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62章:可想而不可即

第662章:可想而不可即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86  |  更新时间:

“嘭!”

“嘭!”

……

酣战依然继续,不过战之“酣”,唯柳飞一人而已,女子还是没有出手。

柳飞很无奈,也很震惊!

她的实力要远远比他想象中的强大得多。

这样的实力肯定有资格当规则制定者,而不是规则执行者或者遵循着。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女子给他提供了一个标杆,他想在异能界生存,当前的实力也许可以了,但是如果他想成为异能界的规则制定者,那就必须要想办法超越她!

“嗖!”

“嗖!”

……

迟迟不能逼她出招,柳飞也是急了,祭出了银针绝技。

那一根根银针就像是夜幕降临前一一消失的光点一样,细小且微不足道,甚至有些可怜。

然而它的锐利,它的速度,它的穿透性都是无可比拟的。

一根根,一群群,它们前赴后继,勇往直前。

女子还是没有出招,不过动得更频繁了。

她在众多迅疾如电的银针中翩翩起舞,尽情地舒缓着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在不见天日的房间了宅了好几个月,突然走出房门,在阳光下伸着懒腰的少女一般。

柳飞身体有些晃,心里也有些晃。

我拼命,你跳舞!

这特么……

咱就是有差距,也不能差距成这个样子啊!

女子见柳飞的表情有些苦涩,娇笑几声道:“乖乖喊我几声兰姨,我兴许可以考虑主动出招。”

柳飞直截了当地道:“我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有骨气,那你继续!”

“啊!”

柳飞大喝一声,再次冲到女子的面前,双脚一起劈向她,速度是越来越快,以至于到后来,只能看到双脚晃过之后的残影了。

女子虽然没出招,但是够配合,将闪躲的速度给提到了极致,以至于出现了异常有趣的一幕。

柳飞的脚看着明明是踢到她的身体了,但是定眼一看才发现只不过是踢到她留下的残影而已。

又是狂攻了五六分钟,还是毫无斩获。

柳飞真的有些沮丧,可是沮丧只是因为看到了差距而已,和自暴自弃完全是两码事。

他吐了几口粗气,不由自主地握着脖子间的貔貅吊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貔貅吊坠突然变得滚烫起来,似乎不仅要给他加油助威,还有给予它更大的能量支持。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柳飞在心中嘀咕了一句,鹰眼圆睁,双拳紧攥,再次杀向女子,一拳在她的身前虚晃了一下,另外一拳则是砸向她的面颊。

女子识破了他的虚晃之计,很不以为然地出掌挡了一下他的拳头。

在拳与掌相撞的瞬间,她感受到了柳飞体内迸发而出的更强、更霸气的能量,漆黑的眸子快速收缩,整个人也向后踉跄了好几步,不过并没有受伤。

她有些愕然地看向柳飞道:“你体内的能量增加得有些邪门,还夹着一股沧桑之感,我竟然大意了!不出我所料的话,你身上是带着什么法宝吧?”

说话间,她的眼光落在了柳飞脖子间戴着的貔貅吊坠。

柳飞立即把它往衣服里一塞,女子笑道:“看来就是那吊坠了,你就是再怎么藏,我要是想得到,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说完,她带着一阵香风袭到了柳飞的面前,伸手就夺。

见她终于主动出招了,柳飞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即格挡相对。

两人切磋了几个回合,女子再次往前逼,两人几乎是贴身而斗了,两人的手一直在他们的身前缠斗不止,那频率快到根本就分不清是谁的手,更不知道是怎么缠斗的,好像完全凭感觉。

忽然,女子的玉手犹如蛟龙入海,准确无误地擒住了柳飞的貔貅吊坠。

她嘴角微勾,暗笑不已,小样,想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不过柳飞也是有恃无恐,因为他的一只手现在就悬在她身前波涛前一点点的位置,只要她敢抢了他的貔貅吊坠,那他便会立即施展龙抓手。

这个时候要是还跟她客气,绝对对不起自己……

女子留意到这一幕,冷声道:“你要是再敢向前一点,我一定把你给挫骨扬灰了。”

柳飞面不改色地道:“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是冒着挫骨扬灰的风险也要……”

“你个无赖!”

女子闭眼感受了一下手中的貔貅吊坠,向后闪了好几米道:“你小子的机缘真是太好了,这吊坠可是一块至宝,可能比传闻中的镇魂珠和还魂镜还要神奇。不过你放心,这宝贝灵性十足,已经认你当它的主人了,我即使抢来了也没用。”

柳飞怔了一下,慌忙道:“你知道它的来历?”

“这个……”女子脸露难色:“我就不透露了,还是你自己去揭晓吧,咱们继续战!”

说完,她将衣袖一挥,但见一道极强的气刃迸发而出,连续腰斩了六棵大树……

柳飞瞠目结舌之余,苦笑道:“你这修为到底达到了何等境界?”

女子道:“反正比你强太多。咱们这样一直打似乎也挺无聊的,要不我以玄级后期的实力和你过过招?你可是最善于越阶杀人的,今天就让我领略一下你的风采。”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再次冲向她。

女子也不藏着掖着了,主动出招,刹那间林木摇曳,碎石飞扬,两股极强的力量对飙了起来。

“呼!”

