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60章:给我当老婆也行

第660章:给我当老婆也行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1  |  更新时间:

孤注一掷!

志在必杀!

这个在世界杀手界号称“百变魔王”的人,已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可是凯文·摩尔还是不放心。

以摩尔家族的财力,先预付给他五千万,这根本就不是个事,他最看重的还是结果,只要他能杀了柳飞,他一定把酬金全部奉上,而且是毕恭毕敬地双手奉上。

但是他早就听闻柳飞是杀不死的小强,扇不灭的油灯,再加上他又稀里糊涂地被他给耍得团团转,深知他的能耐,所以他还是想再考察考察这个百变魔王和他的一众手下。

他沉声道:“我并不是不相信你,但是那柳飞实在太狡猾,而且实力太强大,我不允许这次有任何的闪失,所以你把你的上百种推演和三十多种完美的计划都和我说一遍,让我心中有数。”

拿着天价酬金,自然是要满足雇主的一切要求。

男子也没有说什么,立即拿出纸和笔,当着凯文·摩尔的面进行推演,然后又把三十多种计划给非常细致地阐述了一遍。

凯文·摩尔震惊了。

这个有着杀手界“魔王”之称的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他真的把此番前去华夏刺杀柳飞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都给推演了出来,逻辑性非常强不说,而且不是纸上谈兵,完全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一看就是对华夏和柳飞非常了解,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在这些推演的基础上,还制定了这么多堪称完美的计划,可以说每一种计划都让他看到柳飞必死无疑的希望。

“太不可思议!”

“太完美了!”

……

凯文·摩尔骨子里可是一个很高傲,而且惯于看不起各色人的纨绔公子爷,但是这次他还是摁耐不住地夸奖起来。

术业有专攻!

职业的就是职业的!

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人还可以把杀人计划做得这么繁中有简,千变万化,无懈可击。

男子留意到凯文·摩尔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我曾经可是佣兵之王,作战经验非常丰富,单挑的本事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后来犯了死罪,开始逃亡生涯,算起来干这一行已经是十几年了。在这十几年中,我从一上手开始,接的单子都是百万起,现在千万以下的单子已经不接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且这些年,我和我的团队更倾向于享受,咱们冒死赚这么多钱图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享受!所以我和我的团队现在每年基本上只接一个单子。”

凯文·摩尔笑道:“那能够雇佣到你,岂不是我的荣幸?”

男子笑了笑道:“实不相瞒,这几年联系我杀柳飞的可不止你一人,你们希尔家族给的酬金也不是最多的,但是你找我的时机绝对是最好的!一方面,我们手里的钱挥霍的差不多了,正需要新的任务;另外一方面,我对这个传说中非常难杀的柳飞非常感兴趣,想挑战突破一下。”

听他这么说,凯文·摩尔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看来,摩尔家族的运气是很不错。

但是他更希望这种运气能够持续下去,一直到杀了柳飞为止,或者拿他和摩尔家族未来十年的运气作陪杀掉柳飞,他也愿意。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想见一下你团队的人,顺便和他们说两句。”

“当然没问题。”

面对这么一个有钱的雇主,男子的态度也是好到了极点,立即让自己的几个手下来到地下室,当着凯文·摩尔的面展示了一下身手。

“好!非常好!”

凯文·摩尔欣赏完,又给他们加油鼓劲一番,便和男子正式签订了合同,当然,这合同注定是见不得光的。

男子如愿得到了五千万的预付金后,立即带着十个精兵强将来到华夏,潜入到海鸣山附近。

对于他们而言,现在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柳飞。

柳飞要是自己犯错误,给他们可趁之机,那他们自然求之不得,如果他谨小慎微,处处提防,他们必然会主动出击,哪怕风险再大。

……

柳飞对于这帮人的刺杀毫不知情,依然是按照平时的节奏忙碌着。

这天,他和军方代表秘密地签署了供应海鸣酶、止血丸和止血膏的合同后,立即亲自督促制药公司加大生产这几样东西。

蝎子主动找到他道:“我这段时间虽然也参与到搜查和那七个女子有关的,涉嫌组织卖婬的场所,而且昨天又掀掉了一个,但是还是没有查到有关那七个女子的任何信息,全国那么大,这么搜查下去,真是不知道搜查到何年何月。”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但是目前除了这个方法外,他们并没有更好的方法。

他看向蝎子道:“虽然迟迟找不到有关那七个女子和她们背后势力的线索,但是我们如此搜查,最起码会让她们有所忌惮,不然任由她们以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

蝎子长叹一声道:“是啊,这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毕竟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些一般的团体在从事这样违法的事情,我和幽狐已经商议了,准备联合警方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次专门针对这方面交易的行动,你看怎么样。”

柳飞点了点头道:“是个好办法,只是一定要仔细盘查,千万不要让有七个女子和他们背后势力影子的场所蒙混过去。”

“这个自然,那我继续去忙了。”

蝎子急匆匆地离开后,柳飞开车回到海鸣山,来到自己养殖兰花的大棚附近,当察觉到大棚里面有轻微的动静时,他眉头一紧,屏住呼吸,拿出八根银针,快速闪了进去。

“看来我今天来偷的很不是时候啊,被你给逮了个正着!”

