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73章:以我为尊,又见兰姨

第673章:以我为尊,又见兰姨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4  |  更新时间:

在众多异能者合力对付黑衣人的时候,梁静妍肯定是拼尽了全力的,而且在关键时刻,她体内的那股甚为强大的神秘力量还被激发了。

只是让她颇为纳闷的是她身旁的几个人随着黑衣人不断地施加能量,都受了伤,而她却一直都处在相对轻松的状态,黑衣人庞大的能量到她这里,好像是被立即分散了似的。

她也不是傻子,这种情况明显是有两种可能。

一是黑衣人有意为之,没想伤害她,可是她觉得这一点似乎说不通,因为她和黑衣人素不相识,也没有什么渊源,自从黑衣人出现到离开,并没有给她特殊的对待,反而是对柳飞挺刮目相看的。

二是她体内神秘能量的原因,虽然她不清楚自己体内的能量是如何分散黑衣人施加的能量的,但是从之前她体内的神秘能量屡屡救她于危难来看,它应该有这个能力。所以她个人觉得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当然,她反问柳飞一句,并不是要怀疑柳飞什么,毕竟在柳飞借助阵法的反弹之力,用自己的身躯去破阵的时候,那可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如果黑衣人有意庇护他或者想留他一命的话,肯定会出手阻拦的。

可是从黑衣人的言语之间可以看出他对柳飞的某种欣赏,而且他们俩似乎早就认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宫将听到她的这个问题,想起之前在雪原中他说出柳飞的名字,那道黑影就放了柳飞一命,主动消失的事,一度想说,但是最终也没说。

因为无论黑衣人怎么样,师父就是师父,从他这次东北雪原的种种举动可以看出,他是绝对不可能和黑衣人是一伙的,更不会因为黑衣人而去害大家。

其实柳飞自己也是如同丈二的和尚一样,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道:“如果他真赏识我的话,那我真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这次有那么多异能者死在了他的手里,我们也差点被送进地狱,我们和他之间可是血债!”

梁静妍连忙道:“对,血债!反正无论如何,我们和他肯定不是一路人。只是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实力怎么这么可怕?”

宫将附和道:“我记得他说过了一句话,说我们这些人都是不入流,那在他眼里,什么才叫‘入流’?”

梁静妍道:“不会是那个神秘莫测的玄妙阁吧?她们倒是够中立,如果世间的异能者都死光了,她们整得那个等级划分和天地榜单又有什么意义?”

柳飞仔细琢磨了一会儿道:“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你说的是入流不入流的事,还是玄妙阁这次没出手的事?”

柳飞没有回答,显然是两者都有。

众人调养了半天,为避免夜长梦多,再陷险境,他们继续往雪原外赶。

待走出雪原后,潘羽道:“这次我们能够化险为夷,捡回一条命,全都是大家勠力同心的结果!只是被那黑衣人杀了那么多的兄弟,真是深感痛心!而且很明显,他亡我们异能者之心不死,在这我提议,我们各自散去后,尽快调养好身体,然后再重新聚集并召集其他的异能者,一起想办法灭掉那黑衣人!”

说到这,他很是动情地道:“可以说,现在我们异能者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大家都应该摒弃恩怨,摒弃排名之争,一起战斗!”

现场一片寂静。

没有人附和,也没有人回应,大家都静静地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小逗比似的。

潘羽虽然觉得极其尴尬,但还是装作若有其事的样子道:“难道大家不同意我的看法和建议?”

还是没有人应和……

他说得不可谓不真实,不可谓不动情,但是就是给人一种“越俎代庖”的感觉,哪怕他是之前大家共同认可的“领头羊”。

潘羽见所有人都将目光悄然地转向柳飞后,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很是不情愿地道:“柳……柳神医,你觉得呢?”

靠,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以老大居之呢?

这脸皮得有多厚啊?

人家柳飞需要你征求意见?人家明明是现在最有资格发号施令的那一个好嘛!

耿明远一直就没有看潘羽顺眼过,再加上他这会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也不怕得罪他,直接道:“人要脸,树要皮!某些人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都这样了,还不知道主动让贤挽回一丢丢印象分吗?一个光杆司令抱着茅坑不拉屎,很有意思,很过瘾?”

“呃哈哈哈……”

虽然这次雪原之行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和惊吓,但是宫将骨子里一直都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人,所以听到耿明远这话,他什么也没想,很是放荡地笑了出来,雪原里发生的一切似乎也随着他的笑声烟消云散一样。

可能是他的笑太有魔性,太能引起他人的共鸣了,所以其他异能者也是跟着大笑了起来。

听着笑声,潘羽拳头微攥,嘴唇微抖,硬着头皮道:“这次我们能够成功逃离出来,避免全军覆没,柳神医功不可没,所以我愿意主动让贤,希望柳神医能够带领我们杀了黑衣人,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耿明远道:“这不就得了嘛,非让我提醒,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

潘羽立即辩解道:“我也是有所顾虑,毕竟他是有官方背景的。”

耿明远冷笑一声道:“你是犯了多大的事,这么抵触有官方背景的,亦或者你准备杀人夺宝,抢劫行凶啊?官方背景是问题吗?是问题吗?是问题吗?”

