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48章:我真不是败家子

第648章:我真不是败家子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4  |  更新时间:

花与酒,男与女,情与爱。

这注定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一晚,也注定是让人回味无穷的一晚。

如果可以,柳飞真想永远在这样的生活中沉醉,没有忧愁,没有烦劳,只有欢乐,而且欢乐中还夹着柔情似水,裹着两芳斗艳。

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

和这样一对倾国倾城的双胞胎姐妹喝酒,单是她们的花容月貌,恐怕就让人醉在其中了,更何况她们俩以酒量不好为由,一直是小酌,而柳飞则是畅饮,又没有用五行之气把酒给逼出来,所以他此时已经是七八分醉了。

火急火燎地将刘静月抱进卧室,放在床上后,柳飞直接扑到她那酒香与体香萦绕着的软怀中,然后将被子扯到身上,擒住她那娇艳欲滴的薄唇同时,双手也在她那曼妙的身躯上为所欲为起来。

可是今天的刘静月和以前似乎不太一样。

她不仅十分不老实,一直乱动不说,而且一点儿也不配合,这一小会的功夫就蹬了他好几脚了,而且还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这无疑激起了柳飞的征服欲,再加上柳飞现在是酒虫上脑,邪火乱窜,所以也没有想那么多,摁住她的手脚后,又继续忙碌起来。

这一切最终被一声嘀咕声所打破。

这嘀咕声犹如惊天霹雳,又似五雷轰顶。

“姐夫,你在干嘛?继续喝!”

她的声音特柔,特轻,还伴着一股如兰香气窜出,不过柳飞哪里还有半点欣赏的心情,整个人已经近乎石化。

姐夫?

这特么是香月?

怎么可能!

和我一直热吻的不是静月吗?我只是去上了趟厕所,然后静月还主动找来了,而香月早就醉得不省人事,躺在沙发上了,这怎么就换了一个人呢?

苍天你个大地啊!

这种玩笑很容易让人“一蹶不振”,兴致全无的……

柳飞脑袋里本来就是乱哄哄的,再被她这么一喊,他更是剪不乱,理还乱。

“好闷啊!”

就在这时,刘香月突然嘟囔着用力将被子往一旁一扯,一股清凉的空气让柳飞整个人清醒了一些。

他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即刘静月扶着刘香月回房睡觉的时候,存在她们俩身份互换的可能。

柳飞拼命地摇了摇头,看向眼前的娇滴滴的美人儿,当看到自己的一只手还放在她身前的软弹上,而另外一只手则是窜进她的短裙中,放在她的大腿内侧,有所染指时,一股极强的电流瞬间袭遍他的全身,他慌忙缩回手,快速挪了挪身体,和她保持了一点距离。

刘香月却是猛然一个侧身,睁开眼看着他,一言不发。

柳飞快速眨了眨眼睛,感觉这一刻自己已经窒息了,她不会都知道了吧?这让我们俩今后情何以堪啊?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刘香月伸出藕臂拍了拍他的头道:“喝啊,你的酒杯呢,你是不是又作弊了呀?”

说着,说着,她将眼一闭,又睡着了。

“呼……”

柳飞倒吸了一口气,心下稍微放松了些,不过看着她那完美无瑕的面颊、轻轻蠕动的薄唇以及被他给撩起的短裙,他还是萌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可是冲动归冲动,他还有一点理智在,遂赶紧下床,走出卧室找静月。

当看到刘静月歪在走上二楼的楼梯口处熟睡时,柳飞欲哭无泪地摇了摇头。

看来他猜得没错,一定是他在上厕所的时候,刘静月趁机喊醒刘香月并要把她送回位于二楼的卧室,然而到楼梯口的时候,刘香月可能要上厕所,所以便让刘静月等着,一人往厕所走,恰好和他碰了个正着。

那时的两姐妹恐怕都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想到会闹出这样的误会。

柳飞自然也不会想到自己就是上了趟厕所的功夫,就险些铸成大错……

慌忙将刘静月给抱回卧室后,柳飞抱着刘香月出了卧室,刚准备上楼,刘香月便嘟囔着要上厕所,而且对他是又锤又打的,柳飞无奈,先用毛巾给她洗了一把脸,让她稍微清醒一点,这才放心让她去厕所。

待她从厕所出来后,他直接拦腰抱起,将她送到自己的卧室,这才回到刘静月的卧室,抱着正主共度春宵……

第二天快到晌午的时候,三人才起床,柳飞见她们两姐妹完全不记得昨晚喝醉酒以后发生的事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刘香月见柳飞好像有心事,一蹦三跳地窜到他面前小声道:“姐夫,我看你有点不大对劲啊,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瞒着我们呀?”

柳飞扫了一眼她身前的壮观,连忙转头道:“没有,绝对没有。”

刘香月道:“呵呵……我看分明就是有!你昨晚喝酒的时候是不是又作弊,用五行之气逼出体内的酒了?”

