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40章:纸醉金迷,惹是生非

第640章:纸醉金迷,惹是生非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926  |  更新时间:

柳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轻松驯服了一匹烈马,无疑让凯文·摩尔很是惊讶。

他之前可是尝试过驯服这匹烈马,然而被它掀翻在地不说,而且还差点受了伤,所以他深知这匹马有多难驯。

不过,他还是不服气,毕竟驯马和赛马是两码事。

他一边让赛马场的负责人去准备,一边骑着一匹马主动到柳飞身旁道:“十万美金!敢不敢再玩玩?”

有钱人就是这么拽,不说比赛内容,先以金钱誘惑。

柳飞扯了扯缰绳,让烈马站住,一脸懒散地道:“你这样送钱,我会不好意思的!”

凯文·摩尔笑道:“你确定不是你送钱?”

“呵呵……”柳飞冷声道:“一万美金出场费,对赌费另算,要比就比,不比就滚!我这好不容易到国外来潇洒一回,可不想一直被一个手下败将给缠着!”

要是在平时,如果有人敢和他这么说话,凯文·摩尔恐怕早就让自己的保镖暴打他几百回了,但是现在他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爽快答应道:“行,我给你一万美金的出场费,但是如果你输了,你也得拿出十万美金来,不然怎么叫对赌呢?”

柳飞道:“你想多了,我赢定了!”

凯文·摩尔攥了攥拳头道:“障碍物赛马,如何?”

“正合我意,太简单的我真的抬不起任何兴趣,而且似乎对不起一万美金的出场费。”

“……”

太狂!

太拽!

太嚣张!

凯文·摩尔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怒火,所以当两人骑马来到起跑线,负责人一声令下后,他便用鞭子狠抽了几下坐骑,快冲而去,一口气跨过了六个木栏障碍物。

柳飞也是快马加鞭,全力出击,跨木栏、钻火圈、踏泥沼、冲陡坡,和凯文·摩尔一直是不分伯仲,赛况看起来非常胶着。

这可让蝎子纳闷了,他本来以为柳飞可以轻轻松松赢了凯文·摩尔呢。

“难道他是想在最后百米的时候冲刺,完成绝杀?这倒也是他的风格!”

蝎子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又抬头看了看,发现两人都是在不断蓄势,准备进行最后的百米冲刺了。

凯文·摩尔的几个保镖这会儿已经是难按激动,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

蝎子十分鄙视地道:“你们到底是贴身保镖,还是女子粉丝团啊?”

“你说什么?”

“哎,这就是伪保镖和真正的保镖之间的区别,老子从来不问这句话。”

“找死!”

一保镖怒喝一声,提拳打向蝎子,蝎子漫不经心地躲了几下,一个四两拨千斤,十分简单地将他撂翻在地。

“一群草包!”

他摇了摇头,扫了一眼其他人,他们刚想出手,一人突然道:“都住手,不要上了他的当,他们马上就要进行最后的冲刺了,他这是想故意对凯文先生造成影响!”

听到这话,蝎子实在没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待笑到柳飞和凯文·摩尔距离终点只有五十米的时候,他道:“今天你们家那位要是能赢,我的头割下来让你们当球踢!”

众保镖见柳飞和凯文·摩尔还不分伯仲呢,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立即警告他说话算数,不然别想活着离开米国。

三十米!

二十米!

十五米!

……

在最后十五米,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个木栏障碍物时,柳飞和凯文·摩尔竟然还是并驾齐驱的状态。

说实话,蝎子都有些小紧张了,毕竟这距离太近了,谁都有获胜的可能,柳飞要是继续玩火,真有可能败下阵来。

事实证明,柳飞就是柳飞,他想赢,谁也拦不住!

在最后十米的时候,他再次提速,快跑了六七米,猛然勒了一下僵硬,但见那匹烈马一纵而起,直接飞到了终点。

赢了!

虽然优势不像滑雪时那么明显……

凯文·摩尔很不甘,但是也很无奈,他的一众保镖则是灰溜溜地低着头,不敢再和蝎子对眼神,哪怕一下。

“钱!”

柳飞也是够实在,刚比完赛就把手一伸,让凯文·摩尔好不尴尬。

凯文·摩尔强颜欢笑道:“我自问还输得起,十一万美金,自然是一分都不会少!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赏个脸面,咱们喝几杯?”

柳飞道:“看在你马术还不错的份上,那就走吧,不过咱可说好了,你请客!”

凯文·摩尔见他竟然答应了,如释重负,大笑道:“这个当然,请上车。”

柳飞和蝎子跟他一起来到一家豪华酒吧前,刚想进去,迎面走出来的一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凯文·摩尔很显然和他们认识,不过只是很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双方便错开了。

走进酒吧,凯文·摩尔要了一个豪华包间,一边和柳飞说着一边闲侃了起来。

说来也奇怪,对于这个屡次羞辱自己,甚是嚣张的华夏男子,凯文·摩尔越聊越觉得两人志趣相投,性格很像。

酒过三巡,柳飞和蝎子一起出了包间上厕所,蝎子趁机对柳飞道:“大哥啊,赛马的时候,你在搞什么鬼?吓人啊!”

柳飞微微一笑道:“一方面,他的马术很好,超乎我的想象;另外一方面,我主动采取了和他胶着的策略,你想过没有,我们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接近他,如果赛马的时候再彻底把他给虐了,到时候拉不下面子。这样堪堪取胜,多多少少给他保留点尊严。”

蝎子指了指他道:“先给虐得半死,再堪堪取胜,现在又给他面子,一起谈天说地,你这是循序渐进,实在是高啊!”

