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39章:轻轻松松驯服

第639章:轻轻松松驯服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800  |  更新时间:

“就这点本事也想拦我?”

看着横在面前的两个人,柳飞的身体猛然一侧,十分灵巧的滑了一个弧度,从两人的身旁绕了过去。

两人大惊,赶紧提速追上柳飞,然后一起出手拽向他。

柳飞本来就故意降速等着他们俩呢,所以当两人拽住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摆脱他们,而是将手中滑雪杖交错着往地上一摁,身体猛然来了一个大旋转,轻松将两人甩出好几米,让他们和雪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不自量力!”

柳飞冷哼一声,两人却是一反常态地大笑了起来。

虽然摔得骨头都散架了,但是他们拖延柳飞的目的达到了,凯文·摩尔又进一步和他拉开了距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还能反超夺得冠军,太阳除非从西边出来。

“待会儿你们就会觉得自己很幼稚!”

柳飞冲着他们抛下了一句话,身体一弓,俯冲而上,随后做出了一个让滑雪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动作,他竟然在坡顶纵身一跳,向下飞出四五米后,滑雪板刚沾地,他又借力而起,再窜出四五米,触底后再跳……

一口气完成了八连跳,他不仅安然无恙不说,而且又借势往另外一个坡顶俯冲而去。

这哪里是在滑啊,分明就是在飞,而且是不知疲倦,极限而飞!

完成这样的高难度动作,对身体的平衡性、力量的运用、技巧的掌握等要求是极其高的,稍有不慎,不仅前功尽弃不说,而且会摔得很惨。

就是连凯文·摩尔这么喜欢耍酷的人,也只是在优势很明显的情况下,来了几下,秀了秀水平而已,哪像柳飞这样一个接一个地跳,都不带停顿的!

要说他不是职业滑雪运动员,恐怕都没人信……

被他轻松反超的人不停地倒吸凉气,而一些还没有被他反超的人竟然只顾着欣赏着他的滑雪绝技,自己都忘记滑了,更有甚者,竟然还欢天喜地地主动避让,助他创造奇迹。

五上坡,五下坡!

当柳飞眼前忽然豁然开朗,而凯文·摩尔只在六七十米开外后,柳飞再次做出惊人之举。

但见他身体大幅度前倾,如同一头拉着犁的牛一般,撑着滑雪杖的双臂就像是机器臂一样,不停地动着,以至于到后来,他的双臂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无数被雪地映衬得很刺眼的残影……

至于他整个人,既像入水的鱼雷,又像上天的火箭,速度快得让人咋舌,有几个为凯文·摩尔保驾护航的人想阻拦,都还没摆开阵势呢,只觉身旁一阵旋风刮过,待他们定眼再去看时,柳飞已经窜到他们面前几十米处了!

“我的天,这……这是在滑雪?”

凯文·摩尔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距离他只有一二十米的柳飞,下巴都要惊掉了。

在这么一瞬间,他突然有了缴械认输的念头,可是一想到如果领先那么多还被逆转,他将颜面尽失,他只得咬着牙,硬着头皮往前冲。

很快,一阵冷风袭来,柳飞出现在他的身旁,和他并驾齐驱。

凯文·摩尔大吼一声,青筋暴起,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可是还是没能把柳飞给甩开。

柳飞气定神闲地道:“你就这点能耐也好意思和我比滑雪?回家再练个十年八年再来吧。”

凯文·摩尔瞪了他一眼,嘴角忽然抹过一丝邪笑,然后不管不顾地冲向柳飞。

这可更让柳飞忍俊不禁了!

他轻松一躲,让凯文·摩尔撞了个空,冲他招了招手道:“好久没耍猴了,既然你找耍,那我就陪你玩玩!把你的绝招都使出来吧,也好让我开开眼界。”

凯文·摩尔大喝一声,抡起滑雪杖就打向柳飞,可是打了好一会儿,他根本就没能沾到柳飞,哪怕一下。

他忽然觉得很绝望!

从未有过的绝望……

柳飞见他没招可使了,耸了耸肩,以极快的速度冲到终点,和蝎子对了一掌,然后脱掉装备,准备走人。

滑雪场的管理人员慌忙道:“这位先生,一万美金!”

柳飞指了指凯文·摩尔道:“问他要就行了,他不是输了,得给我一万美金嘛!”

垂头丧气走到他们面前的凯文·摩尔深吐了一口气道:“不就区区一万美金嘛,我出便是!”

“爽快!告辞!”

蝎子本以为柳飞会趁机和他套套近乎呢,谁曾想柳飞扔下这么一句话后,转头就走,没有任何的迟疑。

他刚想说话,柳飞边走着边问他道:“虽然很过瘾,但是不够刺激,还没玩爽!这附近有没有马场?好久没骑马了,要不咱们一起去耍耍?”

蝎子会意,而且早就做了充足的功课了,对这一带的娱乐场所也是了如指掌,连忙道:“我没记错的话,离这七八十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小有名气的马场。”

“那咱们走!”

柳飞带着蝎子快速离开,凯文·摩尔扫了一眼对他议论纷纷的众人,瞪着滑雪场的几个工作人员道:“他登记的时候用的什么名字?:”

“倪……倪想飞!”

“你想飞?这是什么狗屁名字!”

凯文·摩尔皱了一下眉头,拿出手机,让人帮忙调查一下,随后冲着几个灰头土脸的保镖道:“还愣着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啊?走!”