他连问三遍,众人直接以大笑作为回应。

潘羽也是被他给整得相当无奈,指了指他后,将胳膊一甩,再也不看他一眼。

“请柳总不要推脱,带领我们将黑衣人绳之于法!”

“柳神医,我们这些异能者各自为战,各自修炼,早就懒散惯了,这次虽然是大不幸,但是也是将我们众多异能者团结起来的绝好时机,还请你不要推辞!”

“就是,我们又不是要成立什么非法组织,只是想集众人之力,将真凶正法,为我们死去的兄弟报仇!”

……

看到众多的异能者一起相劝,梁静妍十分激动地扯了扯柳飞的衣角道:“这就是你说的‘不争之争’?效果太好了!现在大家完全是心悦诚服地推举你啊,是那潘羽完全不能比的!你还在这愣着干什么?赶紧接受啊!”

柳飞冲着她笑了笑,然后看向众人道:“多谢大家相信我,支持我……”

耿明远见苗头不对,立即道:“不是吧,你这是要拒绝?难道连官方也想把我们这些异能者赶尽杀绝?”

柳飞干笑一声道:“耿兄,请等我把话说完!我有官方背景,这个我承认,所以我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官方也看出当前暗潮涌动,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接连发生,所以也在想方设法的应对,其中团结大家就是其中的一个方法。”

顿了顿,他继续道:“都说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大家都是身怀特殊能力的人,这些能力理应为社会造福,而不是徒添祸端,更不是违法犯罪,逍遥法外的工具,你们说呢?”

耿明远道:“这个自然,我们虽然身怀异能,但是还是人,这个最基本的不能脱离。”

柳飞微微一笑道:“如果大家认可我说的这一点,那我就厚着脸皮,当这个带头人。”

他这么一说,众人立即点头,潘羽攥了攥拳头后,也是万分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暗自思忖着暂时且让你威风一下,很快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能得到众人的认可,坐上这领头羊之位,柳飞自然是非常高兴,他大声道:“大家就此散去,回去调养,一个月后,还请诸位齐聚海鸣山,咱们一起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当然,如果在这期间,诸位要是到海鸣山登门拜访,或者让我帮忙调养,我自然也是开门欢迎,咱们就此别过。”

和众人一一告别后,梁静妍和宫将一起看向柳飞道:“恭喜!”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道:“任重而道远啊,好了,我们一起到小将家暂时歇脚,然后回海鸣山!”

……

一天后,柳飞叮嘱宫将勤加修炼后,带着梁静妍一起回到海鸣山。

他独自一人来到兰花养殖大棚,结果又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

柳飞笑了笑道:“看来有时候男人的直觉也挺准的,我就猜你应该会出现在海鸣山。”

女子看了他一眼道:“是吗?你还没乖乖喊我兰姨呢,另外我看上的一盆兰花还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我肯定会再来。”

柳飞直接走到她面前道:“咱明人就不说暗话了,你肯定知道在东北雪原发生的一切。”

女子莞尔一笑道:“你不说,我还忘记恭喜你了,又是完美体质,又是把那么多异能者拉拢到一起,当了领头羊,你可真不简单。”

柳飞又向她面前逼了一步道:“因祸得福而已。那高深莫测的黑衣人突然离开,是不是和你们玄妙阁有关?”

让他没有想到的人两人已经距离很近了,女子却也向前逼了一步,两人几乎是贴在一起了。

看着她那明亮的美眸,完美的脸部轮廓,再嗅着她身上散发的勾魂香气,柳飞真有点把持不住,想要一把将其揽入怀中。

女子似乎看出了他的那点心思,眨了眨美眸道:“我离你这么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很远很远!你们不是温室中豢养的兔子,不需要我们玄妙阁来庇护。偷袭了黑衣人老巢,曲线救你们一命的自然也不是我们。至于到底是谁,你那么有能耐,自己去查好了,咯咯咯……”

听着她那肆意的娇笑声,柳飞咬了咬牙,猛然伸手勾住她的柳腰,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两人的身躯瞬间贴在了一起……

他直接将面颊逼到她的面庞前,沉声道:“真有那么远?即使你们玄妙阁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我和所有的异能者都是棋子,但是棋手和棋子又有能多远的距离?”

女子眼中先是闪过了一丝羞意,随后便是肆虐的杀意,而柳飞似乎还沉醉在她的娇软身躯之中,毫不知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