“哗!”

“唔!”

“额!”

……

由于不能说话,但是不吭声又不足以表达此时内心所受的震撼,男子的两个手下开始打擦边球,时不时地从喉间蹦出单个音符。

女子挥一挥衣袖,连斩六棵大树是把他们给彻底震惊到了,而且在女子的衬托下,柳飞显得弱得可怜。

但是当女子主动出招,两人突然全部施展拳脚火拼之后,他们惊愕地发现原来柳飞的身手也是如此的变态。

所以选择参照物很重要。

柳飞在女子的面前是一个弱者,但是他们在柳飞面前,岂不更是一个弱者?

怎么办?

以柳飞的实力,他们去杀他,纯属找死啊,更别说他还有一个在他们眼中已经是神仙的朋友了……

“啪啦!”

“啪啦!”

……

虽然距离太远,根本就听不到声音,但是看到柳飞连续数拳,轰倒数棵树之后,那一声声的脆响放佛跨越了距离的限制一般,在男子的耳畔回响着,每回响一次,他的心脏就剧烈地跳动一次。

如此持续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己的心肠似乎已经跳到体外了。

亲眼目睹这番颠覆认知的大战,他终于明白柳飞为什么那么难杀了。

他杀柳飞的难度,估计就和柳飞杀那白衣女子的难度差不多。

可想而不可即!

而事实上,他现在已经浑身抖得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

“说……说!”

看两个手下强憋着,偶尔蹦出让他更加心烦意乱的单个“音符”,男子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让他们发表看法。

“老大,他虽然强,但是终究是一个凡人啊!”

“我们一定可以杀了他的!”

……

“别他娘的自欺欺人了行吗?”

男子朝着两人的后脑勺各拍了一下。

“我们觉得对付希尔家族要比对付这柳飞简单多了。”

“虽然说名声很重要,但是见不得光的名声不要也罢,还是命最重要,更何况我们已经拿到了五千万的预付金!”

揣摩到老大的真实心思后,两个手下变脸比变什么都快,一人一句地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

男子又拿起望远镜看了看还在和白衣女子大战的柳飞,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道:“这样做……我们恐怕要被整个杀手界唾弃了!”

一手下立即道:“去他玛的杀手界,您何曾把他们那些乌合之众放在眼里啊,希尔家族若是敢聘请杀手反过来找您麻烦,以您的能耐,还不是来多少,杀多少?和人斗,咱们何曾怕过?但是和柳飞这种不是人类的东西斗,咱们太吃亏了!”

男子沉默了好一会儿,猛然拍了一下大腿,站起身道:“去他娘的杀手界,去他娘的希尔家族,去他娘的名声,还是命最重要!只要我们省着点花,再想法设法偷偷赚点,哪怕是从今以后金盆洗手了,那这五千万也足够咱们兄弟花的了。不干了,走人!”

“老大,您太英明了,我们果然没跟错人。”

“就是!由您带着我们,对付区区一个希尔家族,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咱们分明有虐别人的机会,干嘛要自己找虐呢?”

两人在可了劲地溜须拍马的同时,直接连脸都不要了,这要是被凯文·摩尔给听到,他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不过男子特别高兴,就像他已经兵不血刃地战胜了柳飞一样。

……

还在和女子大战的柳飞根本就不知道,这无趣一战的背后竟然是如此有趣。

他们俩硬生生地把要杀他的人给吓跑了!

这酸爽,可不是回味三天三夜了,而是足够回味一辈子……

女子见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直接罢手道:“不打了,不打了,你一个玄级初期的能够和一个玄级后期的打成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也很无聊,远没有直接秒了你爽!”

柳飞脸一黑:“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就是闲得无聊来找我寻乐子的。你们玄妙阁难道这么闲吗?”

女子道:“别人不知道,反正我很闲。”

“你在里面是什么地位?别告诉我你就是玄妙阁阁主!”

女子冷笑一声道:“玄妙阁阁主就我这点实力,你也太看不起我们玄妙阁了!小子,你修炼的可是《元气五行诀》,有古今第一功法之称,你能够修炼到现在的境界,很不错了,但是显然还远远不够,而且估计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修炼的是此功法。”

柳飞眉头紧锁道:“古今第一功法?又是你们玄妙阁封的?”

女子微微一笑道:“封不了,也不敢封。说说吧,你这是从哪得到的这功法?”

柳飞道:“你想听实话。”

“当然。”

“垃圾桶里捡的。”

“什么?”

“七年前我离开海鸣山之后,曾经在一个饭馆当学徒,名为学徒,实际上是就是一个打杂的,连垃圾桶的清理工作都是我来负责,有一天,我清理垃圾桶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牛皮包裹的东西,打开看发现是这功法,刚开始,我以为是忽悠人的,差点给扔了,后来按照上面学了之后才发现是宝贝。”

听他说完,女子忍不住大笑道:“那个老家伙还真是从不按常理出牌,恭喜你,成功继承了他的衣钵,只是他把你放养得很是过分啊,你是不是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师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