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08章:恨嫁的小姨子

第708章:恨嫁的小姨子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4  |  更新时间:

第二天早上八点,柳飞准时在个人微博上发表了声明,一共只有三点。

第一点,直接点明他是一个很护短,见不得员工受委屈的人,这与员工的身份、职位等等都没有关系。

选择让夏蓝琪在年度艺人盛典上代替自己,给李英智颁奖,一方面是想让她借助这个平台正式回应发生在她身上的娱乐风波;另外一方面则是让她释放这些天所受的种种委屈。

第二点,选择报警是早就确定的,选择在盛典上公布就是要向公众表明海鸣娱乐的态度,对各种见不得光的事零容忍、坚决维护员工的利益以及充分相信警方的态度。

第三点,海鸣娱乐将以此为契机,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娱乐业带来一股清风,和业界同道一起减少或者杜绝各种不好的现象,同时也欢迎媒体记者和众多网友监督。

海鸣娱乐若是有人在暗地里做了见不得光的事,被发现或者被举报证实后,一律炒鱿鱼并请警方介入。

在这三点的最后,他还补充了一句话:“我只是做了一个老板应该做的,夏蓝琪这这些天已经受了太多的委屈了,如果大家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可以尽管朝我‘开火’,我一律承担!另外,对于那两个敢报案,挑战强大势力的摄影记者,海鸣娱乐将聘请为专用记者。”

他这声明一发,很快成为了微博热门话题。

而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微博排名前六的热门话题中,有五个都是围绕着“李英智打夏蓝琪”衍生出来的。

对于柳飞的这个很简短,也很坦诚的声明,众多网友也是各执一词。

有人说柳飞简直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用自己的方式很好地维护了麾下的员工,而且还敢于向娱乐圈的一些不好的现象挑战,值得赞扬和鼓励。

也有人说他这有给海鸣娱乐和夏蓝琪炒作,趁机把事情闹大,打击竞争对手的嫌疑。

不过无论他们怎么评论,柳飞都没有再看一眼。

该做的,他都做了,该说了,他也说了,他相信随着大家的议论和警方公布越来越多有关案子的细节和进展,孰是孰非,会越来越明了。

当然,他这次肯定是洗脱不了给夏蓝琪炒作的嫌疑了,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好否认的,因为他就是在以一种很另类的方式“造星”……

不出预料,爱通娱乐、万滔娱乐、无影院线和环洋兄弟娱乐受到这次风波的影响,股票一连好几天都在下跌,爱通娱乐更是一度跌停,损失惨重。

而更让柳飞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竟然有媒体爆料朴行运的亲弟弟,也是爱通娱乐的副总是黑白通吃,和高丽以及华夏的“混混”都交往甚密,而且还潜规则过不少知名艺人。

看到这个爆料,柳飞笑得半死,这还真是墙倒众人推,如果这个一旦被证实的话,爱通娱乐不仅在华夏面临巨大危机,就是在国内恐怕也要困难重重。

眼见形势完全逆转了过来,刘香月十分兴奋地看向柳飞道:“前期有多压抑,现在就有多张扬!这一战,你打得实在是太漂亮了!不仅重挫了李雷、比伯·希尔和朴行运等人,更是让夏蓝琪彻底出名了,假以时日,我相信她肯定可以成为一线明星。如此的话,你绝对算得上她的伯乐和改变她命运的人。”

柳飞摇头道:“没这么夸张,我只是做了一个老板应该做的事!现在她成了网络红人,知名度是有了,接下来就要看她自己了!我觉得她很适合演古装剧。我们最近不是在筹备一部民国题材的网剧嘛,可以让她参演,看看她的演技如何,随后再看情况将影视资源向她这边倾斜!”

刘香月道:“她的演技方面问题不大,目前最重要的还是缺少经验,我会给她安排一个有经验的演员带她的,然后按照你说的从网剧开始拍!要不让她过来,和她说说这事?”

柳飞点了点头。

很快,穿着一身白色伞裙的夏蓝琪来到了办公室,看到柳飞后,她立即笑得像是一朵花似的。

刘香月把打算重点培养她的事说了一下,夏蓝琪立即万分感激地看向刘香月和柳飞道:“谢谢两位老总,我……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了!尤其是柳总,您发表了那样一份声明,把所有的东西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把我给完全保护了起来。”

说到这,她缓了缓道:“但是殊不知,爱通娱乐、万滔娱乐等的水军队伍很强大,对您进行各种诋毁,我到您的微博评论区看了一下,当看到一些很过分的评论时,我这心里就像是刀割一般,别提有多难受了!”