带着他们回到家中,也没说任何的废话,凯文·摩尔立即炒了他们,然后从守护别墅的保镖中调了几个,急匆匆地出了家门。

柳飞和蝎子来到马场后,蝎子小声道:“他会来吗?”

柳飞很是自信地道:“肯定会!像他这样吃喝玩乐,样样在行的人,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对手,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而且对付他这样的人,你越给他面子,越在意他的身份,他越瞧不起你!想让他心悦诚服地和你做朋友,那就比他更能吃喝玩乐。”

他话音刚落,几辆小轿车护送着一辆豪华的法拉利跑车进入了马场,直接开到了他们俩的身边。

五六个带着墨镜,人高马大的保镖下了车后,直接把柳飞和蝎子给围了起来。

凯文·摩尔弯腰出了跑车,摘下墨镜看了看他们俩道:“咱们又见面了,很巧嘛!”

见真被柳飞给说准了,蝎子忍不住小声道:“有些人就是这么贱,都被虐得那么惨了,还主动来找虐,标准的受虐倾向。”

柳飞笑了笑道:“有这样号称是‘米国第一公子’的人物可以虐,你就别矫情了。”

说完,他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凯文·摩尔,转身就走。

两个保镖立即往前一逼道:“站住,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手下败将而已,即使穿上西服,开着跑车,头发梳得流油,那还是手下败将。我是从来不会给手下败将好脸色看的。他若是想让我笑脸以对,那也可以,赢了我!”

“你!”

两保镖刚要动手,凯文·摩尔立即制止道:“不得无礼!两位先生,在滑雪场你们技高一筹,我输得心服口服!但是你们现在可是在马场,我必然让你们成为我的手下败将。”

“大言不惭!”

柳飞和蝎子推开两个保镖后,一起来到马场的负责人面前要马骑。

凯文·摩尔偷偷向负责人使了一个脸色,负责人会意,说了一下价格,然后让人牵来了两匹马。

柳飞和蝎子翻身上马,一起向前闲逛了起来。

凯文·摩尔一脸邪笑地冲着负责人道:“那个姓倪的骑的是我上次看到的那头最烈且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驯服的马吗?”

负责人点头道:“没错,就是那匹!凯文先生,这……这不太好吧?万一他们要是 有个三长两短,我……”

凯文·摩尔漫不经心地道:“有我在,你有什么好怕的?出了事,我来摆平!”

听他这么说,负责人不敢再多说什么,凯文·摩尔可是他们这里的常客,所以他对他非常了解,也知道他的背景有多么强大,今天若是不遂了他的愿,这马场能不能继续经营下去都是个问题。

“驾!”

“驾!”

……

蝎子用两腿用力地夹了夹马背,狂奔几十米,转头看向柳飞,这才发现柳飞骑着的那匹马像是突然疯了似的,各种疯跑不说,而且还不停的仰蹄、甩尾,想尽办法要甩下柳飞,看起来十分吓人。

意识到问题所在,他扫了一眼凯文·摩尔等人,双手抱胸,一脸淡定地看着烈马的表演,然后嘀咕道:“这特么可是一个驯服了几百斤重的野猪的男人,区区一匹小马儿算个屁啊!幼稚!”

“哈哈哈……他看来是撑不住,马上就要摔下来了!”

“这马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太烈太暴躁了,这下他要彻底遭殃了!”

“颠,拼命地颠,颠死这个华夏鬼!”

……

一众保镖看到这画面,一个个攥着拳头,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不停地给烈马加油。

凯文·摩尔看了看无比紧张的负责人,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死不了人!我就是想让这猖狂的华夏小子知道和我玩是什么下场!”

他话音刚落,负责人磕磕巴巴地道:“凯文先生……他……他在和我们打招呼呢……”

“什么?!”

凯文·摩尔转头看了一眼,发现骑在马背上的柳飞确实在和他们打招呼,而那匹烈马突然变得出奇得温顺,他惊得半晌没有憋出一句话来。

就这么驯服了?

这他娘的才多长时间啊?

这还是那匹来到马场大半年,没有一个人驯服的烈马吗?

一保镖干咽了一口唾沫道:“你们有谁看到他是怎么驯服的吗?”

众人齐刷刷地摇了摇头,这其中也包括凯文·摩尔。

在他的印象中,柳飞就是扯了扯缰绳,夹了夹马肚之类的,根本就没有其他特殊的举动,这马怎么就被他给驯服了呢?

正百思不得其解呢,柳飞骑着马来到他们面前道:“好马!好马啊!只是不够驯的,我都还没发力呢,它竟然就消停了,是不是让你们失望了?”

众人一听这话,皆是被气得半死。

柳飞则是仰天大笑数声,骑马而去。

和蝎子一起狂奔了三四圈,蝎子也是忍不住问道:“我虽然知道你是连野猪都能驯服的男人,但是这匹烈马驯服得未免也太神速了吧?”

柳飞摸了摸马儿的头道:“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我有驯服野猪的经验,可直接用在这烈马上,我看着只是在扯僵硬,夹马肚之类的,其实是在故意刺激它,让它可劲地撒野,待撒完了,也就消停了;二,我这天生威压之气硬生生地震住了它!”

蝎子以手扶额道:“你敢再不要脸点吗?”

“蝎子同志,你就是这么和组长说话的?”

“……”

蝎子见他突然一脸严肃,脸一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柳飞哈哈大笑道:“好了,下一站,赌城拉斯维加斯,满意不?”

蝎子立即搓了搓手道:“我早就等着呢,要是不让这个纨绔大少大出血,真是有虚此行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