没想到她在意的竟然是这事,柳飞当即大笑道:“我跟你们俩喝酒还用作弊?我的酒量本来就很不错的,你也太小瞧我了!对了,戴上蓝雪精灵项链后,感觉怎么样?”

刘香月眉飞色舞地道:“这真是个好宝贝啊,今天起来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如沐春风,很舒服。”

柳飞道:“那就好!我回去后多研究研究那蓝雪精灵,争取早点研究清楚那神秘酶,然后看看能不能发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刘香月笑嘻嘻地道:“一定会的,我和我姐姐静待你的好消息!”

……

和两姐妹一起吃了午饭后,柳飞乘坐私人飞机回到海鸣山,着手处理海鸣集团的事务。

目前欧洲院线的收购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一旦收购完成,将改名为“海鸣院线欧洲分公司”。

有了欧洲这一块院线拼图,可以说柳飞已经从希尔家族的全力打压和围堵中,打破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杀出了一条血路。

今后他也完全有实力对环洋兄弟娱乐的影视作品进行打压,以牙还牙。

当然,以三百一十亿的价格吞下这么一个巨无霸,他手头资金短缺的局面恐怕一时半会难以缓过来。

这就要求他严控海鸣集团麾下各个分公司的运营,一旦有分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那他无疑是雪上加霜,而且还有可能引发整个海鸣集团的资金危机。

忙碌了几天,就在他准备再次动身前往巴黎看一看收购的进展时,楚凝霜突然来到了海鸣山。

她依然穿着她非常喜爱的红色长裙,不过这次她穿的长裙是花纹边的,勾勒出的花纹非常好看。

一段时间没见,她除了长得更加得水灵之外,自内而外似乎还散发着一股清新脱俗之气。

这股清新脱俗之气让远者悦目,近者陶醉,很不一般。

柳飞站在她面前,被她那清新脱俗之气萦绕着,竟恍然有种飘飘欲仙的错觉。

只是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憔悴,双眸也都带着黑眼圈,好像昨晚没睡好。

柳飞刚准备询问她怎么突然从米国回来了,楚凝霜便直接伸出玉手拉住他的手,十分紧张地道:“飞哥,求求你帮帮忙,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柳飞有些愕然地看了她一眼,连忙道:“你别急,有话直说,发生什么事了?”

楚凝霜道:“你是不是有段时间没见到玉才了?”

柳飞皱了皱眉头道:“没错,确实有段时间了,他?”

楚凝霜咬了咬牙道:“最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每天早出晚归,而且还经常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很多天,一直把身上或者银行卡里的钱花完才肯回来!他以前虽然也不务正业,但是你知道的,他又不败家,现在活脱脱一败家子啊,脾气更是变得异常暴躁,和我爸见面就吵,我听家里人说有几次还差点打了起来。”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爸平时太忙,也没太跟他一般见识,可是前几天一查才发现他的几张银行卡全部空空如也,那几张银行卡加起来可是有好几百万呢,除此之外,他竟然还胆大包天地偷了我爸的银行卡,里面的两百万一天就花光了……”

柳飞大跌眼镜道:“一……一天?”

楚凝霜眼含泪水地道:“如果仅仅是钱的话,还好说,但是我闻讯赶回来后,他见到我竟然也是乱发脾气,而且张嘴就问我要钱,他以前可完全不是这样的。更离奇的是我爸一气之下把他禁足在家中,今早发现他竟然消失不见了,家中的珍藏品也少了一些。”

“什么?!”

柳飞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些都是真的,毕竟他和楚玉才也算是老相识了,对他很了解。

那家伙虽然不务正业,每天过得都很潇洒,但是绝对不是那种随意挥霍的败家子。

直觉告诉他,那家伙肯定出问题了。

柳飞安抚了一会儿楚凝霜道:“他有没有沾染上那种东西?”

他说的自然是毒品,一旦沾染上这东西,作为富家子弟,他大手笔花钱,性情大变等自然也就解释得通了。

楚凝霜连忙道:“我和我爸本来也是这么以为的,为此还找医生强制性对他的身体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发现并没有那东西,而且他自己也是一口否认的。”

“那这就太不寻常了,你刚才说他昨天晚上消失不见了?门没上锁吗?”

楚凝霜道:“上锁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锁打开了,而且他的卧室附近和我们家里是有很多摄像头的,但是监控画面里只发现两个一晃而过的白影,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我……我担心……”

“两道白影?”柳飞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道:“报警了没有?”

楚凝霜欲言又止。

柳飞瞬间明白了,他们这是怕楚玉才沾惹上不好的东西,或者干了违法犯罪的事,所以还在想尽办法全力寻找,如果还找不着,那自然是要报警了。

他也没再多说什么,赶紧和她一起来到楚家别墅,当在楚玉才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白纸,而白纸上用毛笔写着“我真不是败家子”这几个大字的时候,柳飞真是无言以对。

这家伙是要搞事情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