蒙着面,穿着一袭白衣,显得特别仙的女子看到柳飞突然闪了进来,而且已经抬起手,手里还夹着细小锐利的银针后,用芊芊玉手撩了一下鸽子兰的花瓣,然后冲着他眨了眨美眸。

“是你……”

再次看到如此曼妙的身姿和超凡脱俗的的身影,柳飞有些愣神。他收了银针,向她面前走了几步,一股勾魂的香气向她袭来。

这股香气直接让他想起了那七个“狐狸精”身上散发的香气,不过两者明显不同。

这个女子的香气有着明显的超凡脱俗之感,闻了之后让人心旷神怡,飘飘欲仙。那七个女子的香气则是纯属挑动、刺激荷尔蒙之物,闻了之后让人心荡神浑,摇摇欲坠。

这说起来,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身一人来到海鸣山偷兰花的,除了她以外,柳飞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人。

他抽了抽鼻子道:“堂堂玄妙阁的人,竟然来我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偷东西,你也不怕传出去,让众多的异能者笑话你们玄妙阁。”

女子拢了拢一尘不染的白衣,坐在椅子上,轻声道:“谁说我是偷,我这分明是拿,而且这次还要当着你的面拿,你又能奈我何?”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想不到你这么仙的女人也有耍流氓的时候。”

女子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别你你你的,要喊兰姨……乖!”

“……”

咱一个大老爷们岂容你这么一个不知样貌,不知年龄的女人如此調戏?

而且喊姨有什么意思,你这么嚣张,为啥不让直接喊老婆呢?

柳飞斩钉截铁地道:“不喊!”

女子微微摇头道:“别以为这么喊是你吃亏了,其实是你占了大便宜,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我沾亲带故。”

当一个調戏别人习惯的人,突然被如此赤果果地調戏,这必然会激起逆反心理。

再加上柳飞本来就是一个“目中无人”,吊儿郎当惯了的人,所以略微一琢磨,他又向她面前逼了几步,反击道:“我年少时便孤苦伶仃,父母先后去世不说,也没有什么亲戚,其实一直都想沾亲带故。你既然都这么说了,要不咱们索性亲上加亲得了?”

女子饶有兴致地道:“怎么个亲上加亲法?”

柳飞道:“请问你芳龄几何?是否婚配?有无子女啊?”

女子道:“你这是在套我的话?”

柳飞嘴角微勾道:“没有,我只是想给我们俩的亲上加亲寻求一个准确的定位,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就假设推断呗,反正推断中总有一个相匹配的。你看哈,如果你真是姨和婶的级别,又有子女的话,男的可以和我拜把子,女的可以嫁给我嘛。”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如果你尚在芳华,又没婚配,你给我当老婆也行啊,这不都是亲上加亲的途径嘛,比口是心非地喊你一句兰姨强万倍,你说是不是?”

不出柳飞的所料,女子生气了,她猛然拂了一下衣袖,似乎有无数冷风灌入大棚,让整个大棚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

以她的实力,只要她想,她几乎可以在瞬间把他给秒了。

不过柳飞既然敢说,那自然是有恃无恐。

他一边感受着逐渐锐利的杀气,一边面不改色地道:“如果你今后还想从我这里拿兰花的话,那就息息怒,我的这些兰花可比我都金贵,禁不起你的肃杀之气,更禁不起你的拳脚。”

“哈哈哈……”

女子听到这话,仰天大笑数声,随后猛然起身,卷着一阵香风逼到了他的面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道:“你还真是不能受半点委屈的人,我怎么对你,你就怎么给还回来,胆子很肥啊!”

柳飞咧嘴一笑道:“你这话说得太绝对了,我在自己人面前可是最能受委屈的,我刚才说的,你真的可以好好地考虑一下,如果咱们亲上加亲,那就是自家人,到时候你想怎么对我都可以。”

“够了,没大没小!”

女子瞪了一眼,负手走到大棚门口道:“是和我打一架,让我发泄怒火,还是坐看我把你的窝给拆了,你自己选一个吧!”

“可不可以两个都不选?”

“那你自我了结吧,省得我动手。”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