍中看到过。那红瞳女子和我交手时明显已经受了重伤,一般的机关根本伤不了她这种实力的人,你们俩也不可能,所以不出我所料的话,应该是被密室中的法阵所伤吧?”

梁静妍道:“你可一点都不糊涂!”

高战魂很是受用地道:“过奖了,这是多么简单的推测啊!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乾元谱》下册中记载了那么多高深的阵法,为什么没能困住那只骚狐狸?”

他说的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柳飞和梁静妍心中所想。

稍微琢磨了一番,柳飞道:“应该是那法阵存在的年代太久远了,被赋予的能量大大减弱。”

高战魂道:“没错,想必是这个原因。不然以常理来推断,保护《乾元谱》的法阵即使不是最厉害,也是相当厉害的,那个骚狐狸实力是很强大,但是想破它,恐怕没那么容易!”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梁家祖上曾经出现过一个修炼天才,实力非常强悍,但最终还是没能躲过雷劫,更进一步,着实可惜啊!据说,用来藏《乾元谱》的这个密室就是他建造的,法阵自然也是他布的。”

梁静妍再次惊呆,因为她从来没有听爷爷提起过这事。

柳飞则是眉头紧皱道:“雷劫?”

高战魂道:“没错,你迟早也会经历,和你那神雷锻体可是两码事,是死是活全看你的造化了。小老头我在十年前经历了,侥幸不死!听说以前能够躲过此劫的异能者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概率,现在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比例上升了一些,不过依然很小!”

柳飞刚想进一步追问,高战魂将手一摆道:“别问了,这方面知道得少点对你来说是好事,不然我估摸着你要从此颓废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