柳飞淡然一笑道:“我能说我发表了那份声明后就再也没有看过微博吗?现在是互联网时代,网络也成了人们评论或者发泄的一个窗口,而且网络上又是鱼龙混杂之地,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更别说还有一些是被人指使,带有特殊目的的,所以淡定就好。”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且自从我成立第一家公司以来,一直都是非议不断,我要是在乎那些非议,估计就不会有今天的海鸣集团!咱们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有时候,这脸皮厚点,心宽点,没什么不好!”

刘香月笑道:“蓝琪,这下你看到了,你担心的都是多余的。而且目前网上大部分网友都是支持他、海鸣娱乐以及你的,不会因为一小撮人在那上蹿下跳就能再度颠倒黑白。”

夏蓝琪像是小鸡叨米般点了点头道:“真是受教了,今后我一定要像柳总一样做个淡定的人!”

柳飞连忙道:“生活中可以淡定,但是你在演戏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淡定,不然导演估计会来找我算账,说我误人子弟的!”

“哈哈哈……”

他这么一说,夏蓝琪和刘香月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争芳斗艳,花枝招展。

夏蓝琪离开后,柳飞看向刘香月道:“香月,这里再次交给你了哈,我得回海鸣山去忙其他的了。”

刘香月笑嘻嘻地走到他面前,很是认真地帮他理了理领带,然后郑重其事地点头道:“去吧,只是要注意身体,别把自己给累坏了,不然我姐可是会心疼的。”

柳飞拍了拍她的香肩道:“你也是!有任何困难都可以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不然要是把你给累坏了,你姐肯定第一个找我算账!”

刘香月瞥了瞥嘴道:“拉倒吧!她都还没嫁给你呢,现在就开始处处向着你了,我真有点怀疑她还是不是我亲姐了!我估摸着,等你们结婚后,她肯定是有了老公忘了妹妹!”

柳飞脸一黑道:“怎么会!”

刘香月嘟了嘟嘴道:“怎么不会!咱可说好了,我姐向着你可以,但是你必须要向着我,不然我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看她憋着嘴都要哭了,面部表情很是滑稽,柳飞忍不住捏了捏她的俏脸道:“好好好,我向着你,也必须得向着你啊,不然你一不高兴就给我暗中使绊子,我这日子还有法过吗?”

“算你有觉悟!”

刘香月负着手,忸怩着身体目送柳飞离开后,满脸笑容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然后用手托着香腮,自言自语道:“有这么一个好姐夫,真是这辈子都不想嫁人了……”

柳飞回到海鸣山,着手白酒和护肤品的研制工作。

白酒这边可以慢慢来,但是护肤品的研制必须得抓紧了,毕竟兰姨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间。

她那个人虽然有时候挺让人无奈和无语的,但是她可是真的拿出了两本上好的功法送给咱了,而且也提供了这极其罕见的药材,咱肯定要遵守承诺,在约定的时间内把护肤品交到她的手上的。

不知不觉间一个星期过去了,在柳飞指示位于天南的海鸣堂和南松堂一起唱双簧,闹点大动静出来,给李雷、比伯·希尔等人看看后,睁着一双熊猫眼,看起来有些憔悴的梁静妍急匆匆地找到柳飞道:“飞哥,我必须得马上回乾元坞!”

柳飞连忙道:“怎么了?”

梁静妍道:“已经连续好几天了,我这心里一直都是乱糟糟的,昨晚更是很晚才睡着,不过醒来后,又是心乱如麻!我的直觉告诉我乾元坞可能出事了,所以我就给叔叔、婶婶、哥哥们打电话,结果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接,这不是出事了是什么?”

一听他这么说,柳飞立即放下手中的活道:“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呢?我跟你一起回去!在爷爷临终时,我答应过他老人家,一定会保护好你以及乾元坞的父老乡亲的。”

梁静妍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

两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后,立即赶到乾元坞,让两人都有些崩溃的是此时的乾元坞安静得吓人,连声狗叫都听不到。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意识到爷爷说的乾元坞将要面临的灾难降临了,梁静妍像个疯子一样冲进村子,找了起来,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一个村民,只看到了几条已经毙命的狗,而这些狗无一例外,全都是身首分离。

柳飞仔细地看了看几条狗脖子上的切口,双眼是越睁越大,而且呼吸似乎都停滞了。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这些狗并不是被什么利器所杀,而是修为强大的异能者用气刃所杀。

难道说之前众多异能者在海鸣山聚首,其中有异能者发现了梁静妍的身份,从而顺藤摸瓜,找到了乾元坞,想要夺得《乾元谱》上下两册?

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不过很小。

“叔叔、婶婶、哥哥,你们在哪里?”

满脸泪痕的梁静妍迟迟找不到哪怕一个人,已经是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

柳飞则是连忙捂住她的嘴,小声道:“静妍,你冷静点,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现在也是心乱如麻!但是看这情形,对方应该是为了《乾元谱》而来,乾元坞的父老乡亲们应该都还活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