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61章:嘻嘻哈哈哄冤家

第661章:嘻嘻哈哈哄冤家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07  |  更新时间: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日暮西山,清风送爽,群山巍峨,林木葱葱,在这大热天里,此时此刻绝对是谈情说爱的好时机。

如果再有一绝色佳人主动相邀,那绝对能回味个三天三夜……

柳飞也确实被约了。

约他的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佳人,虽然到底是不是“绝色”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单就她这身姿和气质就足以秒杀世间无数女子。

可是柳飞却是很头疼,很无奈,而且这注定是痛苦的“回味”。

原因很简单。

别人被约,都是谈情说爱,或者干点男女之间应该干的事。

他被约,是被约架啊!

要是被梁静妍这样可以一起滚草地的女人约架,柳飞肯定欣然接受。

然而,这特么是一个稍微动动手就能把他给虐成渣渣的女人!

说好听点,这叫打架;说难点听,这不就是给她免费当出气筒吗?

无情调!

没意思!

还要被虐!

这样的“约”谁想接受?

不过现在已经明显由不得他了,他只得硬着头皮和她一起来到深山之中的一片颇为空旷的地带,然后微微一笑道:“你看此时的海鸣山多美,完全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咱们干嘛要打架呢,一起坐下来欣赏欣赏美景岂不更好?”

女子缓缓转身看向他道:“这句千古绝句被你如此瞎用,王勃要是知道了,非得从墓里钻出来,找你拼命不好。”

见她上当了,柳飞心里乐开了花。

咱谈不了情,说不了爱,那论论诗,调调侃,附庸风雅也好过打架万倍啊。

所以他趁机道:“说出来也不怕丢人,我高中都没毕业,文化水平有限,就是一个大老粗。如果你能够解释一下这句诗为什么是瞎用的话,我自然感激!可是我觉得此时此刻用这句诗一点毛病都没有啊……”

女子以手扶额道:“知道孤鹜是什么吗?”

柳飞像个小学生似的摇了摇头。

这卖萌装蠢多简单啊,总比和她这样的逆天高手切磋伤了自尊强。

女子甚是无语地道:“孤单的野鸭!那么请问柳大总裁,你这海鸣山哪来的野鸭?”

“明明就有啊。”

“睁眼说瞎话。”

“嘎嘎嘎!”

“咯咯咯……”

女子笑了,她本来也是顺势给柳飞挖了一个小坑,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一个声震世界的人就这么没羞没臊地跳了,而且模仿得真像。

柳飞见她笑得花枝招展,妩媚动人,尤其是在微风的吹拂下,她面前遮着的面纱还一飘一飘的,真是心猿意马。

古人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咱嘻嘻哈哈哄冤家,有何不可?

女子笑了好一会儿,又轻轻地咳嗽了几声道:“堂堂柳大总裁学鸭叫,这要是被你的那些员工知道了……”

柳飞很是淡然地道:“无所谓啦,你堂堂玄妙阁的人还能把偷说成拿呢,我这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你!”

女子指了指他,也没有和他一般见识,而是饶有兴致地道:“这句诗说的是雨后之景,深秋之景,海鸣山应该有一个多月没下雨了吧?而且现在正值夏天,所以你自己说是不是瞎用?”

柳飞厚着脸皮道:“诗嘛,最重意境,反正诗中描绘之景和此时此刻海鸣山之美景有神似之处不就行了。”

女子哭笑不得地道:“男人和女人乍看之下还神似呢,你能把男人当成女人了?”

柳飞道:“把男人当成女人不敢说,但是我肯定能把女人当成男人啊,只要你愿意,咱们现在就可以拜把子,然后出入成双,同睡一床,谈天说地等等,这些统统都不是问题。”

“猥琐!”

女子瞪了他一眼,猛然向后“飘”了五六米,将手一伸道:“恭喜你,让我心中怒火更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今天你就是让我回答十万个为什么,回答完以后,还得打!”

柳飞苦笑一声道:“有意思吗?”

女子一字一顿地道:“看到你这么一个嚣张的人痛苦,很有意思。”

“你穿成这样,也不怕出汗以后衣贴肉,免费给我送福利。”

“前提是你得能让我出汗。”

“我的战斗力和持久力可不是盖的。”

“那你就尽管前来一试。”

……

两人你说一句,我对一句,乍听之下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很快女子便反应了过来,这……这小子竟然又在暗中調戏我,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今天要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恐怕还真以为我是闲得无聊,找他闲侃解闷来了。

至于柳飞,见无论如何也是躲不过了,那就打呗!