柳飞道:“对付这样的人,想在短时间内和他打成一片,就得这么干!对了,我们进酒店时,迎面走来的……”

他话还没说完,蝎子立即道:“我正要和你说呢,那个长得像是芭比娃娃一样的美女叫艾丽萨·亚斯,是亚斯家族的千金大小姐,他身旁的那位个子很高大,长得很魁梧的男子叫海威,是她的男友,这个海威当过兵,据说很能打,他的父亲是个将军。”

柳飞笑道:“你果然有当狗仔的潜质,竟然调查得这么清楚,看来上次让你到米国,没白来!只是你有没有感觉艾丽萨·亚斯和凯文·摩尔见面时,两个人都怪怪的,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感情纠葛或者恩怨之类的?”

蝎子摇头道:“这个倒是没听说。不过我们现在已经成功接近凯文·摩尔了,想办法套出一些信息,肯定不难。如果他和那个芭比娃娃之间真有点什么,咱们完全可以以此切入,让亚斯家族和摩尔家族势同水火啊!”

柳飞沉声道:“没错,我们此番接近凯文·摩尔,寻找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

包间内,一个保镖小声对凯文·摩尔道:“我们的人调查了一下那个姓倪的,没查到有关他的什么东西,我觉得咱们还是提防他点好,免得……”

凯文·摩尔很不以为然地道:“免得什么?他就是再嚣张,有那个柳飞嚣张吗?那个柳飞都尚且被我给变相羞辱得狗血淋头,他还会怕他这么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逍遥快活的富二代?他们华夏现在暴发户多的是,有些还不敢显露出来,藏得很深,所以查不出来很正常。”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且他们现在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对我比之前也恭敬了一些,他们显然是知道我摩尔家族在世界金融界的实力,巴结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和我对着干?他们华夏不是人人都像柳飞那样目中无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可警告你们,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配跟我一起吃喝玩乐的,你们暗中小心点就是,不要给我添堵,明白吗?”

几个保镖相互看了看,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只得应和。

待柳飞和蝎子回来后,凯文·摩尔立即招呼他们俩,继续海喝。

他们在酒吧一直喝到凌晨两三点钟,翌日下午又坐飞机一起来到了赌城拉斯维加斯,一呆就是三四天。

在这三四天中,柳飞、蝎子和凯文·摩尔除了对赌以外,还联合起来和其他人一起豪赌,而且出口称兄道弟的,完全玩到了一起。

不得不说,凯文·摩尔在赌方面有两下子,手气也不错,离开赌城时,赚了几百万。

柳飞和蝎子虽然出手也很豪阔,但是手气差了一些,最终差不多是输赢参半,没赔,但是也没赚几个钱,算是变相给凯文·摩尔助兴了。

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所在?

再次返回华州,凯文·摩尔带着他们俩一起赛车、打高尔夫、划船,几乎是把华州和附近几个州所有的大型娱乐场所都给逛了一遍。

这天,三人玩了蹦极后,又来到酒吧海喝一番,到凌晨的时候,柳飞见凯文·摩尔已经有七八分醉了,趁机道:“我这人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生意场上的事基本不关心,但是我听我爸说我们华夏的柳飞和你们米国的几个家族斗得很激烈啊,好像就有你们摩尔家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飞?”凯文·摩尔搂着他打了一个响嗝道:“他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如!你知道吗,那家伙竟然还想和银河财团合作,我略施小计就让他颜面尽失,无地自容。我也是和你一样对生意场上的事不太感兴趣,要不然我一定玩死他!”

蝎子看了看波澜不惊的柳飞,强忍着笑容道:“可是我怎么听说他让那个哈森家族公开道了好几次歉了呢?”

凯文·摩尔站起身,踉踉跄跄地道:“那哈森家族……按照你们的说法,对,脑残!他们整个家族都是脑残!还有那个亚斯家族,也是够脑残的。”

柳飞趁机道:“此话怎讲?”

凯文·摩尔拿起一杯酒,一仰头喝完道:“竟然让女儿跟一个只会说大话,家里全都臭脚味的大老粗在一起!那家人不就是出了一个将军嘛,军衔是啥来着,我忘了,反正要啥没哈,你们说他们让那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妹妹嫁到他们家有什么好的?我哪里不比那个大老粗强?”

柳飞暗笑一声,立即道:“我那天也见到那个人了,除了长得像个人样外,和你这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要什么有什么的公子爷相比,差太远了,没得比!没得比!”

“哈哈哈……倪兄这话我太喜欢了,来来来,咱们继续喝!”

不知不觉间,他们又喝到了两三点钟。勾肩搭背地出了酒店后,柳飞提议四处逛逛,欣赏风景,于是乎一群人像是一帮神经病一样“漫无目的”地溜达了起来,没过多久,他们路径一个别墅,凯文·摩尔揉了揉眼,一看再看之后,嘟囔道:“这……这不是那个大老粗刚买没多久的别墅吗?真寒酸!”

柳飞赶紧向蝎子使了一个脸色,蝎子二话不说到大门前,一连踹了十几脚,然后骂骂咧咧地道:“癞蛤蟆吃天鹅肉!敢抢我兄弟的女人,有本事你他娘的出来啊,看老子不削死你!”

看到这画面,凯文·摩尔干咽了一口唾沫,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可是跑了几步,他又返回道:“我这是在干什么?”

柳飞趁机怂恿道:“不是吧,你这是怕那大老粗?”

“我怕?干什么玩笑!”

凯文·摩尔本来就晕晕乎乎的,再被他这么一激,直接窜到大门前,又拍又揣,大声嚷嚷着让海威滚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