他这人可是很具有“亮剑精神”的,既然决定打了,她就是再强大,再无敌,他也会拼尽全力,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

这边,双方已经蓄势待打,海鸣山脉最高峰三分之二高度处,拿着特制望远镜,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的男子,小声对趴在身旁的两个手下道:“看样子他们这是要切磋了,这正是我们近距离观察柳飞的身手,寻找破绽的绝好时机,咱们在这藏匿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

他们三是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摸进海鸣山,来到这个地方的,之前几天,他们虽然也偷偷潜入了海鸣山,但是都是为了查探清楚海鸣山中摄像头的具体方位,自己开辟路线,避开这些摄像头。

今天这算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整个柳家村。

而且他们选的这个地方也是很讲究。

首先,这座山是海鸣山脉的最高峰,站在这座山三分之二以上的高度,就可以把整个柳家村给俯瞰眼底。

山顶有摄像头,而这里没有,且有个凹槽,又非常陡峭,村民很少来,选在这里肯定比选在山顶更明智。

其次,这一片林木比较稀疏,但是杂草较多,能够让他们轻松藏匿的同时,还不会遮挡视线,绝对是个绝佳的天然观察处。

现在,他们能够从柳飞和女子从兰花大棚出来,便用摄像头追踪到他们俩将要进行切磋的较为开阔的地带,也是得益于他们选了这个观察点。

一手下也是一边用特制望远镜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一边道:“老大,那个白衣女子越看越仙,就像是他们华夏人观念中的仙女一样,而且她的气质好强大啊,她应该是个绝顶高手吧?”

男子不以为然地道:“女人的身手再高,终究还是比不过男人的,我现在真有点担心他们俩待会儿打着打着突然調情起来。”

一手下色眯眯地道:“那……好像也不错。”

“不错你个鬼啊,她连个脸都没有露,就把你给迷成这样了?你看你这德性,别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只要我们把这一票干成了,今后还不是想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

“是是是,您说得是,打起来,他们俩一定要打起来,最好恼羞成怒,互相残杀,这样咱们也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

这美梦做得……

男子真想赏他几巴掌!

他们俩要是敌人,早八百年就打了,还会磨蹭到现在?

……

“嗖!”

“看招!”

柳飞也没有任何留力的意思,上来就调集体内的五行之气,像是一阵狂风一样窜到了女子面前,双拳一起轰向她。

此时的女子白衣飘飘,神情漠然,双手甚至是负在身后的。

她嘴角微勾,轻松一躲,柳飞的双拳直接轰在了一颗碗口粗的树上。

“啪啦!”

“噗通!”

……

声音在一脆一重之间,那颗树便“炸裂”着倒在了地上。

女子挑了挑眉道:“你这是杀人还是切磋?”

柳飞看了看微微发红的双拳,沉声道:“没有切磋的实力,自然是要抱着杀人的决心,如此才可一搏。”

“说得好,再来,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的修为有没有长进!”

说完,女子猛然一闪,来到了柳飞的身后。

“嗷!”

柳飞大吼一声,猛然转身,手脚如雷似电,再次向女子狂轰而去,那气势犹如江河滔滔,那劲道,犹如九龙拉山!

“这!”

“这……”

最高峰上,男子和两个手下看到这打斗场面,全都是惊得不能言语。

他们第一次见识到,原来人可以这么打斗。

一拳碎木,一脚劈石,招招威力骇人。

这不和东方神话体系中的那些仙人差不多吗?

当然,这些强烈的感触都来自柳飞,因为白衣女子压根就没有出手呢。

她的身手已经达到了何等登峰造极的程度,他们真的无法想象。

“没……没事,他是很厉害,但是终究是个人!”

“就……就是,连个女人都打不过,那个女人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出手呢。”

……

两个手下见男子脸色铁青,毫无血色,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安慰了一句。

男子扫了他们一眼,毫不留情地道:“看个打斗你们怎么这么多废话?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而且我是谁?死在我手下的孤魂野鬼还少吗?”

一手下连忙道:“没错,您可是百变魔王,越拽的人在您面前死得越惨!”

另外一个手下附和道:“他们都是赤手空拳在打,咱们可是有各种威力惊人的武器,他们就是再能打,那也不够咱们的武器秒的,您说是不是?”

男子冷哼一声道:“你们知道就好。我警告一遍,也是最后一遍,安安静静地观察就行了,谁要是再特么说废话或者有损军心的话,我立即要了他的命!”

两人手下相互看了一眼,慌忙应和,不过声音都有些发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